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生物科学 > 生物科学 > 动物学、昆虫学

她的力量(性别性和雌性动物掀起的演化生物学变革)

  • 定价: ¥69
  • ISBN:978752175893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40页
  • 作者:(英)露西·库克|...
  • 立即节省:
  • 2023-09-01 第1版
  • 2023-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理查德·道金斯弟子颠覆性新作,让雌性动物告诉你《自私的基因》中不会讲到的事情。
    这是一场全球冒险,去见识那些重新定义“她”的动物和科学家,推翻关于性别和性的过时叙事,掀起一场演化生物学的变革。
    本书是关于人类之外的动物的,所以在一开始对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进行区分是很重要的。

内容提要

  

    有一个问题曾困扰达尔文多年:像雄鹿的鹿角或孔雀的尾巴这样的复杂特征似乎是无用的奢侈品,对一般的生存过程而言没有任何好处。达尔文最终意识到,除了自然选择,一定还有另一种演化机制在起作用,他将其命名为性选择。自然选择是为了生存而战,性选择本质上就是为了争夺配偶,我们也可以称之为配偶选择或“美的演化”。
    然而,在达尔文看来,这种竞争主要是雄性的事情。受限于其所处时代根深蒂固的文化影响,达尔文认为雌性的力量是通过“相对被动”和不具威胁性的方式实现的,她们“作为旁观者站在一边”,观看雄性虚张声势的表演。
    真的是这样吗?
    事实上,科学家逐渐发现雌性动物会和雄性一样滥交,她们同样好斗、占主导地位和充满活力。就驾驶演化的变革巴士这件事而言,双方权利平等。在这本书中,露西·库克的目标是揭穿动物王国关于性和性别的过时叙事,她打破了学界一直以来以雄性为中心的科学偏见,将各种雌性动物的真实行为展现在我们面前。你将发现雌性并不像刻板印象中那样温柔、被动、温顺和充满母性,也会重新认识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她”的力量。

媒体推荐

    热情洋溢的揭露……一次了解演化生物学先锋的有趣、有启发性的旅行。
    ——《科学美国人》
    通过对大量动物的分析,这本书对科学领域性别歧视进行抨击,吸引了许多不同性别的科学家来纠正关于主动的雄性和被动的雌性的刻板印象。
    ——《自然》
    库克颠覆了你可能在生物课上学到的很多关于性别的知识。对那些在达尔文秩序的温暖怀抱中感到舒适的人来说,这令人不安,甚至令人抗拒。但它也令人兴奋,令人着迷,很可能会改变你看待世界的方式。
    ——《科学新闻》
    这部令人眼花缭乱、有趣而又优雅地表达愤怒的作品,打破了我们对动物王国性别和雌性行为的先入之见……这是一部轰动之作。
    ——《观察家报》

目录

序言  谁在驾驶演化的大巴车?
第1章  到底什么是雌性?
第2章  雄性迷惑行为的幕后操纵者
第3章  雌性“海王”为什么要滥交?
第4章  吃掉爱人的50种方法
第5章  一场生殖器的军备竞赛
第6章  无私的母性本能存在吗?
第7章  争强好斗的只有雄性吗?
第8章  姐妹互助会的力量
第9章  睿智的虎鲸祖母
第10章  不需要雄性的自在生活
第11章  性别是一道演化的彩虹
结语  没有偏见的自然界
致谢
参考文献
延伸阅读
译后记

前言

  

    人类语言演变迅速,目前已有许多关于性(sex)和性别(gender)术语合并的讨论。恰当地应用这些术语并避免混淆是关键。许多科学家都认为非人类动物并不具有性别(gender)。在本书中,术语“雌性”和“雄性”代表动物的生理性别。我确实也用了一些拟人手法,有时候是出于传统习惯的用法。例如,我可能会说动物的外生殖器发生了“雄性化”,或大脑变得“雌性化”,因为其原始科学描述就是如此。而在当今学术领域,这些性别术语不需要或不应该用于描述动物的性别特征或行为。我还使用了“母亲”或“父亲”等性别术语来描述动物,尽管科学界仍在考虑这些术语的适用范围,但使用这些术语可以让多数读者更容易理解所指的对象——例如,“母亲”可能指动物双亲中产卵的一方。其他情况下,我也会使用美女、女王、女同性恋、姐妹、女士或荡妇等拟人词语,方便叙述,但读者不必在学术工作中使用这些名词。我意识到了这些拟人的表述可能在无意间产生性别影响。本书旨在阐明:性别具有广泛的变化范围,基于二分法假设的性别观点是荒谬的。我真诚地希望能够达成所愿。

