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作品集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 定价: ¥29.8
  • ISBN:978751534695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青年
  • 页数:204页
  • 作者:俞平伯|绘画:老树
  • 立即节省:
  • 2017-05-01 第1版
  • 2017-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俞平伯先生说:“好的文学好的诗,都是把作者的自我和一切物观界——自然和人生——同化而成的。”先生的文字即他的人生与自然。无论是对往事的回忆与怅惘、闲情逸致的追求还是对山水文化的热衷,无论是晦涩古奥的审美特点还是古朴冲淡的表达,无不透露着先生返朴归真的旷达与妙赏玄心的名士精神。同俞平伯一样,老树面对俗世不宠不惊。他的画即他的江湖。他以绚丽的色彩、诙谐的笔墨,于喧嚣之中辟得一处净土,寄托其漂泊的心。俞平伯文老树图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中闲适淡雅俞平伯与洒脱真率老树,跨越时空,彰显属于他们的名士精神。

内容提要

  

    俞平伯的散文善于将哲思、格调融入细致绵密的描写之中,语言稍显晦涩古奥,却有一种古朴冲淡之美,透露出返朴归真的旷达和妙赏玄心的名士风度。俞平伯文老树图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精选其散文三十余篇,风格各异,所涉甚广,既能从童年趣事的描摹中见到真与美,又在往事、故人的回忆中透露着情与趣,既能从山水畅游中见到民国文人的才情、趣味,又能在秉笔直言中见到知识分子的风骨和担当。其与朱自清唱和而作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更是传诵至今。
    本文插图选用老树的画作,他始终坚守一颗真诚而高洁的心,不媚俗、不阿谀、不与世沉浮。面对俗世,他不宠不惊,以绚丽的色彩、诙谐的笔墨,解构沉沦的时光,彰显自由自在的人生情趣与态度。

