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纨绔世子妃(6定乾坤上下)/西子情作品纨绔世子妃系列

  • 定价: ¥59.8
  • ISBN:978755521175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青岛
  • 页数:570页
  • 作者:西子情
  • 立即节省:
  • 2014-11-01 第1版
  • 2014-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纨绔世子妃(6定乾坤上下)》是继《妾本惊华》之后西子情强势归来,五星超完美男主宠你一生不背离!
    轻风衣染,他再不是潇洒张扬的小王爷。
    帝业基石,登阶而上,他背负着夜氏先祖费尽心机夺得百年天下的负担。
    云端高阳,他再不是雍容雅致的景世子。
    西南战火,十里归一,他肩挑着慕容先祖仁爱子民再复千载繁荣的善念。
    夺得和守护背道而驰,信仰与爱情难成一线,是以,他们注定为敌。
    看温文尔雅的腹黑世子VS腹有乾坤的纨绔少女的故事将带你走近结局的绚烂与静好!

内容提要

  

    西子情的《纨绔世子妃(6定乾坤上下)》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
    故事讲述了新帝登基,西南战火绵延千里。帝业如棋,江山霎时风起云涌。
    昔日的染小王爷、荣王府景世子不复存在。
    昔日的云王府浅月小姐亦换了一重身份。
    百年风云浮出水面,明刀暗箭落幕,铁血马蹄争鸣。
    两个棋逢对手的人终是登阶而上,为爱争夺,抢行独木桥。
    荣华宫种下牡丹,凤凰关桃花纸贵。
    痴情如利剑,爱意有深有浅。一局棋不到最后一刻,论不出输赢!
    这一场江山爱情豪赌,谁来定乾坤?

作者简介

    西子情,女,天津作协作家、潇湘书院当红大神级作者。“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因对古文字的喜爱和少时的梦想,大学毕业后遂执笔文坛。在喧嚣繁华的城市,快餐生活的时代,用优美细腻的文字撰写流畅在你我心尖上的爱情和感动。品文学汪洋之浩瀚广博,读文字意蕴之锦绣妙绝,思青春深处之情深不悔,感悟世间众生百态之旖旎秾华。其代表作品《青春制暖》《京门风月》《纨绔世子妃》《妾本惊华》等。

