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诗酒趁温热(大唐才子的追梦人生)

  • 定价: ¥45
  • ISBN:978720118171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页数:250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唐朝的诗人们,好像永远在盛唐发光的影子下,千篇一律,面目模糊。
    在遥远的云端,有快意人生,诗酒年华。
    他们也有迷茫、不堪,也会贫穷、困顿,他们铸造了一个黄金时代,
    但好像又不断地同时代挥手,去做自己的事情,追求属于自己的信仰、梦和远方。
    他们走在山间,行在海上,他们快乐时会舞蹈,绝望时会哭泣。
    他们就在我们身边。
    诗人们从未走远。
    我们下个街角相见。
    等着,诗酒给你,旗帜也给你。
    这是一本大唐才子风华录。

内容提要

  

    唐朝,摒弃了所有,也包容了所有。唐朝,盛大了时代,也悲歌了时代。盛唐的诗人们,在盛唐发光的影子下,面目模糊,金光闪耀,他们好像总是摇摇晃晃,诗酒趁年华。没有人看到他们走在山间,行在海上,快乐时会舞蹈,唱歌时也哭泣。他们是独一无二的,也是普普通通的。他们才华横溢,也落魄祈祷,他们固执保守,也轻言放弃。他们即是我们,历史总会交叠。本书选取23位独具代表性的盛唐诗人,诸如千古情圣杜甫、逆袭牛人高适、完美男神王维等,写尽他们的爱恨离愁,写尽他们的快意江湖,从他们美妙绝伦的诗歌中品味人生的酸甜苦辣。

作者简介

    彤管有炜,硕士,以文字诉求平和,喜爱探寻宏大历史和渺小个人的交错重叠。已于《恋恋中国风》《恋恋中国风·锦色》杂志发表历史散文40余篇。参与出版合集《疯狂阅读·中国风年度特辑》《一诗一世界3:长相思》《莫道诗词无颜色》《雕栏玉砌,书一世风华》《浮生千业,清欢几何》《清风好相伴,西窗话平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目录

第一章  暗浮沉
  张九龄看太阳坠落怀中
  王昌龄繁华是他们的
  元稹我无需解释
  柳宗面要么孤独,要么庸俗
  高适自私的野花
第二章  理想国
  李贺孤独又灿烂的神
  贾岛诗从未走远
  张祜那么天真,那么骄傲
  盖郊我们这一生
  皮日休如何成为一个英雄
第三章  行路难
  杜甫你可以永远相信的人
  王维人问良药是山水
  薛涛无人询问花的意愿
  王勃少年,请低头
第四章  淮管我
  陈子昂有侠气
  崔题坏男孩
  张旭热爱的,宝贵的
  王翰  开心点,人问不值得
  王之涣.余生皆假期
第五章  难寻觅
  上官婉儿王冠世界,无人爱我
  李冶何患风流
  李端.神仙难求
  刘采春为谁歌唱参考文献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王昌龄眼里的世界是如此独特——细腻又辽阔。青色苍茫的边关,沾着血色的月亮,穿着金色铠甲的士兵,配白玉鞍的宝马,山间战鼓,匣盒宝刀,灰色浓云,还有不胜不还的将军。
    这将军,是卫青,是万里的征人,还是他自己。他如此渴望成为这盛世的一道屏障,哪怕他的躯壳被堆砌在无数尸骨的长城上。
    可惜,他只不过是一个不幸的浪子,失败的游子,这错误的出行,并未给他带来任何一种出仕成功的可能。
    但是,这两年是他这一生中最闪耀的时光。喜怒哀乐,一一鲜活。这是一种怒放的生命的光亮。当时跟随军队历风沙、走战场、艰难前行的王昌龄,只不过是这场西行里再微小不过的一粒尘埃。他一个人的修行,无人赞同;一个人的求索,无人应答。那些希望还是那么遥远,那些在朝廷里衣冠楚楚行走的人啊,他连半个袖子也捉不到。
    王昌龄失望而归。他走到西安扶风的时候,依旧还是不快乐。他的悲伤,甚是要有一点儿衬托,悲风、落日,还有一个经历战场九死一生才归来的老人。
    在《代扶风主人答》中写道:
    幸逢休明代,寰宇静波澜。
    老马思伏枥,长呜力已殚。搿弦.少年与运会,何事发悲端。每天子初封禅,贤良刷羽翰。三边悉如此,否泰亦须观。盛世和平,战事不再。王昌龄的少年时代,正好经历了边境的五年之安,为什么要不开心呢,这个任用贤能的时代,你还有很多路可以走啊,世事需要变通啊!好像一切都很光明,努力了就能有结果。王昌龄便又开开心心地去参加科举考试了。为什么不呢?人生还很长啊,还有很多希望啊!但是,命运的玩笑最恶劣,因为你永远捉摸不透,在不知不觉中被迫妥协,无力反抗。
    在这堪称难于上青天的唐朝科考中,王昌龄顺利地通过了,但换来的只不过是比县令还要低的官职。而终其一生,他在仕途中都不过是这样的匍匐前进,有时还会低到尘埃里。
    王昌龄四十一岁时,因事获罪,被贬岭南。因为何事无人知道,但在王昌龄的《上李侍郎书》里可窥一斑,他天真地给权臣上书,建议其纳谏任贤。.
    于是,权臣抖了抖衣服的尘埃,像驱赶一只聒噪的虫子一样将王昌龄丢到了潮湿和阴冷处。又一年,王昌龄得到赦免回到长安。他回去的时候本来很开心,去了襄阳,见了好友孟浩然,结果孟浩然因为吃海鲜,旧疾复发而死。这好似是一个预兆,悲歌的前调和着死亡轰然而来。
    但王昌龄毫无知觉。他悲伤,但信仰还在,希望犹存,他还是一个凡人。
    直到这年冬天,王昌龄四十二岁,又要远去做江宁丞。
    希望好像一直在跟王昌龄开玩笑,让他总是抱着幻想,可最终换来的还是破灭。他被压迫,被榨取。但所有的一切,他都要独自去承受。
    他这一生,什么坏事都没有做,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不公?无解,所有的痛苦、质疑和无奈,只能在酒里得到发泄。
    他喝醉了,在洛阳待了半年,才拖拖拉拉地去江宁赴任。现实的残酷和内心的痛苦像两堵墙一样将他困在一隅之地,他忽然无措。他像个孩子一样任性地不去做事,在做江宁丞的时候去了浙江和太湖一带待了一段时间,不料引来世人的非议。
    P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