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外国儿童文学

水孩子(精)

  • 定价: ¥52
  • ISBN:9787201116433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页数:213页
  • 作者:(英)查尔斯·金斯...
  • 立即节省:
  • 2017-05-01 第1版
  • 2017-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查尔斯·金斯莱著的《水孩子》又名《水宝宝》与《爱丽丝奇境记》、《小飞侠彼得潘》、《小熊维尼》并称为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四大童话名著。也是插图很多的一本童话之一。本次在翻译上力求严谨,并对维多利亚时期的文化风俗部分作适当的注解,以方便读者阅读。封面设计上也突出新意,总体上更加贴合当下年轻人的阅读和审美习惯。

内容提要

  

    《水孩子》(The Water Babies)为英国十九世纪作家查尔斯·金斯莱所著的一部儿童文学经典名著,亦为其儿童文学创作的代表作。作者以亲切而风趣的笔调,优美而简洁的文笔,生动地讲述了一个扫烟囱的孩子汤姆如何变成水孩子,并在仙女的感化、教育和引导下,闯荡大千世界,经历各种奇遇,克服性格缺陷,最后长大成人的美丽故事。
    《水孩子》是查尔斯·金斯莱写给三岁小儿子的童话。据说,那是一次非常愉快轻松的写作过程。一天早餐时,金斯莱想到家里的三个大孩子都有他们的书了,只有小的那个还没有,而他曾答应给小儿子写本书的。于是他起身进了书房,一个钟头光景,写出了《水孩子》的第一章。
    典型的英式童话,古典式英语,书中充满了成人的哲理和幽默,书中有比较多的宗教色彩。

目录

CHAPTER 1  扫烟囱的小男孩
CHAPTER 2  蜕变成水孩子
CHAPTER 3  水中生活
CHAPTER 4  海洋奇妙之旅
CHAPTER 5  仙岛之家
CHAPTER 6  汤姆与埃莉
CHAPTER 7  去世外仙境
CHAPTER 8  又见师傅格莱姆斯

后记

  

