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遍路(1200公里四国徒步记)

  • 定价: ¥45
  • ISBN:978750866754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251页
  • 作者:小欧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小欧著的《遍路(1200公里四国徒步记)》是中国第一本完整记录“四国遍路”徒步之行的文学散杂文体裁之书,书中除文字作者外,还有著名法师与她同行,并亲配手绘沿途插图。
    世界上有这么一条路,它有一千两百年的历史、一千两百公里的长度,你可以徒步走上去,环绕一圈,它叫“四国遍路”。它是一个实践人生和梦想的模型,它会让你体验到什么是热烈的发心、什么是艰辛的修行、什么是证悟的菩提、什么是自在的涅槃。它会让你见识脆弱、体验虚无,而它也会肯定你的信心,教你看清能耐。然后它会陪伴你,成为你的一部分,伴你步上真正的人生路。
    读者对象为年轻人、对日本文化与地域感兴趣的读者。

内容提要

  

    世界上有这么一条路,它有1200年的历史、1200公里的长度。它会让你见识脆弱、体验无常,而它也会肯定你的信心,教你看清方向。
    这条路就是日本的“四国遍路”。
    小欧从小努力过着符合外界期待的生活,没有什么特别的自我期许,随着年纪增长,她对于这样的人生产生了疑问。
    因为一部日剧的关系,“四国遍路”的故事进入她的心中。在看完日剧的两年多后,她与好友M一同踏上遍路,在日复一日的单调枯燥的旅程中,连续徒步行走46天。
    这一路,景色雷同,步履不停。偶尔会遇到各怀心事的同伴,互相扶持鼓励。更多的时候,是单独一个人,只面对行走这一件事,机械地迈动双腿,走向看不到终点的尽头。一路孤寂可以想象,但也恰是这种孤寂,使她清晰地看到自我之渺小,而人被命运这只大手推着上路,过程中又是多么身不由己。
    《遍路(1200公里四国徒步记)》便是小欧踏上旅程前后,一路走来,如何面对身心接二连三带给她的抵抗、挫折、触发的身心成长记!

作者简介

    小欧(Odili),水瓶座,非常容易接收来自宇宙神秘能量的红色女孩。
    嗜看日剧,认为这是理解世界最快的方法。特别喜欢宫藤官九郎、冈田惠和,十分向往他们所建构“高自我完成度”的世界观。
    虽然从小努力符合这世间对她的期待,却经常回想起小时候在睡梦中意识到“又来当人”而号啕大哭。她相信,在这人世之外有一片住着纯粹灵魂的草原,于是她写下捎来神秘信息的《9个故事》,希望心中挂念的人不要忘了回草原的路。
    2009年,跟随内心的召唤,决心出门找自己。很奇妙地,她选择到日本四国展开为期46天的徒步旅行。回来后最大的感悟是:“重要的,不是到达终点的那一天,而是一路上跌跌撞撞所经过的风景。重要的,不是我要去哪里,而是我愿意走去,不管是哪里。”

目录

简体中文版序  一个“四国病”重症患者的告白
推荐序
Chapter 1 人生即遍路
  心中渴望着一条路
  准备上路时,已在路上
  何谓“四国遍路”
  现今的遍路道
Chapter 2 发心的道场——德岛
  遍路就是真人版连连看游戏
  红色小人,我们的暗号
  79岁的神户婆婆
  接待,遍路道上的美好传统
  水疱人生展开
  如何才是“自己的步调”
  同行二人,大师在我身后!
  遍路小屋
  再见德岛车站
  澳洲嬉皮大卫
  第一个雨天,菩萨现身了
  海龟来了,美丽的日和佐
Chapter 3 修行的道场——高知
  国道55的考验
  原来我们是遍路公主
  从日出走到日落
  登山口的守护者
  最漫长的一日
  陌生阿姨大请客
  欢迎光临,牧野植物园
  令人困惑的路标
  背后的领队
  第一名的宿泊
  别以为自己不会累
  快转与倒转
  遍路者的八卦时间
Chapter 4 菩提的道场——爱媛
  山径迷路记
  偷得半日闲
  再次迷路
  烦恼即菩提
  大濑的馆
  久万高原
  我们是人,就要走给人走的路
  再访松山城
  墓园巡礼
  靠巴士渡过难所
  小学老师现身相助
Chapter 5 涅槃的道场——香川
  冈田爷爷的晚餐秀
  最后一个雨天,菩萨又现身
  俳句茶屋
  最期待的一天
  国分寺的小遍路
  幸福的秋千
  最快的捷径平安结愿
后记
遍路不可不知的的Q&A

