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经 济 > 财经管理 > 世界经济

5000天后的世界

  • 定价: ¥69
  • ISBN:978752175305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191页
  • 作者:(美)凯文·凯利|...
  • 立即节省:
  • 2023-04-01 第1版
  • 2023-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K.K.的《失控》《必然》等作品在中国互联网界曾引起轰动,他也被喻为世界互联网教父、硅谷精神之父、科技预言家等,本书是他的全新作品,以5000天的时间维度,聚焦那些能影响我们未来巨大变化的趋势,思考人类命运和互联网的未来。K.K.在书中提到,未来5000天,世界上至少有95%的事物还会维持原样,他的焦点一直放在这不到5%的变化上。这本短小精悍的新作,凝聚了凯文·凯利对科技发展与人类社会的深刻洞察,他将焦点放在足以影响人类命运的5%改变上,读者会再次惊叹这位科技预言家的想象力与思考力。未来5000天,互联网、技术领域、社会形态、教育方式、金融领域等方方面面都可能发生变化,同时也意味着超越我们想象的机遇。本书为读者梳理了这些变化的脉络,读者可以更深入的思考自身未来与世界走向,先一步抓住可能决定命运的机会。

内容提要

  

    在互联网商业化的5000天后,社交媒体(SNS)开始蓬勃兴起。现在SNS兴起后又过了近5000天了。
    接下来的5000天,将会发生什么事?
    K.K.预测未来将会是一切都与AI相连的世界,他将其称为镜像世界(Mirror-world)。
    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已经超越国界,并对国际经济和政治产生影响。GAFA的规模扩展到可以左右国际社会命运的程度。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巨变,世界到底要向什么方向发展?
    物理世界将与虚拟世界融合,同时将产生新的平台,进而形成新的工作方式和组织形式,我们将迎来以中国和印度为中心的亚洲世纪。除了对未来科技发展的预测,K.K.也对社会形态变化进行了预测,涉及商业变革、地缘政治、社会学等。
    K.K.没有因不断出现新的技术、产品或流行趋势而迷失方向,而是执着地对科技本质的深层结构进行观察,他在书中指明了产生科技的世界本身具有何种发展趋势。

媒体推荐

    K.K.永远是一个对未来的乐观主义者,他更多地是在变动的时代帮助大家找到机会,而不是杞人忧天。作为一位每天接触新科技的作家,K.K.的思想具有前瞻性。《5000天后的世界》所描述的情形,现在正在渐渐浮现!
    吴军
    硅谷投资人
    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和网络搜索知名专家到底应该问科技要什么,还是问我们要什么?到底是因为成功而乐观,还是因为乐观而成功?本书可以启发我们思考和回答这些问题。
    江晓原
    上海交通大学讲席教授
    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首任院长
    如同过去K.K.的一致风格,这又是一本“站在未来看现在”的作品。公元1000年的人类自然无法理解甚至想象今日之科技,而我也确信未来1000年后的人类(如果还存在的话)看今天的世界恐怕感觉是原始部落。什么是科技?在过去异想天开,在今天勉为其难,在未来习以为常的这类事物,就是科技。人类面对新科技的时候,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高估近期,却低估远期。然而科技的发展却从来不以人类的意志为转移,其总会跟随着认知边界的拓展而不断拾级而上。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要努力去拥抱技术变化,并确保科技向善,普惠可及。
    尹烨
    华大集团 CEO
    未来虽远,我们的目光更远。我想这就是这本书最具可读性的特点。科技以人为本,趋势大于优势。今后的十年,必定是科技重塑生活与产业的十年,所有的行业都值得重新做一遍,这就是科技进步所带来的变革的力量。
    吕廷杰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副理事长,中国联通独立董事
    《5000天后的世界》是一部短小精悍却不失思想性与启发性的佳作,适合所有对人工智能感兴趣的读者。K.K.一语道破预知科技未来的秘诀,就是不断追问科技想要什么,然后努力帮它实现。对普通读者而言,这本书的价值在于了解未来科技的发展趋势。它给投资者带来热点追踪,帮助学者进行专业选择,给创业者带来长期信心。更重要的是,K.K.预测未来的方法,是每一位科学技术爱好者都梦寐以求的。
    于江生
    Futurewei公司机器学习与应用数学首席科学家
    作为《连线》杂志的创始编辑和富有远见的思想家,K.K.以独特的视角深入描绘了 AI、生物技术、镜像世界和其他前沿领域。通过新奇前卫的案例和发人深省的见解,K.K.为驾驭瞬息万变的科技领域提供了通往未来的路线图。(而以上这段推荐语,也是我在 AI基础上草拟的。)
    范冰
    营销咨询专家,《增长黑客》作者