    《水孩子》这部童话于1862—1863年连载于《麦克米伦》杂志,1863年出版成书,并多次再版。我翻译的底本是目前能在市面上找到的最接近1863年的版本,翻译过程中没有进行任何删减,可以说是“如假包换”的百分百全译本。
    这是金斯莱写给自己最小的孩子的书,用讲故事的口吻娓娓道来,读起来既亲切又有趣。每一章的开头都引用了优美的诗句,文中也穿插了富有韵律感的歌谣或诗句,读来朗朗上口。虽然作品中充满了各种讽喻,也不乏劝诫,但它们在金斯莱幽默诙谐的笔调和生动奇特的想象之下,丝毫不显冰冷生硬,而是妙趣横生,令人忍俊不禁。
    因为这个故事发生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距离今天有一百五十多年那么久远,文化背景上的差异肯定避免不了。为了方便大小朋友们理解,在此向大家做一些背景知识的介绍。
    首先来说说扫烟囱这个行当。故事一开头就说:“从前,有个扫烟囱的小男孩,名叫汤姆。”那么现在的小朋友们,能理解扫烟囱是干什么的吗?啊,写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如今,见过火柴的小朋友应该很少很少了吧?还好,烟囱在我们现今的生活中还是很常见的,但是“扫烟囱的小男孩”这个字眼还是会相当令人费解、没有真实感?刚好我身边就有一个现成的八岁小男孩,于是我就问了:
    “烟囱这东西你是知道的吧?”
    “知道啊。怎么了?”
    “那如果我说‘扫烟囱的小男孩’,你知道是干什么的吗?”
    “就是有个小男孩要把烟囱扫干净呗。”
    “那你说,他是扫烟囱外面还是里面呢?”
    “肯定是外面啦,里面怎么扫啊?”
    “……”我无言以对。
    “总不能钻进去扫吧?那还不浑身都变成黑的了?”
    “……”呃,他说得好有道理。
    在《水孩子》这个故事里,没爹没妈的小汤姆就是这么一个不得不爬进黑乎乎的烟囱、腿和胳膊被擦伤、煤灰钻进眼睛、出来后变成“小黑猴”的可怜小孩呢。在我们小朋友的眼里,是不是只有圣诞老人这号人物才会从烟囱里爬进爬出的呢?
    金斯莱认为在维多利亚女王的统治下,工业兴盛带来了河流、卫生、公共环境的污染,同时也导致了贫穷人家孩子的悲惨命运:童工们面临教育的缺乏、残酷的压迫、繁重的劳动和恶劣条件导致的疾病折磨。他决心揭露穷人们所面临的困难,写下了这个故事。值得一提的是,《水孩子》正式出版后,书中汤姆在逃向水边的历程中所体验的那些痛楚,深深地刺激了当时上上下下的读者,促使英国国会在一年之内通过了烟囱清扫工规则法案,禁止雇佣儿童清扫烟囱。
    金斯莱和达尔文是好友。1859年,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出版,书中系统阐述了他的进化论学说,给人文领域带来了一场颠覆性的革命。金斯莱是首批欢迎这本书的人之一。在当时,作为一名基督教牧师,既相信《圣经》中的神创论,又相信达尔文的进化论,当然会被视为怪人啦。可以说,金斯莱就是这样一个纯粹的矛盾体,当一个人独处时,他经常会自己和自己辩论呢!也真是难为他了。 《水孩子》是金斯莱这种异乎寻常的生活的浓缩产物。汤姆变成貌似水蜥的水孩子,显然是物种的退化。不过,他涉足进化论,只是想做一个轻轻松松的思维实验,并不是想介入当时公众间的严肃争论。故事中还隐晦地提到地质学家查尔斯·赖尔和植物学家约瑟夫·胡克等人,大小朋友们找到他们了吗? 在接受进化论的同时,金斯莱担心人类会退化。书中惩恶仙女讲的关于随心所欲国的故事,就是从懒人退化为多毛野兽的过程。书中也提到,汤姆险些就退化到未开化的野蛮状态或物种阶段。 《水孩子》在一开始提到哈思奥威尔爵士时,说他动不动就把别人送进监牢,就连弱小的汤姆也两次被他送去坐牢。读到这里,大家肯定以为这位爵士是个凶神恶煞般的角色吧。可是读到后面,发现书中描写的,完全是个通情达理、心地善良的可爱老头儿嘛。这是怎么回事,汤姆怎么会被这么个善良的爵士送进监牢呢? 我们已经知道汤姆的师父是个偷鸡摸狗的主儿,那么,没爹没娘教管的汤姆,在这么个师父的手下讨生活,想必也不是很清白。那你可能又要问了,就算那样就要被送去坐牢么?说对啦。在19世纪的英国,盗窃罪就是这么严重!这可以追溯到《圣经》。英国是信奉基督教的国家,《圣经》中提到不可偷窃的内容举不胜举,其中摩西十诫的第八条就是:不可偷盗。 