前言

  

    一个“ 四国病” 重症患者的告白
    据说,走过“四国遍路”的人回来之后,会得一种病,叫“四国病”。其症状是对四国异常想念,明明是走得很痛苦的旅行,却还想再去一次;另外附加的并发症包括:内心仿佛有了一种自知不足但愿意给自己机会的莫名自信、对于走路这件事有了如习惯般的好感、出门旅行只想带很少的行李、看到路上任何一个写有里程数的路标都在心中暗自换算如果走路要花几天才能走到……
    我得承认,我就是这么一个得了“四国病”的重症患者,而且时至今日,也一点没有想要康复的意思。
    先和大家说说我的患病经过吧!2006年,我通过一部日剧的介绍,第一次真正了解了什么是“四国遍路”,随即对此充满向往,很希望自己也能去走。在经历了一番心理挣扎、实地考察、存钱规划后,我终于在2009年,与我的好友M一起走了一趟“四国遍路”。
    那个时候,遍路在华文世界里还鲜为人知,相关的中文介绍很少,以致我之前的准备工作做得很辛苦,得用我糟糕的日文能力来找资料,一知半解,也没太搞清楚状况,就这么上路了。所以等我完成我的遍路旅行后,我便打算把我在旅途中的见闻记下来,放在网上和所有对遍路有兴趣的朋友们分享,让大家了解走在那条路上是什么样的感觉。
    于是陆陆续续有不认识的人通过网络与我联系,询问关于遍路的大小事,完成了他们的遍路旅行。2011年我在社交网站脸书上开设了“四国遍路同好会”,在那里聚集了中国台湾、香港、澳门,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华文世界里对遍路有兴趣的朋友。2014年,这本《遍路:1200公里四国徒步记》首先出版了繁体中文版,书籍的扩散力量让更多朋友知道并踏上了这条路。到目前为止,完成遍路旅行(包括徒步、骑自行车、骑电动车、开车、参加遍路旅行团)的华人已有数百人(人数仍在持续激增中),也有不少人已开始他们第二次、第三次的遍路旅行。
    一开始就说了这么多“遍路东遍路西”,或许有些朋友还一头雾水吧!纳闷“四国遍路”到底是什么?
    简而言之,“四国遍路”是一条环绕日本四国,长达1200公里的巡礼路,其中有八十八座佛寺串联,而这条环状巡礼道据说已有1200年的历史。遍路原本是日本真言密教的一种修行方式,在江户时代传入民间,成为庶民也会参与的旅行。在21世纪的今天,除了宗教方面的原因,也有人因祈求健康、供养亲族、追寻内在自我、流浪放逐、热爱健行等理由踏上这条路。
    在遍路道上有一位灵魂导师,就是真言密教的开山祖师空海大师(公元774—835 年),他是日本平安时代初期的僧人,出生于赞岐国(今四国香川县),曾环绕四国巡锡苦修,之后成为遣唐使,到中国西安的青龙寺与惠果大师学习密法,得到惠果大师的灌顶。他师承惠果大师之法门,并自中国带回许多经典、法器,回到日本开创了真言宗。四国遍路道上,有许多寺院由空海大师开基,而那一条路也被认为是空海大师当年于四国苦修时走的路径。
    这1200公里的环状道,我想大概是全世界被照顾得最好的一条供旅人徒步旅行的长路。一路上都有箭头指示标,还有人做了专门的地图,20公里内必定有可投宿的旅店,沿路也常见各种遍路小屋、凉亭,供遍路人休息。这条路上素有“接待”的传统,只要身着适当的遍路者装扮,当地居民必会亲切以待。一路上经常可以受到各种招待或是帮助,而旅人所要做的,就是专心致志地走脚下的每一步路。
    或许就是这样的纯粹美好,成了强烈的吸引力,就算是没有宗教信仰也完全没关系。我当年走在那条路上时,尽管体力不甚好,脚也容易长水疱,老实说每天都走得很痛苦又很累,但是一路上尽情地感受着四国的好山好水、居民的热情接待,而我什么都不用管,好好陪自己聊天,走好自己的路就好。那一种被土地与人们理解、能让我和自己充分相处的亲密,让我非常着迷。
    于是我从遍路旅行回来后,一直对此念念不忘,还找了许多相关资料来读,便看到了“四国病”这个名词,才发现不只是我,许多遍路者都有这样的症状,对那里心心念念。
    确诊了之后,我反而心情安分地好好待在这种状态里面了。因为我逐渐明白,与其说我是想念四国那块土地,不如说是想念那时安静走路的自己,还有那个能克服劳累苦痛的自己,对自己感到骄傲。自己最纯粹的时刻与那块土地绑在一起了,于是才这么想念它。
    这趟徒步旅行是苦的,但很快乐,那所有的回忆点滴,沉淀为生命中最美的一颗宝石,在自己接下来面对人生的各种困难时,会给予自己力量,这是完成这趟旅行后最棒的事情之一。没错,仅是“之一”,这条路还教了我许多课题,我得用我的人生来好好练习。
    感谢中信出版社,能给予这本书机会,把这条路介绍给更多的朋友们。
    读完这本书,朋友们可以先把这条路的故事放在心上,知道世界上有一条长路欢迎着自己去那里走一走,就已很美好。或许有一天,时间到了,你也会背上背包,到那儿走走看看,若也因此得了“四国病”,你肯定能懂我现在怎么也不想痊愈的心情吧!

