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归路

  • 定价: ¥35
  • ISBN:978755940713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96页
  • 作者:墨宝非宝
  • 立即节省:
  • 2017-11-01 第1版
  • 2017-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归路》是墨宝非宝下半年专享推出的新作,因此对读者的吸引力极大。而且《归路》从属于“至此”系列,该系列的前两部作品都是经过市场考验的热销之作。无论是之前的《至此终年》、《轻易靠近》、《黑白影画》、《我的曼达林》,还是今年上半年推出的《密室困游鱼》,都是在市场上热卖的图书项目。

内容提要

  

    再遇到初恋,是八九年后,在高速路加油站短暂休息,就这么看着他从超市走出来。我看着他,不太敢相信,试着问,你还记得我是谁吗。他掂着手里的矿泉水瓶,看着我,挺平静地说,记得,化成灰我都记得你。
    ……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由墨宝非宝著的长篇小说《归路》。

作者简介

    墨宝非宝,生于北京,长居沪上。喜静厌动,喜睡厌醒,有些小懒。喜欢读书,为了战胜自己不断起伏的情绪,尤其喜欢佛经。只执着自己喜欢的事,学任何有趣的事,让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写自己感兴趣的故事,顺便悄悄在故事里,埋下一些普世价值观:爱国一点儿,正面一点儿,让读到的人可以觉得生活中“幸”永远大于“不幸”。
    已出版作品:《至此终年》《轻易放火》《轻易靠近》《永安调》《一生一世,黑白影画》《一生一世,美人骨》《一生一世》《很想很想你》《一厘米的阳光》《蜜汁炖鱿鱼》《密室困游鱼》《我的曼达林》。

目录

上卷
  楔子
  第一章  边关的雪夜
  第二章  边关的雪夜
  第三章  边关的雪夜
  第四章  流浪途中人
  第五章  流浪途中人
  第六章  流浪途中人
  第七章  流浪途中人
  第八章  SHE侈的爱情
  第九章  SHE侈的爱情
  第十章  SHE侈的爱情
  第十一章  晨晓照归路
  第十二章  晨晓照归路
  第十三章  晨晓照归路
  第十四章  晨晓照归路
  第十五章  前路未可知
  第十六章  前路未可知
  第十七章  前路未可知
  第十八章  前路未可知
  第十九章  丰碑与墓碑
  第二十章  丰碑与墓碑
  第二十一章  丰碑与墓碑
  第二十二章  丰碑与墓碑
  第二十三章  寸寸山河梦
  第二十四章  寸寸山河梦
  第二十五章  寸寸山河梦
  第二十六章  寸寸山河梦
  第二十七章  寸寸山河梦
下卷
  第二十八章  昭昭赤子心
  第二十九章  昭昭赤子心
  第三十章  昭昭赤子心
  第三十一章  昭昭赤子心
  第三十二章  昭昭赤子心
  第三十三章  忠诚与信仰
  第三十四章  忠诚与信仰
  第三十五章  忠诚与信仰
  第三十六章  忠诚与信仰
  第三十七章  归路向何方
  第三十八章  归路向何方
  第三十九章  归路向何方
  第四十章  归路向何方
  第四十一章  归路向何方
  第四十二章  归路向晨晓
  第四十三章  归路向晨晓
  番外
  后记

后记

  

