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报告文学

大唐诗客

  • 定价: ¥52
  • ISBN:978757260578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28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百万级畅销书作家白落梅2022年全新传记力作,用李白、杜甫、孟浩然、王维、白居易、杜牧、李商隐、王昌龄、柳宗元等22位唐朝传奇诗人的一生为你串联起大唐的盛世华章。
    唐诗三百,无人不读,无人不喜。大唐人物,几多慷慨,几多风流。
    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一首首经典的诗歌、一段段曲折的经历,建构起大唐耀眼的光芒。

内容提要

  

    千百首诗,千百种意境。有年华易逝的感慨,有天涯羁旅的愁思,有思亲念友的孤独,亦有怀才不遇的寂寥。有儿女情长,亦有离愁别绪。
    这本书,不再是单纯的诗词赏析,而是写大唐诗客的人生际遇、官场浮沉、情感历程。
    他们驰骋朝堂的风起云涌,波澜壮阔;他们行经红尘的风流韵事,离合悲欢;他们纵情江湖的快意逍遥,诗酒风华。

作者简介

    白落梅,一个带着梅花气息的女子,端雅天然,安静无争。江南人物,隐世之才。
    其散文在CCTV-3《电视诗歌散文》栏目中播出四十余篇,读者盛赞其文“落梅风骨,秋水文章”。
    她开创了“唯美传记”这一全新畅销书领域,成为极具影响力的畅销书作家。
    代表作有《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林徽因传》《因为懂得  所以慈悲:张爱玲的倾城往事》《你是锦瑟  我为流年:三毛的万水千山》《一卷大唐的风华》《一剪宋朝的时光》《三千年前那朵静夜的莲开》等。

目录

卷一 无论去与往,俱是梦中人
  骆宾王 执笔为剑,讨伐帝王,落得不知所终
  王勃 大唐的神童,在那片华美的时空短暂停留
  宋之问 旷世奇才,奈何品行不端,为人所弃
  贺知章 一生功成事遂,平步青云,自称“狂客”
卷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孟浩然 可知他一生爱好是天然
  王昌龄 出走边关,豪情万丈,却叹“悔教夫婿觅封侯”
  王维 半仕半隐,红尘里诗意地栖居
  李白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杜甫 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
卷三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韦应物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韩愈 百代之师,他是千里马,谁又是他的伯乐
  刘禹锡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柳宗元 一代文豪,披蓑戴笠,独钓一江寒雪
卷四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薛涛 扫眉才子,风靡蜀地,倾倒大唐
  白居易 诗文风流,蓄妓玩乐,怎知一梦误一生
  元稹 风流成性,自命不凡,多情更无情
  贾岛 苦吟诗人,半僧半俗,长安城的过客
  李贺 大唐的诗鬼,骑一头跛脚毛驴,四海飘零
卷五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杜牧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李商隐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温庭筠 花间词祖,鹦鹉才高却累身
  韦庄 《花间集》里走出来的婉约词人