后记

  

    遍路的前一年,我去四国自助旅行了一回,那时因为想亲眼看看位于室户岬附近的“御厨人窟”,特别搭火车,又换了公交车,摇摇晃晃几小时,才终于到达四国的右下角。
    当时亲眼看到原来空海大师是在这么狭小阴暗又临海的山洞里苦修,心里对于大师的意志力由衷感佩。
    那天入住的民宿,就是位于室户岬口上的室户庄,那时候我还不清楚原来这是一家服务遍路者的民宿,只觉得用餐时见着的同宿住客,都稍有年纪,就算是朋友同行,吃饭时都不喧闹,老板也一直来问候辛劳。
    转天一早,我自觉已早起,先去岬边散个步再回来吃早餐时,其他住客早已纷纷出发上路,我还讶异着大家怎么那么赶。
    吃早餐时,我已是最后一位客人,老板娘拿了一包烤地瓜给我,让我待会儿在路上当点心吃。后来还干脆和我聊起天来,她说很少有台湾人来投宿,很好奇我为何会来,于是我们聊起了遍路。
    她和我分享了一些作为四国人所感受到的遍路经验,而最后的结论是:一切都是托空海大师的福。她认为四国如果没有遍路,许多民宿、旅馆、饮食店根本没有生意,但因为有了这条路,四国的民生得以维持,空海大师用这条环绕四国的道路,造福了四国的子民,也造福了上路的遍路者。
    没想到,一年后我真的踏上遍路,如室户庄老板娘所说的,一路走来,遍路道上有各种照顾遍路者的设施,遍路者只要负责走好路,其他的事都有办法在路上就近得到帮助。而也是真的上了路后,回想当时住在室户庄的情景,我才明白同宿的住客必须要早起,当天可是一段漫长的行程呢(就是我们从白天走到晚上的那天);而原来我那天得到的烤地瓜,就是所谓的“接待”。
    在大洼寺结愿后,我们去了一趟高野山。高野山金刚峰寺是空海大师于公元816年开创的真言宗道场,其奥之院也是大师入定仙游的圣地。我们用的那本纳经帐的第一页是留给高野山奥之院用的,补完了这一页,才像是真正的结愿。
    不管是遍路之前或之后,空海大师对我的意义,并不是神,而是人——一个意志坚定且柔软善应的大前辈,一个历史上曾经存在的人。他可以在稚幼之年发现自己的心意,并在得到心法后,持续苦修,不畏困难地入唐求取更高深的法门:待回到日本,虽然已得到了名声,仍继续上路巡锡弘法,尽管一路上的行旅都流传下神奇得不似现实的故事,但从中可见其与乐拔苦的慈悲,感化了曾经相遇的有情众生。就算成为高野山上的一代宗师,仍以宣教修法为志,完整一生。
    他的故事就像是四国的那条路:发心、修行、菩提、涅槃。由他开出了轮廓,然后经由一代又一代的人,受其精神感召,坚定守护那个环状道,使之延续到现代。 活在21世纪的我们,能够依着一条路与大师的人生和其开创的历史串联,何其有幸。因为这条路所代表的是一股如你我的人类曾经创造出的力量,既坚强又温暖,人该拥有的行动力、耐力,与友善的同悲同喜,这条路都能给予。 对我而言,遍路就是这样一种具象的自我实现过程,我必须意识到这件事,看着这件事在我心中发芽茁壮,开始愿意为了它做准备,出发,上路后每天都是自我对抗的轮回,直到最后一天,然后就完成了。 