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综合性图书 > 综合性图书 > 年鉴、文摘、索引

读者文摘(典藏版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 定价: ¥28
  • ISBN:978756394804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工业大学
  • 页数:255页
  • 作者:编者:谢玲
  • 立即节省:
  • 2016-09-01 第1版
  • 2016-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谢玲主编的这本《读者文摘(典藏版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精选的民国时期作家的文章,为读者精选最有价值的文章。分为:“爱与欲的边缘”“异国的风花雪月”“烟花巷里不只风流事”三辑,视角深入人的内心深处,描述男男女女的情感困惑和情欲纠葛,探讨灵与肉,爱与欲的永恒话题。

内容提要

  

    谢玲主编的这本《读者文摘(典藏版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把目光锁定民国时期,力图从浩瀚的资料海洋里,披沙沥金,为读者精选最有价值的文章。全书精选了民国作家的文章,视角深入人的内心深处,描述男男女女的情感困惑和情欲纠葛,探讨灵与肉、爱与欲的永恒话题。阅读这些文章,将会使你活得激情满怀,爱得深沉博大;会使你更加自信地去追逐内心的憧憬与梦想。当感到痛苦、惶惑和失落时,它将给你以慰藉;在遭受打击、挫折时,它将给你以力量和智慧。

目录

第一辑  爱与欲的边缘
  沉沦
  迷梦
  菊子夫人
  劫
  过去
  前途
  爱丽
  病狂者
  恋爱之镜
第二辑  异国的风花雪月
  南迁
  木犀
  音乐会小曲
  石像的复活
第三辑  烟花巷里不只风流事
  秋柳
  老琴师
  萧郎画樱记
  烟篷
  浪子的笔记
  北里婴儿
  恋爱的破产

前言

  

