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纨绔世子妃(上下)/纨绔世子妃系列

  • 定价: ¥49.8
  • ISBN:978754369522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青岛
  • 页数:553页
  • 作者:西子情
  • 立即节省:
  • 2013-08-01 第1版
  • 2013-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继《妾本惊华》之后西子情强势归来,2013最步步惊心的古言巨作——《纨绔世子妃》!
    温文尔雅的腹黑世子与腹有乾坤的纨绔少女演绎深情不悔的旷世情缘!
    四大王府,繁华百年,笑对惊变!江山为棋,翻云覆雨,准主沉浮!
    唐卡手绘美图超值赠送。

内容提要

  

    继《妾本惊华》之后西子情强势归来,2013最步步惊心的古言巨作——《纨绔世子妃》!
    《纨绔世子妃》讲述:诗词歌赋不通,琴棋书画不懂,天圣皇朝第一废物!纨绔不羁、大字不识、嚣张跋扈、恶名昭彰,废物中的废物!她叫云浅月,云王府唯一嫡女!
    皇朝繁华百年,千疮百孔、风雨飘摇。四大王府、附属小国、各地藩王、无数只手背地里搅动时局,暗潮涌动。帝王深沉,皇子心机,世子莫测,小王爷混世,年轻公子纷纷展现翻云覆雨手。斗棋,斗技,斗朝堂,斗江湖,斗江山,斗天下,无所不斗,包括女人!
    繁华的天下渐渐被搅成了一锅浑水,而她就在这一大锅浑水里摸鱼。
    是继续纨绔不羁到底,还是素手挑起乾坤?这一场繁华乱世,她注定会书写传奇!

作者简介

    西子情,女,天津作协作家、潇湘书院当红大神级作者。“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因对古文字的喜爱和少时的梦想,大学毕业后遂执笔文坛。在喧嚣繁华的城市,快餐生活的时代,用优美细腻的文字撰写流畅在你我心尖上的爱情和感动。品文学汪洋之浩瀚广博,读文字意蕴之锦绣妙绝,思青春深处之情深不悔,感悟世间众生百态之旖旎秾华。其代表作品《青春制暖》《京门风月》《纨绔世子妃》《妾本惊华》等。

