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世界史

戏很多的医学史

  • 定价: ¥78
  • ISBN:978755965980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375页
  • 作者:吴京平|责编:徐鹏
  • 立即节省:
  • 2022-04-01 第1版
  • 2022-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1.评书式科普开创者——吴京平,带来9.8分高分内容,给你讲医学故事,让你涨医学知识,更理智的爱自己!
    脱胎于“科学史评话”节目开播9.8分超高评分专辑《通俗医学史》,新书图文升级,详查迭代,夯实内容。
    看完本书,传统医学、现代医学、民间偏方、祖传秘方到底是怎么回事?面对疾病,我们该怎样应对?一切都有答案!
    2.幽默与惊悚兼具,让你惊呼:过去的医生都干了些什么?!
    外科手术最早由理发师操刀,催吐、放血、灌肠曾是治病的四大法宝,“水逆”不宜放血,整容源于梅毒,神药的发明源于误打误撞和失败的实验。越“闪光”越包治百病 ,电能光能也纷纷上场,配上昆虫牲畜甚至人类自己。
    看罢让你惊呼:过去的医生都干了什么?!
    3.7大章节28个关键点,从希波克拉底的誓言讲到AI黑科技,目瞪口呆看完人类5000年续命史。
    超出想象的荒诞不经、无法预料的励志感人,巧合重重又满是科研之艰,挑战你自以为是的疾病认知。

内容提要

  

    我们对先进的医学技术习以为常的时候,鲜少有人知道,在这场人类对抗自身命运的伟大博弈中,现代医学的发展与科学的进步一样,充满了曲折和艰辛。
    作者用通俗而诙谐的评书语言,为你讲述医学发展的前世今生,带你理解疾病和健康,看懂现代医学的全貌。
    从巫术到科学,从希波克拉底的誓言到如今的AI医疗科技,一本书带你走过5000年人类续命全历程,全面了解现代医学的发展及医学智慧;当你跟着有趣有料的吴京平了解过医学的发展历程以后,生活中常见的医疗问题就不会再困扰你。
    懂点医学,真的可以救命,还能捂紧自己的钱包!

作者简介

    吴京平,北京人,喜马拉雅FM、蜻蜓、网易云音乐等电台《科学史评话》主播。自诩为“会写程序的美工”,曾担任IT公司的美术总监。擅长用评书风格讲科普,受众无数,在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蜻蜓等电台均位居受欢迎主播之列。其主播专辑《行星传奇》《地球的刻度》《物种起源》《量子力学外传》《伟大的试验》《宇宙大爆炸》等广受好评,单辑收听量均百万以上。

目录

第一章  从希波克拉底的誓言开
  希波克拉底的誓言
  盖伦的解剖刀:东、西方渐行渐远
  黑死病大流行:亚欧谁都躲不开
  血液循环论:另一场科学革命
第二章  治病还是要命?从理发师开始的外科手术
  给华盛顿放血:祖师爷的智慧居然是错的?
  水手们的死亡阴影:第一次对照实验
  幸存者继承皇位:对抗天花的正确姿势
  恐怖的手术室:300% 的死亡率
第三章  麻醉、护理和细菌
  病人的尊严:手术室不再有哀号
  提灯的天使:护理也是一门学问
  准妈妈的鬼门关: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产房中的幽灵:大夫,你洗手了吗
  看不见的微生物:发现传染病之源
第四章  现代医学的小宇宙开始爆发
  从炭疽杆菌开始:进击的疫苗
  要人命的脚气:食不厌精也生病
  热带疾病:殖民者的噩梦
  烂甜瓜的贡献:神药盘尼西林
  发现胰岛素:病人从此不必忍饥挨饿
第五章  大海捞针和不可思议的治愈
  手术的禁区:在心脏和脑子上动刀
  读图时代:我要一双透视之眼
  “反应停”事件:不监管哪来公信力
  发现青蒿素:只能靠草垛里寻针吗
  循证医学:请拿出证据来!
第六章  此消彼长 永无止境的对抗
  木桶的短板:被吞噬的记忆
  正常与不正常:飞越疯人院
  欧洲人民的互黑史:梅毒与文化流行
  在健康人脸上动刀:医疗整形
第七章  上帝的 AI 手术刀
  寻找黑科技:医学如何走向未来

前言

  

