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华生手稿(罪恶的艺术)(精)

  • 定价: ¥45
  • ISBN:9787550284067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88页
  • 作者:(美)邦妮·麦克伯...
  • 立即节省:
  • 2016-11-01 第1版
  • 2016-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从英国乡村到法国巴黎,从神秘雕像到失踪儿童,一环套一环的罪恶,无法撼动的神秘主谋,抽丝剥茧的层层推理,险象环生的福尔摩斯与华生,这次将踏上他们可能是黑暗的一场探案之旅。
    全书以柯南·道尔及西德尼·佩吉特创造的经典形象为灵感,既有卷福版夏洛克的神经质与敏锐,又有唐尼版福尔摩斯的浪荡不羁与矫健身手,无论是精妙的推理还是精彩的打斗,邦妮·麦克伯德著的《华生手稿》情节紧凑、千回百折、一气呵成,一定能为你带来一个全新又熟悉的夏洛克·福尔摩斯。

内容提要

  

    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华生手稿》作者邦妮·麦克伯德在图书馆查阅资料时,偶然发现了一份泛黄的手稿,其作者署名为约翰·H.华生医生,而故事的主角正是他的朋友夏洛克·福尔摩斯。经过麦克伯德的修补,这份尘封的华生手稿终于得以重见天日。现在,就让我们回到维多利亚时代的某个冬日,再来听一段福尔摩斯的新冒险吧——这一切,还要从他和华生收到的一封奇怪密信开始说起……

目录

前言
第一部分  走出黑暗
  第一章  点火
  第二章  在路上
第二部分  光之城
  第三章  见到委托人
  第四章  卢浮宫
  第五章  蛋黄酱
  第六章  黑猫
第三部分  画线
  第七章  出击!
  第八章  光滑的山坡
  第九章  处于危险中的艺术家
  第十章  拉- 维克托莱小姐的故事
第四部分  幕后
  第十一章  贝克街的怪事
  第十二章  吊桥
  第十三章  迈克罗夫特
  第十四章  以谎言为武装
第五部分  鲸腹
  第十五章  到达
  第十六章  修理
  第十七章  宾至如归
  第十八章  第一眼
第六部分  黑暗降临
  第十九章  谋杀!
  第二十章  女仆
  第二十一章  窗台上
  第二十二章  可怕的错误
第七部分  纠结的线团
  第二十三章  恐怖逼近
  第二十四章  华生的调查
  第二十五章  维多克的故事
第八部分  黑暗色调
  第二十六章  人员受伤倒地
  第二十七章  血腥兄弟
  第二十八章  马赛的胜利女神
第九部分
  第二十九章  返回伦敦
  第三十章  重生
致谢

前言

  