后记

  

    没有偏见的自然界
    “客观知识”是一种矛盾修辞。
    ——帕特里夏·戈瓦蒂,《女性主义和演化生物学》
    当我第一次想到要写一本关于雌性动物如何被科学误解的书时,我并不知道这个故事将如此宏大,也不知道我的主题如此容易受到文化的浸染。在我的印象中,科学就是科学,即理性的、基于证据和经验的、纯粹的知识。我在大学里学到并当作信条的许多东西——演化生物学的基础——都被偏见扭曲了。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启示,迫使我直面自己的偏见,让我想要知道我们能否摆脱个人认知的束缚,用真正公正的眼光看待动物界。
    我不是第一个发出这种疑问的人。就连维多利亚时代的学术机构也意识到,科学知识是受到社会文化影响的。在达尔文出版《人类的由来及性选择》之前30多年,富有远见的博学大师胡威立在他关于科学哲学的众多思考中发出了这种警示。
    “整个自然界都蒙着理论的面具……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我们阅读外部世界语言并边读边翻译的习惯存在问题。”
    这个面具如此难以去除的一大原因是它的隐形性。在文化上,我们都习惯于在根深蒂固且高度个人化的框架内解释世界。要走出这个确定性的安全区域,首先需要认识到它的存在。然后,你得勇敢地承认你超出了自己的安全框架,但不管怎样都要继续前进。
    生物科学花了很长时间才正视了这些失败。女性主义在这一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最初的浪潮在达尔文职业生涯的尾声阶段开始形成,他的性选择理论受到了第一批平权运动先驱的攻击。《人类的由来及性选择》出版4年后,美国牧师兼自学成才的科学家安托瓦内特·布朗·布莱克韦尔就出版了《自然界的两性》(The Sexes Throughout Nature)。在书中,她认为达尔文错误地解释了演化论,“过分强调了自然界中雄性特征的演化”。她认为,有机体越复杂或越先进,两性之间的分工差异就越大。对于雄性演化出的每一个独有特征,雌性都会演化出互补的特征。净效应是“两性在生理和心理的对等方面是演进平衡的”。 布莱克韦尔并不是唯一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少数自我教育的女性知识分子阅读了达尔文的著作,并认识到女性遭到了边缘化和误解。但这些早期的女性主义声音被科学界的父权制忽视了。科学是维多利亚时代“理性性别”的专属领域。赫尔迪挖苦地指出,这些女性主义先驱对主流演化生物学的影响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未被选择的道路。” 谢天谢地,赫尔迪以及其他20世纪的女性主义科学家的声音终于被听到了,尽管是在她们竭力大声呼吁之后。这些女性受益于平等的教育和智识上的自信,承受住了第二波科学性别歧视浪潮(由臭名昭著的新达尔文主义者男性演化生物学家和心理学家兜售)。她们的开创性工作帮助我们彻底改变了对雌性的理解,以及对演化论本身的理解。 在本书中,你已经遇到了其中一些先驱科学家。当然,还有许多其他科学家也做出了贡献,不分性别。多亏了这些人无所畏惧的勇气,让我们超越了死板的性别决定论观点,开始欣赏发育可塑性和行为变异对雌性演化的影响——与对雄性演化的作用一样多。这些人还让我们了解到,推动演化的机制是自然、性别以及社会选择的复杂组合。很明显,除了雄性竞争和雌性选择,还存在雌性之间对配偶和资源的竞争、雄性的选择、雌性与两性的战略合作,以及性别对立的协同演化,这些都会影响交配的成功。