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报告文学

雅宋词客

  • 定价: ¥52
  • ISBN:978757260591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45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百万级畅销书作家白落梅2022年全新传记力作,用柳永、范仲淹、欧阳修、苏轼、晏幾道、秦观、李清照、陆游、辛弃疾等22位大宋词人的一生串联起大宋王朝的跌宕起伏。
    《望海潮》《雨霖铃》《蝶恋花》《苏幕遮》《浣溪沙》《浪淘沙》《水调歌头》《望江南》《念奴娇·赤壁怀古》《定风波》《江城子》《如梦令》《一剪梅》等经典词牌词作全录+解读。读故事、品诗词,更全面、深刻地理解诗词的含义!

内容提要

  

    多少词客,仕宦浮沉,到后来,偎红倚翠,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又有多少词客,一生白衣,不趋荣利,却墨香流淌,留名青史?
    宋朝的美,简约含蓄,内敛包容。宋朝的风流,也是当世的风流。
    这风流,是焚香点茶,饮酒插花;是挥毫泼墨,仗剑天涯;是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亦是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本书,不再是单纯的诗词赏析,而是写大宋词客的人生际遇、官场浮沉、情感历程。将主人公的生平经历和词作解读相结合,用唯美、凝练的语言,将历史与文学相融合,通过词作来串联词人一生的曲折经历,通过词人的起伏人生来深刻解读每首传世词作背后的故事。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一首首传世的经典、一段段曲折的经历,映射出宋代波澜壮阔的大历史。

作者简介

    白落梅,一个带着梅花气息的女子,端雅天然,安静无争。江南人物,隐世之才。
    其散文在CCTV-3《电视诗歌散文》栏目中播出四十余篇,读者盛赞其文“落梅风骨,秋水文章”。
    她开创了“唯美传记”这一全新畅销书领域,成为极具影响力的畅销书作家。
    代表作有《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林徽因传》《因为懂得  所以慈悲:张爱玲的倾城往事》《你是锦瑟  我为流年:三毛的万水千山》《一卷大唐的风华》《一剪宋朝的时光》《三千年前那朵静夜的莲开》等。

目录

卷一  忍把浮名,换了浅酌低唱
  柳永  混迹风月,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林逋  一生不仕,梅妻鹤子,终老孤山
  范仲淹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张先  安享富贵,取乐青楼,一生风流自赏
卷二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晏殊  一生富贵,宰相词人,走过宋朝繁华的时光
  宋祁  一掷千金,及时行乐,世称红杏尚书
  欧阳修  曾是洛阳花下客
  苏轼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晏幾道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卷三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黄庭坚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秦观  一代婉约词宗,留名千古,也寂寞千年
  贺铸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周邦彦  家住吴门,久作京华倦客,情迷李师师
卷四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宋徽宗  谁同我,江山与共,情深意浓
  李清照  千古才女,前半生赌书泼茶,后半生流转天涯
  朱淑真  断肠词女,才情堪比李清照
  陆游  他是人间放翁,更是沈园的一名过客
  辛弃疾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卷五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姜夔  北宋艺术全才,一生转徙江湖,布衣终老
  吴文英  一生未第,游幕终生,唯留一卷《梦窗词》
  蒋捷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张炎  宋朝最后一位词人,曾是华贵少年,后为江湖荡子

前言

  

