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破冰北极点

  • 定价: ¥49.8
  • ISBN:978754048173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327页
  • 作者:毕淑敏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7-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毕淑敏签名or签章本,随书附赠北极熊手账,含极地旅行小贴士。当我们能够用语言表达,创伤才得到疗愈的契机。毕淑敏登临北极点,在世界尽头谈谈人生这场孤独的旅行。
    65岁的毕淑敏徒步登上北极点!30万字全新力作终与读者见面!用实力让情怀落地!
    《破冰北极点》图文并茂,文字设计和排版搭配得和谐舒适。一路阅读开去,如听熟悉的老朋友娓娓道来,文字没有忸怩作态的痕迹,能够体会到作者对于这块大地的长久渴望和热切探索。书中的每一篇文章,都把自然风景、人文见闻、历史沿革写了出来,作者并没有刻意去寻找每件事情背后的意义,但在生动的描述中,意义已经自现。任何人的人生,都应该有这样一次旅行才不会遗憾。

内容提要

  

    《破冰北极点》由毕淑敏著。
    2016年7月27日,65岁的毕淑敏成功登上北极点——工作人员反复测量后,确认位于北纬90度0分0秒的一块巨大浮冰。
    至此,她已经走过全球73个国家,足迹遍布七大洲四大洋。
    她决定在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和孩子们谈一谈人生这场孤独的旅行。
    你今天承受的诸多痛苦、无助、孤独以及人生的危机,其实都来自一个意想不到的角落:
    你内心深处的那个孩子在受苦。
    在北极点闭目冥想的瞬间,毕淑敏看到了逝世多年的双亲。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余归途。
    虽然自己已进入老年,毕淑敏承认,自己每一天都会思念在寒冬过世的父母。
    能够用语言表达,创伤才有了疗愈的契机。
    在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她潸然泪下,与多年来的心头隐痛达成和解。
    人生如逆旅,你我皆行人。

作者简介

    毕淑敏,国家一级作家/知名心理咨询师,她是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知名心理咨询师,北师大文学硕士、心理学博士方向课程结业。
    她是华语世界深具影响力女作家,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小说月报》第四、五、六、七、十届百花奖,《当代》文学奖,陈伯吹文学大奖,《北京文学》奖,《昆仑》杂志文学奖,解放军文艺奖,《青年文学》奖,中国台湾第十七届“中国时报”文学奖,中国台湾第十六届《联合报》文学奖等各种文学奖三十余次。
    她是与世界温暖相拥的人,走过七十多个国家,探寻野性的非洲,思索中南美洲的文明,登临世界的尽头——北极点。

目录

前言 世界上只有两万人到过北极点
1 惨烈惊悚的北极往事
2 从俄罗斯北海舰队军港出发
3 北冰洋是一锅沸腾的蓝钻石
4 核动力雪橇犬——“50年胜利号”
5 我是世界上最大核动力破冰船的总工程师
6 热刀切黄油的说法,蹩脚
7 如果你一辈子只能认得一只鸟,请记住它的名字
8 北极熊如盛开的白莲花
9 安静湾1号房间
10 阳队长
11 请亲吻海神之妻脚上的鲑鱼
12 北极点原始烧烤午餐
13 北极冰泳和融池陷落
14 右手持枪,左手持陶土小熊
15 许愿瓶里的秘密
16 偷黄油的死者之墓
17 地球最北端的拍卖会
18 “女船长”莅临破冰船
19 独角鲸,你是白鲸的哥哥
20 最丰厚的稿费
21 做一个客人应该做的事儿
22 北极点一分钟的静默
23 在冰寒中与你重逢

前言

  

