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文学理论 > 世界文学研究

小说的细节(从简·奥斯丁到石黑一雄)

  • 定价: ¥58
  • ISBN:978755985454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西师大
  • 页数:428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得主,知名翻译家、作家、评论家黄昱宁全新文学评论集,一名专业读者的倾心之作,彰显了其在文学评论上的智识与野心。
    以文本细读为方法,精彩解读从简·奥斯丁到石黑一雄的二十多位世界文学大家的作品,深度挖掘小说家讲好故事的秘诀。

内容提要

  

    本书是一部文学评论集,聚焦二十余位世界级知名作家,其中既有简·奥斯丁、大仲马、福楼拜、狄更斯这样的经典作家,也有加缪、菲茨杰拉德、纳博科夫、菲利普·罗斯、多丽丝·莱辛、艾丽丝·门罗、石黑一雄、托卡尔丘克、麦克尤恩这样的现当代文学大家。
    黄昱宁正是这些小说家所期待的理想读者,她秉持传统的细读方法,却不落窠臼,以细致入微的观察和别具一格的审美发掘小说细节的灵光闪耀之处,向读者揭示小说艺术的魅力。她的这些文字,自始至终,都从细节中来,往细节中去。
    同时,在本书中,她又是一位极好的文学阅读领路人,以译者的天然优势、写作者的亲身体悟和评论家的敏锐透彻,游刃有余地穿梭于文学与现实、小说与评论之间。其细腻的感知、独到的见解、切中肯綮的分析,如一个个通往文学密林的路标,引领读者进入深幽的文学世界。

媒体推荐

    作者对细节的执着,意在躲避那种远离文本的空疏华丽,却并未因循“笨拙之踏实”的老旧传统。她的阅读像是以眼睛亲抚文本的肌肤,于是源自细节的灵感之光不期而至,启迪着想象与思索,最终让洞察和领悟抵达深邃与高远处。这是黄昱宁向经典作家致敬的独特方式,同时也成就了她自身的风格,不仅可被识别,而且令人钦佩而难忘。
    ——刘擎
    在这本书中,学习如何读小说:从细节、从细胞、从一瞬间、从一滴水感知世界的广大、生命的深微。黄昱宁是翻译家,翻译就是把一部小说重写一遍。在这本书中,她同时是一位理想读者或超级读者:好像那部小说就是她写的,甚至,关于一部小说,她比作者知道得更多。
    ——李敬泽
    黄昱宁外语专业出身,职业是外国文学编辑,业余时间翻译小说也写小说,她是我眼里的套娃。我喜欢她谈小说的调调,她读得实在是太多了。她的从容是拥有者的从容,她的开阔是心平气和的开阔。
    ——毕飞宇
    每一篇文章都如同量体裁衣,体现着黄昱宁对每个作家各不相同的深情。
    ——张悦然

作者简介

    黄昱宁,生于七〇年代,做了二十年外国文学编辑,翻译过F.S.菲菠杰拉德、亨利·詹姆斯、阿加莎·克里斯蒂、伊恩·麦克尤恩等多位作家,最新身份是“小说新人”,自小热爱编故事的冲动终于因此而得到释放。、曾出版作品集《一个人的城堡》《梦见舒伯特的狗》《阴性阅读,阳性写作》《变形记》《女人一思考,上帝也疯狂》,个人第一本小说集正在酝酿中。

目录

序言
简·奥斯丁:预祝天气变坏
艾米莉·勃朗特:纳莉的眼睛
大仲马:纸团,小刀与坟场
福楼拜:两难
欧·亨利:故事从圣诞节开始
亨利·詹姆斯:地毯上的花纹
伍尔夫:一个女人想买花
菲茨杰拉德:度量盖茨比
纳博科夫:杀人犯总能写出好文章
多丽丝·莱辛:南非的爱玛
艾丽丝·门罗:人造丝与白孔雀
阿特伍德:走过岔路口
加缪:第二遍铃声,以及黄昏的囚车
库切:逆行的鲁滨孙
莫拉维亚:自我的碎片
达里奥·福:闹剧的古典光泽
菲利普·罗斯:野蛮的玩笑
伊恩·麦克尤恩:十三个细节
希拉里·曼特尔:猎鹰的眼睛
托卡尔丘克:时间无所不能
石黑一雄:迷雾与微光
查尔斯·狄更斯vs.萨莉·鲁尼:从上等人到正常人
麦克尤恩vs.石黑一雄:克拉拉这样的机器
歇斯底里简史
戴维·洛奇访谈:“我似乎听说过《围城》”
麦克尤恩讲述麦克尤恩
附录

前言

  

    那些随手在小说里夹入的书签,在手机备忘录上做的笔记,在电脑中摘录的片段,那些在一篇书评谋篇布局时先用来“定位”的关键词,那些限于篇幅无法见诸正文的“边角料”,是这本书真正的起点。当这些碎片集中在一起,呈现出一定的规模时,方法本身也呈现出某种趣味。很多情况下,它们就像是我在写作过程中有意无意撒下的路标。沿着这些标记逆向而行,当时的思考路径渐渐在回忆中重现。顺着这条路,我最终回到文本,回到那些曾经刺激我动笔的段落和句子里。
    这其实并没有什么新鲜之处。文本细读似乎是一种已经过时的方法,因而我们现在常常读到的是另一种:有趣,游离甚至独立于文本之外,弦外之音远比题中之义用了更多力气——或许我自己也写过。有时候,把评论与评论的对象放在一起看,我们读到的是奇特的落差、动人的误解,以及方向偏转时产生的类似于折射的奇妙效果。只不过,我能确定的是,在这一本集子里,我想暂时排除这样的作品。
    收入这本小书的篇目,大多与我近年写过的外国小说评论有关,但几乎全都经过了重新编排和改写。我选择其中与小说细节有关的内容加以扩充,再把那些原本只留在笔记中的词语一个个打捞出来,归拢,黏合,抛光。然后,我在小说中寻找相应的段落,摘几句出来,与评论放置在一起,形成对照。我希望这样的对照有实在的意义。如果说,评论是对原文的咀嚼与反刍,那么原文对评论也构成了某种无声的审视与追问。阅读的多重意义,就是在这样的循环中得以延伸。
    另有少量篇目,在结构上与前者略有差别。比如写《包法利夫人》和《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旧文,再比如那篇名叫《歇斯底里简史》的新作,以及与两位英国文学大师的对谈,都没有偏离“文本细读”的主旨。这些文字,由始至终,都从细节中来,往细节中去。
    如是,二十六篇文章,上百个小说细节以及被这些细节激发的文字,就构成了这本四百多页的文集。在我个人的写作生涯中,还从来没有哪一次结集耗时如此之长,改写幅度如此之大,但是过程又是如此之快乐的。没有什么深邃的命题(文学之奥义,小说技术之演进,写作之于人生)——即便有,也隐没在昏暗背景中,等待被细节的光芒照亮。这就像我们对于小说的记忆:若干年后,故事会淡忘,人物关系会误植,文本意图会模糊,唯有那些无法磨灭的细节——伊丽莎白的马车或者基督山伯爵的小刀——在记忆的暗处,熠熠闪光。
    黄昱宁
    二〇二二年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