而汤姆呢,既不会祷告,连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救世主耶稣也不认识,竟然还以为是房间主人的一个什么亲戚呢。 不只英国,19世纪法国作家雨果的《悲惨世界》中的男主角冉·阿让,为了家人不至于饿死,偷了一块面包就被抓进了监牢,后来因为听闻亲人受苦,数次越狱未果,被加重刑罚,最后服了十九年的苦役。虽然是小说,但由此当时对盗窃罪的惩罚之重也可见一斑吧。 《水孩子》有几处嘲讽了爱尔兰人、威尔士人、美国人、犹太人、黑人、天主教徒的文字,尤其是爱尔兰人。 文中也提到鲑鱼嘲笑鳟鱼。哈,作者在文中嘲笑爱尔兰人,自己明明也犯了和鲑鱼同样的毛病嘛。 《水孩子》引用了古希腊神话潘多拉盒子的故事,不过,经过金斯莱的改动,从潘多拉的盒子里飞出来的邪恶之物中竟然有土豆,想必让你大跌眼镜吧?这就不得不提一提爱尔兰的土豆大饥荒了: 土豆原产于南美洲,19世纪时,土豆在爱尔兰被广泛种植。这种农作物已经成为爱尔兰人民的主食,占饮食比例的80%。在《水孩子》中,作者也用调侃的语气提道:“是的,当人们没有烤牛排和李子布丁,只有植物可吃,下巴就会变大,嘴唇变粗糙,就像那些只吃土豆的可怜爱尔兰人。”可是,土豆在喂饱了爱尔兰人的同时,也埋下了灾难的种子。 1845年,一种名为“晚疫病”的瘟疫席卷了爱尔兰大地,这种病害可以使土豆变黑,直接在地底下枯死。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豆,爱尔兰的饥荒就此爆发,且绵延了数年之久。在饥荒最严重时,有将近一百万人在灾难中死去。深受打击的爱尔兰人不得不选择背井离乡,逃难到其他国家,成为19世纪世界上最大的人口迁移,其中将近四分之三的人去了美国。这批漂洋过海的爱尔兰人,永远地改变了美国的人口组成结构,而他们在新大陆的艰难生存,也以最残酷的方式推动了美国的工业化进程。至今,人们提起那段往事,仍然唏嘘不已:“美国铁路的每一根枕木下面,都横卧着一个爱尔兰人的尸体。”在土豆饥荒后的几十年间,爱尔兰人口从八百万骤减到四百万。 爱尔兰有句俗语说: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开不得玩笑,一是婚姻,二是土豆。爱尔兰是天主教的主教区,对于婚姻,爱尔兰人谨守天主教的教义规定,离婚直到1996年才引入爱尔兰法律,而且需要满足非常严格的要求。爱尔兰人说婚姻开不得玩笑,等于是在说上帝的旨意;而把土豆和婚姻并列,可想而知土豆在爱尔兰人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所以,千万不要拿土豆和爱尔兰人开玩笑,否则就惨啦。 《水孩子》多次提到自身清洁问题,结尾部分的寓意里也再次强调指出了这一点。这是因为,在19世纪的英国,人们普遍认为只有身体清洁了灵魂才会清洁,只不过很少有人像金斯莱这么执着和狂热罢了。 金斯莱反对打骂孩子,赞成用爱和耐心引导孩子,反对忽视孩子的天性、一味让孩子学习的教育方法。读到萝卜的遭遇那里,是不是有许多小朋友都深有同感,大朋友们回忆起了童年呢? 最后顺带一提的是,金斯莱在《水孩子》里提到“万国博览会总比兔子洞奇妙多了吧”,两年后,也就是1865年,路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1832—1898)在他的《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里就给我们展示了一个奇妙无比的兔子洞! 希望大小朋友们都能喜爱这个故事哦。 叶暖阳 2016年12月6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从前,有个扫烟囱的小男孩,名叫汤姆。这个名字很短,也很常见,你肯定一下子就记住啦。汤姆住在英格兰北部的一个大城镇里,那儿有许许多多的烟囱需要清扫,有大把大把的金钱等着汤姆去挣,挣给他的师父花。汤姆不会读书也不会写字,他也不在乎这些。他从没洗过澡,因为住的院子没有水。从来没有人教过汤姆怎么做祷告。除了在骂人的话语里,他从来没听说过上帝或者救世主。那种脏话是你从来没听过的,唉,如果他也没听过就好了。
    在一整天中,汤姆一半时间哭,一半时间笑。当不得不爬进黑乎乎的烟囱,腿和胳膊都被擦伤、煤灰钻进眼睛里时,他都会哭,这是常有的事;他的师父打他,他也会哭,这也是天天都有的事;他吃不饱饭,饿得难受时还是只能哭,这同样也是稀松平常的事。