原来人生也是这样,遇到自己在意的事、喜欢的事,要亲近它、拥有它,并不是那么容易,必须有所付出、验证。真实的人生并不喜欢教我如何面对挫折。如果认为挫折是一种失败,很麻烦,于是真的遇到时只能无所适从或恐慌;而遍路这个模型则教会我,其实人生的本质并不是光鲜亮丽,但那也没有什么关系。 重要的,不是抵达终点的那一天,而是一路上跌跌撞撞所累积出的风景。重要的,不是我要去哪里,而是我愿意走去,不管是哪里。 每天就是一直走路,虽是和朋友同行,但大多数的时候我们只是各自安静地走着。 表面上是安静的,但心里则一点也不安静,抱怨天气热,抱怨路太远,抱怨脚痛,抱怨肩膀痛,抱怨肚子饿,抱怨口渴,什么事都可以想到,什么事也都可以忘掉。如果可以把一路来的内心戏搬上荧幕播放给各位看,可能只会是些细碎、无关痛痒、重复率很高的情节。 但是,这些就是我。 在遍路中,确实体会到的大概就是“自己”,体会到自己很多时候的无能为力,很多时候很想投降。 把遍路再拿回人生来说,虽然从中看透了自己的不足,但完成了这件事,其实可以相信自己在面对人生的困难时,会有能克服它们的勇气。就像是遍路一样,走到累了,耍赖不想走没有关系;心情坏就像雨天一样,等放睛了之后,还是可以继续。相信雨后天会晴,相信慢慢走总会走到,这是我在遍路中学到的事。 原来这条路最核心的教诲,只是要学着相信自己和陪伴自己而已。 回想着这趟旅行,尽管是走完多年后的今天,心里仍是喜悦,偶尔还会因为想念起某段路上的风景而怀念不已。这一路上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虽然他们看不到,但我还是要在这里谢谢他们,四国人的亲切友善,让人难忘。 这是一条很棒的路,从视觉上会得到很多的美景滋润,也会吃到很多从山水土地里孕育出的美味,得到很多善意的支持,也能和自己更贴近。我试着把走过的路转化成文字,让大家也可以通过文字来看看这条路上有什么,但相信我,这条路上有的,比我能说出的更丰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准备上路时,已在路上
    最早知道遍路这回事,大概是来自1999年的电影《死国》。这部片子由筒井道隆、夏川结衣和栗山千明主演,栗山在剧中的角色早逝,她母亲便以一种传说中的牵魂术来使女儿复活:“以亡者的年龄作为步行四国遍路的圈数,这样亡者就能重生。”
    电影里不时会出现四国的遍路地图,还有一些穿着白衣、拿着金刚杖的人。不过我那时候以为这只是一种传说,而且是比较可怕的那种。
    一直到2006年底,我才比较清楚“遍路”是怎么回事。那时看了一部日剧——《迷路的大人们》(ウォーカーズ·迷子の大人たち),由江口洋介主演。故事讲述了一群人在四国遍路的途中相遇,然后一起走完遍路;在这段漫长的步行期间,每个人都在和自己遇到的人生困难和迷惘作战,不停地澄清着自己真正在意的事情,而当他们走到第八十八所寺庙时,每个人都在照相机前留下清朗的笑脸。
