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广告部主任

  • 定价: ¥26
  • ISBN:978750634567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作家
  • 页数:267页
  • 作者:北极苍狼
  • 立即节省:
  • 2009-01-01 第1版
  • 2009-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部引发中国新闻界、广告界,强烈地震的职场官场小说。
    电视台的广告运作,是商业炒作不可缺少的角色,而本书中的电视台广告部主任,又直接插手商业销售。小说里策划环环相扣,贯穿始终。特别是电视直销的内幕,披露详尽。
    对新闻界、广告界内幕,官商勾结潜规则等,都有深刻的披露。

内容提要

  

    雨夜,金牛电视台门前,年轻的电视台广告部主任边七遭枪击倒下,疾驰的出租车从他的双腿上碾了过去。
    病床上,边七熟读屋顶裂纹的走向。他遥控指挥着以广告换别墅的房地产广告播出。御景别墅悄然热销。
    官商默契,边七识破天机,槐河大桥建造前夕圈地行动紧锣密鼓。
    宾馆云雨欢娱之后,常务副台长为新上任的女主持人指点迷津:而另一副台长为现任广告部副主任的外甥排除竞争对手。二人灵犀相通,相互借势。
    电视台女主持人投怀送抱,做了副市长的情人,权色交易,各有所得。
    面对重重掣肘,边七只有突围,另辟创收之路。
    电视广告直销大战,揭开造款计划大幕:
    小小烟嘴,购买者挤碎柜台玻璃。
    凭空想象,醒神露系列产品出世。

