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生物科学 > 生物科学 > 动物学、昆虫学

鸟有什么好看的

  • 定价: ¥49
  • ISBN:978757350092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 页数:229页
  • 作者:(日)川上和人|责...
  • 立即节省:
  • 2022-06-01 第1版
  • 2022-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深受喜爱外国读者高分推荐!
    鸟类生物学类书籍登顶!时隔五年仍在榜上、持续大量加印。
    媒体读者一致热赞!
    幽默诙谐,在爆笑中增长见识!
    不仅有趣,而且内容丰富、幽默,以易于阅读的风格介绍了许多关于鸟类的知识。
    便携平装,内外双封,带来别致阅读体验!

内容提要

  

    用双脚步行、昼行性、靠视觉和声音沟通、主要采用一夫一妻制……在自然界,同时满足这些条件的动物就只有鸟类和人类了。
    凤凰的不死传说因何而有?
    红头绿鸠的头为什么不是红的?
    乌鸦竟然是世界上第六种会吸血的鸟?
    二次元妄想鸟类学,开讲!
    从无人岛讲到外太空,从吸血鬼谈到恐龙,一边爆笑,一边学到!鸟就是这么好看!

作者简介

    川上和人,鸟类学家。1973年生于大阪。农学博士,日本国立森林研究与整备机构森林综合研究所研究组组长。毕业于东京大学。著有多部鸟类科普书籍,并参与日本鸟类学会的鸟类目录的编撰与监修。

目录

前言  能招到一百个朋友吗
第一章  鸟类学家和远海孤岛是绝配
  1  找不到特地飞行的理由
  2  喷一喷火,地就坚固了
  3  最近看树莺不顺眼
  4  在帷幔与云雀之间
第二章  鸟类学家差点命丧远海孤岛
  1  南硫磺岛热血准备篇
  2  南硫磺岛拼死登顶篇
第三章  鸟类学家最偏心
  1  只要合情合理管他什么因果关系
  2  那个东西不能吃
  3  红脑袋的秘密
  4  蜗牛梦幻乐园
第四章  鸟类学家如是想
  1  哥白尼的陷阱
  2  二次元妄想鸟类学,开讲!
  3  冒险家太冒险
  4  装死的美好生活
第五章  鸟类学家无所畏惧
  1  热带雨林逛法
  2  异形综合征
  3  不知邻人做何事
  4  恐怖!黑色的吸血生物!
第六章  鸟类学家也有不想说的夜晚
  1  取个好名字吧
  2  非国际派宣言
  3  苹果汁失望事件
  4  蓝色的恐龙
尾声  听天由命

前言

  