目录

第一章  输赢赌局
第二章  礼尚往来
第三章  守株待兔
第四章  烈火焚身
第五章  翻天覆地
第六章  生是帝王
第七章  点燃江山
第八章  并蒂牡丹
第九章  弹指心折
第十章  伉俪情深
第十一章  酬情点兵
第十二章  三箭攻城
第十三章  伺机报仇
第十四章  海棠春色
第十五章  两军交锋
第十六章  寻仇过招
第十七章  被掠为妃
第十八章  收复河山
第十九章  十里归一
第二十章  和离赐婚
第二十一章  血染桃花
第二十二章  红裳牡丹
第二十三章  艳冠群芳
第二十四章  翻云覆雨
剧场  陈年老醋5
剧场  陈年老醋6
剧场  陈年老醋7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二章  礼尚往来
    云浅月抱着怀里的夜天赐,出了房门。凌莲和伊雪立即跟上她。
    出了紫竹院,来到荣王府门口,青裳早已经吩咐容昔备好了车,等在那里。见云浅月来到,她连忙挑开帘幕,云浅月抱着夜天赐上了车。
    青裳、凌莲、伊雪三人对看一眼,齐齐跳上了马车。
    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荣王府门口,向皇宫而去。    
    新帝登基,虽然过了一日,但大街上依然分外热闹,人们三五一帮,七八一伙,纷纷聚在一起,谈论新帝如何如何,云浅月的名字夹杂其中。
    云浅月脸色漠然。
    青裳、凌莲、伊雪三人看着她的脸色,都不说话。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皇宫。宫门口,车夫停住马车。青裳、凌莲、伊雪三人当先跳下了车,云浅月抱着夜天赐也缓缓下了车。
    新帝登基,宫门口的御林军换了一批新人,以前的赵统领被调离了皇宫。此时宫门关着,御林军在宫墙上银枪铠甲,肃穆凛然。
    云浅月淡淡向上看了一眼,清声道:“开宫门!”
    上面的人看清是云浅月,互相对看一眼,其中一入跑下了宫墙,不多时,一名身穿内廷统领服饰的人走上了宫墙,向下看了一眼,居高行了一礼,“景世子妃。您这是……”
    “我找夜轻染。”云浅月看着那人。这人她并不面生,是西山军机大营里的一名副将,叫陈绍。将一名副将调来看守宫门,可见此人是夜轻染的亲信。
    陈绍一楞,如今皇上的名讳无人敢再说,能有胆子说的,恐怕只有这位景世子妃了。但想想她的事迹,也不奇怪,于是恭敬地道:“皇上下令,从即日起,除了文武百官,宫门进出人员一律经他批准,否则不得放入。”
    “那你就去告诉他,我要见他。”云浅月道。
    陈绍又连忙道:“皇上下此命令说您除外,您要进宫,随时可开宫门。”话落,他对身后一摆手,命令道:“开宫门!”
    有人立即打开了宫门。
    “你们三人等在这里!”云浅月对青裳等三人交代了一句,抬脚进了宫门。
    皇宫还是那个皇宫,楼台殿宇还是一如既往,但到底是气氛不一样了。
    老皇帝驾崩后,皇宫一直处于压抑的气氛之中。如今新帝登基,万象更新,再加上早春到来,风拂枝叶,宫女太监脱了冬袍换了春服,人目所见,皇宫内除了庄严肃穆外,还有些欣欣向荣之感。  云浅月进了宫门内,陈绍从宫墙上下来,走到她面前,恭敬地一礼,  “属下带您去暖阁等候,今日皇上还没下朝。”。
    “不必,我去金殿上找他。”云浅月向前走去。  陈绍一怔,他知道上次这景世子妃还没嫁给景世子的时候大闹金殿,摧毁了龙椅,而这一次再上金殿,看她脸色,恐怕来者不善。他连忙紧追两步,拦在她面前道:“皇上大约快下朝了,您去暖阁稍等片刻,应该用不了太久。”  云浅月淡淡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这一眼极淡,却让陈绍心神一凛,不禁后退了一步。她绕过他,继续向前走去。
    陈绍暗暗觉得不妙,知道拦不住云浅月,但是得赶紧去报信,他连忙快走两步,又对云浅月道:“皇上还不知道您进宫,属下提前去禀报。”
    云浅月没言声。
    陈绍先云浅月一步向金殿跑去。
    云浅月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小身子已冷,她紧紧抿了唇,脚步不由重了几分。
    从皇宫门口通向金殿,一路走来,玉石铺就的地面被她踩出了浅浅的一层印迹。    
    “报!”
    陈绍来到金殿外,也顾不得打扰皇上早朝,直觉认为景世子妃抱着孩子进宫,要出大事儿。他扬声高喊了一声。
    金殿内,夜轻染高坐金椅,正在和文武百官议事。这是他登基后的第一个早朝,要安排商议的事情自然颇多,所以,今日的早朝延长了。
    如今听得外面一声高喊,百官的言论声戛然而止。
    夜轻染微微抬头,看向金殿门口。
    文武百官也齐齐回过头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外面这声高喊,听起来甚是急迫,众人心想,看起来有大事情发生。
    “报!”陈绍没听到里面回话,回头看了一眼,见云浅月快来了,又高喊了一声。
    “宣!”夜轻染自然听出是陈绍的声音。
    “宣!”内侍高喊一声。
    “宣!”一路高喊声传到了大殿外。
    陈绍腾腾跑进了金殿,来到金殿正中,单膝跪在地上,行的是军礼,“禀皇上,景世子妃抱了一个孩子进了宫,说要见皇上。如今正向金殿行来。”话落,他看了一眼夜轻染,又补充道:“属下让景世子妃去暖阁等候,景世子妃不去,似乎是……要闯金殿。”
    群臣闻言齐齐一惊,他们对上次云浅月怒闯金殿毁龙椅的事情还记忆犹新。
    几位老臣如德亲王、孝亲王之辈,朝中新贵如容枫、沈昭、苍亭等,都看向容景。
    容景听到云浅月要上金殿见夜轻染,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听说她抱着孩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便不动声色地站在殿中,面对众人投来的视线,神色如初。
    夜轻染哦了一声,问道:“什么样的孩子?”
    “锦绣被褥包卷,属下没看到样貌,便急急来禀告了。”陈绍道。
    “平王夜天赐?”夜轻染虽然是问话,语气却带着几分肯定。
    “应该是,属下不敢妄断。”陈绍道。
    夜轻染扬了扬眉,看向夜天逸,夜天逸对他摇摇头,意思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移开视线看向和夜天逸并排站在一起的容景,“景世子,你可知道她来做什么?”  容景摇摇头。
    “你竟不知?”夜轻染眯了眯眼睛。  容景淡淡一笑,“内子在荣王府不受半丝限制,她想做什么,完全有自由。景不知她今日何以有此一举也不奇怪。”
    “她应该在府中养伤吧?”夜轻染道。
    “应该是!”容景点头。
    ……
    P2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