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政治法律 > 政 治 > 外交、国际关系

蹇蹇录(甲午战争外交秘录)

  • 定价: ¥41
  • ISBN:978710806105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三联书店
  • 页数:251页
  • 作者:(日)陆奥宗光|译...
  • 立即节省:
  • 2018-01-01 第1版
  • 2018-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蹇蹇录(甲午战争外交秘录)》系日本前外相陆奥宗光所撰外交回忆录。陆奥宗光是日本明治时代极为重要的政治家、外交家,他主导的日本19世纪末期的外交思路和外交方式,被后人称为“陆奥式外交”。本书主体内容涉及甲午战争前后,即从朝鲜东学党起义到俄、德、法三国“干涉还辽”这一时段内的日本外交活动。陆奥宗光本人作为当时伊藤博文内阁的外相,参与几乎所有的重大外交决策。在这本回忆录中,他围绕自己的亲身经历,细致入微地记述了日本与英、法、美、德、俄等国,以及与清国和朝鲜的外交往复,包括彼时外交文书的具体内容,驻外大使的密电和高层会议上的言语交锋等等机密内容,以及如何在中日(马关)谈判中运用各种手段,逼迫李鸿章签订不平等条约,为日本攫取巨大利益的细节。书中虽不可避免地带有作者虚饰自矜的色彩,但总体而言,仍是研究那段历史绕不开的珍贵史料。

内容提要

  

    陆奥宗光著的这本《蹇蹇录(甲午战争外交秘录)》择要记述了日本自朝鲜东学党事件发生后,蓄意发动侵略朝鲜和中国的战争开始,直至马关议和为止的历史过程,以及俄、德、法三国“干涉还辽”的详细经过。其所述之欧美列强围绕中国和朝鲜问题展开的利益争夺以及日本政府的各种决策内幕等内容,是研究中日甲午战争史和中日关系史的重要参考资料。
    书中多有为日本帝国主义开脱罪责、歪曲事实之词,宜辨其真伪。

作者简介

    陆奥宗光,日本外交官。和歌山县人。藩士出身。早年参加推翻幕府运动。明治维新后,在外国事务局任职,后历任兵库县、神奈川县知事、外务大丞等职。1888年任驻美公使。1892年任外务大臣。1894年参与策划发动侵略朝鲜和中国的战争。次午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参加马关谈判,强迫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

