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无法完成的画像(精)

  • 定价: ¥58
  • ISBN:9787551160926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花山文艺
  • 页数:284页
  • 作者:刘建东|责编:申强
  • 立即节省:
  • 2022-03-01 第1版
  • 2022-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无法完成的画像》这部小说“酣描战火中的青春,状写先驱者的丽影”,但与直面革命者传奇经历的书写不同,作者在历史理性中张扬个体情感,通过拆分视角和叠置时空,将现实主义与先锋叙事统合起来,在精巧的叙述中完成了对革命主题的一次诗意表达。
    本书还收录《丹麦奶糖》《声音的集市》《嘀嗒》等10部“董仙生”系列小说作品。

内容提要

  

    《丹麦奶糖》《猴子的傲慢》《声音的集市》《走失的人》《嘀嗒》《相见不难》《甘草之味》《春天的陌生人》《删除》《宁静致远》等十部作品描述了人文知识分子的观察和表达视角,以及自我审视与自我辩解两种矛盾的情感立场之间的相互纠结。这些作品饱含着作者自己最切身的痛痒、焦虑和疑惑。
    《无法完成的画像》则是讲述人“我”心中一直牵肠挂肚的未解之谜,从叙事策略来说这个悬念搭建起了小说的基本结构,波澜起伏中故事和人物的节奏得以把控,更从侧面塑造了小卿母亲的形象——抛家舍业、忠于信仰的革命烈士。

目录

丹麦奶糖
甘草之味
声音的集市
猴子的傲慢
走失的人
春天的陌生人
相见不难
宁静致远
删除
嘀嗒
无法完成的画像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丹麦奶糖
    开车经过大门口,门卫曲辰挺直腰板,恭敬地向我的车行了一个军礼。看到他,我突然想到了皮包里放了几天的那盒丹麦奶糖,便摇下车窗,从包里拿出那盒糖扔给他。那是个精致的圆形铁盒,上面印着最著名的美人鱼雕像。他诚惶诚恐地接过去,又行了一个军礼。
    这盒奶糖是数天前收到的。寄件人那一栏是空白,没有姓名和地址。外包装上全是英文,我拿出英汉词典,研究了半天,才明白是产自丹麦的奶糖,随手把它放在包里。时常会有这样的情况,莫名地会接到一些茶、土特产之类,往往很快就有人通过短信或者微信告知,这是他的一番好意。一般我都会笑纳。可一连几天,这盒奶糖却一直无人认领,这倒出乎意料。
    我把奶糖交给了曲辰,我相信,这二十年里,他没有见过外国糖果,他一定喜欢北欧的口味。曲辰其实是我的大学同窗,大学时期我们志同道合,情如兄弟。这一年,因为成就突出,我开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这一年春天,曲辰刚刚告别监狱。
    一个多月前,我和肖燕站在监狱门口,看着曲辰从大铁门里出来,产生了某种错觉,像是回到了二十多年前,我和肖燕站在兰州大学的门口,看着最后一个豪迈地走出大学校门的曲辰。那个时候,在即将踏上社会的曲辰眼里,世界就像是一个等待他去收割的广袤的田地。时光流转,此刻的曲辰明显苍老许多,颓废许多,他看上去要比我大五六岁,抬头纹像是被刀子随意刻上去的。阳光其实并不强烈刺眼,他却下意识地眯起眼睛。我们相互拥抱,并流下了相对复杂的泪水。
    在车上,我寄语曲辰:“出来了就从头儿再来,好好混出个人样。”
    肖燕一反常态“先别说理想和未来,先解决吃饭穿衣问题吧。”
    曲辰吐了一路,把胆汁都吐出来了,其间我们还把车停在路边,等着他还神儿。他说他看见自己的魂儿被这辆汽车带走了,他蜡黄着脸,摩挲着车的座椅,问我这是什么牌子的汽车,他好像记得他们监狱长就有一辆这种汽车。肖燕告诉他是迈腾。曲辰感叹说,他进监狱前坐过的最好的车是桑塔纳。他问我,现在还有没有这款车。我拍拍他摇晃的身体,“老曲,还有。不过二十年,时代还是这个时代,没有任何变化。”
    实际上,在随后的生活中,曲辰会日益感觉到,对他来说,这句话不过是安慰而已。
    一九八九年夏天,我们仨从兰州大学毕业后,一起分配到石家庄工作,他的梦想就是做一名无冕之王。他的梦想是最早实现的,他得到了命运之神的垂青,按他的意愿被分到电视台做新闻记者。他生命中最闪光、最值得骄傲自豪的,都集中在最初的那几年时间里,他拼命地工作,努力地付出,经常加班加点,很快就脱颖而出,成了电视台的主力,年纪轻轻就做了新闻部的副主任。更让我羡慕不已的是,没两年他就神秘地向我们宣布,他恋爱了。那个叫孟夏的姑娘经常在电视屏幕上出现,主持《影视大世界》。他嘚瑟得要命,对我和肖燕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一定每期都看孟姑娘的节目。每次他打电话过来,印证我们是不是履行了承诺时,我都敷衍他,说看过了看过了。最不可理喻的是,他非逼着我们说出观后感,正当我犹豫地想说点儿什么来应付他时,他却迫不及待地、略有激动地说出他的观感。那长长的观感让我昏昏欲睡,而他语无伦次的声音,却能让我想象得出他手舞足蹈的样子。我从来没有面对面地接触过孟夏姑娘,也没见过他们俩成双成对在一起。在我的印象中,那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只适合出现在电视里,而不是我们真实的生活中。曲辰却生活在半虚幻半现实的情境之中。所以,某一天,当我在炎热的广州出差,竟然接到了他的长途电话,摊派给我一个匪夷所思的任务时,便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了。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打听到我住在哪家宾馆以及房间的电话号码的,他几乎是对我下达命令,要求我必须替他买五斤荔枝,还特别提示我,孟夏超级爱吃荔枝。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北方,荔枝还极其罕见。当我坐在拥挤的火车上,小心地看护着那一包荔枝时,突然就想到了“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那句诗。在曲辰眼里,孟夏简直比杨贵妃还珍贵。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