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孩子们喜爱的非遗故事(中华经典精选)

  • 定价: ¥28
  • ISBN:978721310516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人民
  • 页数:136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孩子们喜爱的非遗故事》这本书,是“孩子们喜爱”系列的第五部。
    在这本书里,作者将向孩子们讲述博大精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中蕴含的故事,张小泉、东阳木雕、杭帮菜、无骨花灯、索面、诸葛八卦村等非遗都将在这里与孩子们见面。
    全书共有30个故事,图文并茂,是一部适合小学3—6年级学生阅读的故事书。

内容提要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我们民族古老的生命记忆,是泱泱五千年华夏文明的灿烂火花,是新时代非遗人用心血守护的方寸天地。在本书中,张小泉剪刀、楼塔细十番、张山寨七七会、平湖糟蛋等传统技艺、古老音乐、民俗节庆、特色美食等,都将与孩子们见面。孩子们在聆听妙趣横生的非遗故事时,可以从中感受源远流长的传统工艺魅力,欣赏各地的非遗人文风情,从而增进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识,增强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努力争做非遗守护者和传承人。

作者简介

    毛晓青,《山海经》杂志社总编、编审,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故事专业委员会主任。从事民间文学研究写作20年,主持主办多项省级民间故事大赛,连续5年主编“中国年度故事”选本。著有《中国传统鼻烟壶》《中国传统砖雕》《风云国师刘基传》(合著)等。