目录

第一章  东学党之乱
  东学党之乱
  对朝派兵的朝政决定
  日清两国在朝鲜的权利之争
  袁世凯、汪凤藻等人的谬见
  朝鲜国王向清国乞求援兵
第二章  日清两国对朝出兵
  《天津条约》
  清国就对朝派兵向我的行文知照以及帝国对清国公文中“保护属邦”一词的抗议
  帝国就对朝出兵向清国提出照会
第三章  大鸟特命全权公使的归任及其就任后
  大鸟特命全权公使的归任
  大鸟公使率领水兵进入京城
  欧美各国官民在朝鲜国的情况
第四章  关于为改革朝鲜内政派遣日清两国共同委员的提案
  关于向朝鲜派遣日清两国共同委员的阁僚会议
  透过清国特命全权公使汪凤藻向清国提出对朝派遣日清两国共同委员的照会
  清国对设立日清两国共同委员提案提出异议
  日本对清国发出的封绝交书
第五章  关于朝鲜改革与清、朝宗属关系问题的概述
  西欧新文明与东亚旧文明的冲突
  我国朝野对朝鲜内政改革问题的议论
  关于朝鲜问题的主题与客题的关系
第六章  朝鲜内政改革的期
  清将叶志超发给袁世凯的电报
  关于朝鲜内政改革的密令
  大鸟公使对朝鲜内政改革的建议
  朝鲜国王发布罪己诏
  电令大鸟公使采取终手段
  大鸟公使向朝鲜发出的后通牒
  袁世凯的突然回国与驻扎龙山的帝国军队进入京城
  大院君的入关与朝鲜国王请求参见大鸟公使
  宣战诏书
第七章  欧美各国的干涉
  俄国的劝告
  李鸿章  与卡西尼伯爵的谈判及俄国的劝告
  我国对上述劝告的回复
  俄国劝告日清两国应对等撤兵
  我国对俄劝告的回复
  俄国就日本的回复发来公函
  俄国警告,日本帝国对朝鲜的要求中若有违朝鲜国与列国间缔结的条约,俄国绝不承认其有效性
  英国的调停
  英国驻北京特命全权公使欧格纳与总理卫门的商讨
  英国的调停
  小村代理公使依照欧格纳的居中斡旋亲赴总理衙门,清国未提出任何新方案
  帝国电令小村代理公使,向清国提出第二封绝交书
  清国倾向于俄国调停的原由
  英国的再次调停
  我对上述调停的回复
  英国声明,日本此次对清的要求与曾表明的谈判基础相互矛盾并超出范围,宣告若
  固执其方针而导致日清两国开战,日本应对此负责
  帝国对此的回复
  英国提出照会,希望承诺今后即便日清两国开战,亦不会在清国上海及其周边作战
  英国提议日清两国军队各自占领朝鲜然后再作商议
  美国的忠告
  美国的忠告
  对此的回复
  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欧美各国的中立
第八章  六月二十二日以后至开战期间李鸿章的地位
  李鸿章的外交方针与军事谋略
  李鸿章的经历
  长毛贼与捻匪
  天津暴乱
  清皇帝下旨追究李鸿章的失察失责
第九章  朝鲜事件与日英条约的修订
  条约修订的历史
  对条约修正案调查委员的诏敕
  单方面对等条约方案的全面修订
  我与英国再度开启条约修订谈判
  攘夷保守论的盛行
  英国照会我,称在得到有关朝鲜雇佣科尔德威尔之事和日本军用电缆贯通仁川外国人居
  留地之事得到满意答复前拒绝签订新条约
  我对上述问题的回复
  《日英条约》的签订
  旅顺口屠杀事件与《日美条约》的关系
第十章  牙山与丰岛之战
  朝鲜向欧美各国发出的有关清、朝宗属关系的公文
  巨文岛事件
  牙山开战前的对朝政策
  “高升号”事件和青木公使有关该事件的电文
  英国关于该事件的照会
  末松谦澄法制局长有关该事件的报告
  胡兰德和韦斯特雷吉两博士的意见
第十一章  朝鲜内政改革第二期
  临时合同条款
  《日朝攻守同盟条约》
  〇院君的复仇策略
  金、鱼内阁
  改革派与军国机务处
  大院君和朝鲜内阁成员与驻平壤清将领间的密函曝光
  日清两国军队各占领一半朝鲜国土的格局
  商讨对朝策略的内阁会议
  朝鲜国的铁道和电信问题
  大鸟公使的召回与井上伯爵的赴任
第十二章  平壤和黄海战役的胜利结果
  平壤、黄海战役后欧洲各国的舆论
  平壤、黄海之战获胜后我国国民的愿望
  内外形势的冲突
第十三章  领事裁判制度与战争的关系
  治外法权和领事裁判制度的区别
  英国人皮戈特的领事裁判论
  美国人乔治卡梅伦和约翰瓦尔德事件
  英国公使对上述事件的抗议
  日法两国对上述事件的争议
  在佐世保捕获审检所对英国商船“益生号”所进行的审判
  长毛贼时期欧美各国在清国滥用领事裁判权
第十四章  媾和谈判开始前清国及欧洲列强之举动
  清国各省督抚关于媾和得失之奏议
  德璀琳赴神户
  德璀琳出使之目的
  英国尝试由欧洲列强进行联合调停
  英国以朝鲜独立与赔偿军费等两项条件再次进行调停
  对英国提案之回答