    能交到一百个朋友吗
    吃饭团的时候,我经常感到震惊。饭团里居然有梅干!梅子是如假包换的水果,跟杏子、桃子是一家。竟然有人用盐腌制水果,还用它配米饭?荒唐也得有个限度啊。本人在此郑重承诺,如果我有朝一日当了首相,一定要让国会通过《水果不可侵犯法案》,封杀梅干,保护水果的基本权益。顺便把菠萝踢出咕咾肉。
    我一边跟饭团瞎聊,一边坐着船前往小笠原诸岛,全程二十四小时。这就是我的工作。
    当然,我不是饭团铺子的接班人,而是一名鸟类学家。
    大家身边有没有鸟类学家朋友呢?大多数人的答案应该是“NO”吧。原因有两方面:一是鸟类学家都比较内向,不擅长交朋友;二是鸟类学家本来就很少。
    日本鸟类学会约有一千两百名会员。《日本艺人名录》收录的艺人和模特却有一万一千人。就算学会的会员全都是鸟类学家,也比艺人稀有得多。假设日本的总人口是一亿两千万,那十万人里才有一个鸟类学家。换句话说,你得交十万个朋友,才有机会跟鸟类学家发展出友谊。
    在生物学里,鸟类学算是一个相对人畜无害的领域。昆虫中有害虫,会对农林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哺乳动物也好不到哪儿去,鹿和野猪会危害农林,熊会伤人,老鼠则会引发卫生危机……有待解决的问题不胜枚举;鱼类的情况正相反,它们拥有出众的食用价值。
    涉及实际利益的生物总有更大的社会需求,无论生物本身带来的是正面作用还是负面作用,人们都对学术研究的应用抱有更大的期待。可是鸟类呢?它们也是动物,翻垃圾的乌鸦、乱抓鱼的鸬鹚也的确带来了问题,但不得不说,鸟类学的整体规模还是很小的。
    需求小,就业机会自然就少。鸟类学会的会员只有一两成是职业学者。鸟类学家就是这样稀有。
    不过利益和兴趣是两回事。毋庸置疑,鸟类对大多数人有着强烈的吸引力。面向儿童的图鉴系列里绝对会有“鸟类篇”。妖怪手表和哆啦A梦够火,可图鉴里不会有“妖怪篇”和“机器猫篇”。鸟赢了!
    色彩鲜艳的鸟类也是自然类节目的宠儿。飞来一只天鹅都能登上报纸的社会版。天鹅身上的颜色就那么点,黑白照片绝对够用,报社却偏要用彩色照片。
    鸟跟钱无关,但喜欢鸟的人不少。无缘无故讨厌鸟的读者应该也没几个。从这个角度看,鸟的社会地位可比毛毛虫、鼻涕虫、裸鼹鼠什么的高多了。请允许我代表鸟类骄傲一下。
    鸟类的特征在于它们的翅膀。长久以来,翅膀既是自由的象征,也是憧憬与畏惧的对象。难怪大天使米迦勒背上长的不是象征邪恶的蝙蝠翅膀。迦陵频伽也好,天马也好,海妖塞壬也好,都拥有鸟的翅膀。要是换成独角仙的翅膀或者飞鱼的鳍,那就太不搭调了。
    也许鸟类无法在经济学家之间引起轰动,但它们始终影响着人类的文化,一直是人类仰慕的对象。日本自古以来就有“花鸟画”这种专门刻画自然的艺术形式。歌川广重、葛饰北斋、伊藤若冲等名家也留下了众多传世佳作。
    当然,以哺乳动物或昆虫为题材的花鸟画也是有的。但是花鸟画终究是花“鸟”画,而不是花兽画或者花虫画。日本人钟爱大自然,而鸟类才是大自然的代言人。正在看这本书的绅士淑女们,你们身上也流淌着同样的血液。你们绝对也是喜欢鸟的。
    无论让你心动的是异性还是鸟类,憧憬总能激发求知欲。埋头研究异性的人会沦为“跟踪狂”被警方逮捕,对鸟类的兴趣却能发展成一门学问。亚里士多德考察过鸟类的生态,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受了鹊鸽的启发才生下了八岛。瞧瞧,鸟类是一种多么有来历的动物啊。
    可是鸟类学的研究成果却不太为人知,这样如何对得起人类缔造的璀璨文化?恐怕普通人听说过的鸟类学家就只有詹姆斯·邦德了吧。大家只知道英国情报部门的邦德,殊不知他的名字就是取自鸟类学家。堂堂鸟类学家,知名度还比不上一个行踪隐秘的间谍,这还得了?对英国情报部门来说,自家间谍太出名也是个要命的问题。
    不实用的学问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类有求知欲。绳文人制作的土偶也好,火星人搞的破坏也罢,都不会对道琼斯指数产生丝毫影响。可即便如此,人类还是在拼命探索土偶和火星人的动向。
    但光有好奇心,却没有合适的入门指南,别说“推开兴趣之门”,你压根儿察觉不到门的存在。对诸位读者来说,没有鸟类学家朋友可亏大了。于是我决定,代替邦德,出任鸟类学家的代表,自作主张弥补大家的损失。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朋友了。我知道你没有义务听素未谋面的中年绅士唠叨,但是用心听朋友说话,是绅士淑女应有的礼数。
    希望大家能耐着性子听我讲讲鸟类的故事,在这段短暂的旅程中与我共同品味鸟类学的乐趣。

