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纸婚

  • 定价: ¥30
  • ISBN:978753784019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岳文艺
  • 页数:249页
  • 作者:符利群//许绘宇
  • 立即节省:
  • 2014-01-01 第1版
  • 2014-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纸婚》编著者符利群、许绘宇。
    陈好好:一个男人赚一万块给你一千块,另一个男人赚一千块给你九百块。你会选哪一个?重要的不是他赚多少而是能给你多少。
    叶想想:我知道这世界上不会有永恒不变的东西,再好的爱情也是三个月的惊心动魄。余下的岁月不是爱上一个人,而是爱上一种习惯。我们还能在一起,也许是爱上彼此在一起的习惯。
    穆先生:如果用心,一点点增加婚姻的厚度,薄纸也会慢慢地像牛皮纸一样结实。有一天,纸婚也会走向棉婚、木婚、陶婚、水晶婚,最后像我们一样走到金婚。

内容提要

  

    《纸婚》编著者符利群、许绘宇。
    《纸婚》内容提要:三对80后男女的一年纸婚生活。婚姻第一年,彼此之间的婚恋关系像一张薄脆如翼的纸。倘不用心经营,纸婚很快会破裂;倘若用心,一点点增加婚姻的厚度,薄纸也会慢慢地像牛皮纸一样结实。所以,最好的婚姻不是生活一辈子不吵架,而是吵了架还能生活一辈子。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周详知不知道你时刻准备跟他离婚?”
    “叶想想,知道结婚是为了什么吗?’’
    叶想想怔愣:“两件花衣裳,一把零花钱?”
    陈好好摇摇头。
    叶想想说:“吃饭,做爱?”
    陈好好说:“结婚是为了方便离婚。你想离个婚先得把婚结了是吧?”
    周详与陈好好算得上青梅竹马。小学生时代,周详给陈好好背过书包,考试时递过纸条,春游时送过巧克力糖糕,表现出一个天真小男生对小女生的呵护;中学生时代,周详为陈好好打过一架,原因是邻班男生说陈好好的牙齿有点黄,屁股太翘。周详冲冠一怒为红颜。
    长大后,男公务员周详在追了两个女孩无果后,蓦然回首,发现女时尚杂志编辑陈好好出落得花枝招展,芳草近在咫尺,遂穷追猛打。
    两人确定关系的头一个月,周详就迫不及待地带陈好好在朋友圈中亮相,不顾及身后三五个倾慕他的女孩儿的伤心眼神。他们如世间饮食男女,上街,购物,美食,喝咖啡,做SPA,聊天,做爱,吵架……周详带她兜风,200多码的风速中她尖叫大笑,望见天上的流云,如冬日断桥边一大堆一大堆的雪。
    在此过程中,陈好好体验到了一种简单环保而无害的快乐。陈好好比较满意。对周详,不讨厌即为爱。对生活,快乐即为幸福。大悲大喜,对陈好好来说,是五年以来不允许存在的状态。
    陈好好在对周详感觉最舒服的时候,接受了他的求婚,同时也毫不迟疑地接受了他的钻戒与房车。在此之前,时机未熟;在此之后,过犹不及。
    陈好好的手机响起,接起听了两句,不容置疑地说:“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要的是刘庄的草坪婚礼,哪怕你现在给我开香格里拉酒店我也不需要!”
    叶想想问发生了什么事。陈好好说:“周详说那边预订的草坪婚礼被人顶了。”
    “你们不是交了订金吗?怎么可以说顶说顶?”
    “那家据说是有钱人,要办离婚酒。”
    “咱们是不是出门没算好时辰,接二连三撞上这些邪门事?这辈子好不容易嫁个人搞得这么堵心。”
    “本人一向百无禁忌,什么时候信过这套?不过也有趣,什么事都赶一块凑热闹了。”
    周详电话又打过来。陈好好“嗯嗯”几声搁下,对叶想想说:“事儿解决了。周详和他妈好话说尽,请他们找别的地儿去。”
    叶想想说:“碰上这档事,让我们未婚青年情何以堪啊。”
    “别把这些看得太重。婚姻犹如一场奢华的宴席,每每盛装出席,结局却总是满盘狼藉。女人的一生不只是为婚姻而准备的,那个叫丈夫的男人未必可保你一生的幸福!”
    “好好,你是准备嫁呢还是不嫁?”
    陈好好嫣然一笑:“但没婚姻这个坟墓,我们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嫁真的不再给赵哲留后路了?”
    陈好好望着镜中的自己,仿佛望见过去。
    五年前。赴美留学的机场里,赵哲和陈好好假装洒脱地拥抱了一下,算是告别。因他背上沉重的摄影器材,甚至连这个拥抱都显得匆促潦草。他因此而对她露出歉疚的笑,她则回以嫣然。没有人知道,大颗的泪堆在她胸口波澜起伏,一直叠到喉头。陈好好笑着转身后,成串的泪水纷纷坠落。
    那一天是陈好好的二十四岁生日。后来陈好好在日记里写,二十四岁最难忘的生日礼物,是这场初恋的“葬礼”。今生再也不能那样去爱一个男人了。
    当初死过一回般的感觉,如今竞也渐渐复苏。不是我们在生活,而是时间生活了我们。爱情的问题是婚姻无法解释的,婚姻的问题也是爱情无法诠释的。
    赵哲化骨绵掌般毁了陈好好的初恋梦想后,她此生的念想只剩一个,除了这个人,嫁给谁都一样。
    陈好好回答叶想想的疑问:“我的世界没有他已经很久很久。前路已经一马平川一目了然,又何必扭头往回看?后面就算再风起云涌风生水起,我也回不去了。前面就算再千重山万重水,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P4-P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