    世界上只有两万人到过北极点
    “苍茫白夜中,一粒橙红色的甲虫,锲而不舍地向地球的最北端倔强挺进,终于攀上了地球冰冷头颅的银色王冠之顶……”
    全世界最大的核动力破冰船——俄罗斯的“50年胜利号”,驮着我,于2016年7月27日7时57分,抵达北极点——北纬90度。在汽笛惊喜的长鸣中,我写下以上这段话。
    本书,就是记录此次破冰北极点轻探险的过程和点点感悟。
    古希腊人把北极叫作Arctic,意思是“熊站在头顶的地方”。这个熊,不是张牙舞爪的真熊,而是夜空中的大熊座。如果你从赤道出发一直向北方走,当大熊座中的明亮七星高悬在头顶上时,你站立的地方,便是北极。
    地球一边围绕着太阳公转,一边围绕着一根看不见的轴自转。五味俱全的四季和朝朝暮暮的变化,正由此产生。不过,地球比较萌。它并非一本正经直立着,而是歪着脑袋——自转轴是偏的。
    北极点,就是这根自转轴的顶点。
    我年轻时在西藏阿里当兵,总听人说“这里是地球的第三极”。小女生不知天高地厚,便生出何时能到那两极——南极和北极去看看的想法。梦想在心中埋藏近半个世纪,渐渐发霉,但并未消失。年纪渐长,我明白到遥远而有危险的地方跋涉,需要几个条件。第一是有钱,第二是有时间,第三是有人筹划组织,第四是当事人要有一点点胆量。
    在我个人历史的很长阶段中,除第四点外,余皆空白,只有望两极而兴叹。现在,我已经老了,并必将越来越老。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我垒出的一个个字码,如同老农的一颗颗麦粒,攒下半麻袋有余。我已退休,时间可自由操控。国内的极之美旅行机构,开创了普通人奔赴南北极旅行的通畅渠道。至于勇气,如同忠诚老狗不嫌家贫,从未离开过我。
    万事俱备了。
    年龄提醒我,有些理想,要进入优先考虑级别。不然,必有力不从心那一天。世上大多数梦想,并非破灭,只是被主人以各种理由推迟,直至无力完成。
    去北极点当然会有点风险。不过世上最可怕的险境,是凡事万分小心。它的险,不在于险象环生濒临崩溃,而在于此人终将与丰富多彩的生活绝缘。鲜活生命被活成了无汁衰草,一世等同一瞬,实为可怖之事。对使用生命的方式,不必贪图完美。生命乃乘兴而来,尽力生动有益即可。人们常常埋怨命运的不可知性,但我认为,只要不是太离谱的要求,不存太多私心杂念,一个心智健全的人,在太平盛世中,基本可以执掌人生的基本走向。不一定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但可随理想而起舞。
    据说到过北极点的,全世界不过两万多人。其中还有很多军人,他们写的报告,估计一般人基本看不着。很多探险家和科学家写的报告,就算能看到,咱们也不一定看得懂。那么,来自我这个普通人——北极点万分之一亲赴者的报告,您若有好奇心,不妨一读。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备降过程相当漫长,大约持续了3小时。我趴在舷窗口眼巴巴瞧着窗外,看探险队队员们四处勘测,划定安全活动范围,将有冰洞的地方用小红旗标记出来。在冰面戳下代表北极点的红色标杆,围建冰泳场地,准备食物饮料和桌椅……游客们摩拳擦掌,恨不能翻一个跟头蹦到冰面上。中午12点,终于得到通知,可以下船。
    人们迫不及待地站在冰面上,深深呼吸一口北极点的空气,冰冷清冽,凛然本真。从高高的“50年胜利号”甲板看冰面,似乎很平坦,真走上去,凹凸不平,冰冷湿滑,积雪绊人,深一脚、浅一脚蹒跚前行。
    按规定,大家要先做完集体仪式,才能散开来自由活动。
    阳队长指示大家,先是绕北纬90度标杆围成一个大圈子。然后每个人侧转身,把自己的手臂搭在前一个人肩上,整个队伍就像一列行进中的火车,在冰面上开始缓缓蠕动,反复绕行两圈。活动有双重意义,一是在短时间内,大家都环游了地球两圈;二是让站在甲板上的摄影师,留下冰原上最美好的集体照片。此程序完成后,总指挥让大家放下双手,面朝北极点标杆,安静地站好,然后……静默一分钟。
    古往今来,人们创造了多少仪式啊!生命如同一根竹,需要仪式感划分阶段。
    这一分钟,像一颗钻,在我记忆的星空熠熠闪光。每当人家问起,你的北极点之行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我都会想起这面对苍白虚空的一分钟。
    浓雾滚滚,漫天皆白。我的记忆也如这周天寒彻的冰海,单纯而分不清任何方向。我好像什么也没想,所有的记忆都化作白茫茫的雾气,不料我清晰地看到了父母的面容,在北极点的空中出现,粲然微笑……
    他们逝去的季节都是在冬天。所以,我对寒冷,有痛彻心扉的感知。平日我出外旅行的时候,会带着父母的照片,一是我想时刻和他们在一起,二是我觉得他们也愿意看看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但这一次,我没有带他们的照片。我想他们大约不喜欢极地的寒冷,不喜欢冬天。却没想到,他们温暖慈祥的面容,出现在这万里冰封的云霭中,笑容盈盈。
    我在那一刻恍然明白,他们其实是时刻与我在一起的,不在乎我带或是不带他们的照片。我不曾想起他们,是因为我从未离开过他们。我的基因来自他们,他们与我本是一体。害怕冬季,是我的创伤,而他们早已永恒,不惧任何冰雪严寒了。我望着他们,悲伤像酒一样,已经储存很多年,越发深入骨髓。父亲已经离去24年,母亲也已经走了11年。我未有一天不思念他们,这绵密的情感突然在这里迸放。地球的极点,一定是离天国最近的地方,所以我才将他们的面容看得如此清晰如此真切……我很想同他们说几句话,可他们只是微笑,并不说话。我想,他们一定觉得这个时刻是集体的静默,所以就不说了。他们一定觉得所有要说的话,我都知道,所以不必说。
    我多么希望静默的时间更长啊,我就可以和我的父母在地球极点相会,我就可以更仔细地端详他们,和他们共度更长的时光……但是,时间到了。
    这一分钟的感受非常奇特,从此,我不再害怕冬天,不再害怕寒冷。因为大自然以它的力量,医治了我的悲伤。我的父母能在如此寒冷的地方安然出现,说明他们对此无所畏惧,证明他们也希望我能走出冰冷刺骨的哀伤。
    人类是唯一一种能够觉察到自己死之将至的动物,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会化为烟尘,碎为土壤,完成从动物到植物或是无生命体的转化。我们不畏惧死亡的方式,就是逐一放弃对身外之物的依恋,包括悲伤。对单个生命的过分悲痛,就是对神圣生命的轻慢。
    旅行的神秘就在于你会猝不及防地遭遇深沉的触动,你会在不知不觉中修改自己的心境,对炎凉世界多一分微明的期许。   P314-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