前言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天下熙熙攘攘,光阴来来去去。
    岁影飞逝,一日可作千年,千年也只是一瞬。
    说他们是大唐的过客,亦无不可——尽管,他们在浩瀚如烟的盛世里,为官为相,自命不凡;尽管,他们在花天锦地的长安城,汲汲营营,诗酒风流。
    大唐盛世,软红十丈,闾阎扑地。那个以诗为命的朝代,无论你在街市酒馆,还是紫陌红尘,或山野断桥,皆可逢一诗客,与之吟咏几番。
    千年已过,都说山水有相逢,但他们若草木山石一般,被遗落在遥远的岁月里。为了一段不必坚执的诺言,守口如瓶。
    唐朝诗人,个个才华惊世,人品若仙。他们或出身官宦世家,或出身寒微门第,虽说都是潇洒不羁,小舟江海,但也都不忘仕途,争名夺利。
    “也笑长安名利处,红尘半是马蹄翻。”仕宦坎坷,浮沉难料,昨日也许显赫朝堂,明朝或已贬去天涯。
    我读唐诗,幼时至今,每一次皆有不同的感触、不同的深味。相信你们读唐诗,亦是如此。
    千百首诗,千百种意境。有年华易逝的感慨,有天涯羁旅的愁思,有思亲念友的孤独,亦有怀才不遇的寂寥。有儿女情长,亦有离愁别绪。
    曾经喜爱“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的多情,如今却爱“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清冷。
    曾经喜爱“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飞扬神采,如今却爱“草色人心相与闲,是非名利有无间”的淡泊悠远。
    曾经是“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如今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曾经是“青春须早为,岂能长少年”,如今是“一悟寂为乐,此生闲有余”。
    这本书,不再是单纯的诗词赏析,而是写大唐诗客的人生际遇、官场浮沉、情感历程。
    他们驰骋朝堂的风起云涌,波澜壮阔;他们行经红尘的风流韵事,离合悲欢;他们纵情江湖的快意逍遥,诗酒风华。
    千年了,以为被时光耽搁太久,被风尘掩埋太深。却不知,你和我,从不曾遗忘那段浩荡的历史,亦没有错过那场盛世的华丽。
    大唐人物,几多慷慨,几多风流。唐诗三百,无人不读,无人不喜。
    此刻,云在风中变幻,雨似要落下来。人在风景中,亦成了风景。
    江湖很大亦很小,很远亦很近。我们可以在唐诗里与唐人相遇,亦可以在唐诗里与唐人重逢。
    所谓缘分,即是如此。
    他说,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他说,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他说,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白落梅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骆宾王  执笔为剑,讨伐帝王,落得不知所终
    一  少年识事浅,不知交道难
    我对骆宾王最初的认识,是幼时学堂里所读的《咏鹅》。
    后来,知道他是初唐四杰之一,与王勃、杨炯、卢照邻齐名。
    再后来,知道他随徐敬业起兵讨伐武则天,撰写《为徐敬业讨武曌檄》。徐敬业败亡,骆宾王亦是下落不明。有人说他被乱军所杀;有人说他隐姓埋名,做了山野农夫;亦有人说他逃去深林古刹,遁入空门。
    初唐四杰,皆满腹经纶,才高八斗,本可豪情万丈,冠绝天下,但他们却都带着悲情的色彩,人生坎坷,怀才不遇。明明可以挥笔洒墨,行文如雨,不尽风流,却都成了盛世里的匆匆过客。
    红尘诸事,皆有缘法。人与人之间,人与文之间,乃至人所处的时代、邂逅的故事,皆有因果安排。
    在大唐,那个以诗为命的年代,一支笔,可吟咏山水,换取功名。亦可执笔为剑,讨伐帝王,气吞河山。
    大唐才子,一时秀茂,无与伦比。他们除了饱览诗书,心怀锦绣,更多是借着诗文沃土,滋长了闲情。生于大唐那个伟大璀璨的时代,又何尝不是一种宿世的缘分?
    泱泱大唐,才子纷纷,长安街巷,不缺诗客,但缺了赏识人才之人。深谷幽兰不被人识,非它馨香不足,只为诗客未至;玉藏璞中,非它材质不佳,只因未逢匠人之寻。
    能在千万人中脱颖而出,风华绝代,自是不世豪才。这个人真实地存在,似一颗明珠,闪烁于大唐的天空,他即是骆宾王。
    骆宾王,字观光,出身寒门,生在义乌,自幼聪颖,七岁能诗,有神童之美誉。他的名与字取自《易经·观卦》:“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这首《咏鹅》,据说是骆宾王七岁时所作。
    那日,家中有客至,他随在左右。当行过村外池塘时,见其间白鹅咏歌,红掌分翠,应客人要求,创作了《咏鹅》一诗。
    浅淡的词语间,意境清新,措辞活泼,似见那波上白影,轻拨翠水,曲项而歌。一个七岁的孩童,竟有如此敏捷才思,在场之人无不称奇。
    后来,这首小诗流传了千年之久,被世人吟诵至今。
    二  莫将流水引,空向俗人弹
    骆宾王的才华,没有被平淡的岁月洗去,沦为凡庸。但他的处境,却因其父亲病亡任所,而变得飘摇不定。他虽背负才学,却孤身江湖,过着落魄无主的日子。
    他确有诗名,文采斐然,但那短词小句,也只能换一酒一饭,暂寄檐下。他洒脱不羁,至情至性;一袋书卷,是他闯荡江湖的全部行装。
    他交游四海,不管浮沉聚散,与之唱和的,不是多才诗客,亦非缙绅人家。他也流连市井,大醉红尘,与凡夫为朋,和豪客相知。
    世事风高浪急,那时的骆宾王需要一处栖身之所,缺一位赏识其才情的伯乐。他看似在游荡徘徊,实则亦在等候时机。
    飘零的岁月并未令其才思枯竭。他知道,不能这样一生浪荡,落拓无名。
    直到二十三岁时,骆宾王才肯放下身姿,成了道王李元庆府僚。李元庆知他才高八斗,欲让其展示,他却耻以卖弄,不肯随意挥洒其才。
    若非衣食不继,为着温饱,亦不肯屈志府属。更何况让他展翅炫羽,怕空惹燕雀之讥。
    他自诩才高,风骨翩然,又怎肯向世间的庸人俗客去低眉折腰?
    他作《咏怀》一诗,欲诉万千愁思。那支可勾勒山河的笔,不知去何处泼洒豪情,惊动众生。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