    一天中的另一半时间汤姆在笑:在跟其他男孩子玩掷铜币,和跳背游戏时,他都开怀大笑;或者当马儿经过时,朝马腿中间扔石子——这个游戏最好玩啦,要是当时碰巧有一堵墙可以用来藏身,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至于扫烟囱啦、挨打啦、饿肚子啦,汤姆把这些当成是家常便饭,就像刮风下雨打雷一样自然。他像个男子汉,硬着头皮挺过去,就像他那头老毛驴遇到暴风雨时做的那样。
    过后,他晃晃脑袋,就像啥事儿也没有发生似的,乐呵呵地憧憬着即将到来的快乐时光:等他长大成人,当上扫烟囱匠,坐在酒馆里,面前放着大杯啤酒,嘴里叼着长长的烟斗,在牌桌前抛金掷银,身穿棉绒衣,脚蹬长筒靴,养条有着一只灰白耳朵的白色斗牛犬,把小狗崽们装在口袋里,派头十足。到那个时候,他也要收学徒,有可能的话要收好几个;要像师父对待自己那样,欺负、教训他们,让他们扛着煤灰袋,自己则骑着毛驴走在前面,嘴里叼着烟斗,衣服扣眼里别着鲜花,像一位统领全军的主帅。不过,意外好时光还是有的——当师父让他尝一口喝剩的啤酒时,汤姆便成了这个镇上最快活的孩子啦。
    一天,一个神气的小马夫骑着马来到汤姆居住的院子。汤姆刚在墙后藏好,举起半截砖,正要朝马腿中间扔去——这是那个镇上“欢迎”陌生人的习俗。但是马夫已经看见了汤姆,并向他打听扫烟囱匠格莱姆斯先生住在哪儿。格莱姆斯先生就是汤姆的师父,汤姆可是个有生意头脑的孩子,对待顾客向来都礼貌客气,他把半截砖悄悄放在墙后,走上前回话。
    原来啊,小马夫是来传口信的,要格莱姆斯先生第二天上午去约翰·哈思奥威尔爵士的大宅。宅子原先的扫烟囱匠进了监牢,烟囱没人清扫了。一交代完,马夫就扬起马鞭离开了,汤姆都还没来得及问一问,那个扫烟囱匠究竟犯了什么事被送进了监牢。汤姆对这件事特别感兴趣,因为他自己也被关进去过一两次。此外,那个马夫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外套、马裤、长筒靴,从上到下一律单调的土褐色,雪白的领带上还别着一枚精巧的别针,那张圆饼脸又干净又红润。汤姆既生气又反感,心想这真是个高傲自大的家伙呀,穿着由别人付账的时髦衣服来给自己脸色看。汤姆去墙后捡起刚才放下的半截砖,可想想对方给自己带来了生意就不计较了,最后还是没有把砖扔出去。
    得知有了新雇主,汤姆的师父可高兴啦,兴奋得一巴掌就把汤姆打趴下了!为了确保第二天早上能按时起床,这晚他喝的啤酒比平时两晚喝的加起来还要多。因为人醉酒后越是醒来时头越疼,越是乐意出去呼吸新鲜空气。第二天早上,汤姆的师父四点钟就起床了,像寄宿学校的老师体罚学生那样,又把汤姆毒打了一顿,目的是警告他这一整天必须乖乖听话,因为他们要去的是一座豪宅,如果能让对方满意,他们会收获多多。
    汤姆本来也是这样想的,就算师父不打他,他也会尽全力去好好表现的。因为对汤姆来说,哈思奥威尔大宅(汤姆从没见过)是世界上最气派的房子,房子的主人约翰爵士(汤姆见过,并且两次被这位爵士送进了监牢)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
    就算在富饶的英格兰北部,哈思奥威尔大宅的宏伟壮观也是数一数二的。在汤姆听说过的卢德运动中,要是当时能有这么大一座房子,威灵顿公爵那一万名士兵和武器,就都有落脚之地了。至少,汤姆是这样坚信的。
    大宅里有个大园子,养着许多鹿,汤姆确信那是专吃小孩的怪兽!大宅的禁猎区延绵数英里,格莱姆斯先生和年轻矿工们有时在里面偷猎,汤姆就是在偷猎时看见过野鸡,当时他心里暗自琢磨它们吃起来味道如何呢!那里还有一条壮丽的鲑鱼河,格莱姆斯先生和他的朋友们真想在里面偷猎啊!但是那样一来,就得下到冷冰冰的水里,他们可不喜欢这样。
    总之一句话,哈思奥威尔大宅是个了不起的地方,约翰爵士是个了不起的老头,连格莱姆斯先生都对其尊敬有加——他轻而易举就能把格莱姆斯先生送去坐牢,因为格莱姆斯先生每星期都会做那么一两件活该坐牢的事。方圆数英里的所有土地都是这位爵士名下的,他是个开朗、诚实、通情达理的乡绅,养着一群猎犬,对待邻居和对待自己都一视同仁;他体重足足有一百九十斤,谁也不知道他的胸围有多少,赤手空拳就能把格莱姆斯先生打倒在地,这可没几个人能办到。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