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著述最多的创新性学者(萨拉·布拉弗·赫尔迪、帕特里夏·戈瓦蒂、珍妮·阿尔特曼和玛丽·简·韦斯特-埃伯哈德等)的工作的科学和文化影响未得到广泛的认可。在我看来,她们应该和男性同行,比如罗伯特·特里弗斯、理查德,道金斯、斯蒂芬·杰,古尔德等人一样出名。但出于某种原因,尽管她们的观点已融入现代演化论思想,但提出这些大胆的新观点的女性仍然相对不为人知。 …… 过去的5~10年里出现了一系列批判性的反省。对演化生物学论文的系统分析和综述揭示了偏见如何隐藏在实验设计和实践中,并提供了消除偏见的建议。 对1970-2012年间近300项演化和生态学研究的调查发现,1/2以上的研究未能披露实验结果和统计数据的全部细节。样本量通常太小,导致结果可能无法排除偶然性,但发表的论文依然认为结果具有显著性。现有数据表明,有问题的研究其实非常普遍,这种现象需要得到关注。墨尔本大学的生态学家汉娜·弗雷泽调查了800多名生态学家和演化生物学家,许多人承认曾至少一次主观挑选具有统计显著性的结果,方式是使用灵活的停止规则(收集数据直到获得“正确的”结果)或者改变最初的假设以适应结果。违规最严重的是处于职业生涯中期的和资深的科学家,而他们其实应该更清楚这一点。 这些令人震惊的结果表明,有必要对现有工作进行严格评估,并迫切需要对关键研究进行重复——就像戈瓦蒂对贝特曼的研究所做的那样。可重复性是科学的基石,但这些研究可能很难获得资助,而且对科学家来说不那么吸引人,因为不是原创性的工作。资助机构和科学出版物的编辑需要参与进来,帮助克服这种耻辱感。 尽管如此,但我仍抱有希望。 为本书做调研是一次获得解放的经历。我不再觉得自己是一个可悲的怪胎。女性并不是注定要被动和矜持地等待被男性支配。我们即使身体上是弱者,也仍然可以具有强大的力量。我永远不会忘记在华盛顿州海岸外那条漂浮的小船上,被那条具有社会意识和强烈同情心的更年期虎鲸所感动。她向我展示了力量是如何通过智慧和年龄产生的,这让我觉得这个故事特别深刻。 力量也可以来自与其他雌性的交流。雌性倭黑猩猩之间的团结非常鼓舞人心。我并不是建议像她们那样随意地对待性生活,但我们可以从她们和平的社会中吸取经验。倭黑猩猩和虎鲸族长都证明了优势地位和领导能力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优势地位并不是领导族群的必要条件,反之亦然,它们甚至可以共存。 但最震撼我的是那些处于过渡状态的小丑鱼,她们让我以最激进的方式思考性别,迫使我质疑关于性别定义的核心假设。这尽管让人不安,却又振奋人心。科学研究发现生物性别实际上是一个连续的谱系,所有这些不同的性别都源自基本相同的基因、激素和大脑,这是最伟大的启示。这迫使我转变观点,承认自己的文化偏见,并试图消除任何陈旧的假设,即认为性别、性认同、性行为和性取向都是二元的,而且互相之间是一致的。这种思想自由很难保持,但让我从这些雌性个体的无限可能性中获得了力量。 在这段知识之旅中,我与许多年轻科学家交谈过,他们不分性别,都给了我希望。他们这一代人似乎更愿意挑战长期存在的性别二元论假设。他们直言不讳地阐明科学研究需要多样性和透明度,这些工作最终可以永久地揭开理论的面具。这大概不会很快实现。正如美国作家、学者安妮·福斯托一斯特林所说:“生物学研究与政治并无二致。”“持有性别歧视观点的老年白人男性提出的理论,最适合性别歧视的老年白人男性政客。如果我们要打造一个更包容的社会,共同努力保护我们的地球和所有地球生物的未来,那么为生物学真理而战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