后记

  

    听天由命
    似曾相识的岛
    蔚蓝的大海与天空在水平线相会,世界变成了一个深蓝色的圆球。船在这颗巨大的蓝色玻璃珠的正中央前行,破出白色的浪花。船是白的,云也是白的。此时此刻,蓝色与白色成了这个世界的唯一,将视野填满。
    我搭乘的这艘船正行驶在小笠原诸岛附近的海面上。西之岛是此行的目的地。
    二○一三年,意料之外的火山喷发席卷西之岛。岩浆吞噬了小岛,如腐海一般侵蚀,在深蓝色的世界上筑起漆黑的大地。刚喷发那阵子,政府发布了登陆禁令,到了二○一六年八月,等火山喷发逐渐稳定后,有关部门才缩小了警戒范围,扫清了上岛的障碍。
    事不宜迟,以东京大学地震研究所为中心的登陆调查队宣告成立。我有幸成为调查队的一员,负责调查岛上的生物。身为科学家,能去喷发后从未有人涉足过的岛屿调查,死也瞑目了。
    现在的西之岛由旧岛和新陆地两部分组成。旧岛上还留着喷发前就居住于此的生物,新陆地则由这次喷发的熔岩形成。小小的海岛,成了两场大戏上演的舞台。
    大戏之一是“岛屿内部的生物扩散”。残留在旧岛的生物会逐渐进军新的陆地。鸟类定会参与到这个过程中。
    满是熔岩的大地没有供植物生长的土壤。然而这样的不毛之地应该也会有海鸟来筑巢。漂到岸边的木片、旧岛的植物……能用来筑巢的材料都会被它们搬到新岛来。渐渐地,堆积在巢里的有机物被分解了,鸟粪则为土壤注入了营养。附着在海鸟体表的种子把鸟巢当苗床用,生根发芽。而且鸟巢内部的温度与湿度比较稳定,非常适合昆虫居住。鸟类将起到扩散生态系统的作用。 大戏之二是“岛外生物的到来”。种子乘着海流与风来到岛上。还有昆虫和鸟类飞来。 岛上的生物相是如何形成的?这是一个极富魅力的岛屿生物学研究课题。 一般情况下,我们只能根据岛上已有的生物相倒推它的发展历程。可是外来生物到来的顺序是什么?定居后灭绝的生物是否存在?……无从得知的事情实在太多。要是鬼岛上的痕迹都在恶鬼灭绝前被仔仔细细地清理掉了,一桩桩惨烈的往事就会被永远埋葬在黑暗中。但西之岛是个奇迹,因为我们能亲眼观察到生物相“从零开始”的形成过程。 为了弄清两场大戏的运行机制,留下初始记录最是要紧。我们必须详细记录生物相的初始状态,为监控今后的变化打下基础,这就是本次调查的首要目的。 大海是如此广阔 话说回来,这里真是“小笠原诸岛的海面”吗?所谓岛屿,就是被海洋包围的陆地。如果“诸岛”是岛屿的集合体,那么“海面”就不能算诸岛了。 小笠原村的总面积约为一百零四平方公里。这当然是陆地的面积,并不包括大海的面积。那海面多半就不是小笠原村了。说起来,这里到底是不是东京啊?东京的面积约有两千一百八十八平方公里,但这个数字也不包括大海。那这片海大概也不是东京都了。 …… 虽然走上这条路的契机是被动的,但如今的我已经把这份工作当成了自己的天职,过上了为科研献身的日子。因为鸟类是一种非常有趣的研究对象。 鸟类和人类有许多共同点。用双脚步行、昼行性、靠视觉和声音沟通、主要采用一夫一妻制……在自然界,同时满足这些条件的动物就只有鸟类和人类了。和其他哺乳动物相比,鸟与人的共通之处要多得多,我总觉得我们好像是可以心灵相通的。 奈何我们身份有别——毕竟鸟是可以飞上天空的。它们时而在海拔超过八公里的地方翱翔,时而深入太平洋的中央。鸟类的三维移动能力不仅远远甩开了人类,更让天下的其他动物望尘莫及。