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绾青丝(2)

  • 定价: ¥25
  • ISBN:978755001408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347页
  • 作者:波波
  • 立即节省:
  • 2015-08-01 第1版
  • 2015-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由波波所著的《绾青丝(2)》主人公叶海花前世受过很多伤害,可即便如此,她依然有放不下的心结,希望找到一个为自己绾青丝的人,找到心灵真正的归宿。
    在小冥王的帮助下,叶海花在大奸臣的女儿蔚蓝雪身体上得以重生。熟料,蔚蓝雪一家刚遭受变故,蔚蓝雪也被人卖入青楼,堕落风尘。
    随后,变身蔚蓝雪的叶海花为自己化名卡门,周旋于各色美男之间,直到遇见了风一样的男子——云峥。她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心灵的归宿,幸福却如梦般易醒。
    一切的阴谋都随着日益激烈的夺位之争展开,四国虎视眈眈,叶海花被动地卷入其中,这个勇敢坚强的女子,就在这乱世风流中演绎了一段传奇人生!

内容提要

  

    《绾青丝(2)》是波波著作的《绾青丝》系列的第二篇,主要讲述了叶海花在沧都经商的传奇经历,同时描写了她与安远兮的感情纠葛。

作者简介

    波波,2001年开始在网上写文,以《绾青丝》成名于网络。曾出版小说《花神的女儿》,并著有长篇小说《珠子》、《追》等。
    写文是为了自我满足,若能在娱乐自己的同时给读者带去一点快乐,是我莫大的幸福,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所有朋友!

