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一触即发

  • 定价: ¥56
  • ISBN:978751154694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日报
  • 页数:457页
  • 作者:张勇
  • 立即节省:
  • 2017-06-01 第1版
  • 2017-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触即发》为《伪装者》兄弟篇,张勇谍战三部曲开山之作!
    云谲波诡的上海滩,看似没有关系的他们却因动荡的年代而命运相连,
    杨家、明家、贵家……上海滩几大家族儿女的信仰选择,
    浮华背后,更显家国情怀;隐蔽战线,更需博弈周旋,
    朝夕相处的父母,骨肉相连的兄弟,美丽邂逅的爱情谁能相信?
    杀机、危机、生机潜流汹涌揭开阴谋背后的面纱……

内容提要

  

    云谲波诡的上海滩,一对孪生兄弟阿初、阿次因家族惨案而从小分离。哥哥阿初自幼寄人篱下,作为大户人家少爷的陪读留学海外,刻苦努力的他最终成为了医学博士。弟弟阿次虽身在豪门,却并无豪门子弟的纨绔之性,心系国家的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红色特工,作为侦缉队员长期潜伏在敌人的心脏。
    二人的隐秘身世扯出二十年前的一场恩怨情仇,在家族风云、惊天阴谋、帮派恩怨、国仇家恨中,在不同环境下长大的性格身份截然不同的两兄弟,面对信仰,面对爱,面对骨肉情深,最终兄弟联手抗敌,共同揭露日本军部的惊天侵略阴谋,带来20世纪30年代上海滩的一场血雨腥风……
    《一触即发》由张勇著。