    看完这部戏时,我才知道遍路完全不像《死国》那样恐怖神秘。而且看完后,我有一种非常满足的感动,像是被注入了一股具有流动感且温柔的力量,产生了一种充满希望的愉悦。
    而遍路旅程的四个县,分别代表了“发心、修行、菩提、涅槃”的不同阶段,更加让人着迷,那不就是我一直期待的事吗?这似乎是我长期忧郁的解药,只要沿着这条明确的道路行走,必定会带来某些顿悟。
    那时我即刻动了想去遍路的念头,还试着上网查询遍路的各种信息,但没多久后就摇摇头关闭网页了。
    因为仔细算算才发现去一趟至少要40天,每天的住宿费、饭钱,加上来回机票,大概要准备20万台币。而且看起来一路上得经过很多乡下地方,日文需要很好才行。还有,如果是我一个人去的话,应该会很可怕吧?人真的是很有趣的动物,我们常常会说自己想做什么事,有什么厉害的理想,但是只要一遇到困难筑起来的墙,就马上摸摸鼻子说此路不 通而转向了。
    我想钱和语言能力是我遇到的最大困难。那时我的想法是有20万台币的存款并不是一件难事,可是如果我有了这笔钱并且可以随便花的话,为什么我还非得拿我辛苦存的钱去做这件辛苦事?
    而语言能力的困难,或许好好去学习就可以了,但我就是感到麻烦 而懒得做。还有还有,我有一个人去的勇气吗?
    所以说,我想去四国遍路吗?我想去做这件可能是“解除我人生困境的灵药”的事吗?
    还是想啊!可是……
    要是这些借口强大到把想去的念头都打死就好了,偏偏戏也不是这样演的。去“四国遍路”的想法于是变身为一个小小的愿望,以一种不疾不徐的姿态在我心里住着,它容许我用上述那种“鬼打墙”模式来对待它,不会催我,不会骚扰我,也不会负面评价我,但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出现来提醒我一下。
    2007年,我去了一趟京都。受了遍路的影响,加上我对京都并不陌生,此行的移动方式就以走路为主。
    旅行的倒数第三天,我在伏见稻荷大社绕行完全程,原本还是个太阳天,但走到一半却突然下雪了。离开稻荷大社后我徒步到东福寺,雪下得很大,地上都是积雪。从东福寺去东寺的路上,则又下起雨来,天色变得灰蒙蒙且冷得要命,让我在这段路上心情顿时落到低点。
    没想到走到东寺时,太阳又出来了,眼前的世界像是重新换了布景一般,路程中的灰暗消失,我走在东寺的广场望着五重塔和来朝拜的人 们时,突然不晓得我刚刚为何要感伤了。
    进了东寺的园区,看到几位穿着白衣的遍路者,进入殿里也看到了商店贩售着遍路用的地图、衣服等用品,翻了其中一本书才晓得,原来东寺正是四国遍路的起点。东寺是由空海大师所开创之真言宗的根本道场,所以许多遍路者会先来和东寺的菩萨报告,再前往四国行遍路。
    这是一种暗示吗?我很正经地和那里的菩萨说话,没有用肯定的口吻,也不敢说一定要去,此时的我显得迷惘,在菩萨面前只能供上“我愿意更接近这件事”的小心意。
    P2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