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烈火浇愁(Ⅱ)

  • 定价: ¥55
  • ISBN:978755702779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东旅游
  • 页数:423页
  • 作者:Priest|责编:梅哲...
  • 立即节省:
  • 2022-08-01 第1版
  • 2022-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Priest继《默读》《镇魂》后新作,新增番外《与君初相识》。
    首章点击322万+,书评92万+,积分220亿+,Priest大气磅礴口碑力作。
    随书赠品内容超丰富!
    双封设计,装帧奢华,资深设计师、画师联手制作。
    宣玑与盛灵渊,跨越三千年历史风尘。

内容提要

  

    千古一局,八荒为盘,人魔削做棋子。
    在岩浆的浪尖上,有烧不完的余烬。
    故事背景宏大,文笔扎实,文风古朴细腻,构建出的世界绚丽多彩。除了精巧的设定和出彩的人物角色,故事中也不乏对人性的反思和探讨。

作者简介

    Priest,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卷三  妄人
卷四  奴隶
番外  与君初相识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盛灵渊在东川市区游荡了好久,顺着宾馆前的广场一直走,一路遛到了东川的内河。傍晚,河里游船下饺子似的,堵船堵得像码头,卖票窗口前仍人山人海。沿河不时有小乐队吹拉弹唱,晚风撩起盛灵渊鬓角一缕长发,湿漉漉的,沾着奶茶味儿。
    盛灵渊坐在长椅上,凝视着河对岸,任凭几个玩摄影的小文青把他加入了夜景构图。
    端着“卖笑”换的热巧,他感觉自己卖亏了,因为这玩意儿黏糊糊的,苦中透着齁甜,还不如那冒泡的“黑水”好喝。但他没舍得扔,一口一口地喝到了底——此物虽然味道感人,但颇能饱腹,要在荒年里,是能救命的。他小时候十年九荒,饱尝过饥馑,虽然已经辟谷多年,但还是不舍得浪费食物。
    七点半,几道灯光一打,东川旅游旺季的特别节目——水上戏台表演开始了。虽说戏曲属于“传统艺术”,不过老鬼比“传统”还要再传统一点儿,“花部雅部”对他来说太新潮了,于是他跟河边的洋派小青年们一起茫然地听着长腔瞪着水袖,发傻发得很青春。
    青年们“咔咔”乱拍一通,然后开始就地修图,盛灵渊就在“咿咿呀呀”的唱腔里神游古今。
    他想起来,当年好像就是在这条河对岸,老族长把他捡了回去。
    三千年前,东川市区的内河是巫人族的边界,河床下的石头上铺满了咒术,河边有密林,林中有迷阵,瘴雾弥漫。河畔两侧不要说人,连虫蚁走兽都会远远避开,流传着好多阴森可怖的传说。
    现如今,竟成了这样热闹的地方。
    老族长心善,每每念及人族同胞苦难,而自己碍于祖训不能出山救世,便总要唉声叹气一番。要是他老人家看见此情此景,不知是会感到欣慰呢,还是会像阿洛津一样怨恨得发狂?
    盛灵渊这么发着呆,一直在河边坐到夜深。热闹散了,河灯渐次寥落,他才学着那些凡人的样子,起身将空纸杯放进路边的垃圾箱,然后循着亲手写的巫人咒气息,融进了夜色里。
    肖征住的是单人间,熄灯时间过后,护工进来看了看他的情况,检查了一下门窗,自己也去休息了,病房里只剩下钟表细微的“嘀嗒”声。好一会儿,连楼道里的人声都息了,肖征忽然睁开毫无睡意的眼,从枕头底下摸出了宣玑给他的那张巫人咒。
    这东西只在他刚接触时闪了一次光,之后再没有动静了,看着平平无奇,像是恶作剧的涂鸦。肖征不敢用手往上抹,怕把清浅的铅笔字迹破坏掉,以防万一,他先用手机里的扫描软件把那巫人咒扫了下来——宣玑那鸟人说过,这东西的效力在上面的文字,是写的还是印的没关系。
    “镜花水月蝶”也是一种巫人咒,因此有对应的“咒”可以精确地检测出谁滥用过那蝴蝶——也就是说,这是一张“试纸”。
    有了它,谁碰过镜花水月蝶,谁就是秃子头顶的虱子,用不着胡乱猜忌,也用不着伤筋动骨地内部调查,异控局里数十年伤亡数据造假的案子,将会从盘根错节变得一目了然。
