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文学理论 > 世界文学研究

一间自己的房间

  • 定价: ¥42
  • ISBN:978757222548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教育
  • 页数:282页
  • 作者:(英)弗吉尼亚·伍...
  • 立即节省:
  • 2021-12-01 第1版
  • 2021-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文艺女神伍尔夫的魅力哲学是:
    聪明女性的独立方式,从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开始——独立而自由的灵魂,才是幸福之源。做自己,比任何事都更重要。本书源自伍尔夫在剑桥大学的演讲。一经出版,风靡全球,感动千万读者,被誉为“女性精神觉醒的必读经典”。
    “它刺痛我,使我流泪,不停颤抖。我被深深地打动了,以至于我想要尽可能地读得慢些,再慢些。一个段落里我会来回读个三四遍,才会推进到下一个段落。”

内容提要

  

    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一间自己的房间》是其随笔代表作,本书通过对女性创作的历史及现状的分析,指出女人应该有勇气有理智地去争取独立的经济力量和社会地位,只有这样,女人才能平静而客观地思考,才能不怀胆怯和怨恨地进行创作,从而使被历史埋没了的诗情得以复活。该作被誉为振聋发聩的“女性主义文学宣言”。

目录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前言

  

    作者:[美]苏珊·古巴(Susan Gubar)  齐彦婧译
    再没有一本书能比《一间自己的房间》更光芒四射,或是——用弗吉尼亚·伍尔夫最喜欢的一个词形容——璀璨夺目了,也没有哪本书比它更容易让人误以为简单易懂,尤其对美国人而言,他们虽然与她使用同一种语言,却不了解她在头几段中讽刺的学术机构,也不熟悉她通篇都在拷问的法制史、社会史。它的璀璨夺目,完全要归功于文中那些时而引人人胜、时而令人费解的典故——我想在今天,任何国家的读者都会这样认为。这本书不但引用了大量文学与历史典籍里的内容,还出现了不少狡黠的侧面提及、公然的人物借用、巧妙的象征、夸张的反讽,这些手法表明伍尔夫有意借小说化的叙述——那些反映性别在经济学、心理学、美学、性学方面影响的“谎言”——来淡化自己学术上的企图,也表明伍尔夫决心抓住读者的注意力,不让他们无聊得走神。由此,我们能明显看出本书与《远航》《夜与日》《雅各的房间》《达洛维夫人》《到灯塔去》和《奥兰多》这类小说出自同一位作者之手——这些作品都先于《一间自己的房间》完成并出版。就连文中那个简洁直观的核心论点——每个女人都应该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和每年五百英镑的收入——都是对复杂的物质主义观点的高度浓缩,以某种简明的速记符号书写,需要破解才能领会。
    很多读者或许会问,我们难道不应该认出伍尔夫笔下的人物,她的玛丽.贝顿、玛丽·赛顿和玛丽·卡迈克尔吗?被人撞见在女校花园徘徊的J.H.到底是谁?伍尔夫认为每个女人都应该拥有的五百英镑年收入,放到现在价值几何?朱迪斯‘莎士比亚这个早慧的天才为什么会被葬在“大象和城堡”外面?用克洛艾喜欢奥利维娅这个故事引出“别跳起来,别脸红”这句告诫,是否有其深意?还有,伍尔夫笔下的叙述者在一段文字中担心红窗帘背后躲着查特莱斯·拜伦爵士,在另一个段落中又怀疑阿奇博尔德.博德金爵士躲在餐具柜的桌布底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些问题的答案绝非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是它们让这部后来成为女权主义发展史上经典文本——若非唯一标准文本的话——的作品不断引起回响。这些疑问,凸显了《一间自己的房间》全文对社会不公的深刻拷问,也强调了后世的众多评论家对书中观点的不同意见,这一切无不表明,伍尔夫提出的性别平等问题无法被简单地解决,对这本书也不能简单地去理解。
    从这些关于典故的问题中挑一个入手,就如同顺着一条紧绷的细线,在文本蛛网般错综交织的意义之网中穿行。比如,J.H.就绝非随意安插的路人。1928年4月,弗吉尼亚·伍尔夫探望了临终前的简·哈里森,她深知这位知名古典学者曾付出过怎样的个人代价,才成为英国首批女性学者中的先驱。哈里森是位著名教师,曾力排众议,成为首位运用人类学方法研究古希腊宗教信仰的古典学者,并且,正如她的传记作者桑德拉·皮科克所写,她这样做是为了证明历史上的确存在过母系社会。伍尔夫在1928年的一篇日记中回忆,这位七十八岁的老妇人显得“崇高、满足而疲惫”(《弗吉尼亚·伍尔夫日记》第三卷,第180页)。这个印象,为哈里森在《一间自己的房间》中幽灵式的复活打下了基础,哈里森身形佝偻却望之俨然,在春日的暮色中现身一所女校。可想而知,这些背景知识能触发一系列联想,让人看到维多利亚时代的思想史、女性在20世纪早期的职业发展情况与古希腊女神之间存在怎样的关联。在第一章,复活的哈里森一出场,天气就骤然起了变化,这是因为她曾研究过古人在换季时举行的仪式吗?
    ……
    伍尔夫本人后来再谈这个话题时也以“房间”开场,仿佛凭直觉知道它深受读者的喜爱。她第一次这样做,是在一场题为《给女性从事的工作》的演讲中,她一开始便告诉听众“房间已经是你们自己的了,但里面依然空空如也”。后来她又在一本书中提到了它,她原本想把这本书写成“房间”的续篇,却意识到自己写下了一部更受争议的和平主义宣言。1938年,霍加斯出版社印发了数千张宣传卡片,印有《三个基尼金币》获得的正面评价,还附上了一句推荐语:“《一间自己的房间》的作者问,女人该如何阻止战争?”(《女权主义者弗吉尼亚·伍尔夫》,第148页)《一间自己的房间》丰富的文本意涵无疑是伍尔夫的胜利,无论这是她本人在写作生涯中不懈努力的结果,还是读者数十年来的诠释使然。阅读这本书——她本人最满意的散文之一——我们或许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弗吉尼亚·伍尔夫并不存在,就连单独成文的《一间自己的房间》也不存在。她卓绝的创作天赋,能让我们——她的每一位读者感到,我们就是语言,我们就是音乐,我们就是意义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