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火星毒素/阿西莫夫太空冒险小说

  • 定价: ¥39.8
  • ISBN:978754486571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接力
  • 页数:196页
  • 作者:(美)艾萨克·阿西...
  • 立即节省:
  • 2022-01-01 第1版
  • 2022-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银河帝国前奏,进入“阿西莫夫宇宙”无法绕过的经典之作。
    简体中文版首次和中国读者见面。
    刘慈欣、卞毓麟、尹传红、吴岩联袂推荐。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科幻研究专家尹传红撰文导读。
    行星科学专家、科普作家郑永春博士审订、撰文导读。

内容提要

  

    第一次宇宙大爆炸5000亿年后,人类足迹遍及太阳系,星际危机一触即发。
    向地球输送粮食的火星发生食物中毒事件,为维护银河系秩序,科学理事会委派大卫·斯塔尔彻查此事。大卫智破阴谋,并发现更多危机正在酝酿。
    被称作“太空蝗虫”的小行星中海盗猖獗;金星上,黑暗势力企图控制人类思想;水星实验室中的太阳光超空间传输系统突遭破坏;木星反重力飞船实验数据突然泄露;土星上的天狼星人建立了军事基地,对地球图谋不轨……
    本系列创作于“太空时代”前夕,正值创作高峰期的阿西莫夫以天才的想象力和预见性,集合科幻、冒险、悬疑、传奇诸元素,呈上一组超越时间的太空预言。
    故事中的人类执着探究、艰难探索,蕴藏其中的“太空意识”迸发出无畏、勇猛、坚毅、果敢的人性光辉,照耀了如无垠宇宙般未知的人生之海,为现实中的艰辛与欢悦赋予意义。
    “科幻巨匠”阿西莫夫曾获世界科幻界最高荣誉“雨果奖”和“星云奖终身成就奖”,本系列是其“科幻悬疑”类小说的代表作,简体中文版首次和中国读者见面。

媒体推荐

    “阿西莫夫太空冒险小说”中体现出超越时代的精神,阿西莫夫不只是一位科幻作家,更是一位望向未来的思想家。
    ——刘慈欣  “雨果奖”得主  《三体》作者
    “阿西莫夫太空冒险小说”填补了这位文坛巨擘长篇科幻系列作品中文版的最后空白。惊心动魄,扣人心弦,奇妙想象,回味无穷!
    ——卞毓麟  天文学家  1988年在阿西莫夫家做客的科普名家
    “阿西莫夫太空冒险小说”系列的特殊价值在于,它融合了科幻、冒险、悬疑、传奇等诸多元素,堪称“科幻悬疑”这一类型作品的探索先驱。
    ——尹传红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  科幻研究专家
    20世纪跟随大卫·斯塔尔“奔赴”太阳系探险的人不计其数。如今阿西莫夫仍然是唤醒人类“太空意识”的大师。大卫的太空仍旧等待着新的探险家的到来!
    ——吴岩  科幻作家  南方科技大学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主任

目录

1  火星梅
2  空中的面包篮
3  来到火星农场的男人
4  外星生命
5  晚餐时间
6  沙漠飞车
7  大块头的发现
8  夜半会议
9  进入洞穴
10  太空游侠的诞生
11  尘暴
12  失落的碎片
13  理事会接管调查
14  我就是太空游侠
15  由太空游侠接手
16  解决方案

前言

  