目录

大禹遗音楼塔细十番
比西班牙斗牛更绝的嘉兴掼牛
济公跳蚤舞戏火神
九狮共舞图吉祥
南孔祭典在衢州
戚继光留下藤牌舞
赛过庙会的龙舟胜会
魏徵斩出板凳龙
汤显祖班春劝农
张山寨七七会拜仙姑
真龙天子舞草龙
仙女送来无骨花灯
雕粱画栋的艺术东阳木雕
丁敬首创浙派篆刻
剪不断的传承张小泉
迷宫般的诸葛八卦村
让乾隆惊艳的木活字印刷
素纱禅衣般轻薄的杭罗
细纹刻纸刻出龙船花
一船生丝成就了辑里干经
一口箱子装下百部皮影戏
永不褪色的干漆夹苎佛像
杭帮菜背后有故事
天下第一平湖糟蛋
兄弟情酿就绍兴黄酒
颠出来的衢州麻饼
一根索面救太祖
朱养心膏药治药仙
胡庆余堂巧制龙虎丸
玉山赶茶场敬许逊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大禹遗音楼塔细十番
    说起中国民间的吹打乐,我们的脑子里总会浮现出热闹的欢庆场面。演奏者们穿着大红大绿鲜艳的民族服装,敲锣打鼓地巡游在街上。那嘹亮的唢呐声、清脆的锣鼓声,吹奏到哪里,哪里就成了一片欢腾的海洋。萧山楼塔一种名为“细十番”的吹打乐,演奏起来却不像唢呐、锣鼓这般闹腾,而显得悠扬古雅。
    楼塔细十番巡街的时候,前面有黄龙伞、红灯笼开道,演奏者都身着儒雅的长衫,一副书生、士大夫模样的打扮,随着音乐的节奏,踏着四方步,缓缓地行进着。行人见了,不由得都肃然而立。
    为什么楼塔民间会出现这种皇宫雅乐般的细十番呢?原来,这种吹打乐果真来自宫廷,是明代御医楼英从宫里带回家乡楼塔的。
    话说明洪武十年(1377年)的一天,楼塔的父老乡亲们一大早就聚到了村口。姑娘们挤上了戏台,几个小伙子还爬上了老樟树,大家都踮起脚尖,手搭凉棚,往路口张望——今天,御医楼英要回乡了。
    楼家世代行医,楼英在十几岁时就开始给乡亲们把脉治病,行医半辈子,名声传遍了四乡八里,不想还传到了宫里。
    有一天,村民们吃惊地看到,几个威风凛凛的官兵骑着高头大马风驰电掣般闯进了村子,扬起的滚滚黄尘一直飞裹到楼英的医馆门前。不一会儿,他们就带着楼英疾驰而去。
    原来是宫里的马皇后得了重病,好几天吃不下任何东西。宫里的御医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急得皇上朱元璋派人到处寻找名医,楼英就是这么被请到了宫里。他替马皇后诊了脉,调配了几剂汤药服下后,很快马皇后就胃口大开,脸色也一天比一天红润起来。朱元璋龙颜大悦,封楼英为宫廷御医,将他留在了宫里。
    几年后,思乡心切的楼英面奏皇上,请求告老还乡。朱元璋正眯着眼睛,陶醉在宫廷乐师演奏的十番雅乐里。想起当年病恹恹的马皇后多亏了楼英救回一条命,朱元璋笑眯眯地问:“爱卿呀,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宫里的金银珠宝随你挑。”
    楼英俯首回禀道:“陛下若想赐老臣东西,老臣确有一物所求,就是这十番乐曲,这是歌颂我们楼氏先祖大禹功德的遗音,我想将它带回家乡楼塔。”
    “哦?”朱元璋不由得坐直了身子,疑惑地问道,“看来这宫廷雅乐还挺有来头的,快说来听听。”
    “我楼氏是大禹的玄孙少康的后代,少康在周朝时被封为东楼公,其后代子孙便都以楼为姓氏……”楼英不敢怠慢,为皇帝详细地讲起了家族史。
    很小的时候,楼英便听爷爷讲过先祖大禹治理洪水定九州的壮举。大禹治水成功后,舜帝举行了盛大的庆典。在帝都的祭祀广场上,“呜呜呜”的牛角吹起来了,舜帝率领文武百官威严地站在高台上。台下广场的正中间站着大禹,后面站满了跟随大禹整治山川河流的民工,还有那些戴罪立功的劳役们。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大禹出列,一步一拖地往高台走去。舜帝看着大禹拖着脚步,艰难地迈上高台,眼睛不由得湿润了——长年累月浸泡在烂泥里,大禹的双脚都烂了。
    等大禹好不容易走到了跟前,舜帝亲手将一块象征掌管九州权力的黑色玉圭给大禹戴上,然后举起大禹的手,大声宣告:“治水成功了!九州安定了!”
    顿时,广场上响起了一片欢呼声,牛角号又“呜呜呜”地吹响了。
    舜帝双手往下一压,示意大家安静,欢呼声平息后,他问大禹:“你的父亲鲧治水九年,却越治越糟,你是如何治水的呢,难道你有神仙相助吗?”
    “我并没有什么神仙相助,只有他们——”大禹用手指向高台下整齐站立着的民工和劳役,长叹一声说,“我只是带着他们没日没夜地做事罢了。”
    顿时,场上一片静默。大家都想起了洪水滔天的日子里,大禹带着众人在烂泥里行走,多少次双脚陷入沼泽中,多少次小船被洪水掀翻,多少次行走在险峻的山路上差点跌下山谷……
    “我的儿子启已经十三岁了,我却还没有见过他……”想起妻子涂山氏和儿子启,大禹哽咽了。
    大禹新婚第四天便离家治水,整整十三年没有回过家。有三次经过家门口,他都没有回家看一眼。
    突然,一声清亮的箫声打断了大禹的回忆,丝竹管弦声也随之响起,乐队奏起了《箫韶曲》。乐声吹奏九遍后,一群凤鸟从远方的天空飞来,在舜帝和大禹的头顶盘旋。
    舜帝双手伸向天空,迎着飞舞盘旋的凤鸟,高声吟唱起来:“奉行天命,施行德政,顺应天时,谨微慎行——”
    “天帝英明,大臣贤能啊,国家才会昌盛——”大禹和百官们也像舜帝那样,对着苍天伸出双手高声吟唱,凤鸟在众人的吟唱声中飞舞着,鸣叫着,久久不愿离去。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