    2012年夏季的伦敦恰逢奥运,当时我正在伦敦的维尔康姆图书馆研读一些维多利亚时代的资料,但无意中的一个重大发现彻底改变了我的研究计划:我请求借阅几本旧书,图书管理员为我找来一部积满灰尘的小开本选集,其中的一部分书页已变得非常脆弱,用细亚麻布条装订在一起。
    我翻开这本迄今为止对可卡因的使用情况论述最为详尽的著作,发现书的背后捆扎着厚厚一叠泛黄的纸页。
    我小心翼翼地展开这份折叠起来的文件,上面的笔迹出奇地眼熟,我没有看错吧?我又检查了一遍书封,发现扉页上写着书的原主人的名字(墨水已经褪色):约翰·H.华生医生。
    还有,在这些脆弱不堪的纸页上,记录了一段从未发表过的完整的冒险故事,作者正是华生医生,故事的主角是他的朋友,夏洛克·福尔摩斯。
    可为什么这件案子未能在多年前和其他作品一起发表呢?我只能猜测是因为故事比较长——也许还比其他大多数故事更详细,而且,它揭示了福尔摩斯的某些性格缺陷,如果这个故事在他从事侦探职业的时候发表,可能会给我们的侦探带来危险,抑或是福尔摩斯在读过它之后阻止了它的出版。
    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华生医生心不在焉地叠起了他的手稿,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又把它绑在了这本书的后面,他后来要么没能找到它,要么忘记了这个故事。无论如何,我都会在这里与你分享这个故事,但也请你首先阅读以下的附加说明。
    随着时间的推移,墨水逐渐干涸褪色,一些段落已经模糊难辨,我竭力补全了这些消失的部分,如果存在任何风格或历史方面的错谬之处,请将它们归咎于我有限的字迹辨识能力。
    希望大家能够感受到我的热情。我认为尼古拉斯.迈耶——华生医生的回忆录《百分之七溶液》《伦敦西区恐怖故事》和《加纳利教练》的发现者——近来说过的一句话最能代表无数柯南。道尔书迷的心声:“我们永远都看不够!”
    也许还有更多的故事尚未被人发现,让我们继续寻找。现在的你不妨先坐在炉火旁,再听一个关于福尔摩斯的故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点火
    我亲爱的朋友福尔摩斯曾经说过:“血液的学问经常会以最奇怪的形式表现出来。”对他而言确实如此。在我们不计其数的冒险记录中,我提及过他拉小提琴和表演的技艺,但他的才能远远不止这些,我相信,作为世界上第一位咨询侦探,他已经在这方面攀援到了成功的巅峰。
    我一向不愿详细描述福尔摩斯的才能技艺,唯恐被居心不良者利用,将他置于危险境地。众所周知,为了获得想象力和灵感,艺术家的性情往往会变得极端敏感和暴力,而且因此备受折磨,而观念危机或单纯的无聊就足以让福尔摩斯深陷忧郁的泥潭,令我束手无策。
    1888年11月的下旬,我发现我的朋友就正处于这样的状态之中。
    整个伦敦被大雪包裹着,伦敦人惊魂未定,尚未摆脱“开膛手杰克”系列凶杀案带来的恐怖氛围。然而,暴力犯罪并非我当时关心的东西。那一年早些时候,我和玛丽·摩斯坦结了婚,过起了舒适安逸的家庭生活,我的新住处和我曾与福尔摩斯共享的贝克街住宅之间相隔一定的距离。
    一天傍晚,正当我心满意足地坐在炉火旁阅读时,信差气喘吁吁地送来一张便条,上面写着:“华生医生:他把贝克街221B号点着了!速来!——哈德森太太。”
    几秒种后,我跳进了一辆出租马车,马车在大街上飞驰,急速掠过一处街角的时候,我感到车轮在连绵的雪堆中滑动,车身随之左摇右摆。我敲打着车顶,对车夫喊道:“再快一点,伙计!”
    我们打着滑驶入贝克街。我看到一辆救火马车停在福尔摩斯的寓所外面,几个男人刚从贝克街221B号出来。我从车厢一跃而出,跑到门口。“刚才那场火,”我叫道。“大家都没事吧?”
    一位年轻的消防员抬头望望我,他的脸已经被烟雾熏黑,目光却炯炯有神。
    “火已经被扑灭了,房东太太很好,可是那位先生,我不敢肯定他是否没事。”
    这时,消防队的队长走过来,把消防员推开,站在他原先占据的位置。“你认识住在里面的那位先生吗?”队长问。
    “是的,我跟他很熟,我是他的朋友。”我说,听到我的话,队长开始好奇地打量我,“也是他的医生。”
    “你进来看看那位伙计吧,他有点儿不对劲,可不像是起火导致的。”
    感谢上帝,福尔摩斯至少还活着。我推开他们,进了门厅。哈德森太太在门厅里绞扭着双手,我从未见过这位亲爱的女士处于这样的状态。“医生!噢,医生!”她叫道。“谢天谢地,你来啦,这阵子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可怕的了,现在又这样!”她的蓝眼睛闪闪发光,眼眶中泪水满溢。
    “他没事吧?”
    “没事,没被火烧到。可是他变得有点,有点可怕……自他从监狱回来开始!他身上有伤,不说话,也不吃东西。”
    “监狱!怎么会——?不,等一下再告诉我。”
    我跑上十七级楼梯,来到起居室门口,大声敲门,但没人回应。
    “进去看看!”哈德森太太喊道,“快点!”
    我猛然把门推开。
    一团掺杂着烟味的冰冷云雾迎面袭来,因为刚刚下过雪,窗外的马车和脚步声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传入这个我所熟悉的房间。废纸篓倒扣在角落里,被烟熏黑后又被水淋湿,旁边的地板上散落着烧焦的纸,烧没了一个角的窗帘浸透了水。
    然后,我看见了他。
    他头发凌乱,因为缺乏睡眠和营养而脸色铁青,坦率地说,他看上去快要死了。他躺在沙发上瑟瑟发抖,身上裹着破旧的紫色睡袍,脚上缠着一块红色的旧毛毯,见我进来,他迅速扯起毛毯,盖住自己的脸。
    火灾引起的烟雾和室内经年不散的烟草味混合成一种刺鼻的味道,在房间里弥漫,而此时,外面的冷风也顺着敞开的窗户吹进来。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