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明天过后

  • 定价: ¥45
  • ISBN:978757260681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00页
  • 作者:(美)斯蒂芬·金|...
  • 立即节省:
  • 2022-08-01 第1版
  • 2022-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无可争议的惊悚小说大师”斯蒂芬·金2021年力作!一经发售,迅速登上《纽约时报》畅销榜第1,2022年奥迪图书奖悬疑类优秀作品!
    讲述拥有通灵能力的男孩与超自然的恐怖力量的对抗故事!熟悉的配方,别样的精彩!上市一年多,口碑炸裂,英亚美亚合计约五万评分,依旧拿下4.5星高分,媒体盛赞,好评如潮!
    影视改编进行中,《真爱如血》制作人操刀,计划由《致命女人》华人女星刘玉玲领衔主演!
    《教父》《异能研究所》译者姚向辉译本,地道呈现!

内容提要

  

    杰米·康克林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他的老妈经营着一家小型图书公司,母子两人一同勉力维生。杰米只想度过一个普通的童年,但他的生活注定无法平凡。他具备某种奇特的天赋——能够看到刚刚死去的人,和他们交流,而且这些人无法向他说谎。利用这种天赋,杰米数次洞悉了别人无从了解的事实,还帮老妈平息了一场事业危机。然而,秘密终究泄露了出去,就在杰米饱受困扰的同时,一些看不见的危险也在逐渐向他逼近……有些天赋,是超能力,也是诅咒……

媒体推荐

    斯蒂芬·金的巅峰之作。
    ——《每日邮报》
    寻求刺激和寒颤,却没有时间读一本斯蒂芬·金的史诗大作?《明天过后》能让你在睡前就读完,不过在这之后你可能就睡不着了。
    ——《柯克斯书评》
    一半是侦探故事,一半是惊悚故事……感人而真实。
    ——《纽约时报》
    斯蒂芬·金的写作一如既往地干净凌厉,唤起人们的共鸣,情节抓人,有些台词令人不禁屏息。
    ——《华盛顿邮报》
    斯蒂芬·金擅长把故事讲得简单又引人入胜,而《明天过后》便是他这种独特能力的又一例证。本书有趣且发人深省,你应当把它加到本年度的阅读清单中。
    ——《纽约书评》杂志

作者简介

    斯蒂芬·金,1947年生于美国缅因州波特兰市,后在缅因州州立大学学习英语文学。1973年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魔女嘉莉》,随即大获成功。迄今已出版四十多部长篇小说和两百多篇短篇小说,代表作有《肖申克的救赎》《绿里奇迹》《它》《重生》《守夜》以及“黑暗塔”系列等,被《时代》周刊誉为“无可争议的惊悚小说大师”。有超过百部影视作品取材或改编自他的小说。2003年获美国国家图书基金会颁发的“杰出贡献奖”,2004年获“世界奇幻文学奖”的“终身成就奖”,2007年获美国推理作家协会“爱伦·坡奖”的“大师奖”。
    《它》于1986年在美国出版,迄今已逾30年,魅力经久不衰,最新改编同名电影(中译名《小丑回魂》)上下两部分别于2017年和2019年上映,票房成绩不俗。

目录

《明天过后》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不喜欢一上来先道歉,搞不好甚至有规则禁止我这么做,就像句子不能以介词结尾。但是,读完我目前所写的三十页纸,我觉得我不得不道个歉了,因为有个词我用了一遍又一遍。我从老妈嘴里学到了很多四字母词的用法,才几岁就已经用得很溜了(读者很快就会注意到这一点),但这个词有五个字母。它就是“后来”(later),也就是“后来呢”“后来我发现”和“后来我才意识到”的那个“后来”。我知道重复多了会让人烦,但我别无选择,因为故事发生那会儿我还相信圣诞老人和牙仙呢(尽管我在六岁时就起了疑心)。现在我二十六岁了,这确实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对吧?我猜等我四十来岁时——我总是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会活到那个年纪——回头再看二十二岁的我,会意识到当时有很多道理我还不明白。现在我知道了,永远还有一个后来,至少在我们死前都是这样。到了那个时候,我猜一切都会变成从前。
    我叫杰米·康克林,从前有一次我画了一张感恩节火鸡,自己觉得特别厉害。后来——不久之后的后来——我发现我的画更像是从牛屁眼里拉出来的东西。有时候真相确实伤人。
    我觉得这是个恐怖故事。请读者自行决定吧。
    1
    我和老妈一起从学校走回家。我的一只手拉着她,另一只手紧紧抓着我的火鸡,那是我在感恩节前的一个星期画的。那时我上一年级,对自己的火鸡可自豪了,走起路来都觉得虎虎生风。火鸡是怎么画的呢?你把手放在一张美术纸上,再用蜡笔照着描一遍,这样你就有了尾巴和身体。火鸡脑袋就全凭你自己发挥了。
    我给老妈看我的火鸡,她全程对对对,好好好,宝贝你真厉害,但我不认为她真的仔细看了。她多半在琢磨怎么卖她手上的某本书呢,用她的话说就是“强行推销”。老妈是个文学经纪人,明白了吧。以前做这个的是她哥哥,我的哈利舅舅,但老妈去年接管了他的生意——说来话长,而且有点扫兴。
    我说:“我用的是森林绿,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颜色。你知道的,对吧?”这时我们就快走到我们家所在的那栋楼了,它离学校只有三个街区远。
    她还是说对对对。接着她说:“小子,等咱们到家了,你自己去玩吧,看《巴尼与朋友》或者《魔法校车》也行。我有一亿个电话要打。”
    我也跟老妈说对对对,她戳了我一下,咧开嘴笑了。我很高兴自己能逗老妈发笑,虽然我只有六岁,但我已经知道她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了。后来我发现,老妈之所以这么严肃,也是因为她比较担心我,她认为她养大的这个孩子也许精神不正常。就在我的故事开始的这一天,她终于能确定我其实没疯了。这无疑让她如释重负,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又压力重重。
    “你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那天晚些时候她对我说,“除了我。也许甚至都不该告诉我的,小子。明白了吗?”
    我说明白了。假如你是个孩子,而说话的是你老妈,那么无论她说什么你都会点头答应。当然了,除非她说的是“现在该睡觉了”或者“吃完你的西蓝花”。
    我们走进公寓楼,电梯还是没修好。你可以说假如电梯是好的,那么情况也许会有所不同,但我不这么认为。有些人喜欢说什么生活就是我们做出的一个个选择和我们走上的一条条道路,我觉得他们全是在放狗屁。无论走楼梯还是坐电梯,我们都必须从三楼出来。要是无常命运抬起手指着你,那么所有的道路都只会通向同一个终点,这就是我的看法。等我年纪再大一些之后,我也许会有别的看法,但实话实说,我觉得不太可能。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