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狗孩格拉

  • 定价: ¥28
  • ISBN:978754114608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文艺
  • 页数:216页
  • 作者:阿来
  • 立即节省:
  • 2017-05-01 第1版
  • 2017-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如果说《尘埃落定》是一个康巴藏族土司的家族史,如果说《空山》是一个藏地小山村的村庄秘史,如果说《瞻对》是一个藏族部落的生存抗争史,那么,阿来著的《狗孩格拉》可以说是一个藏族少年的微观生活史。阿来以其特有的纯净、灵动的文字,讲述成长的诗意与苦难,是一部致敬人性温暖的佳作。但它不是纯粹意义的儿童小说,阿来为这部小说注入了深刻与沉重,其中不仅有《草房子》的少年诗意,也有鲁迅小说中的看客批判,萧红《呼兰河传》的生活场审视。

内容提要

  

    《狗孩格拉》是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的首部长篇少年小说。小说分为上下两部:上部“少年格拉”,下部“随风飘散”,小说描写了格拉母亲如何来到机村,格拉的出生、童年趣事、纯真友情、遭受诬陷以及格拉之死的生命历程,展现了这对母子的苦难生活、生命韧性以及机村人的世俗观念和人情冷暖。小说以写实风格为主,情节构设带有一定的魔幻色彩,灵动诗意的叙述中又满含对生命苦难的悲悯。

