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我的倔强不怕遍体鳞伤(我是处女座女孩)/十二星座女孩励志言情小说系列

  • 定价: ¥36
  • ISBN:978755027682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37页
  • 作者:七月染
  • 立即节省:
  • 2016-06-01 第1版
  • 2016-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七月染编著的《我的倔强不怕遍体鳞伤(我是处女座女孩)》是一个关于女主人公的青春、梦想和爱情的故事。她们面对的环境、经历的挫折各有不同,采取的方式方法都不一样,但她们积极追求梦想、渴望真挚爱情的心态都一样。每部小说都唯美动人,故事曲折纠结。十二部书中的女主人公,分别有学生、白领、富二代、搞艺术的等等等等,她们各自都有着自己鲜明的星座属性,随着自己的性格特质推动情节的发展。会让读者有很强烈的共鸣。如白羊座女孩白小杨从大学生到进入职场,她的性格特征决定了她的为人处事方式以及得到的结果。

内容提要

  

    七月染编著的《我的倔强不怕遍体鳞伤(我是处女座女孩)》介绍了,易水是一个自由摄影师,有一个与自己相恋了八年的男友杨光,有两个死党闺蜜冉晓萌和夏夏。易水准备与杨光领结婚证时,却见到杨光牵着冉晓萌的手告诉她,他们已经结成了夫妻,请求她的原谅。易水装作镇静地离开,其实深受打击。
    汽车4S店的老总向然,与前妻石慧离婚多年,好哥们陈亮是他的得力助手。向然与易水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却因为助理夏夏错发的一封邮件,开始了一系列缠绵悱恻摄人心魄的爱情故事。
    向然和易水准备结婚之时,石慧带着向然的两个双胞胎儿子回来了。石慧对易水的攻击和纠缠使易水肚子里的孩子流产,而向然的纠结与反复,使得易水大受伤害,选择了离开。而向然偶然发现,石慧带回来的两个儿子居然不是他亲生的,陈亮竟成了那两个孩子的生父。他想去找易水,而此时的易水,却要面对杨光父母的深情厚意,他们只愿意接受易水成为他们的儿媳妇……