    如今的社会处于一个科学技术一日千里的时代。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 这样,如此健康、长寿。现代医学发挥的巨大作用是有目共睹的,这已经 是大家的共识了。
    但是,2016 年一部叫作《疫苗黑幕:从隐瞒到灾难》的电影引起了 轩然大波。这部影片把某些自闭症和常见的三联疫苗关联在了一起,因为 一些好莱坞明星的推波助澜,还掀起了不小的声势。如今在美国已经掀起 了一股反对疫苗的运动,对国内也有波及。这也好理解,凡是跟医疗沾边的事情,都是大事。
    这对我触动很大,我发现,我们对人类历史上的惨痛记忆已经淡忘 了,所以很多现代人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们以为人生本来就是应该如此这般安安稳稳地度过,大瘟疫只是个传说。古代总是田园牧歌,现代社会则充满着污染和有毒有害物质。
    真是这样吗?去翻翻历史,你会发现人类的这种好日子其实没过多久,在一两百年前,情况还完全不是这样的。
    假如你穿越回到古代,你会发现人的一生要经历太多的苦难,孩子的出生就是一道鬼门关,因为剖宫产技术还没发明呢,一旦难产,很有可能母子双亡。大家知道为什么给孩子过百日会那么重要吗?因为活过 100天,大概这孩子算是留住了。闯过出生这一关,后边还有百日咳、破伤风、白喉等一系列的传染病在等着你呢,一半的孩子没能活过 10 岁。感冒发烧也是很严重的病,拉肚子说不定就能把命搭上。假如有大的瘟疫流行,人口数量动辄腰斩,大概率上讲,你是躲不过这场劫难的,70% 的人在 50 岁之前倒下了。如今的巴黎是浪漫之都,就连下水道都成了可以参观的博物馆,这就是雨果所说的“城市的良心”。如果不是 19 世纪 30 年代的霍乱大流行,恐怕伦敦和巴黎也不会修建这么宽阔的下水道系统。城市生活并非一直这么美好。
    远的不说,2003 年的 SARS 疫情就足够让人心有余悸了,2020 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也足以在人类历史上留下惨痛的一笔,但与历史上的流感、霍乱等相比,它们却并非是“杀伤力”最强的疾病。如果不是疫苗和抗生素的发明,恐怕现代人也就用不着担心什么心脏病和高血压了,还没到那个岁数就已经 over(结束)了。 道金斯写过一本畅销书《自私的基因》,这本书里提出了一个犀利的观点,让人有点毛骨悚然,不寒而栗。那就是生命的个体只是基因的“马甲”,基因才是自然选择的基本单位。人也是生物,是无法逃脱这种自然规律的。大自然不在乎你是不是痛苦,大自然不在乎你活多长。大自然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的确,一个物种的延续,并不需要医学,只要多生孩子就行了,很多动物都是用大批量的繁殖来对抗大批量死亡的。繁育完后代,就可以去死了。
    可是,我们是人类,我们有思想,有意识,还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怎么能束手待毙呢?于是,人类不得不走上了一条“逆天改命”之路,医学一点一滴的进步,背后都要付出生命和鲜血的代价。 人类是如何一步一个脚印地改变自己的命运的?这就是我这本书要讲的主要内容。我将与大家一起去回顾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我在从事科普写作之外,也是一个网络主播,我一直在用音频和视频讲述科学史和技术史。很多人听过我讲爱因斯坦,讲相对论,但即便你了解了宇宙是弯的还是平的,生活也不会被改变。大家喜欢这些科学知识,满足的是我们对于大自然的好奇心。但是医学可不一样,医学不仅仅是满足好奇心了。每个人都会碰上生老病死,医学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是
    生存还是死亡,这的确是个问题。
    医生可以说是我们普通人最常见的专业人士了。医疗问题与我们每个人的关系都很密切。现代社会是多元化的,医疗领域内有很多争吵不休的话题,你能分辨谁对谁错吗?当你了解了医学的发展历程以后,这些问题可能就不是问题了,毕竟,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就是了解医学史最现实的用处。
    医学很特殊,医学伦理与其他学科也不一样。宇宙是弯的还是平的,我们可以从容不迫地研究,科学不怕慢,就怕错。对于技术发明来讲,我们不怕错,就怕慢。你慢一步,专利权就没了。而医学,面对的对象是我们自己,是人体,是快是慢?是深是浅?手术刀是下还是不下?抉择是很艰难的,偏偏又要马上做决定。所以,医生的压力可想而知。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与大家一样,面对重病来袭,我会担心,会手足无措,会不敢面对,尽管我一直秉持理性精神和科学的态度,但是我仍然做不到脸不变色心不跳,我也不是特殊材料做成的。面对医生,理智告诉我,我必须信任他,我们是合作对抗疾病的战友。但是我的内心仍然会有一分提心吊胆,他会尽职尽责吗?他的水平如何?所以,医疗不仅仅是个科技的问题。