作者简介

    阿来:当代著名作家,曾获茅盾文学奖。
    代表作:《尘埃落定》《空山》和《格萨尔王》。

目录

第一部  少年格拉
  一、来历不明的女人
  二、欢乐行程
  三、猎熊
第二部  随风飘散
  一、一个少年的死
  二、勒尔金措
  三、好朋友
  四、格拉出走
  五、罪过
  六、归来
  七、珍宝
  八、公路年
  九、他妈的
  十、汽车来了
  十一、流言
  十二、最后一面
  十三、兔子之死
  十四、临终
  十五、随风飘散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格拉往山上走,积雪在脚下咕咕作响,是在替他的心发出呻吟。想到自己初来人世时,并没有一个人像自己一样心疼母亲,眼泪就哗啦啦地流了下来。当他进入森林时,母亲的叫声再也听不到了。
    格拉又找到了他们的脚印。
    他努力把脚放进步幅最大的那串脚印里,这使得他腿上被凝血黏合的伤口又开裂了,热乎乎的血像虫子一样从腿上往下爬行。但他仍然努力迈着大步,微微仰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不知为了什么而开心的笑容,因此显得迷茫的笑容。
    枪声。
    阴暗的森林深处传来了枪声。也许是因为粗大而密集的树,也许是因为积得厚厚的雪,低沉喑哑的枪声还不如母亲临产的叫声响亮。格拉呆立了一下,然后放开了脚步猛跑起来。沉闷的枪响一声又一声传来,起初还沉着有序,后来就慌乱张皇了。然后,是一声凄厉而有些愤怒的人的惨叫在树林中久久回荡。格拉越跑越快,当他感到就要够不上那最大的步子时,那些步子却变小,战战兢兢,犹疑不前了。
    格拉也随之慢慢收住了脚步。眼前不远处,一个巨大的树洞前仰躺着一个蠕动的人,旁边俯卧着一只不动的熊。这几个胆大妄为又没有经验的家伙竟敢对冬眠的熊下手。而另一只熊正拖着一路血迹在雪地上追逐那几个家伙。其中两个家伙,竟然一直往下,扑向一块洼地里去了。在我们机村,即便一次猎都没有打过的女人都知道,猛兽被打伤后,总是带着愤怒往下俯冲,所以,有经验的猎人,都应该往山坡上跑。但这两个吓傻了的小子却一路往下。那是汪钦兄弟俩,高举着不能及时装药填弹的火枪往洼地里跑去。开初,小小的下坡给了他们速度,熊站住了。这只在冬眠中被惊醒、同伴已经被杀害的熊没想到面前的猎手是这样蠢笨。
    摆脱了危险的同伴和格拉同时高叫,要他们不要再往下跑了。
    汪钦兄弟依然高举着空枪,往积雪深厚的洼地中央飞跑,斜挂在身上的牛角火药筒和鹿皮弹袋在身上飞舞。熊还站在那里,像是对这两个家伙的愚蠢举动感到吃惊,又像是一个狡猾的猎人在老谋深算。
    格拉又叫喊起来。
    晚了,两人已冲到洼地的底部,深陷到积雪中了。他们扔下了枪,拼命往前爬。
    格拉扑到和熊睡在一起的那人跟前,捡起了枪。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端起枪来,他端着枪的手,他的整个身子都禁不住颤抖起来,他嗅到了四周弥散的硝烟味道和血的味道。在机村,那些有父兄的男孩,很小就摸枪,并在成年男人的教导下,学会装弹开枪。格拉这个有娘无爹的孩子,只能带着从母亲那里得来的显得没心没肺的笑容,看着别的男孩因为亲近了枪而日渐显出男人的气象。现在,他生平第一次端起了枪,往枪膛里灌满火药,从枪口摁进铅弹,再用捅条狠狠地捅进枪膛,压实了火药,然后,扳起枪机,扣上击发的信药,这一切他都飞快完成了。这一切,他早在村里那些成年男子教自己的儿子或兄弟使用猎枪时一遍遍看过,又在梦里一次次温熟了。现在,他镇定下来,像一个猎手一样举起枪来,同时,嗅到了被捣开的熊窝温热腥膻的味道。那熊就站在这种味道的尽头,在雪地映射的惨白光芒中间,血从它身子的好几个地方往下淌。
    受伤的熊一声嗥叫,从周围树木的梢头,震下一片迷蒙的雪雾。熊往洼地里冲了下去,深深的雪从它沉重身体两边像水一样分开。
    枪在格拉手中跳动了一下。
    可他没有听到枪声,只感到和自己身子一般高的枪往肩胛上猛击一下。
    他甚至看到铅弹在熊身后钻进了积雪,犁开积雪,停在了熊的屁股后面。那几个站在山洼对面的家伙也开枪了。熊中了一弹,重重地跌进了雪窝,在洼地中央沉了下去。但随着一声嗥叫,它又从雪中拱了出来。它离汪钦兄弟已近在咫尺了。
    格拉扔掉空枪,叫了起来:
    “汪!汪汪!”
    “汪汪!汪!”
    他模仿的猎犬叫声欢快而响亮,充满了整个森林,足以激怒任何觉得自己不可冒犯的动物。如果说,开枪对他来说是第一次的话,那么,学狗叫他可是全村第一。他在很多场合学过狗叫,那都是在人们面前,人们说:格拉,叫一个。他就汪汪地叫起来。听到这逼真的狗叫声,那熊回过身来了。格拉感到它的眼光射到了自己身上。那眼光冰一样冷,还带着很沉的分量。格拉打了一个寒噤,然后,他还听见自己叫了一声:“妈呀!”就转过身子,甩开双腿往来时的路上,往山下拼命奔逃了。
    “汪汪!”格拉感到自己的腿又流血了,迎面扑来的风湿润沁凉,而身后那风却裹挟着血腥的愤怒。他奔跑着,汪汪地吠叫着,高大的树木屏障迎面敞开,雪已经停了,太阳在树梢间不断闪现。不知什么时候,腰间的长刀握在了手上,随着手起手落,眼前刀光闪烁,拦路的树枝唰唰地被斩落地上。很快,格拉和熊就跑出了云杉和油松组成的真正的森林,进入了次生林中。一株株白桦树迎面扑来,光线也骤然明亮起来,太阳照耀着这银装素裹的世界,照着一头熊和一个孩子在林中飞奔。
    格拉回头看看熊。那家伙因为伤势严重,已经抬不起头来了,但仍然气咻咻地跟在后面朝山下猛冲。只要灵巧地转个小弯,体积庞大的熊就会回不过身来,被惯性带着冲下山去。带着那么多伤,它不可能再爬上山来。但现在奔跑越来越镇定,并看到了这种选择的格拉却不想这样,他甚至想回身迎住熊,他想大家都不要这样身不由己地飞奔了。
    现在,从山上往下可以看到村子了。
    村子里的人也仰着看他们,从一个个的房屋平台,从村中的小广场上向山上张望,看着一头熊追赶着格拉往山下猛冲。积雪给他们踢得四处飞扬,猎狗们在村子里四处乱窜,而在格拉眼中,那些狗和奔跑的人并不能破坏雪后村子的美丽与安静。
    格拉还看到了母亲,在雪后的美丽与宁静中,脸上汗水闪闪发光,浑身散发着温暖的气息,在火塘边睡着了,睡得像被雪覆盖了的大地一模一样。母亲不再痛苦地呼喊了。那声音飘向四面八方,在中央,留下的是静谧的村庄。
    格拉突然就决定停下来不跑了,不是跑不动了,而是要阻止这头熊跑进雪后安宁的村子。村子里,有一个可怜的女人在痛苦地生产后正在安静地休息。
    那一天,一个雪后的下午,村子中的人们都看到格拉突然返身,迎着下冲的熊挺起了手中的长刀。
    格拉刚一转身就感到熊的庞大身躯完全遮蔽了天空,但他还是把刀对准了熊胸前的白点。他感到了刀尖触及皮毛的一刹那,并听到自己和熊的体内发出骨头断裂的咔嚓声,血从熊口中和自己口中喷出来,然后,天地旋转,血腥气变成了有星星点点金光闪耀的黑暗……
    P3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