目录

第一章  运筹帷幄
第二章  玫瑰花香
第三章  走投有路
第四章  乡野风劲
第五章  商机再握
第六章  狂澜万丈
第七章  黄雀在后
第八章  金石也开
第九章  安平之战
第十章  双管齐下
第十一章  再战安平
第十二章  晴天霹雳
第十三章  悠悠我心
第十四章  树静风止
第十五章  何必走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运筹帷幄
    边七灼灼的目光盯视着黎天明,道:“就这么定了。合同或者你拟,或者我拟。”
    黎天明知道边七的意思是谈判结束了,将皮包抓在了手中,道:“你拟。就那么几条。跟我走,咱们吃点什么去。就到我那儿。”
    “免了免了,今天的日子特殊,清明节。老人的说法是要早一点回家的。”边七站起。
    “哦,那好,我回了。”黎天明道,手就和边七的手握在了一起。
    边七和沈明送出,夜幕中,黎天明的车灯一亮,清晰映照出了细如牛毛的雨丝。黎天明开车离去。
    边七、沈明回屋,司机向杰夫站了起来,道:“走啊?”
    边七道:“你送沈明回家,别让他骑自行车回了。我坐一会儿,打车回,不用管我了。”
    “一块走得了。”沈明道。
    “别管我,你们走。”边七摆手,就进了里屋他自己的办公室。
    这是他的习惯。一阵忙碌之后,总要在办公室独处一阵子。特别是现在,刚刚和黎天明达成了一项重大的协议,广告部创收的任务得以确保,兴奋不已,更得静一静,理一理思路。他在沙发上躺下。这是一个绝密的协议,绝密到不想向任何领导汇报。但是,必须汇报。因为一旦行动起来将会被瞩目,被台内台外瞩目。到那个时候,领导一定要找你要说法。而那个时候再陈述,无论如何你也将被猜疑。只有向宁台长汇报,才能就汇报到一个人那儿打住。而宁台长也早早晚晚面临向班子成员做出解释的一天。只能是——让这个秘密尽可能地晚一些曝光而已。在如此的地方,你甭想保密。你也没有权力保密。尽管你这个部门应该是商业行为,可是你的上面是权力。
    “权力的眼中是不能有隐秘的!”边七腾地站起,两手握拳晃动着,嘴里也叨咕着。
    蒙蒙细雨中的电视台大院,灯光昏暗,显得清冷。大街的路灯没有亮。仿佛配合似的,那一晚,大街的路灯没有亮。远处的车灯把马路的中央照得湿润润地亮。但是路边黑黢黢的。这场景显得阴森。边七忽然产生了不祥的感觉。他是要西行的,他居然替出租车司机着想要走到对面打西去的出租车,这样出租车就不用调头了。过了中间光亮的地带蓦然发现黑暗中立着一个人而且迎向他。
    “你是边七吗?”那人问,声音甚是严厉。
    “你是谁?”边七没好气地反问,身上的每一根汗毛也都立了起来。就在这时火光一闪,双耳轰鸣,右腿一麻,边七往后倒下。双耳轰鸣。开始感觉疼痛。疼痛如苏醒的蛇一样抬起了头。忽然刺耳的刹车声突破耳畔的轰鸣,一辆车轧了过去,把原本仰躺在地的他变成匍匐的姿势。那一轧更将疼痛挤压了出来,那疼痛蛇一样地向上爬,使得他彻底地清醒过来,并明白必须为求生而做点什么。他抬起头来,看到远处的车灯把路中央照得通亮,湿润润地亮,简直是地狱般的景象。轧过去的车已经没有踪影。应该是出租车,应该是一辆轿车,要是别的什么大车,恐怕他早已经踏上了黄泉路。右腿,已经不像是自己的了,木木的,疼痛细微尖锐地向上爬。他向通亮的地方爬去,只有在那通亮的地方司机们才看得清他,他才不至于再被轧第二次、第三次。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车自东而来,慢了下来,停了下来,车灯雪亮地清晰地照着马路中央的边七。边七望着那车,那车望着边七,一阵钻心的疼痛,边七骂:“娘的,救我!”车中下来了人,一高个一矮个,他们奔到了跟前,忽然那高个惊叫:“边七!”是新闻部主任大周。“呀,边七!”矮个惊叫,女人的声音,而且,很好听的声音,金牛市的观众每天都在听着她的声音,是播音员叶尔根。在明白了这两个人来到了面前之后,边七就晕了过去。
    边七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担架上了,躺在医院地上的担架上。广告部的人差不多都来了。妻子甄妮也来了。叶尔根正在安慰甄妮。哦,旁边还站着几位警察,他们在等待,等待合适的时候了解情况。后来大周说,开始的时候以为就是车祸。到了医生面前,人家有经验,一看裤子的洞,就皱了眉头,当时就、兑了:“不会就车祸那么简单吧。”把裤子往下一拉,就看到了枪伤。大周才赶紧报警。但是医生说,什么都别忙,先救人。
    大周见边七苏醒,弯下他那高大的身躯,说:“马上给你做透视检查。你就放心吧。”
    边七挤出些笑,道:“有你这个新闻部主任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当担架正要被抬起的时候,边七忽然很强烈地喊了声:“我要小便。”担架就又放下了,裤子被解开,凉凉的一个东西放在了裆部,应该是罐头瓶之类的东西吧。在生命面前,你的一切羞涩都忽然没有意义。
    “尿吧。”大周的声音。
    但是,只有尿的渴望,尿却没有排泄出来。边七自己都能想象得到,那个东西无力地耷拉着。想尿的感觉很强,但是他的那个物件就是无力喷射。后来知道,医生悄悄告诉大周,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可能膀胱被撞碎,如此,可能就有生命危险了。他被抬了上去,抬上了一个平台。正透视的时候他突然觉得他能尿出来了,他叫道:“停一下我要尿!”就在那平台上,他酣畅淋漓地尿了一会儿。尿完他自己都觉得轻松。
    医生小声向大周说:“没事了。”
    黎天明回到家的时候,客厅的景象令他忍不住想乐。妻、儿子、小保姆各抱着个沙发垫子在看电视,妻、儿子对于他的归来毫无反应。
    小保姆站了起来,问:“黎大哥,吃了吗?”
    “吃了。你看你的吧。”通常他都是在酒店吃完了才回家的。有时候也睡在酒店。回来也好,不回来也好,家里这三个人就跟没他一样。黎天明在沙发坐下,不看电视,看妻。
    妻看电视,不看他。
    “喂,跟你说点事。”黎天明向妻子说。
    “说吧。”妻子的眼睛依旧在电视上。
    小保姆悄悄地离开。
    黎天明望着妻,心中有火苗在向上蹿。
    妻的目光依旧在电视上。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