    忍把浮名,换了浅酌低唱
    宋人吴自牧在《梦粱录》中记载:“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这说的是宋人的日常生活,淡雅而极简,古朴且有韵。
    清茶一盏,成了雅玩;檀香一炉,修身养性。瓶花在案,清疏柔美;挂画于室,寄兴赏玩。填词一首,更令人烦忧尽消,万虑齐除。
    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中有这样的描述:“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
    这是大宋的山河,汴京城软红香土,风雅无限。生活在这个朝代的人,不论是帝王将相、文人雅士,还是寻常百姓,都懂得美。他们懂得生活的美,风物的美,乃至一粒微尘的美。
    宋朝的美,简约含蓄,内敛包容。宋人爱喝茶,茶水清洁,喝茶的器皿也是极简的。他们的人生,宛若青瓷一般,纯净无瑕,端庄浑朴。
    宋朝人物,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帘山水,一阕宋词。他们也追求名利,也有落拓潦倒,但他们将日子过得潇洒而悠闲,散淡亦随意。
    宋朝词客,不知凡几。一世功名,悲欢故事,乃至朝政风云,山河变迁,最后都成了一阕词。平平仄仄,假假真真,都是他们自身的经历,不必与谁交代,也无须交代。
    如果说诗为唐人的所有,那么词便是宋人的全部。他们的一生,无论遭遇怎样的风尘磨砺,沧桑变故,与之相知相守的,唯有一卷辞章。
    都说唐诗有李白,足以倾倒河山;宋词有苏轼,一人纵横江海。但是唐诗不能缺了杜甫、白居易和孟浩然这等人物,亦如宋词不能遗忘柳永、辛弃疾、李清照的风流。
    多少词客,仕宦浮沉,到后来,偎红倚翠,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又有多少词客,一生白衣,不趋荣利,却墨香流淌,留名青史?
    他们也经河山动荡,流离岁月,从北至南,由盛至衰。宋朝的帝王,能词善画,会写瘦金体。宋朝的百姓,也知美学,懂韵律,有情致。
    大宋的光阴,旖旎而哀怨;每一阕词,皆让人黯然神伤,却又风情万种,余韵悠长。
    后来,也不知何时,那个插花清供、品茗填词的时代结束了。那些往来奔走于大宋时空的人物,亦随着王朝的覆灭而渐渐远去,那般草草。
    陈寅恪先生曾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
    无论如何衰微,那段繁盛时期,始终如信仰一般存在,被世人铭记,不肯遗忘。有一日,终必复振,这是使命,不容忽视,亦不可忽视。
    故而,宋朝的风流,也是当世的风流。
    这风流,是焚香点茶,饮酒插花;是挥毫泼墨,仗剑天涯;是坐酌冷冷水,看煎瑟瑟尘;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亦是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白落梅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柳永  混迹风月,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一  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
    奉旨填词,眠花宿柳。说的是柳永,大宋王朝的柳永,人称“柳三变”。
    宋朝最不缺的就是风雅,宋人的日子就是一阕阕温润精致的词。
    “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这是宋人寻常的生活,淡雅而极简,古朴而有韵。
    柳永是宋朝的天才词人,他跟许多宋人一样,偏爱简约的美学,活得有情有趣。他只管偎红倚翠,纵有外敌侵扰,亦可安享太平。
    他随心而动,不受约束,游走红尘,真率天真。
    清茶一盏,成了雅玩;檀香一炉,修身养性;瓶花在案,清疏柔美;挂画于室,寄兴赏玩。填词一首,更令人烦忧尽消,万虑齐除。
    他求取功名纯粹,处世之态随意,流连风月却是认真的。年少时,柳永学习诗词,亦有功名用世之志。
    后飘游江湖,兴之所至,尽兴而归。他迷恋世间繁华,沉醉青楼歌舞场,风流不羁。
    再后来,他收敛心性,决意博取功名,于朝中混个一官半职,不负平生所学。他踌躇满志,岂知屡试不第,潦倒汴京。
    自命不凡的他,实则有一颗柔弱的心。仕途失意,功名无望,他更频繁往返风月,玩世不恭。
    宋代的叶梦得在《避暑录话》中写道:“柳永为举子时,多游狭邪,善为歌辞。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永为辞,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余仕丹徒,尝见一西夏归朝官云:‘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
    柳永不被皇帝赏识,却受平民钦慕。他与功名无缘,却赢得佳人芳心。他是人间的白衣卿相,出入青楼楚馆的风流浪子。
    二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宋真宗在位时期,杭州城内有妙龄女子拿着红牙檀板,婉约地唱:“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望海潮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巇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簘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唱曲之人,不知来自哪个青楼,姿容俏丽,清新如兰。填词之人,则是迷恋杭州繁华、西湖山水的青年才俊柳永。
    这一次,他本打算进京参加礼部考试。由钱塘入杭州,他被江南景致倾倒,索性停下了步履。他在此,过上了一段听歌买笑、填词作曲的浪漫生活。
    柳永之词文令世人惊艳,在杭州城广为传诵。他亦因此声名大噪。
    他闲时陪同当地权贵游乐山水,饮宴春风,谈古论今。更多的时候,他买醉青楼,与歌妓往来,迷恋情场,醉心风月。
    柳永生在世代儒宦之家,幼时喜读诗词。少年居家乡,游览名胜,便尝试作诗填词。读到心仪的佳句,他便将之题于墙壁上,反复推敲琢磨,吟咏欣赏。
    明明是满腹诗书的才子,亦有凌云之志,奈何贪恋美色,误了浮生。柳永的词名流传于江南街市,他的身影则往来于烟花柳巷。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