作者简介

    凯文·凯利(1952—),《全球概览》(乔布斯最喜欢的杂志)的编辑和出版人,之后担任《连线》杂志主编,并在《纽约时报》《经济学人》《时代》《科学》等重量级杂志发表多篇科技文章,为全球科技迷们狂热追随。已出版多部畅销书,其中《失控》《科技想要什么》《新经济新规则》在中国的科技爱好者中掀起热潮,作者数次被邀请来华,均引起轰动。

目录

推荐导读一
推荐导读二
第一章  数百万人一起工作的未来
  镜像世界带来的大变革
  镜像世界产生新的力量和财富
  全新的工作方式出现
  工作与游戏融合的时代
第二章  进化中的数字经济的现状
  AI化与新一轮产业革命的影响
  后GAFA时代
第三章  所有的产业都将因科技重塑
  食品的未来
  交通的未来
  财富的未来
  能源的未来
  教育的未来
第四章  亚洲的时代与科技地缘政治
  亚洲的时代即将到来
  城市的兴起
第五章  倾听科技 洞见未来
  快速变化的时代
  乐观主义者才能创造未来
第六章  创新与成功的困境
  传奇企业家带来的启发
  如何保持思考
终章  5000天后的世界
  科技拓宽了选择的范围
原书序  5000天后将迎来崭新的巨大平台
  为何可以预见未来
原书后记  何为乐观主义者
  最难做到的是“知己”
  成功者的共性

前言

  

    在米切尔·恩德的奇幻小说《毛毛》里,有一个充满想象力、爱讲故事的导游叫吉吉,有一天,他给两位尊贵的美国老太太讲了下面这样一个故事:
    “惨无人道的暴君,人称罗特的马蒂乌斯·卡姆努斯国王曾经制订过一个计划,要按照他的意愿改变当时的整个世界。然而事实证明,不管他怎样做,人们仍然希望大致保持原状,不愿意轻易改变。
    “马蒂乌斯·卡姆努斯到晚年精神错乱了。女士们,你们自然知道,当时还没有能治愈这种病的精神病医生。没法子,人们只好让那个暴君随意发怒。后来,卡姆努斯国王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产生了一个想法:不再管这个现存的世界,去创造一个崭新的世界。
    “他下令制造一个像地球一样大的地球仪,而且要百分之百地再现地球上的一切:每一棵树,每一条山脉,甚至海洋与湖泊。在死刑的威逼下,所有的人都被迫参加了制造地球仪的极其艰巨的劳动。
    “人们首先制造了一个安放地球仪的底座。底座建好以后,人们就开始造地球仪。那是一个非常大非常大的圆球,和地球一般大。当圆球终于造好时,人们就在圆球上仿制出地球上的一切。
    “制造这样大的地球仪自然需要许多材料,而这些材料除了从地球本身提取,没有其他途径。就这样,地球仪一天天地增大,而地球却一天天地缩小了。
    “当那个新的世界完成时,人们不得不将地球上最后的一颗小石子按照原样放在它应该在的位置。当然,地球上所有的人也要全部移居到新的地球仪上,因为原来的地球已经被用完了。当卡姆努斯国王不得不承认,尽管花费那么大的力气,还是一切照旧时,他不由得羞愧万分,他用自己的长袍蒙起脑袋走了。他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始终无人知晓。”
    可是,扫描世界的能力是否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更广阔的视野?博尔赫斯在短篇故事《阿莱夫》中讲述了一位诗人在他餐厅的地下室里发现了一个阿莱夫,一个可以看到世界上所有点的点。然而阿莱夫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洞察力。它所激发的诗歌是狗屁不通的,而这个诗人在荒谬的虚荣心和嫉妒心中度过了他的一生。博尔赫斯说,地下室里的阿莱夫只是一个虚假的阿莱夫,无非是“光学器具”而已。
    正如《阿莱夫》文前所引《哈姆雷特》第二幕第二场,我们这些进人镜像世界中的人,其实不过是被困在坚果壳里,却认定自己是无限空间的国王。
    又或者,镜像世界的建造者,很可能就像吉吉故事里的卡姆努斯国王,尽管令众人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最终还是一切照旧,用来替代地球的“另一个地球”了无新意。
    胡泳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后记