作者简介

    张勇,国家一级编剧,作家。曾获得中国越剧艺术节剧目银奖,浙江省第十届戏剧节剧目奖。电视剧《一触即发》《永不消逝的电波》(联合创作),大型红色谍战川剧《黎明十二桥》、2015年热播电视剧《伪装者》,“谍战三部曲”《一触即发》《伪装者》《贵婉日记》。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草木摇落露为霜
第二章  朝生春晖暮留霭
第三章  同林春鸟各自飞
第四章  阴差阳错难提防
第五章  时人不识凌云木
第六章  宫花旋落已成尘
第七章  却疑春色在邻家
第八章  前度杨郎今又来
第九章  开门人即闭门人
第十章  误剪同心一片花
第十一章  平生际遇似萍飘
第十二章  何日归家洗客袍
第十三章  琵琶声泣血泪仇
第十四章  去时血漫桃源路
第十五章  到底方知出处高
第十六章  山回路转又逢君
第十七章  各有经纬一片天
第十八章  牵丝攀藤一条线
第十九章  梅花一夜漏春工
第二十章  一笑相逢哪易得
第二十一章  千钧一发箭在弦
第二十二章  截断众流大气魄
第二十三章  恶氛弥天血火焚
第二十四章  风雨未肯收余寒
第二十五章  退步原来是向前
第二十六章  白云可杀不可留
第二十七章  踏破冰火九重天
第二十八章  间不容发生死际
第二十九章  欲披荒草访疑尘
第三十章  同生共死亲兄弟
第三十一章  游鱼见食不见钩
第三十二章  醇酒美人鸳鸯剑
第三十三章  假做真时真亦假
第三十四章  反客为主深造次
第三十五章  一举锄奸雁归行
第三十六章  冷风热血洗乾坤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瞅着你比瑜儿还满意。”荣老太太说。
    “是媳妇亲自挑的嘛。不过,总要老太太看了说好,那才是真好呢。”婆媳们正说着话,“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骤然响起,荣老太太和大太太的脸上都绽开了笑容。
    “花轿到了——花轿到了——”’广头们一叠声地叫进来。八岁的荣大少穿得整整齐齐地站在走廊上看热闹,他的小妹妹荣华静静地贴在他身边,大妹妹荣荣跟在当新郎倌的父亲身后欢蹦乱跳地乱窜。夜色来临了,天被柔和的月色照亮了。
    新房里蜡炬如火,放射出温柔的光芒,照着用金线绣成的鸳鸯图案,色泽明亮可爱。新人纤秀而美貌,腰肢袅袅,可惜了,是一双天足。
    偏偏新人的名字叫“金莲”。
    不过荣老爷也算新派绅士,对于缠足的陋习是持批评态度的。满面春风的荣老爷,对他的第四次婚姻充满了希望。
    荣老爷的大太太是名f-]l~秀,嫁到荣家,头一年就给荣家添了个男丁,取名荣升。可是这位荣大少生来多病,身子羸弱,性格又比较孤僻。而大太太自从生了儿子后,气血两亏,再无动静。那时候,荣老太爷还健在,--fl心思盼着荣家能兴旺发达、子孙满堂,于是二太太顺理成章地过了门。
    二太太是米铺老板的女儿,精明强干,又不乏温柔体贴,荣老爷自得了这二太太,就像鱼儿得了水,花朵见了阳光,连人也变得精神抖擞、青春焕发。二太太持宠生娇,独霸专房,全不把大太太放在眼里,竟和荣老爷过起一夫一妻的小日子。偏偏这二太太肚皮不争气,过门两年,连屁也没有放一个,荣老太大对此颇多怨言。没多久,荣老太爷得了肺疾,一病呜呼了。荣老爷是孝子,自然要循例守三年的孝。那年月,讲究守孝的孝子不能住得太舒适,越简朴越能体现出孝子的诚心。所以,大太太把旧柴房收拾干净,让荣老爷自己搬进去住,守孝期间是必须禁欲的,两位太太都不能在柴房留宿。大太太倒无所谓,反正冷宫住惯了,还乐得看二太太的笑话,这就独苦了二太太了。二太太仿佛从热腾腾的鸳鸯锅底翻了一个身,一不留神翻成“冷锅鱼”了。耐不住寂寞的二太太总是打着给荣老爷送茶添衣的招牌,偷偷摸摸地和丈夫私会,大太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见。说来也怪,荣老爷和二太太正大光明地同居时,始终没有“开花结果”,可是,这两三个月的偷欢,二太太却怀上了孩子,这就犯了祖宗的大忌讳,守孝独居的孝子,居然守出孩子来了。丧中有孕,服内产子,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前清,二太太会被处以极刑,家产一律没收,归其族人所有。晚清虽然律法有所松动,但是,保不住谁拿来做文章,荣家的产业谁见了不眼红?谁能保证族人不去告发?况且纸是包不住火的。于是,荣老爷和二太太到荣老太太那里去自首,荣老太太气急攻心,竟昏厥过去。最后,还是请大太太来主持家政,大太太一面派人给老太太治病,一面叫人雇了顶青缎小轿,把二太太给请出府去,说是二太太的属相和荣老太太犯冲,先打发到乡下去守祖坟。二太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得,只得哭哭啼啼地走了。
    二太太搬到乡下去了以后,成天守着坟山,凄风苦雨的,得了抑郁症,生下儿子后,给儿子取了一个“归”字,盼着荣老爷早日来接她母子。可是,家里托人传话说,这个孩子是丧居所产,是个不折不扣的“丧门星”,不能接回去,就在坟山养着,由他自生自灭。二太太听了这话,就发了痴心症。一天夜里,在坟山的枯树上吊死了。乡下人都说是野鬼找二太太做了替身,也有人说,是大太太嫉妒二太太得宠,乘机把她除掉了。不管怎样,二太太就这样没了。荣老爷知道后,整整哭了三天三夜,着实比死了父亲还哭得惨!熬过了丧期,荣老爷第一件事,就是赶到乡下去,在二太太的坟头上大哭了一场,并将荣归托给了一户可靠的人家,就让他在乡下安身立命了。
    二太太死后,荣老爷又回到了那种没有生气的婚姻生活里,接着,在母亲的劝说下,又娶了第三房太太。
    三太太是个裁缝的女儿,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涵养,但有几分姿色,会撒娇。两年后,给荣老爷添了一对千金,取名荣荣和荣华。荣老爷很会赚钱,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不仅扩大了中药行,还经营了皮草、西药店,商场上做得轰轰烈烈的,却只哀叹后嗣单薄。大儿子荣升体弱多病;二儿子荣归又见不得光;荣荣和荣华都是女孩子,总归要嫁人的。自己这一辈子辛辛苦苦挣来的这份天大家私,总得后继有人。所以荣老爷娶小妾的心思,几年来从没有断过。他一直期盼着“二太太”能回来,或者,等到一个与“二太太”性情相仿的人。哪怕是能挂一点相呢!
    “砰”的一声,喜房的门被撞开了,荣荣和荣华跌了进来,把荣老爷的思绪拉了回来。
    “哎呀,小心啊,大小姐。”伺候两位小姐的保姆阿桂笑着把两个小家伙扶起来。
    P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