    对于归路,我有很多话想说,又好像什么都不用说了。有些想笑,这句话,我用在好几本书的后边。对于“至此”系列,我一直说对我有特殊的意义,可能里边总是有我生活的影子,小学、初中、高中、大学……
    这本书很短。
    她不像《至此终年》和《一厘米的阳光》那么长,连载时数次哽住,数次烦躁崩溃,数次难以为继,写到这里能完美结局已算我的极限了。
    我甚至很庆幸,我把书写完了。
    一开始我总会反复自查、自责,为什么不能写到更好,可到这本书结束我突然释然。每本书,或多或少,都有遗憾。我这些年所做的。只能是在当下,写我能写到最好的文字,随着当年的经历不同、心境变化,文字也许会有一些变化。但不变的是,我这个写作的人,还有文中的信念。
    你透过文字,看到的是一个故事,同时也是我想说的话。
    有人话痨是去发博客、发微博,等等,而我这个人,话痨发作就会写故事。一个接一个,好的、坏的,长的、短的,轻松的、沉重的,万幸我有一批读者,珍贵可爱的读者。从2011年跟随我到如今,她们是比我还要长情的人,她们是如此温柔的人,她们每一个留下的话都是一种见证,见证我的低谷,见证我的摸索,见证我的烦躁,也见证我的好奇心和冒险。
    《归路》是我最低潮期写的故事,也是我无数次打开文档,读上一个小章节就会眼眶发热的故事,我很感激这本书,让我走出心灵的低谷。
    路晨,我的少年。回首半生,谢谢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照他表妹的话说,路炎晨这个人骄傲得很,太聪明,看事情看得太明白,谁心里藏着什么小九九都一清二楚。越是亲近的人,他越不让你装。
    那时两人认识一年多了,归晓喜欢他喜欢到往胳膊上刻他名字,可还是装矜持死撑着,每星期三、五合唱队排练,或者上音乐课才会绕到高三教室,装着去排练、去上课。
    这样,她顺便能瞄他两眼。
    他是复读生,就在教室最后一排,下课时喜欢翘着椅子背抵墙,和几个男生闲聊。
    她经过,时常会有小半截粉笔头丢出来,她还装傻装被吓到,矜持地去看他,发现他和没事人似的继续玩着手里剩下的粉笔头……后来在一起了,归晓装着天真无邪地问他:“你那时候怎么总喜欢丢我粉笔头啊?是不是暗恋我?”
    他会微微眯起眼睛,瞅她,不回答。
    若被逼问急了,他就会冲她笑:“你总在我眼前晃,不就等着我搭理你吗?”
    她被戳破心思,扭头就走,被他抓着上臂拉回去,虽还挣扎着,可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应该能等来一句好听的话了。没想到他又是低低地笑:“这不就在等我拉你回来?”
    身后男人继续补充:“其实路队是还没想好要不要回北京,犹豫呢,也不算无业游民,最多算短期失业。”
    “不一定回去。”路炎晨将烟头在窗台的雪上摁灭,那漆黑眼睛像泡在观景池里的黑色卯石,带着水光,却冷冰冰的没情感。
    归晓看雪地上的一点儿光消失,让自己努力做一个淡然大度的前女友。
    “带老婆孩子回去总会很麻烦,弄户口也麻烦,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
    安静。
    路炎晨和身后的那个男人都有点儿表情诡异。
    路炎晨沉默了好半晌,对身旁男人一笑:“你儿子又使坏了。”
    归晓愣了一下。
    “不至于吧?那小子怕你,不太敢给你使坏,”这个叫秦明宇的男人讪笑,“也有可能最近胆儿肥了。”
    挺硬朗的一个汉子,提起自己儿子愣是脸红了:“我那儿子吧,知道我们中队都是光棍儿,没事儿就爱在人家相亲时使坏,管我们中队那些兄弟叫爹,都整跑不少女的了,不好意思啊,归晓小姐。”
    原来……
    “原来不是你的孩子,”归晓装着看雪景,“好可惜,他好可爱。”
    路炎晨手抄在裤兜里,保持沉默。
    “他?可爱?”男孩亲爹倒是笑了,“那臭小子鬼见愁啊。”
    男人说完,后知后觉向归晓介绍了自己叫秦明宇,是路炎晨中队里的。
    而他那个鬼见愁的儿子叫秦小楠。
    单亲家庭,孩子归爸爸,为了方便照看,秦小楠独自住在二连浩特秦明宇租的房子里,自己上学。总之,全部自己包办。
    难怪人小鬼大。
    三人回到包房,小男孩大大咧咧扑到他亲爹怀中:“爸!”喊完,去偷看归晓和路炎晨。这么一来,房中的人也都和归晓似的,回过了味:得,全搞错了。
    小孩子的玩笑一笔带过。
    这顿饭吃得还算过得去,除了身为这顿饭牵线人的归晓和路炎晨从不交流,其他都很完美。整顿饭,路炎晨看都没看过归晓,就连小蔡都明着问:“路队,你和我们归晓过去是邻居、校友,还是?”
    “校友,”路炎晨答,“不熟。”
    小蔡被噎住,打了个哈哈,尴尬地望向窗外大雪:“这内蒙古自治区的雪可真大,哈哈……”
    从烤全羊,到羊杂,焖面,马奶酒……一道道下来,小蔡算是把能点的都点了一遍,众人下午在加油站丢车的那股子晦气也都散了,喝得胃和身子都暖和起来。
    ,
    几杯酒水下肚,秦明宇真是显出了话痨本质,说起路炎晨都不带停的,甚至还郑重起身敬酒,拜托归晓他们几个,如果能帮到的还请多帮帮路炎晨,让他回京更顺畅些。
    “那当然,那当然,”小蔡立刻打包票,“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更别说路队帮了这么大忙,我们以后能帮的,一定帮!”
    众人附和。
    饭罢。
    众人在电梯里,秦明宇忽而问:“你们五个人坐一辆车来的?”
    小蔡说:“啊。对。”
    “路队,送送吧,五个人坐一辆车不太安全。”秦明宇合理提议。
    路炎晨两根手指勾出车钥匙,没回答。
    “啊,不会太麻烦吧?”小蔡客气推辞。
    “不麻烦阿姨,”秦小楠跑进电梯,乐呵呵地仰头答话,“我们在西面,你们在东面,虽然不太顺路,但这才显出送客人的诚意嘛。”
    小蔡笑:“那我先和路队去停车场取车,你们在门口等着吧。”
    老旧的电梯带着不知哪里来的金属摩擦声,缓缓下行。
    小蔡虽这么说,还是觉得自己和路炎晨去停车场,必然会被这位路队“冻死”,于是拽了归晓的胳膊去当“润滑剂”。
    可惜她并不明白,有归晓在,路炎晨才真会冷到冻死人。
    小蔡的车在停车场东面,路炎晨的车也在不远处。
    P1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