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万水千山走遍

  • 定价: ¥35
  • ISBN:978753021475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页数:250页
  • 作者:三毛
  • 立即节省:
  • 2017-03-01 第1版
  • 2020-08-14 第16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三毛——华文世界里的传奇女子,足迹遍及世界各地。她以一支笔坚持看守个人文字上的简单和朴素;从遥远的撒哈拉到美洲大陆,再到敦煌戈壁,她不随波逐流,也不诠释人生,只做生活的见证者。她是我们心中浪漫、洒脱、真性情的永远的三毛,永恒的传奇。《万水千山走遍》是荷西去世之后,三毛鼓起生活勇气之作,记录了她在青鸟不到的中南美洲的全新生活。

内容提要

  

    《万水千山走遍》是三毛游历中南美洲后写就的一部游记,她带领读者奔赴那青鸟不到的洪都拉斯小城,游历中美洲的花园哥斯达黎加,在厄瓜多尔的银湖之畔体味前世今生,于潘帕斯草原上尽情地策马奔腾……她避开了普通游客所走的大道,而深入到小城、村落,记录了沿途震撼人心的精致、淳朴的民风,以及百姓们的喜悦与苦难,为读者们打开了另一片世界的大门。而这世外的世外,为何让人只觉得是故乡?

作者简介

    三毛(1943~1991),本名陈懋平,因为学不会写“懋”字,就自己改名为陈平。旅行和读书是她生命中的两颗一级星,快乐与疼痛都夹杂其中,而写作之初纯粹是为了让父母开心。她踏上广袤的撒哈拉,追寻前世的乡愁,和荷西在沙漠结婚,从此写出一系列风靡无数读者的散文作品,把大漠的狂野温柔和活力四射的婚姻生活,淋漓尽致展现在大家面前,“三毛热”迅速从台港横扫整个华文世界。然而荷西的突然离世,让她差点要放弃生命,直到去了一趟中南美旅游,才终于重新提笔写作。接着她尝试写剧本、填歌词,每次出手必定撼动人心。直到有一天,她又像儿时那样不按常理出牌,流浪到了遥远的天国。

目录

大蜥蜴之夜
街头巷尾
青鸟不到的地方
中美洲的花园
美妮表妹
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地方
药师的孙女——前世
银湖之滨——今生
索诺奇——雨原之一
夜戏——雨原之二
迷城——雨原之三
逃水——雨原之四
高原的百合花
智利五日
情人
悲欢交织录
但有旧欢新怨
夜半逾城
附录
一封给邓念慈神父的信
飞越纳斯加之线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大蜥蜴之夜
    墨西哥纪行之一
    当飞机降落在墨西哥首都的机场时,我的体力已经透支得几乎无法举步。长长的旅程,别人睡觉,我一直在看书。
    眼看全机的人都慢慢地走了,还让自己绑在安全带上。窗外的机场灯火通明,是夜间了。
    助理米夏已经背着他的东西在通道边等着了。经过他,没有气力说话,点了一点头,然后领先出去了。
    我的朋友约根,在关口里面迎接,向我高举着手臂。我走近他,先把厚外套递过去,然后双臂环向他拥抱了一下。他说:“欢迎来墨西哥!”我说:“久等了,谢谢你!”
    这是今年第四次见到他,未免太多了些。
    米夏随后来了,做了个介绍的手势,两人同时喊出了彼此的名字,友爱地握握手,他们尚在寒暄,我已先走了。
    出关没有排队也没有查行李。并不想做特殊分子,可是约根又怎么舍得不使用他的外交特别派司?这一点,是太清楚他的为人了。
    毕竟认识也有十四年了,他没有改过。
    “旅馆订了没有?”我问。
    “先上车再说吧!”含含糊糊的回答。
    这么说,就知道没有什么旅馆,台北两次长途电话算是白打了。在那辆全新豪华的深色轿车面前,他抱歉地说:“司机下班了,可是管家是全天在的,你来这儿不会不方便。”
    “住你家吗?谁答应的?”改用米夏听不懂的语言,口气便是不太好了。
    “要搬明天再说好吗?米夏也有他的房间和浴室。你是自由的,再说,我那一区高级又安静。”
    我不再说什么,跨进了车子。
    “喂!他很真诚啊!你做什么一下飞机就给人家脸色看?”米夏在后座用中文说。
    我不理他,望着窗外这一千七百万人的大城出神,心里不知怎么重沉沉的。
    “我们这个语文?”约根一边开车一边问。
    “英文好啰!说米夏的话。”
    说是那么说,看见旁边停了一辆车,车里的小胡子微笑着张望我,我仍是忍不住大喊出了第一句西班牙文——“晚安啊!我的朋友——”
    这种令约根痛恨的行径偏偏是我最爱做的,他脸上一阵不自在,我的疲倦却因此一扫而空了。
    车子停在一条林荫大道边,门房殷勤地上来接车,我们不必自己倒车入库,提着简单的行李向豪华的黄铜柱子的电梯走去。
    约根的公寓,他在墨西哥才安置了半年的家,竟然美丽雅致高贵得有若一座博物馆,森林也似的盆栽,在古典气氛的大厅里,散发着说不出的宁静与华美。
    米夏分配到的睡房,本是约根的乐器收藏室,里面从纸卷带的手摇古老钢琴、音乐匣、风琴,到全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各种古古怪怪可以发声音的东西,都挂在墙上。
    我被引着往里面走,穿过一道中国镶玉大屏风,经过主卧室的门外,一转弯,一个客房藏着,四周全是壁柜,那儿,一张床,床上一大块什么动物的软毛皮做成的床罩静静地等着我。
    “为什么把我安置在这里?我要米夏那间!”
    我将东西一丢,喊了起来。
    “别吵!嘘—好吗?”约根哀求似的说。
    心里一阵厌烦涌上来,本想好好对待他的,没有想到见了面仍是连礼貌都不周全,也恨死自己了。世上敢向他大喊的,大概也只有我这种不买账的人。
    “去小客厅休息一下吗?”约根问。
    我脱了靴子,穿着白袜子往外走,在小客厅里,碰到了穿着粉红色制服、围洁白围裙的墨西哥管家。
    “啊!您就是苏珊娜,电话里早已认识了呀!”
    我上去握住她的手,友爱地说着。
    她相当拘谨,微屈了一下右脚,说:“请您吩咐——”
    约根看见我对待管家不够矜持,显然又是紧张,赶快将苏珊娜支开了。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