作者简介

    七月染,原名李培林,青海西宁市人,八五后高原小女子。在《青海青年报》等媒体上发表散文、小说等多篇。多家文学网站的签约驻点作者。备受八零后、九零后喜爱的言情女作家之一。被誉为“下一站言情小说天后”。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陌生的街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放眼望去没有一张熟识的面孔,易水的恐惧从心底开始攀升,不知是从哪个方向窜出来的一群陌生人,狂笑着将易水团团围住,易水无助地在原地打转,想要呼救却怎么也发不出声,就在恐惧要把她淹没之时,一只温暖的大手将她牵起,拉着她>中出了陌生人的包围……她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可是那人手心传出来的温度驱赶着她心底的恐惧,让她觉得很安全,她很想看清这个牵着她的手往前跑的人,不料一阵电话铃声将易水吵醒,原来又是这样的梦,易水总是做这样的梦,梦见自己被很多人围困时总有一只大手牵着她往前跑……
    “易水,起床了吗?”打来电话的是杨光,易水相恋八年的男朋友。
    易水猛地从床上坐起,一把摘掉眼罩,处女座的易水喜欢睡觉,爱做梦,她身上有着处女座所有的优点和怪癖,她忙说:“没有呢!我马上起。你等我一下,我保证不耽误今天和你领证。”
    “易水,我是想说……”杨光在电话那头吞吞吐吐。
    “还是一会儿见面说,杨光,你要是先到民政局门口,就等我一下。”易水有些慌张地挂断了杨光的电话,一个人捏着手机出神了半天,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照在她清秀的脸上,脑海里还是刚刚的梦里的场景,她伸出自己的手仔细地端详,好像梦里那双手--的温度还留在她的手上。易水轻轻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准备下床的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坐回到床上,一个电话拨给了她最好的闺蜜夏夏。
    “夏夏,今天……今天是我和杨光几年前约好去领证的日子……”
    “真的吗?终于要结束你俩八年的爱情长跑了?太好了,易水。”电话那头的夏夏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夸张地大叫着,好像要领证的是她自己。
    “夏夏,不知为何我心里有点儿发怵,你陪我去吧?”
    “连领证都要我陪,易水,我败给你了,好吧。好吧。”
    易水一袭白色长裙,背着帆布双肩包赶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夏夏已经到了,一头短发,身着牛仔衣的夏夏身上有一种中性美,见易水款款而来,夏夏伸开双臂给了易水一个大大的拥抱,高兴地对易水说:“终于要下定决心嫁给杨光了,舍得把自己嫁掉了?”
    “反正是早几年前就约定好的,只是约好的时间到了而已呀。”易水说话永远平平淡淡的。
    “对了,领证这么重要的事儿,这杨光怎么还迟到呀? 一会儿我替你收拾他。”夏夏说着扬了扬拳头。
    “一早上他还打电话叫我起床呢,再等等吧。兴许路上堵车呢,你呀,总是这么急性子。”
    “好好好,我是说不得你家杨光一句。”夏夏装作生气地回嘴。
    易水不再回话,若有所思地低下头,看着脚上的帆布鞋。
    一对一对幸福的恋人走进民政局,一对一对幸福的恋人领了证离  开,杨光迟迟不出现,易水倒是出奇地安静,只是夏夏早等不及了,正要给杨光打电话时,杨光出现了,跟杨光一起来的还有冉晓萌——易水和夏夏的大学室友。有点婴儿肥的冉晓萌,透着一股可爱气,懂事乖巧,性子柔顺,却又特别爱哭。
    看着他们进来,夏夏纳闷地小声问易水:“你还给晓萌打电话了?”
    易水摇摇头。
    “那他俩怎么一起来了?”夏夏眼睛看着一起进来的冉晓萌和杨光,问易水的声音愈发小了。但是易水听得很真切。
    易水还是摇头。
    看着杨光和冉晓萌走近了,夏夏开始发问:“晓萌,你怎么也来了?哦,我知道了,是来见证易水和杨光的幸福时刻的,对吧?不愧是大学四年的好姐妹,还有杨光,我该说说你了,领证这么重要的事,你让易水等你这么久……”
    易水见夏夏说起来没完,杨光脸上面露难色,就赶紧打圆场,说:“杨光,我们……我们进去吗?”
    杨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表情极为难堪。
    “易水,对不起。”冉晓萌开口道歉:“我和杨光是想告诉你……”
    “晓萌,有什么话等易水和杨光领完证再说吧,杨光来晚了,又不是你的错。”夏夏打断了冉晓萌的话。
    “夏夏,你让我把话说完。”冉晓萌祈求着夏夏,杨光突然牵起冉晓萌的手艰难地对易水说:“易水,对不起,我和晓萌已经领证了,我们实在瞒不住了……”杨光的话没说完,冉晓萌的眼泪就跟着下来了。
    易水不再说话,她的眼睛看到了杨光和冉晓萌的十指相扣,她的视线开始慢慢地往上移,最后冷冷地盯着杨光的脸。
    杨光不敢看易水的眼睛,但还是艰难地说:“易水,我和晓萌已经领证了,在准备婚礼……”
    杨光的话没有再接着往下说,易水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她伫立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杨光和冉晓萌,眼神开始冰冷,冷到足够让周围的空气结冰。
    一边是自己最好的闺蜜,一边是相恋八年的男友,他们早已领了证,而易水是最后才知道的,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欺骗,在易水心里又是怎样的一种痛?
    易水无力地打开家门,忽然觉得自己好累,她感到自己在眩晕,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民政局门口回到家的,把自己重重地扔到沙发里,极尽虚脱,闭上眼睛她仿佛回到了和杨光相遇的高中时代。
    高一的下学期快要期中考试的时候,班里转来了一个男生,他就是杨光,易水到现在都还能清晰地记起杨光那天的模样:白T恤,洗得发白的蓝色牛仔裤,配着脚下的运动鞋,很是干净清爽。
    高中时他们会因为一道数学题的答案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也会因在语文课偷偷传纸条而被老师罚站,高三填志愿时两人相约填到一所院校,梦想着能与彼此一起飞向未来。可是到今天,易水才知道,杨光,这个贯穿着自己高中和大学生活的男孩早已成了自己闺蜜的老公。而自己居然一直被蒙在鼓里。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又是什么时候领了结婚证的?易水竟然毫无察觉,现在想来思绪纷乱,心里的悲凉足以将柔弱的她湮没。
    一阵手机铃声把易水拉回到男朋友早已成了闺蜜老公的现实,是旅游杂志社的编辑约稿,易水本想推掉,可是最后她还是答应了。
    易水是一名摄影师,中文专业毕业,写得一手好文章,爱上摄影是因为大学时她选修了摄影课。大学时易水就得过一些大大小小的摄影奖,现在她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常跑去各地采风,拍一些摄影作品并投稿,也答应一些杂志社的约稿,并给杂志社写些旅游攻略以及描述各地风土人情之类的文章。易水喜欢这样的生活,随心随意,无拘无束。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