目录

打橘子
稚翠和她情人的故事
城站
花匠
雪晚归船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陶然亭的雪
湖楼小撷
清河坊
西湖的六月十八夜
阳台山大觉寺
山阴五日记游
芝田留梦记
月下老人祠下
东游杂志
略谈杭州北京的饮食
朱佩弦兄遗念
眠月
忆振铎兄
坚匏别墅的碧桃与枫叶
以《漫画》初刊与子恺书
中年
身后名
我想
贤明的——聪明的父母
春来
漫谈红学
红楼梦的风格
后三十回的红楼梦
作者的态度
论秦可卿之死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花匠
    礼拜天的早晨,天上有层薄薄的云彩,那太阳偏喜欢在云缝里露出一点温暖的面孔,来偷看地球。世上许多男男女女奇奇怪怪的事情,都映在他的眼帘。他只是旁观,又是暗笑。我今天闲着没事,想去看看花,也对得起一个初春的好礼拜。
    到了一家花厂门口。栅栏虚掩着,我用手一推,呀的一声露出一片平地。紧靠西墙,有三间矮屋。旁边有口井,上面安着辘轳,栏口现出几条很深的凹纹,是吊桶绳子磨的。场上收拾得非常干净,一排一排摆列许多盆花,是些山茶、碧桃、金雀、迎春、杜鹃之类。轻风掠过,一阵阵花草的香气。冰哩!雪哩!我不多时还看见你们。花开这般快呀!
    一个花匠,年纪不过四十上下,酱色的脸膛显出些些皱纹,好像也还和善,手拿把剪刀,脚边放着一堆棕绳,蹲在地上做工。
    他正在扎榆叶梅呢。树上有稍为丫杈点的枝子,只听他的剪刀咯支咯支几响,连梗带叶都纷纷掉下。他却全不理会,慢慢的用手将花稍弯转差不多要成椭圆形,然后用手掐住,那手拿棕绳紧紧一结。从这枝到那枝,这盆到那盆,还是一样的办法。
    原来他心里先有个样子,把花往里面填。这一园的花多半已经过他的妙手了。所以都是几盘几曲滚圆的一盆,好像同胞兄弟一般。有两盆花梗稍软一点,简直扎成两把团扇。那种“披风拂水疏乱横斜”的样子,只好想想罢了。
    但花开得虽是繁盛,总一点没有;垂头丧气,就短一个死。我初进来觉得春色满园,及定睛一看,满不是这么一回事。尽管深红、浅紫、鸭绿、鹅黄又俏又丽的颜色,里面总隐着些灰白。仿佛在那边诉苦,又像求饶意思,想叫人怜他,还他的本来面目。那种委曲冤屈的神情,不是有眼泪的人能看的。真狠心的花匠!他也是个人呵!
    这不过是我旁观的痴想。花儿不会说话,懂得什么呢!他受了痛苦,只有开一朵朵的鲜花,给他赏玩,让他赚钱。
    我不禁问道:“好好的花扎了不可惜吗?”
    他说:“先生,你别玩笑啦。这些花从窖里拿出来,枝枝桠桠,不这么办,有人买吗?你看墙角边一堆梗子,都是我昨天剪下来的,我的手脚多快。”
    我才知道这都是烘出来的唐花,不然三月天气,哪里来许多花呢。便问道:“我看不扎倒好,你何必费事?”
    他答道:“你不喜欢不行,喜欢的人多着呢。前两天张大人差个管家来买一百盆花。花刚出房,有许多还没扎。他们现逼着要,把我忙得手当脚做,才讨他一个喜欢。这碗饭好不容易吃!”
    我方才明白他们原是靠花做买卖,只要得顾客的欢心,管什么花呢!他们好比是奴才。阔人要看这种花,花没有开,便用火来烘;阔人喜欢花这个样子,花不这么生,便用剪刀来铰,绳子来缚。如果他们不这样办,有人夸奖吗?有人照顾吗?本来好名气同黄的白的钱,是世界上顶好的东西,是再没有好的东西!
    话虽如此,但是花的可怜总是真的。我既觉得这样,何以早早晚晚殷勤照顾他的花匠,偏一点不动心,整天的绳儿、剪刀忙个不住。难道一个人除吃饭穿衣以外,竟没有别的喜欢东西吗?我一点不懂。
    想到这里,方要转身出去;但两只脚偏钉在地上,不听我的命令。我又痴想,倘若有了钱,把许多的花一齐买回,痛痛快快把绳捆束绑的牵缠解个干净。魔鬼都死了,只留那可爱的天真,自然的美。
    我正想的时候,远远听得乌乌怪叫,我便呆了。一忽儿,栅门开处,看见有一辆红色的汽车,里面有个白须的绅士,带个十三四岁的女孩慢慢下来。花匠一看见,便抢上去,满面堆笑道:“恁老带着小姐来得这样早呵。”那一种肉麻的神气,不是能够比方的。然而我方且自幸我不是阔人,他还没有用那种面孔来对我,叫我不能哭,不能笑。
    那老者穿着狐皮袍子,带了顶貂帽,一望便像个达官。那女子手上带个钻戒,一闪一闪在花匠眼睛前面只管发光,但脸上总白里带青,一点儿血色没有。
    听得她老子说道:“娴儿,赌输的钱有什么要紧。不要说四五百块钱,就是再多点,怕我不会替你还吗?你不要一来就不高兴。你看那花扎得多么整齐。”
    那女孩只是不响,低着头,并着脚,一步一步的挨着走,拿条淡红丝巾在那边擦眼睛,露出一种失眠的样子。
    他俩走了十几步。老头子回头看看她,说道:“昨天牌本来散得太晚,天都发了白,弄得你没有睡。我带你来看花,借着消遣消遣。你既倦了,也许睡得着,花不要看了,我们回去罢。”
    那女孩嘴里说了几句话,——很轻很轻——我也模模糊糊没有听见什么。
    忽然,蓦地里嘭腾的一声怪响。
    我那时分,早已痴痴的出神,忘记在什么地方,是什么时候了,被午炮一声,方才惊醒。我站在这里,已经快有两点多钟的光景,红炎炎的太阳,正晒着我的头顶,我好像有许多没头绪的心思,只是说不出,直瞪着眼睛,看许多花在阳光底下淌泪。停下来半晌,把眼一低,慢慢的转身踱出。那匠人还是扎他的花,猛然一抬头,露出深黄的牙齿,对我嘻嘻一阵冷笑。
    P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