目录

楔子
第一卷  笑繁华
第一章  初来乍到
第二章  联手庇护
第三章  真犯桃花
第四章  杀鸡儆猴
第五章  众口一词
第六章  定情之歌
第七章  香泉烤鱼
第八章  南山之行
第九章  怒烧画卷
第十章  催情引毒
第十一章  攻克顽疾
第十二章  验明正身
第十三章  浅浅一吻
第十四章  登堂入室
第十五章  比武大会
第十六章  就嫁给他
第十七章  反击怒吻
第十八章  黑心本质
第十九章  亲密举动
第二十章  堪当国母
第二十一章  入住香闺
第二十二章  同床共枕
第二十三章  喜事一桩
第二十四章  将她给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李芸幽幽地睁开眼睛,就被映入眼前的景色晃得一怔。
    临湖水榭,清风和暖,红栏绿板,曲廊回旋,碧树琼花,好一派奢华美景。尤其是倚栏栽种的花卉都是极为罕见的珍贵品种,湖中那一对对碧玉鸳鸯和红冠白鹤更为珍奇。她一时看凝了眼。想着如今这个什么都要靠化工科技的年代还有这样的地方吗?即便苏州园林,北京遗留下的皇家园林景致也不及此间一二吧!
    正怔愣间,耳边传来絮絮叨叨不忿的女声。
    “小姐,您就该出手教训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回。您是谁啊!如今居然有人敢打你了,今日这赏诗会皇后娘娘可是也在的,她们居然明目张胆地欺负您,简直是欺人太甚。”
    “还有刚刚太子殿下明明看见您吃亏了,居然视而不见就走了,真是气人。小姐,您怎么就不出手呢?孝亲王府的小王爷都被您打了无数次,您怎么就任由那些女人欺负您啊!”
    “孝亲王府的小郡主和荣王府的二小姐一直心仪太子殿下,您又不是不知道,还任由着她们整日里在太子殿下面前晃,而您又不得太子殿下的心,再这样下去,太子殿下的魂早晚被她们给勾引了去!奴婢觉得您应该要太子殿下知道知道谁才是他要娶的人才是。再这样下去,是根草都敢欺负您了。”
    “……”
    “小姐,您怎么半天不支声?您听到奴婢的话了吗?”
    “小姐?”
    烦躁的声音破坏了入眼景致带来的刹那惊艳。李芸顺着声音恍惚地转过头,便见一个身穿古装做侍女打扮的较小女孩站在她身边。女孩大约十二三岁,手握蒲扇,轻轻煽着,稚嫩的小脸上尽是忿忿不平之色。她一怔,神色更是恍惚了几分。
    “小姐,您……您是不是不舒服?”女孩看着李芸,见她神色不对,脸色忿忿的神色尽退,换上了一丝紧张。
    李芸不语,看着女孩,迷蒙的眼瞳渐渐有了一丝焦距,眼中刹那射出精光。
    女孩被李芸的目光看得一颤,蒲扇松了手,“啪”地掉在了地上,她一惊,“噗通”跪在了地上,膝盖与地面相碰,“咚”的一声,原本爽利的话也转为了颤意,“小姐恕罪,奴婢一时气愤,奴婢不该说太子殿下的不是。”
    太子殿下?李芸眼睛眯了眯,演戏吗?借给了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演到了她的头上?不想活了!她微抿着唇看着女孩。
    “求小姐饶了奴婢这一次吧!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实在觉得太过气人,才一时嘴碎。”那女孩没见李芸出声,便跪在地上磕起头来。额头与地面上的黑曜石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不几下便有鲜红的血染在了黑曜石上。
    李芸看着女孩,目光落在她额头磕出的鲜血上,心思瞬息千变。想着若是演戏的话,为何旁边没有灯光和工作人员?若是演戏,眼前这个不停流血的女孩也太卖力了些,额头一片血肉模糊,若是再磕下去,肯定会破相,如今还有为了赚钱如此被迫自残的人吗?可是若不是演戏,那么这里又是哪里?
    “求小姐了……”女孩磕着头,口中不停地求饶。
    “你……先起来。”李芸出声,声音暗哑脆嫩,音色婉转。她一惊,这不是她熟悉了二十多年的声音,猛地低下头去看自己身体,这一看又是一惊。
    只见她同样身穿一身古装罗裙,是上等的真丝软稠,淡紫颜色,上面绣着大朵的海棠花。花叶不繁杂,但栩栩如真,针脚仔细,绣线上乘,一见便是上等巧手绣娘才能绣织而成。衣裙盖到脚下,衣摆处是金线勾勒的金边,一见就知这件衣服价值不菲。
    她目光定在脚上,这是一双很小的脚,至少比她看了二十多年的脚小了一倍。她盯着那脚看了片刻,移开目光看向手,只见她一手正支着头倚在白玉石打磨而成的石桌上,身下坐着的同样是白玉石打造的椅子。手掌娇小白嫩,温滑如凝脂,与她长年握枪满布茧子的手大不一样。手腕的皮肤同样白皙,上面戴了一枚手镯,手镯碧绿,剔透圆润。一见便知价值难以估量。有一支朱钗的玉珠和玉步摇的尾坠垂落在她手一侧,朱钗和玉步摇打造精细,同样价值不菲。
    她一时怔怔地看着,刚刚清明了几分的大脑又陷入一片空白。
    “小姐,您不怪罪奴婢吗?”女孩听闻李芸让她起来,猛地抬起头,一脸惊喜地看着她。没听到她确定的答复,小脸一黯,垂下头,怯弱惧意地低声道:“小姐不饶了奴婢的罪,奴婢不敢起来。”
    李芸惊醒,重新看向面前跪着的女孩。只见女孩虽然穿着同样是上好的衣裙,但那布料与她身上所穿的锦绸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所戴的首饰更是与她身上所戴的首饰不可比拟,她目光微凝,没有出声。
    女孩感觉到来自李芸的压抑气息,身子微微颤了起来。
    “你刚刚都说了什么,再说一遍。”李芸沉默许久,镇定询问。
    多少年摸爬打滚血雨腥风中一路走来。她早已经练就了无论身在何时,身在何地,无论心理惊起多么大的滔天巨浪,无论面前所见全然与自己以往的认知翻天复地,但她都能让自己迅速地镇定下来,以不变应万变,以观后变。
    “小姐,奴婢错了,奴婢再也不敢说太子殿下半句不是了。奴婢自愿罚去涮洗房,请小姐看在奴婢家有唯一祖母要靠奴婢照料的份上,饶了奴婢吧!”女孩眼泪忍不住流下来,哭着求饶道。
    “我说要你将刚刚所说的话再说一遍!”李芸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变得不是她自己了?她要先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声音骤然沉了几分,“说!”
    “是,小姐,奴婢这就说!”女孩求饶的声音戛然而止。再也不敢耽误,颤抖着将刚刚她忿忿不满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说完后瑟瑟地伏在地上。
    李芸听完后心中掀起滔天巨浪,看周遭如画的美景也骤然变了颜色。她刚刚没听错,果真是太子殿下,孝亲王府,荣王府等字样,不是演戏,那么难道是在做梦?她蜷起手指用力地掐向手心,手心霎时传来钻心的疼痛。她脸色忽然变了变,心头涌上寒意。也不是梦中。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太阳正烈,自然面前之人不可能是鬼,再说鬼也不可能有影子。
    一种最不可思议的想法骤然涌上心头,难道是……P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