    那是在1951年,双日出版社觉得,基于某个贯穿故事始终的角色,为年轻人写一本科幻小说,对我来说可能是个好主意。他们希望把故事改编成节目,放到电视上播出,这在那个年代还是相当新奇的。当时的人们还不明白,视觉与声音的结合会以可怕的速度毁掉大量的节目。那时候他们依然以为,电视仅仅是广播的延伸,而在广播中最受欢迎的节目仍将持续受欢迎数十年。
    这本小说对标的广播节目是《独行侠》。在双日出版社看来,如果创造出一个戴着未来风格面具的“太空游侠”,那这个电视节目就可以无限期地持续播下去,因为不论任何演员由于任何原因退出,都可以由新演员取而代之。戴着面具,谁能分辨得出来这两个人有什么区别?
    我有点不大情愿。我怀疑电视会把我写的所有东西都变成垃圾,我可不想让我的名字与此产生任何关联。双日出版社说:“用笔名吧。”于是,我就照做了。刚听说康奈尔·伍尔里奇故意选择了一个国家名作为自己的笔名,变成了“威廉·艾里什”,我想:太好了!就这样,我的笔名变成了保罗·弗伦奇③。
    然后,我就写了《火星毒素》。然而,在第一本书出版后不久,大家就意识到,上电视是不可能的。我一点儿也不伤心。只是继续写书。我接着写了《行星海盗》,以及《金星阴谋》。
    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有一件麻烦事。不幸的是,我写完这些书的时候,恰逢天文学家们开始使用雷达、卫星和探测器作为研究行星的方法,结果发现,他们曾经自以为对行星的了解,有很大一部分需要修改。我在写这些书的时候,很自然地接受了20世纪50年代早期的天文知识,而我所设计的情节很快就被新知识的洪流所淹没了。
    我无法改变那些情节,一改就等于进行全新的创作。而这些书,除了部分科学内容有些过时,依然算是相当有趣的冒险故事。因此,我所能做的就是指出哪些情节里采纳了如今看来不再正确的科学知识。
    自《火星毒素》问世以来,我们已经发送探测器掠过火星,后来还将一个探测器放置在环绕火星的轨道上,甚至在1976年将探测器降落在火星地表。我们现在知道火星地表的具体细节了,一如我们看清了月球地貌。近一个世纪以来,一直有个颇为流行的观点〔大多数天文学家并不认同),认为火星上有运河,还有一个强大文明的遗迹——我曾利用这个极具戏剧性的可能设计了我的剧情——可探测器表明这些都是错误的。
    火星上没有运河。相反,那里存在的是陨石坑、巨大的火山和宽阔的峡谷。大气密度只有地球的百分之一,而且几乎全都是二氧化碳。温度与南极洲差不多,也没有迹象表明,在这个星球上曾经存在任何高等生命体。事实上,这里几乎没有任何生命体存在过的明显迹象。
    在读《火星毒素》的时候请牢记这一点。我不希望任何读者被误导,以为我对这个星球的描述符合20世纪80年代的观念;也不希望他们以为我想象不出更好的点子,才非要假设火星上有运河。
    《行星海盗》表现得还不错,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什么关于小行星的新发现足以破坏这本书里面的任何剧情。
    然而,对《金星阴谋》而言,新的天文发现把我给毁了。这本书出版后没过几年,天文学家们就发现〔就连他们自己也大吃一惊),金星比他们想象中的要热得多。金星表面的温度,无论在哪里,都远远高于水的沸点,因此不存在什么金星海洋。
    金星灼热的大气密度约是地球大气的九十倍,而且几乎都是二氧化碳,甚至云层中也不是普通的水,而是硫酸溶液。你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其大小与地球如此相近,在其他方面却存在如此可怕的不同。当你读《金星阴谋》时,只要记住,你所读到的是一个神话中的行星,而非现实中存在的那个。
    太糟了,可这是天文学家的错。他们为什么不一开始就不弄错呢?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火星梅
    大卫·斯塔尔当时正盯着那个人,所以他目睹了整个事件的发生,看到了那个人的死亡全过程。
    大卫一直在耐心地等亨利博士,同时,享受着国际大都市里新开餐厅的氛围。如今,他已经获得了学位,有资格成为科学理事会的正式成员,而这将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庆祝活动。