人类只能进行二维的平面移动。要让这样的人类理解生活在“异维空间”的鸟类着实不易。 本以为可以走得更近,却发现对方竟藏着陌生的一面——这简直是传说中一见钟情的剧情啊,怎么可能提不起兴趣呢! 虽然我走进鸟类学世界的时候是很被动的,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但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我有了明确的目标,那就是:不拘泥于特定的研究主题,细水长流、快快活活地做鸟类学研究。鸟类还有很多未解之谜。我要揭开它们的神秘面纱,为大家提供茶余饭后的谈资,为科学提供新的见解。 在离开横须贺的第四天,科考船终于穿越了滚滚黑潮,抵达了西之岛附近的海面。就在这时,船上出现了一只小鸟——那是一种候鸟,名叫燕雀。在船上稍事休息之后,它朝西之岛所在的方向飞走了,消失在浩瀚的海面上。虽然嘴里没有衔橄榄枝,但它仍是上天派来的使者,捎来了长达四十个昼夜的天灾终于平息的消息。 我们换上潜水服,扛起防水包,游过惊涛骇浪,终于踏上了西之岛的土地。岛上的鸟熬过了前所未有的大灾难,那它们现在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一下船,新的研究工作便拉开了帷幕。 这也许是人类的一小步,但却是我个人的一大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找不到特地飞行的理由
    有本事就飞飞看呗
    在暖桌里蜷成一团,在遛弯的时候撞到棍子,都不是什么难事。吃完饭打个瞌睡更是小菜一碟。慢着,饭都吃完了,哪还有什么小菜,说成“轻而易举”还差不多。总而言之,哺乳动物的一举一动还是可以模仿的。当然,蝙蝠和鲸鱼是哺乳动物里的异端分子,就不把它们算进去了。可鸟类却不好模仿。人类不会飞,鸟类的行为超出了我们能切身体验的范畴,是一个完全未知的领域。“飞翔”这种行为,正是鸟类最大的特征与魅力所在。
    麻雀非常弱小,甚至会被老奶奶剪掉舌头。可它们却能进行五百公里以上的长途飞行。这也是鸟类特有的飞翔能力使然。这个距离看似短,“希望号”新干线两个半小时就能到,但麻雀的体重才二十克啊!我的体重几乎是它们的三千倍。按这个比例算,麻雀飞五百公里,相当于人移动了一百五十万公里,可以说是非常远了,足够往返月球两次,路上买盒饭吃的钱都能让人破产。有一种叫北极燕鸥的海鸟更夸张,它们每年在北极圈繁衍,却要去南极圈过冬,别提有多拼了。而且它们的飞行路径是弯弯曲曲的,一个往返足足要飞八万公里。北极燕鸥的体重约为一百克,换算成我的话,就是一年移动四千八百万公里。要是运气好,碰上火星离地球最近的时候,大概一年零两个月就能登陆了。
    鸟儿飞得太轻松,以至于我们很难切实体会到它们的能耐。然而和人类一样,鸟类也受重力的控制,所以反重力的飞翔负担绝对很大。但实际上,从伊卡洛斯到天空之城,人类虽在重力面前无数次败北,鸟类却是连战连捷,让人无比佩服。不过鸟类的成功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它们耗费了大约一亿五千万年,逐渐进化出了适合飞翔的体态与动作。飞行效率差的个体找不到食物,容易被捕食,也得不到异性的青睐。只有形态特征更出众的个体才能存活下来,飞翔水平也随之不断提升。
