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阴差阳错

  • 定价: ¥25
  • ISBN:978753020991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页数:247页
  • 作者:(西班牙)赫苏斯·...
  • 立即节省:
  • 2009-09-01 第1版
  • 2009-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个西方中国通对民国时代的奇思妙想,巴塞罗那城市奖、国际小说奖、阿娜格拉玛奖获得者赫苏斯·费雷罗成名作,塞万提斯学院向中国读者郑重推荐的西班牙当代文学经典。
    印度女子杜尔迦在秦淮河畔生下了一对中印混血的双胞胎兄妹,她给哥哥取名“阴”,给妹妹取名“阳”。她预言,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等待两个孩子的将是不可预知的神秘命运……故

内容提要

  

    印度女子杜尔迦在秦淮河畔生下了一对中印混血的双胞胎兄妹,她给哥哥取名“阴”,给妹妹取名“阳”。她预言,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等待两个孩子的将是不可预知的神秘命运……故事悬念迭出,跌宕起伏,将二十世纪初的政治风云融汇在扑朔迷离的情节中。

作者简介

    赫苏斯·费雷罗,1952年出生于萨莫拉。1981年,出版了第一部小说《阴差阳错》,并凭借此作品获得1982年巴塞罗那城市奖。其他主要作品有《佩帕夫人》、《战斗的王国》、《神的秘密》、《钟爱》、《一个幸运人的故事》、《最后的宴会》和《多普勒效应》等。他还曾获得国际小说奖、阿佐琳奖、阿娜格拉玛奖、巴尔卡若拉国际诗歌奖。

目录

一部处女作的历程(代序)
序曲
第一章  白莲教
第二章  浮浪派
第三章  赛劳汽车公司
第一部  狂怒的兄妹俩
第一章  龙夫人之歌
第二章  杜尔迦·郭
第三章  婚约
第四章  黄金时光
第五章  镜子大街
第六章  眼镜蛇之舞
第七章  花园低语
第八章  再见,广州
第九章  四张照片
第十章  赛劳汽车公司
第十一章  黄昏时分
第十二章  沥青丛林
第十三章  仲夏夜之梦
第十四章  真正的代价
第十五章  逆风而行
第十六章  看着他熟睡
第十七章  丢失的雕像
第十八章  热切的眼神
第十九章  秋日烦恼
第二十章  广州一夜
第二十一章  思考的界限
第二十二章  目的地:澳门  
第二十三章  爱的艺术  
第二部  白莲教使徒
第一章  迷惘岁月
第二章  一个糟糕透顶的中午
第三章  南京的回忆
第四章  白莲佑世人
第五章  美酒
第六章  傲慢与不忠
第七章  如何为自己服务
第八章  奈布
第九章  滚烫的手
第十章  紧迫的味道
第十一章  两名武士
第十二章  梦与鸟
第十三章  一个生命的分量
第十四章  富十郎的画像
第十五章  泄密的镜子
第十六章  密宗的曼陀罗
第十七章  致命一击
第十八章  尊敬的先生
第三部  水的剪影
第一章  巴希沙,大梵天之子
第二章  去厦门
第三章  铅灰色的早晨
第四章  在无锡的痛苦日子
第五章  是按在枪栓上的手指还是美妙的讽刺
第六章  平平安安
第七章  加特尔
第八章  另一条河
第九章  黄昏时分
第十章  教会的命令
第十一章  六鹤廊
第十二章  人生如梦
第十三章  日本版画
第十四章  伊甸园的回忆
第十五章  死亡的阴冷
第十六章  任务已完成
第十七章  两封信和两个妮雅
第十八章  向阴影开枪
第十九章  出逃的空行母
第二十章  发乎情,止乎礼
第二十一章  深度透明
第二十二章  曲终人未散
第二十三章  登岸,越南顺化
结束语

前言

  