    他并不介意等待。至尊咖啡厅新近喷涂的色光颜料仍然闪着光。柔和的光线均匀地洒落在整个餐厅,看不到明显的光源。大卫的桌子上,靠墙的那一边,有个小小的、会自己发光的立方体,里面是一个乐队的微缩3D复制品,放出柔和的背景音。乐队指挥的指挥棒大约有半英寸长,一边舞动着,一边闪烁着。当然,桌面本身是萨尼托风格,这是现代力场的终极表现形式,除了有意造成的闪烁外,是完全不可见的。
    大卫棕色的眼睛平静地扫视着其他桌子,那些桌子半掩在隔间里,这不是因为他无聊,而是因为至尊咖啡厅这里收集到的所有科学装置,都比不上人本身更能吸引他的兴趣。十年前,3D电视和力场都还是奇迹,可现在早就被广为接受了。而另一方面,人,却并没什么改变。即使是现在,在金字塔耸立上万年之后,在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五千年之后,他们仍然是无解的谜团和永不褪色的奇迹。
    一个身穿漂亮长袍的少女,温柔地跟她对面那个男人一起笑着;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不舒服的假日盛装,用力点击着机械服务员内置的绑定菜单,而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则一脸严肃地看着他;旁边,两个商人正兴致勃勃地聊着,桌面上放着甜点。
    就在大卫的目光扫过的时候,那两个商人出事了。其中一个人脸上糊满了血,手舞足蹈地想要站起来;而另一个人则大声喊了起来,伸出一只胳膊,似乎是在求救。然而,第一个人已经瘫倒在座位上,开始往桌子下面缓缓滑落。
    骚乱刚开始,大卫就站了起来,而此刻,以他的大长腿,这桌子与桌子之间的距离,不过三步就赶到了。他站在隔间里,用手指轻触3D立方体旁边的电子触点,一道带有荧光图案的紫色帘子随即挡住了隔间的开口,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很多食客都喜欢用这个装置来保护自己的隐私。
    病人的同伴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开口说:“曼宁病了,应该是癫痫。您是医生吗?”
    大卫的声音平静而镇定,带着一种确信。他说:“现在,安静地坐下,别出声。我们这就叫经理过来,所有该做的都会做的。”他伸手把病人一把抱起,仿佛那人不过是个破布娃娃,其实那人身材很壮实。他把桌子往一边推到尽可能远的地方,伸手的时候,他的手指暗自张开,打开了约一英寸的力场。他把男人放在座位上,解开他衬衫上的磁力纽扣,开始做人工呼吸。
    大卫对复苏的可能性不抱幻想。他很清楚这种症状:突然脸红,发不出声音,无法呼吸,再挣扎个几分钟,然后,结束。
    帘子被掀开了。经理以令人钦佩的速度赶了过来,大卫在还未离开自己那张桌子的时候,就已经按下了紧急信号按钮。经理是个矮胖的男人,一身黑衣,很合身的老式剪裁,一脸心烦意乱的样子。
    “是不是这里有哪位……”当他看到隔间内的情形时,整个人立刻显得有些畏缩起来。
    幸存的那个客人情绪有些激动,语速惊人:“我们正在吃饭,这时候,我的朋友癫痫犯了。至于那个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大卫放弃了他徒劳的救洽努力。他把浓密的棕色头发从额头上捋到一边,说道:“你是经理吗?”
    “我是奥利弗·加斯珀,至尊咖啡厅的经理。”那个胖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地说,“第87号桌发来了紧急信号,可我进去的时候,隔间里空无一人。有人跟我说,一个年轻人刚刚跑进了94号桌的包厢,我就跟过来了,结果发现是这么个情况。”他转过身,“我去叫医生。”
    大卫说:“等一下,没用的,这个人死了。”
    “什么?!”另一个客人喊了起来。他冲上前去,大声叫道:“曼宁?!”
    大卫·斯塔尔把他拉了回来,牢牢地按在那张看不见的桌面上。“放松,伙计。你帮不了他,现在可不是吵闹的时候。”
    “对,对,”加斯珀立刻赞同道,“咱们可不能让其他客人不高兴。可您看,先生,医生还是必须给这个可怜的人做检查呀,这样才能确定死亡原因。我可不允许在我的餐厅里有不合常规的事情发生。”
    “很抱歉,加斯珀先生,我严禁任何人在任何时间对此人进行检查。”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