    言归正传,我的主要调查地是东京都的离岛——小笠原诸岛。它和本州岛之间隔了一千公里的汪洋大海,是如假包换的远海孤岛。除了蝙蝠,岛上没有自然分布的哺乳动物。为什么呢?因为小笠原诸岛是海洋岛。所谓海洋岛,就是在海洋板块上自行生成的孤岛。由于在海里诞生,对那些没有越洋能力的动物来说,海洋岛就成了无法企及的神秘国度。夏威夷和加拉帕戈斯也是海洋岛。而位于大陆架上,和大陆相连的岛屿被称为大陆岛,好比本州和冲绳。
    陆地上的哺乳动物不擅游泳,基本不会分布在海洋岛上。会在夏天跑到海边玩水的也只有人类了。毕竟野生动物平时就是裸着的,没有必要特意跑去看泳装美女啊。冲绳岛上有自然分布的长毛鼠、奄美刺鼠等哺乳动物,但它们应该不是渡海上岛的,而是在岛屿和大陆相连的时代走陆路过去的。
    鸟类却在与哺乳动物无缘的海洋岛上从容地扩大版图。夏威夷、加拉帕戈斯、小笠原……就算是位于汪洋中央的孤岛,也几乎都有鸟类繁衍生息。只要动用“飞翔”这种特殊能力,海就不是无法越过的高墙。
    有空位就歇着呗
    这次,我们的主角是小笠原诸岛的“笠原绣眼鸟”,日语读作“目黑”。当然不是被川崎收购的目黑摩托车,而是绣眼鸟科的一种小鸟。小笠原诸岛有四种留下记录的原生鸟:小笠原杂色林鸽、启利氏地鸫、笠原腊嘴雀和笠原绣眼鸟。前三种已经灭绝了,只有笠原绣眼鸟活到了今天。小笠原诸岛行政上属于东京都,所以笠原绣眼鸟是东京的特有物种。身为日本人,记住“首都有一种原生鸟类”,并没有什么坏处。
    笠原绣眼鸟比暗绿绣眼鸟大一圈,身体呈黄色。也许有读者会纳闷,鸟又不是靠红眼卖萌的小兔子,黑色的眼珠不是很正常吗?怎么偏偏起了“目黑”这种毫无个性可言的名字昵?其实名字的由来不在眼球,而是因为笠原绣眼鸟的眼周有黑色的花纹。想象一只长着翅膀和鸟嘴、跟手掌一般大的黄色熊猫,就差不离了。
    虽说会飞是鸟类的特征,但也不是每种鸟都能飞长途,比如雉科和啄木鸟科的鸟。所以,它们只分布在大陆及其周边的岛屿上,远海孤岛上是没有的。正是因为有这些鸟,远海孤岛上的鸟类品种非常有限。比如东京的高尾山栖息着大约五十种陆鸟,小笠原诸岛的本地陆鸟却只有十五种。绣眼鸟科的鸟连小笠原诸岛这么远的海洋岛都能飞到,可见它们是“长跑运动员”。
    小笠原诸岛没有狐狸,没有雉鸡,也没有啄木鸟。由于没有掠食者出没,笠原绣眼鸟经常在地面上走来走去。而且这里不存在竞争对手,所以它们会大摇大摆地停在树干上吃虫子。这种鸟会利用各种场所觅食,昆虫、果实、花蜜甚至壁虎都是它们的盘中餐。
    对生物来说,空间与食物都是极其重要的资源。生活在岛上,就要不断扩大资源的利用程度。笠原绣眼鸟广泛利用各类资源,正是它们在“岛屿”这一掠食者与竞争者较少的特殊环境下进化的表现。
    再看看本州岛的鸟类,它们各占空间,互不干扰。树冠归大山雀,树干归啄木鸟,地面归斑鸫,灌木丛归日本树莺……在拥挤的车厢里,每个人能使用的空间是有限的,侵犯别人的领域得不到任何好处,只会换来一堆白眼,徒增尴尬,就是这个道理。可要是车厢里空荡荡的,把鞋一脱,往长椅上一躺,岂不美哉?这就是本州岛与小笠原诸岛在生态系统层面的差异。
    P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