    在人生的旅途中,最糟糕的境遇往往不是贫困,不是厄运,而是精神和心境处于一种无知无觉的疲惫状态:感动过你的一切不能再感动你,吸引过你的一切不能再吸引你,甚至激怒过你的一切不能再激怒你。这时,你就需要寻找另一片风景。
    畅销全球的《读者文摘》杂志的创始人华莱士曾说过:“只有人性的东西才能征服人心,即使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人们还是会敬畏些什么,那就是看似简单朴素的真、善、美。是真、善、美在拯救和平衡人的内心。”
    生命,需要鼓舞与希望;心灵,需要温暖与滋润。幸福并非来自物质的充盈,它是一种用奉献牺牲所获取的愉悦和满足感。
    “读者文摘”系列丛书,以严苛的标准,挑选精致而丰富的内容,以最全面的视角,为你呈现大干世界的精彩绝伦!
    “读者文摘”系列丛书,用高屋建瓴的思维,揽括了人世间的千姿百态,让读者一边感悟他人的智慧,一边掌控自己的人生!
    在现今这个社会,年轻人喜欢追星,他们心目中的偶像是流行歌手或演员明星。偶像发行新专辑,开播新的电视剧,参加新的综艺节目,或有花边新闻等,总能吸引无数人的眼光,制造很大的社会影响。
    时光倒流八九十年,在民国时期,那时青年们的心中,也有偶像,但那些偶像,多是文化名人。像胡适,像鲁迅,像徐志摩,像郁达夫……他们光芒四射,有无数的崇拜者。他们文思才情俱佳,很多人都等着从报纸杂志上看他们新的文章,就像沐浴春风,以此获取人生有益的营养。
    时代不同,人的追求肯定不同。但是,人是有根的,有历史的根,有文化的根,有血脉的根,有乡土的根……忘记过去等于背叛,找不到根人就会走向虚无。
    其实,当你用心细细去寻觅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那片天空曾经也那么精彩,有那么多繁星闪烁;那是一个盛产大师的时代,他们创造的精神文化世界,让人叹为观止;那是一个激情澎湃的年代,人们为了追求心中梦想甚至愿意舍弃生命!
    “读者文摘典藏版”系列,把目光锁定民国时期,力图从浩瀚的资料海洋里,披沙沥金,为读者精选最有价值的文章。
    这些文章,多出自民国大师之手,由他们精心打造,不可多得!
    这些文章,讲人生,讲政治,讲战争,讲和平,讲现实,讲理想,讲风土,讲人情,讲父母之爱,讲故乡之情,讲才子佳人,讲风月故事……主题涵盖多样,内容丰富多彩!
    这些文章,既有历史的沉淀,又有现实的借鉴意义!
    本书精选了民国作家的文章,视角深入人的内心深处,描述男男女女的情感困惑和情欲纠葛,探讨灵与肉、爱与欲的永恒话题。
    阅读这些文章,将会使你活得激情满怀,爱得深沉博大;会使你更加自信地去追逐内心的憧憬与梦想。当感到痛苦、惶惑和失落时,它将给你以慰藉;在遭受打击、挫折时,它将给你以力量和智慧。
    毫无疑问,本书会成为你的终生益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五
    秋天又到了。浩浩的苍空,一天一天的高起来。他的旅馆旁边的稻田,都带起黄金色来。朝夕的凉风,同刀也似的刺到人的心骨里去,大约秋冬的佳日,来也不远了。
    一礼拜前的有一天午后,他拿了一本Wordsworth的诗集,在田塍路上逍遥漫步了半天。从那一天以后,他的循环性的忧郁症,尚未离他的身过。前几天在路上遇着的那两个女学生,在风气纯良,不与市井小人同处,清闲雅淡的地方,过日子正如做梦一样。他到了N市之后,转瞬之间,已经有半年多了。
    熏风日夜的吹来,草色渐渐儿的绿起来,旅馆近旁麦田里的麦穗,也一寸一寸的长起来了。草木虫鱼都化育起来,他的从始祖传来的苦闷也一日一日的增长起来,他每天早晨,在被窝里犯的罪恶,也一次一次的加起来了。
    他本来是一个非常爱高尚爱洁净的人,然而一到了这邪念发生的时候,他的智力也无用了,他的良心也麻痹了,他从小服膺的“身体发肤不敢毁伤”的圣训,也不能顾全了。他犯了罪之后,每深自痛悔,切齿的说,下次总不再犯了,然则到了第二天的那个时候,种种幻想,又活泼泼的到他的眼前来。他平时所看见的“伊扶”的遗类,都赤裸裸的来引诱他。中年以后的妇人的形体,在他的脑里,比处女更有挑发他情动的地方。他苦闷一场,恶斗一场,终究不得不做她们的俘虏。这样的一次成了两次,两次之后,就成了习惯了。他犯罪之后,每到图书馆里去翻出医书来看,医书上都千篇一律的说,于身体最有害的就是这一种犯罪。从此之后,他的恐惧心也一天一天地增加起来了。有一天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来的消息,好像是一本书上说,俄国近代文学的创设者Gogol也犯这一宗病,他到死竟没有改过来,他想到了Gogol,心里就宽了一宽,因为这《死了的灵魂》的著者,也是同他一样的。然而这不过自家对自家的宽慰而已,他的胸里,总有一种非常的忧虑存在那里。
    因为他是非常爱洁净的,所以他每天总要去洗澡一次,因为他是非常爱惜身体的,所以他每天总要去吃几个生鸡子和牛乳;然而他去洗澡或吃牛乳鸡子的时候,他总觉得惭愧得很,因为这都是他的犯罪的证据。
    他觉得身体一天一天的衰弱起来,记忆力也一天一天的减退了,他又渐渐儿的生了一种怕见人面的心思,见了妇人女子的时候的脑里,不使他安静,想起那一天的事情,他还是一个人要红起脸来。
    他近来无论上什么地方去,总觉得有坐立难安的样子。他上学校去的时候,觉得他的日本同学都似在那里排斥他。他的几个中国同学,也许久不去寻访了,因为去寻访了回来,他心里反觉得空虚。因为他的几个中国同学,怎么也不能理解他的心理。他去寻访的时候,总想得些同情回来的,然而到了那里,谈了几句以后,他又不得不自悔寻访错了。有时候和朋友讲得投机,他就任了一时的热意,把他的内外的生活都对朋友讲了出来,然而到了归途,他又自悔失言,心里的责备,倒反比不去访友的时候,更加厉害。他的几个中国朋友,因此都说他是染了神经病了。他听了这话之后,对了那几个中国同学,也同对日本学生一样,起了一种复仇的心。他同他的几个中国同学,一日一日的疏远起来。嗣后虽在路上,或在学校里遇见的时候,他同那几个中国同学,也不点头招呼。中国留学生开会的时候,他当然是不去出席的。因此他同他的几个同胞,竟宛然成了两家仇敌。
    他的中国同学的里边,也有一个很奇怪的人,因为他自家的结婚有些道德上的罪恶,所以他专喜讲人家的丑事,以掩己之不善,说他是神经病,也是这一位同学说的。
    他交游离绝之后,孤冷得几乎到将死的地步,幸而他住的旅馆里,还有一个主人的女儿,可以牵引他的心,否则他真只能自杀了。他旅馆的主人的女儿,今年正是十七岁,长方的脸儿,眼睛大得很,笑起来的时候,面上有两颗笑靥,嘴里有一颗金牙看得出来,因为她自家觉得她自家的笑容是非常可爱,所以她平时常在那里弄笑。
    他心里虽然非常爱她,然而她送饭来或来替他铺被的时候,他总装出一种兀不可犯的样子来。他心里虽想对她讲几句话,然而一见了她,他总不能开口。她进他房里来的时候,他的呼吸亦急促到吐气不出的地步。他在她的面前实在是受苦不起了,所以近来她进他的房里来的时候,他每不得不跑出房外去。然而他思慕她的心情,却一天一天的浓厚起来。有一天礼拜六的晚上,旅馆里的学生,都上N市去行乐去了。他因为经济困难,所以吃了晚饭,上西面池上去走了一回,就回到旅舍里来枯坐。
    回家来坐了一会,他觉得那空旷的二层楼上,只有他一个人在家。静悄悄的坐了半晌,坐得不耐烦起来的时候,他又想跑出外面去。然而要跑出外面去,不得不由主人的房门口经过,因为主人和他女儿的房,就在大门的边上。他记得刚才进来的时候,主人和他的女儿正在那里吃饭。他一想到经过她面前的时候的苦楚,就把跑出外面去的心思丢了。
    拿出了一本G.Gissing的小说来读了三四页之后,静寂的空气里,忽然传了几声沙沙的泼水声音过来。他静静儿的听了一听,呼吸又一霎时的急了起来,面色也涨红了。迟疑了一会,他就轻轻的开了房门,拖鞋也不拖,幽脚幽手的走下扶梯去。轻轻的开了便所的门,他尽兀自的站在便所的玻璃窗口偷看。原来他旅馆里的浴室,就在便所的间壁,从便所的玻琉窗看去,浴室里的动静了了可看。他起初以为看一看就可以走的,然而到了一看之后,他竟同被钉子钉住的一样,动也不能动了。
    那一双雪样的乳峰!
    那一双肥白的大腿!
    这全身的曲线!P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