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作品集

朝花夕拾(手绘插画本)

  • 定价: ¥25
  • ISBN:978754702666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万卷
  • 页数:235页
  • 作者:鲁迅
  • 立即节省:
  • 2014-07-01 第1版
  • 2014-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朝花夕拾》是鲁迅先生创作生涯中惟一的一部散文集,其中包括十篇散文。前五篇写于北京,后五篇则写于厦门。这十篇散文,按照鲁迅先生的说法是“回忆的记事”,比较完整地记录了他从幼年到青年时期的生活经历和思想脉络,生动地描绘了一幅清末民初的社会风貌图,是研究鲁迅先生早期思想和生活的重要资料。这些作品,文笔深沉隽永,是中国现代散文中的经典。本书除收录散文集《朝花夕拾》的全部文章,还精选了鲁迅先生独树一帜的杂文作品。

内容提要

  

    《朝花夕拾》是鲁迅先生的唯一一部散文集,是作者“从记忆中抄出来的”童年至青年生活经历的温馨记事。隽永的字句抒写了对回忆中人、事、物的深情与怀念,深沉的文笔描绘了清末民初的社会风貌。本书除收录散文集《朝花夕拾》的全部文章,还精选了鲁迅先生独树一帜的杂文作品。先生的杂文皆蕴含着深刻的思想内涵,既致力于国民“劣根性”的疗治,又如匕首投枪般针砭时弊,语言冷峻凝练,开创了新一代文风,散发着独特的艺术魅力,闪耀着最彻底的“五四”精神。

作者简介

    鲁迅(1881年9月25日一1936年10月19日),曾用名周樟寿,后改名周树人,字豫山,后改为豫才。浙江绍兴人,曾赴日本留学。中国现代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
    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他以笔为武器,战斗一生,被誉为“民族魂”,他的作品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其主要代表作有:
    小说集:《呐喊》《彷徨》《故事新编》;
    散文集:《朝花夕拾》;
    散文诗集:《野草》;
    杂文集:《热风》《华盖集》《华盖集续编》《南腔北调集》《三闲集》《二心集》《而已集》《坟》等。