    ——只要他想查。
    之前对镜花水月蝶事件调查进度缓慢,查得藏藏掖掖,尚可以说是怕扰乱军心,造成社会恐慌,现在……这借口没了。宣玑这位得力的“善后科干将”过于得力,三下五除二就查出了镜花水月蝶的来源地,还捎带手挖出了神秘的巫人咒。
    有那么一瞬间,肖征几乎怨恨起自己的老朋友来。
    宣玑这滑头,故意避开别人的视线把这东西给他,摆明了让他自己看着办。只要他愿意,就可以销毁这张字条,假装世界上就没有这个咒,反正那个什么“巫人冢”也让月德公他们炸上天了。
    但……他可以当没事发生吗?
    他可以假装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这张巫人咒,假装自己是毫无污点的青年才俊,假装那些受人尊敬的前辈都清白如玉,从来没有碰过任何不该碰的红线吗?
    夜深人静,肖征脑子里一团乱麻,可能是酒店的便笺纸太糟,也可能是他潜意识里有见不得人的愿望,一走神,他不小心把便笺纸捏开了一条裂口,裂口正好从咒文中间穿过,破坏了咒文的完整,字条上的某种神秘力量立刻消失了。
    虽然还不明白巫人咒的原理,但以资深外勤的经验和敏锐看,这张咒肯定是废了。
    肖征神色复杂地盯着那张废了的巫人咒,然后把它藏进了枕头下面。
    既然……那可能就是天意吧?
    他拿出手机,给宣玑发信息,打了个“你”字就停住了,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片刻后,他又把草稿删掉,关机躺下,准备强行入睡。那鸟人虽然说学逗唱样样精通,可是该闭嘴的时候,也绝对能有进无出。这事,肖征知道,要是自己当没有发生过,宣玑绝对不会多说半个字。
    最多是以后关系疏远一点。
    一片乌云轻飘飘地掠过东川上空,遮蔽了如霜的星与月,一时间,窗外的夜色黑得更浓稠了些,像是起了不祥的雾。肖征无知无觉,在窗明几净的单间病房里躺着。病房窗外的半空中,一只死人般苍白的手从黑雾里伸出来,缓缓靠近冰冷的窗棂。
    小风钻进窗户缝隙,将窗帘撩开了一条缝。就在那只手几乎碰到窗玻璃时,仿佛已经“熟睡”的肖征突然发癔症似的,直挺挺地坐了起来,翻出了他手机上扫描的咒文图,双眼泛红地盯了半晌,然后拽过旁边的笔记本电脑,将扫描件导入,一气呵成地做成透明“水印”。
    然后他半夜登录办公后台,把这看不见的透明水印悄悄放在了打卡系统页面上——异控局的打卡系统分两种,按点上班的在打卡器上操作,出外勤的由小组负责人登录内网打卡具体任务,成功后都会显示这个页面。
    替换完,肖征盯着页面发了一会儿呆,又飞快地编辑了一封邮件,把咒文水印放在文本里,群发——这种群发邮件一般是行政管理通知,包括薪资福利之类,退休离职人员也会收到。邮件发送成功通知跳出,肖征知道自己再没有后悔的余地,长出了口大气,想抽根烟冷静冷静,就在他摸出“偷渡 ”进来的烟盒和打火机,准备去开窗户时,余光突然瞥见窗边多了一条黑影。
    “谁!”
    一声轻笑响起,随后,一个人迈开腿,悄无声息地从那黑影里走了出来,顶着一张跟赤渊的魔头一模一样的脸。刹那间,肖征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肾上腺素井喷——半夜三更,被天打雷劈的大魔头,鬼故事似的出场方式……
    还有,这是异控局的特护病房,门窗紧闭,里面布满了法阵符咒和能量监控,他到底怎么进来的?
    来人却笑了,冲肖征摆摆手:“莫怕。”
    他说着打了个响指,病床前的床头灯应声亮起了一盏,肖征这才看清,对方身上穿着一套白色运动服,胸口还写着“东川分局第四十七届秋季运动会”。肖征抽了抽鼻子,闻出了一股酒店洗发水的味儿——这个味儿肖征熟,因为东川和分局长期合作的酒店是肖主任他爸爸开的,住宿费按年结,还给抠门儿的分局打了三折。
    肖征惊疑稍定,戒备不减:“你是……宣玑那个剑灵?”
    “夜袭”病号的正是盛灵渊,他和颜悦色地指了指肖征的伤腿:“你腿脚不好,坐下说话吧。”
    肖征:“……”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