    医学进步的历史,其实也是一部医患关系的历史。现代人遇到的困扰,其实古人也都碰到过。希波克拉底誓言是每个医学生入行的时候都要铭记在心的行业规范。可是你知道吗?近代以来,这份誓词已经有过很多次修改,这背后又折射出医患关系怎样微妙的变化呢?作为一个普通人,这些知识,你值得了解。
    所以,就让我们一起去回望这段荡气回肠、逆天改命的历史吧。你准备好了吗?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希波克拉底的誓言
    一年一度的高考是同学们一次非常重要的人生选择。有很多人会选择报考医学院校,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可能有人会注意到很多医学院的logo(徽标)上都有蛇杖的图案,有的是一条蛇,有的是两条蛇。
    比如,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和浙江大学医学院的logo上都有两条蛇。北京协和医学院和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的logo上就是一条蛇。当然也有不走这个套路的,比如清华大学医学院,没有蛇的图案;又如首都医科大学,logo主体是华表。
    不仅仅是医学院,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志也包含蛇杖的元素。蛇杖的传说来自古希腊医学之神阿斯克勒庇俄斯。
    阿斯克勒庇俄斯是太阳神阿波罗的儿子。他怀着拯救全人类的崇高理想,经常在荒山野林考察动植物的性质,寻求防治疾病的药物,怎么看怎么像是中国的神农尝百草。
    有一次,一条毒蛇悄悄地盘绕在阿斯克勒庇俄斯的手杖上,他把蛇杀死了。这时又出现一条毒蛇,口衔药草,居然把那条死蛇给救活了。看来蛇有灵性,能起死回生。
    从此,阿斯克勒庇俄斯到处行医,不但带着手杖,而且手杖上总是盘绕着一条蛇。于是蛇杖成了他的标志。在著名的特洛伊战争时期,阿斯克勒庇俄斯担任军医,为战士疗伤,救活了很多人,所以逐渐得到了大家的爱戴。
    别人都高兴,唯独冥王哈迪斯不开心。冥王提前准备好了大批的空白生死簿,就等着战死的人来迁户口呢。哪知道左等没人来,右等还是没人来。一打听,原来是阿斯克勒庇俄斯手段高超,把很多人救活了,导致冥界人口严重流失。所以哈迪斯找宙斯告了一状。宙斯也对阿斯克勒庇俄斯不满,就发掌心雷把阿斯克勒庇俄斯给劈死了。人家的老爹阿波罗来兴师问罪,双方斗来斗去,好不热闹。反正,古希腊的神话就是一笔烂账,打架打得不可开交,后来又和好了那是常事儿。后来宙斯就把阿斯克勒庇俄斯的身体升上了天空,成为蛇夫座。阿斯克勒庇俄斯也成了医学之神。
    从符号上讲,蛇代表治病,手杖代表人的脊椎骨,也可以代表游方远行。逐渐地,蛇杖就成了医学的代名词。不过这是单蛇的蛇杖,双蛇蛇杖可能是一种误用。1912年,有上级坚持要求美国陆军医院用墨丘利之杖作为医院的标志。后来也就传开了,大家都觉得这个蛇杖挺好看的。墨丘利之杖是双蛇蛇杖,顶上还有一对小翅膀,不过墨丘利跟医学没半毛钱关系,他主管商业,而且跑得快,你当他是“快递之神”就行了。双头蛇杖和钥匙共同组成了中国海关的log0,这倒是来自墨丘利。
    有人说,这东西都是西方流传过来的,他们拿蛇杖当作医学的象征,我们中国也有很悠久的医学传统,是不是可以实现本土化,用中医的典故?比如说“悬壶济世”,logo上是不是可以画个茶壶呢?可是悬壶济世的壶不是“茶壶”。在古代,“葫芦”的“葫”和“茶壶”的“壶”是混着用的。
    这个典故出自《后汉书·方术列传八十二》,说是有个老头儿在大街上卖药,在房檐上挂个大葫芦。丸、散、膏、丹全是从这个葫芦里倒出来的,等天黑了,老头儿收摊了,他纵身一跃,钻进葫芦里去了。费长房在后边偷窥,觉得这老头儿一定是神仙,后来找机会央求老头儿收他为徒。老头儿领着费长房进了葫芦,葫芦里亭台楼阁、奇花异草,一应俱全!
    费长房就跟老头儿学习医术,等出来以后,发现已经过了十几年了。后来,费长房成了东汉时代的名医。既然有这么个典故,很多医生也都悬挂一个葫芦当招牌,从此留下一句俗话:“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这个套路在古代传说里常见。铁拐李是背着葫芦的,太上老君的仙丹也是装在葫芦里的。
    我们刚才列举了东、西方医学的起源故事,上古时期,医学都和神话故事混杂在一起,这就是所谓的“医巫不分家”的时代。
    到了公元前460年,西方才诞生了第一个实现医巫分离的标志性人物希波克拉底。这个时代正好是中国的春秋时期。这是一个东、西方大思想家层出不穷的年代。希波克拉底的医学成就,是与这个大环境分不开的。
    希波克拉底的名气很大,但是翻开史料查一查,发现越是接近希波克拉底生活的年代,反而记载越少,而且大多数都语焉不详,柏拉图倒是在自己的《对话录》里写了那么一小段,提到了他的名字。因此我们大致知道希波克拉底是跟柏拉图差不多时代的人,大约出生在公元前460年,比孔夫子晚了近百年。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