目录

朝花夕拾
  《朝花夕拾》小引
  狗·猫·鼠
  阿长与《山海经》
  《二十四孝图》
  五猖会
  无常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父亲的病
  琐记
  藤野先生
  范爱农
  后记
投枪匕首
  记念刘和珍君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拿来主义
  随感录三十八
  娜拉走后怎样
    ——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文艺会讲
  再论雷峰塔的倒掉
  我之节烈观
  灯下漫笔
  青年必读书
    ——应《京报副刊》的征求
  战士和苍蝇
  论“他妈的!”
  论睁了眼看
  夏三虫
  略论中国人的脸
  读书杂谈
    ——七月十六日在广州知用中学讲
  谈皇帝
  说胡须
  论照相之类
  未有天才之前
    ——一九二四年一月十七日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友会讲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阿长与《山海经》
    长妈妈,已经说过,是一个一向带领着我的女工,说得阔气一点,就是我的保姆。我的母亲和许多别的人都这样称呼她,似乎略带些客气的意思。只有祖母叫她阿长。我平时叫她“阿妈”,连“长”字也不带;但到憎恶她的时候,——例如知道了谋死我那隐鼠的却是她的时候,就叫她阿长。
    我们那里没有姓长的;她生得黄胖而矮,“长”也不是形容词。又不是她的名字,记得她自己说过,她的名字是叫作什么姑娘的。什么姑娘,我现在已经忘却了,总之不是长姑娘;也终于不知道她姓什么。记得她也曾告诉过我这个名称的来历:先前的先前,我家有一个女工,身材生得很高大,这就是真阿长。后来她回去了,我那什么姑娘才来补她的缺,然而大家因为叫惯了,没有再改口,于是她从此也就成为长妈妈了。
    虽然背地里说人长短不是好事情,但倘使要我说句真心话,我可只得说:我实在不大佩服她。最讨厌的是常喜欢切切察察,向人们低声絮说些什么事,还竖起第二个手指,在空中上下摇动,或者点着对手或自己的鼻尖。我的家里一有些小风波,不知怎的我总疑心和这“切切察察”有些关系。又不许我走动,拔一株草,翻一块石头,就说我顽皮,要告诉我的母亲去了。一到夏天,睡觉时她又伸开两脚两手,在床中间摆成一个“大”字,挤得我没有余地翻身,久睡在一角的席子上,又已经烤得那么热。推她呢,不动;叫她呢,也不闻。
    “长妈妈生得那么胖,一定很怕热罢?晚上的睡相,怕不见得很好罢?……”
    母亲听到我多回诉苦之后,曾经这样地问过她。我也知道这意思是要她多给我一些空席。她不开口。但到夜里,我热得醒来的时候,却仍然看见满床摆着一个“大”字,一条臂膊还搁在我的颈子上。我想,这实在是无法可想了。
    但是她懂得许多规矩;这些规矩,也大概是我所不耐烦的。一年中最高兴的时节,自然要数除夕了。辞岁之后,从长辈得到压岁钱,红纸包着,放在枕边,只要过一宵,便可以随意使用。睡在枕上,看着红包,想到明天买来的小鼓、刀枪、泥人、糖菩萨……。然而她进来,又将一个福橘放在床头了。
    “哥儿,你牢牢记住!”她极其郑重地说。“明天是正月初一,清早一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得对我说:‘阿妈,恭喜恭喜!’记得么?你要记着,这是一年的运气的事情。不许说别的话!说过之后,还得吃一点福橘。”她又拿起那橘子来在我的眼前摇了两摇,“那么,一年到头,顺顺流流……。”
    梦里也记得元旦的,第二天醒得特别早,一醒,就要坐起来。她却立刻伸出臂膊,一把将我按住。我惊异地看她时,只见她惶急地看着我。
    她又有所要求似的,摇着我的肩。我忽而记得了——
    “阿妈,恭喜……。”
    “恭喜恭喜!大家恭喜!真聪明!恭喜恭喜!”她于是十分欢喜似的,笑将起来,同时将一点冰冷的东西,塞在我的嘴里。我大吃一惊之后,也就忽而记得,这就是所谓福橘,元旦辟头的磨难,总算已经受完,可以下床玩耍去了。
    她教给我的道理还很多,例如说人死了,不该说死掉,必须说“老掉了”;死了人,生了孩子的屋子里,不应该走进去;饭粒落在地上,必须拣起来,最好是吃下去;晒裤子用的竹竿底下,是万不可钻过去的……。此外,现在大抵忘却了,只有元旦的古怪仪式记得最清楚。总之:都是些烦琐之至,至今想起来还觉得非常麻烦的事情。
    然而我有一时也对她发生过空前的敬意。她常常对我讲“长毛”。她之所谓“长毛”者,不但洪秀全军,似乎连后来一切土匪强盗都在内,但除却革命党,因为那时还没有。她说得长毛非常可怕,他们的话就听不懂。她说先前长毛进城的时候,我家全都逃到海边去了,只留一个门房和年老的煮饭老妈子看家。后来长毛果然进门来了,那老妈子便叫他们“大王”,——据说对长毛就应该这样叫,——诉说自己的饥饿。长毛笑道:“那么,这东西就给你吃了罢!”将一个圆圆的东西掷了过来,还带着一条小辫子,正是那门房的头。煮饭老妈子从此就骇破了胆,后来一提起,还是立刻面如土色,自己轻轻地拍着胸脯道:“阿呀,骇死我了,骇死我了……。”
    我那时似乎倒并不怕,因为我觉得这些事和我毫不相干的,我不是一个门房。但她大概也即觉到了,说道:“像你似的小孩子,长毛也要掳的,掳去做小长毛。还有好看的姑娘,也要掳。”
    P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