    要在浩如烟海的当代文学中遴选经典很难,为诸如此类的经典作序更难。首先,经典的界定历来众说纷纭。或高雅,或古典,经典犹如权威,是一种文化标杆、认知标杆、价值标杆、审美标杆;但同时它既是传承的,又是变化的;既是历史的,又是现实的;既是普世的,又是个别的。因此,何为经典,一是时间说了算,二是读者你说了算。桑塔亚那说过,经典不在于喜欢者的多寡,而在于真正喜欢者的喜欢程度。此言颇似人们对于爱人的界定。
    但作为学者、编选者,我有自己的看法。
    ……
    其次,作者的古典情怀又明显指向西方小说的悠久传统。众所周知,经过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洗礼,西方传统小说或小说传统中的某些要素如故事情节、人物性格等被消解殆尽。而费雷罗的小说正是在尽力激活这些传统要素的过程中彰显其艺术魅力和现代风格的。他并没有沉溺于异国情调的猎奇,倒更像是一个现代版的王韬:凭实构幻,托诗以怨,在烟花粉黛气息中展示人性的诡异和荒诞、世态的炎凉和沧桑。
    总之,这是一部十分难得的关乎中国的外国小说,足可用回肠荡气四个字来加以概括。
    以上是笔者的一家之言,说出来求证于方家读者。然而,没有说出来的美妙,只有读出来的经典。通过上述作家作品,当代西班牙小说的繁盛、驳杂和优美当可见一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妮雅·阳的脚步声从走廊尽头传来。邢先生正在喝茶,他透过一排镜子隐约注意到她还没有穿好衣服。
    “她终于起来了,”乌雅说,“真够懒的!”她接着又说:“我真不明白,你怎么允许她把那些青楼做派带回家里来呢?在家里晃来晃去,似乎她就是主人,我可不喜欢这个;她不是我生的,这话究竟要我跟你重复多少遍呀?”
    邢先生一声未吭,只顾将茶杯端到嘴边。
    二十年前,乌雅和邢先生在宁波结了婚。邢先生是做欧洲药品生意的商人,结婚之前一直住在里斯本,所以英语和葡萄牙语都讲得很流利。
    “我能跟你一起吃早餐吗?”妮雅站在楼梯上问道。
    “可以,”邢先生回答道,“不过你得快点,我快要吃完了。”
    妮雅走来了。
    她几乎蓬着头发,只系了一条红色发带;双眉弯弯,目光清秀,形容尤显活力。脖颈上戴着一条层层叠叠的深色项链和一枚六角形黑色吊坠。坠子随时准备在她的胸间滑动。披在肩头的长袍,顺着双臂飘逸地贴着躯体渐次下垂,把身体线条包括臀部准确地勾勒了出来,只不    过比赤身露体稍稍含蓄一些罢了。
    “看到没?”妮雅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左脚展示她的鞋子,“我昨天刚买的,你觉得克里斯托弗会喜欢吗?”
    邢先生笑了,反问道:“那你喜欢吗?”
    她没有回答,而是亲了他一下,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他明天到,”她的父亲从桌边起身来,“一切都要准备就绪。”
    她表示赞成,然后伸了个懒腰,吩咐下人伺候她用早餐。
    妮雅和克里斯托弗·惠特斯是去年春天在广州结识的。克里斯托弗·惠特斯同邢天一直有生意上的往来,但与未婚妻妮雅却只有两面之缘。后来,克里斯托弗·惠特斯回到了伦敦,两人便开始了书信往来。
    “妮雅,你昨晚睡得怎么样?”她的哥哥将一只杯子和一壶热气腾腾的茶放在桌上,然后问道。
    “你呢?”她反问道。
    “挺好的。”
    “你不想跟我一起吃早餐吗?”
    “我已经吃过了。”
    “你起得太早了,阴。他们跟我说你每天一大早就把房间的窗户都打开了,然后一直看书,直到我起床才罢手,是这样的吗?”
    “有时候是这样。”他目光躲闪地回答着。
    “那你都看些什么书呀?”
    “没什么重要的,无非年鉴而已。”
    “还有别的吗?”
    “英文报纸。”
    “阴!”乌雅在走廊里喊道。
    “对不起,”他一边起身退去,一边说道,“咱后妈在叫我。”
    妮雅看着他慢慢远去,目光追随着他富有弹性的双腿、线条流畅的双臂和遮蔽双肩的黑色长发。
    稍后,快喝完第二杯茶时,她看到哥哥穿过走廊,搬来一个盆景。
    她起身离开餐桌,在花园里溜达了一会儿。上午大概已经过半,她便返身回房去了。
    这时家里鸦雀无声。父亲出门去了,后妈也带着两个女佣外出了。
    “贝韦尔·阴!”妮雅跑到阳台上大声喊道。
    阴穿过花园,来到她的窗下。
    “你上来吗?”
    于是他上了楼。
    “你能帮帮我吗?”她说着递给他一把梳子,“你说我今天应该梳什么发型啊?”
    “你现在这样子就挺好,”她哥哥轻声说,“当然,把这两绺卷发再分开一些也许会更好,这样……”
    “有道理。”她有些心不在焉。
    阴正想把她两绺不十分伏贴的头发编成辫子,妮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长袍从她身上滑落了。
    “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吓着你了?”她笑了起来,“你怕什么呀?”
    “我没怕。”贝韦尔说着,和她靠得更近了。
    “不,”妮雅叫道,“不许碰我!”
    “那你干吗把自己袒露成这个样子?”他说。
    “想让你用这根火鸡毛抚我的肌肤,”她说着就平躺在长椅上,“动作要特别温柔哦。”随后舒展两臂和双腿。
    那天上午,当她感到浑身酥痒难耐的时候,她想起同哥哥一起在南京一家妓院度过的童年时光。他们的父亲邢天虽然生在商贾世家,但出生的时候,家道已经中落。因此他只能靠英国的鸦片生意来为子孙后代恢复家族的繁盛。邢天同乌雅结婚生子之后认识了杜尔迦·郭,南京的一位名妓。后者不但花容月貌,而且知书达礼。她说自己属于浮浪派,出生在阿曼海沿岸的果阿,而祖籍却在中国。她给邢天生了一对妊娠七个月的双胞胎,就是妮雅·阳和贝韦尔·阴。在杜尔迦失踪前,兄妹俩一直生活在她经营的妓院里。为了把这对孪生子女领回家,邢天不得不在明媒正娶的老婆前迂尊降贵,因为她始终无法忍受被一个风尘女子取代的事实。
    妮雅刚满十二岁,邢天便将她许配给自己的一位英籍生意伙伴了。这个婚约不但可以使他尽快摆脱管教女儿的义务,而且在他和一位掌握英国鸦片贸易内情的人物之间建立了牢固的关系。P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