  

    何为乐观主义者
    最难做到的是“知己”
    正如在序言中所说,本书是以对凯文·凯利的访谈为基础编写而成的。这个访谈的大部分是在凯文·凯利位于旧金山的住所进行的。这处住所位于旧金山机场以西12到13公里的山麓,自然环境优美。
    回想起2019年的夏季,我每天都往返于酒店和凯文·凯利的住所之间。那一年,因为和他频繁对话,我开始回头审视自己的人生和生活方式。凯文·凯利的话带给我很多思考。特别是本书的第五章“倾听科技,洞见未来”和第六章“创新与成功的困境”,我相信读者们在阅读之后也会认真思考自己的人生。
    面对变化如此之快的世界,人们会感到焦虑,担心如果不有所作为就会落后于时代。如果不想因为一味迎合变化而慌了手脚,就应该像作者说的那样——掌握学习的方法。
    回顾我自己的人生,其实走了不少弯路。我在日本学习了美国文学和国际关系等专业,在美国读完化学专业后,进入医学院读了两年,中途退学,然后成为一名记者。在他人看来,我这一路兜兜转转走了太多弯路,还有很多熟人都对我从医学院退学感到惋惜,问我为什么不坚持。我的答案非常简单——因为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适合做医生。
    很多人并不真的了解自己。凯文·凯利说过:“什么是自己有别于他人的最擅长的领域,这才是最难回答的问题。想要找到答案,就必须进行极其认真的自我剖析。” 凯文·凯利和我都是记者,我们的确在思维方式和想法上有许多相通之处。我们都需要找到从未为人所知的第一手资料,需要和采访对象面对面交流。此外,还需要动笔。凯文说过:“只有写下来,才能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明白。”因此,我们都“需要有具体的体验”。有些事读再多的书和论文也不能真正理解,还会产生很多疑问。想要解决这些疑问,就需要和作者直接会面。这是一个记者最基本的要求。 从这个意义上说,最了解读书的局限的人可能就是记者了。 成功者的共性 在我35年的记者生涯中,曾经和几千个采访对象面对面谈话,其中有很多是成功人士。 我发现,这些人的共通之处就是他们都是乐观主义者,无一例外。 凯文也是如此。他说过:“乐观几乎就是我的信仰和信念。”我认为即使将他的信念上升到宗教层面,称其为“乐观主义教”也不为过。即便面对看似没有可能、无法解决的难题,如果有坚定的乐观主义精神,就有跨越难关的可能。我觉得这绝对不是夸大其词,只要保持乐观主义,我们就会拥有凯文所说的“能动的想象力”。 日本社会普遍会对失败者冷眼相对。因此凯文建议召开“失败分享会”,也就是只讨论失败案例的会议,以此“让失败的经历也发挥积极的效果,让社会大众更能接受失败”。 迄今为止我采访过的成功人士都异口同声地表示自己从成功中学不到什么东西。我也采访过大约2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其中包括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詹妮弗·杜德纳博士,这位才华横溢的科学家就是本书提及的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的开创者。我至今还记得她笑着说自己“几乎所有的实验都以失败告终”。经过多年的失败,最终取得成功,这其中有侥幸的因素。但是这种侥幸和偶然只会降临到乐观主义者的身上。 最后,我要借此机会感谢大岩央先生,他是本次访谈的策划者,采访时和我一同前往,并对本书进行了编辑。此外,我要感谢服部桂先生为本书翻译工作的辛苦付出。同时,还要特别感谢凯文·凯利先生每天都拿出很长的时间接受我的采访。 大野和基 2021年9月于那须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