目录

第二卷 沧都篇
第十九章  赠刀
第二十章  下聘
第二十一章 退婚
第二十二章 逼婚
第二十三章 奸夫
第二十四章 祭神
第二十五章 逃生
第二十六章 遇狼
第二十七章 阿牛
第二十八章 讯息
第二十九章 神驹
第三十章  夜袭
第三十一章 熟人
第三十二章 掌柜
第三十三章 火锅
第三十四章 老爷
第三十五章 做媒
第三十六章 大单
第三十七章 失货
第三十八章 堂审
第三十九章 神婆
第四十章  血礼
第四十一章 反思
第四十二章 卖歌
第四十三章 水鱼
第四十四章 情愫
第四十五章 富侯
第四十六章 诗会
第四十七章 内情
第四十八章 穿帮
第四十九章 原委
第五十章  云峥
第五十一章 旧仇
第五十二章 情定
第五十三章 露底
第五十四章 援手
第五十五章 情殇
第五十六章 花嫁
第三卷 风华篇
第一章  归京
第二章  夫君
第三章  矿难
第四章  骚乱
第五章  鬼面
第六章  暗鬼
第七章  闺情
第八章  面摊
第九章  沉谙
第十章  访客
第十一章 面圣
第十二章 变故
第十三章 楚殇
第十四章 心病
第十五章 私召
第十六章 太后
第十七章 禁军
第十八章  寻衅
第十九章  述情
第二十章  剖析
第二十一章 试探
第二十二章 冤案
第二十三章 线索
第二十四章 秘辛
第二十五章 玉枕
第二十六章 辐射
第二十七章 家宴
第二十八章 妒妇
第二十九章 落水
第三十章  戏子
第三十一章 遇刺
第三十二章 推断
第三十四章 毒计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万马奔腾,骏马驰骋。曜月国人以鲜马奶的祭酒拉开了赛马大会的序幕。乌雷在一声令下之后,当头冲出去,他骑的不是星夜那晚的黑马,而是乘了一匹俊逸的白马,配着金银雕花的马鞍和讲究的笼头。赤备告诉我,白色的骏马格外受曜月国人的尊崇。据说,它是受长生天元气与精华的神马,是天马的化身,牧民经常把白马当成偶像供奉着。而乌雷王子骑的那匹白马,眼睛乌亮、蹄子漆黑,全身毛色纯白,没有一绺杂毛,毛色闪光,每个器官都没有伤痕、疮疤,是真正的神驹。那是乌雷十六岁那年在草原上驯服的一匹野马,从他十六岁骑着这匹白马参加赛马大会以来,已经连续七年夺得赛马大会上的金刀,直到两年前乌雷觉得不能一直阻挡其他勇士表现的机会,提出不再参加赛马大会,曜月国人便再也没有在赛马大会上看到他们尊敬的王子夺刀的英姿,没想到今年乌雷居然又参赛了。
    而赛马大会上提供给勇士争夺的金刀,是请曜月国技艺最精湛的工匠,每年打造一把。刀铸好之后,请萨满巫师举行隆重的仪式,祈求长生天为其赐福开光,然后在神龛里供奉一年,在赛马大会当日,将金刀请出,挂在赛场上迎风飘扬的禄马风旗旗杆上,最先夺得金刀的勇士则胜出。此时,那把象征着勇敢、能力、智慧的金刀就挂在赛场远处的旗杆上,隔得太远,我看不到金刀的样子,只看到在阳光的照耀下,旗杆顶端闪着一团夺目的金光。群马向着草原尽头奔驰而去,消失在地平线上,我诧异地问赤备:“为什么他们不去夺刀呢?”
    赤备微微一笑,道:“在夺取金刀之前,要先经过一条预先规定的路线,那条路线给夺刀的勇士制造了一些障碍,能通过考验回来的人才有机会夺刀。”
    原来如此。我恍然,复又疑惑地道:“那你们怎么知道哪些勇士是通过了考验的?万一有人投机不从他们规定的路线回来呢?”
    赤备笑道:“叶老板少安毋躁,一会儿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远方的地平线上袅袅升起一阵浓密的白烟,随后,响起两声仿佛信号弹似的尖锐爆响,一声悠长而嘹亮,一声短促而沉闷。赤备笑道:“已经有三十七名勇士蹚过了月亮河。”
    “月亮河?”真好听的名字,我好奇地道,“你怎么知道?”
    “就是那些烟和信号弹的声音告诉我们的。”赤备笑道,“在每个障碍处,都有人监督,参赛的勇士要在每个障碍处各取回一面绣着白色神马和银合八骏马的小旗。最后拿到金刀的勇士同时还要出示五面颜色不同的小旗,比赛结果才视为有效。每当一批勇士经过障碍,在障碍处监督的人就会燃起白烟,并放响炮告诉赛场的人比赛进行的情况。”
    我点点头,笑道:“听赤备大哥这样说,这些障碍一定设置得很厉害。”
    “不错。”赤备点点头,神情颇为得意,“就说这月亮河,河道宽阔,水流湍急,河水深浅不一,而且我们在河里设置了绊马的机关。要蹚过河,除了要靠骑士们的经验、坐骑的骠勇,还要靠一点运气,否则很难蹚过去。”
    说说笑笑间,第二阵白烟又飘上半空,信号弹又响起来。这样反复五次之后,赤备告诉我,通过五关障碍的勇士还剩下七名,这七个优胜者便是有资格夺取金刀的人。正说着,只见地平线上冒出几个黑点,嗒嗒的马蹄声渐近,果然只有七名骑士返回赛场。赤备笑道:“精彩的比赛现在才算正式开始。”
    我看向赛场,只见骑士们争先恐后地奔向赛场上的禄马风旗旗杆,为了阻止其他人先到达旗杆处,马上的骑士相互之间使出各种招数,阻止对手的前进速度。我哑然失笑,忆起前世足球场上那些拦截、纠缠,花样百出的镜头,与眼前的情况真是有些相似。尽管如此,乌雷仍是一马当先,冲在众人的前面。赤备高兴地道:“看来此次赛马大会,又是乌雷王子胜出。”
    我有些不以为然:“他骑的马比别人的好,即使夺了刀,也没什么好得意的。”
    赤备惊讶地看了我一眼,辩解道:“乌雷王子骑的马固然是神驹,但这些参赛勇士的赛马也都是百里挑一的好马,而且,那匹神驹既然是王子驯服的,骑它也是理所当然的,其他人没什么好不服气的,他们有那本事,也可去驯一匹同样的马来参赛。”
    这不是强词夺理吗?既然是比赛,当然得处在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下,乌雷若换一匹跟其他人一样的马,也能这样神勇吗?我颇有些不认同,但也懒得和赤备争辩,他完全把乌雷当成了神话般的人物,就如一个传教士与一个和尚讨论是佛祖更神圣还是上帝更伟大。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