  国对英国提议之回答
  英国联合调停提议之失败
  德国皇帝嘲讽英俄两国对日清两国的态度
第十五章  日清媾和之发端
  美国提出进行友好调停
  我对此之答复
  〇清国通过驻北京、东京美国公使向我提出和谈请求
  〇清国照会称任命张、邵二使为全权委员并派来日本
  我国朝野关于媾和条件之冀望
  关于我应否将对清媾和条件预先告知欧美各国的内阁会议
  在广岛大本营召开的关于媾和条约草案的御前会议
  伊藤内阁总理大臣之奏言
  伊藤内阁总理大臣与余被任命为全权办理大臣
第十六章  广岛谈判
  清国张、邵二使抵达
  广岛谈判的次会谈
  广岛谈判的第二次会谈
  伊藤全权办理大臣的演说
  张、邵二使归国
第十七章  下关谈判(上)
  清国通过美国公使通知,任命李鸿章为头等全权大臣前往日本
  李鸿章抵达下关
  下关谈判的次会谈
  清国全权大臣提议休战
  下关谈判的第二次会谈
  我国全权大臣对清国全权大臣休战提议之回答
  下关谈判的第三次会谈
  清国全权大臣终于撤回休战提议
  李鸿章遇刺及休战条约
  李鸿章遇刺
  伊藤全权大臣赴广岛
  下关谈判的第四次会谈
  伊藤全权大臣返回下关签署休战条约
第十八章  下关谈判(下)
  媾和条约之签署
  我媾和条约方案送达清国使臣
  清国全权大臣对上述方案之回复
  我全权大臣对清国全权大臣答复之驳斥
  李经方被任命为钦差全权大臣
  清国全权大臣提出针对我媾和条约方案之修正案
  下关谈判的第五次会谈
  我全权大臣提出对清国全权大臣修正案之再修正案
  下关谈判的第六次会谈
  下关谈判的第七次会谈
  媾和条约之签订
  清国全权大臣归国
  我全权大臣抵达广岛后即刻赴行宫面圣并就条约签订结果复命
  〇媾和条约及附约之批准
  内阁书记官长伊东巳代治作为全权大臣被派往芝罘
  媾和条约批准交换结束
第十九章  俄、德、法三国之干涉(上)
  对此之措施
  俄国的忠告
  向西公使所发关于三国干涉的次电训
  关于上述事件向加藤公使所发电训
  关于上述事件向栗野公使所发电训
  西公使之回电
  加藤公使的次回电
  加藤公使的第二次回电
  栗野公使的回电
  高平公使的来电
  向西公使所发的第二次电训
  西公使的回电
  京都会议
  帝国对俄、德、法三国约定放弃奉天半岛
第二十章  俄、德、法三国之干涉(中)
  三国干涉之由来
  三国干涉前后的俄国形势
  俄国建议日俄两国相互交换意见
  俄国公使希特罗渥再度提议日俄两国交换意见
  西公使的密函
  三国干涉前后德国的形势
  青木公使关于德国态度突变的来电
  高平公使关于德国与俄法结盟一事的来电
  加藤公使关于与德国驻英国大使谈判的来电
  三国干涉前后法国的形势
第二十一章  俄、德、法三国之干涉(下)
  结论
  辽东半岛归还后国人的不满
  当时的内外形势
  《圣斯特法诺条约》
解说——《蹇蹇录》刊行情况
  序言
  《蹇蹇余录草稿缀》
  《蹇蹇录》——外务省次刊本
  蹇蹇录》——外务省第二次刊本
  关于本文库的校注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六月二十二日,李鸿章收到余交予汪凤藻的公文,方知我政府之决心,自知使用恐吓手段威胁日朝两国已不起作用,便稍做了策略调整,一方面在外交方针上一再请求欧美强国调停斡旋,另一方面作为军事谋略,向朝鲜增派了更多的军队。李鸿章的此种军事谋略,是意味着一改以往恐吓之手段而断然与我一决雌雄?还是像当初那样,以虚张声势来恐吓我国?委实难以推测。然在去年六、七月之交,李鸿章确实曾向北京政府建言,向朝鲜增派大军。他随即与北京政府合谋,不仅请求英俄公使从中调停,也同样请求德、法、意公使居中斡旋。而彼等这种请求无疑是在挑起欧洲列强之间的相互猜忌之心和功利之心,图谋它们做出不一致的决定,从而产生相互牵制的结果。不过,当时的德、法、美等国,几乎都未真心接受清国的请求,唯有俄英两国,因在东亚均有巨大的利益,因而对日清两国间的调停稍显积极。即便如此,它们也是各自谋求自身的利益,未采取任何统一行动,最终各自停止了干预。但是,清国政府特别是李鸿章,并未放弃争取外援的希望。李鸿章在天津虽时常与卡西尼伯爵会晤,然而对此并不满足,又与远在东京的汪凤藻频繁电信往来,打探日本政府如何接受驻东京的俄国公使的调停。毫无疑问,俄国公使也将在这段时间里与余谈判的内容暗中透露给了汪凤藻。据称,六月二十六日,李鸿章曾指示汪凤藻:“俄皇已命驻日公使劝告日本政府,日清两国应同时从朝鲜撤兵,然后再议善后之策,要秘探日方具体反应如何后呈报。”另外,袁世凯自朝鲜给汪凤藻发去电报称:“东京形势如何?俄国公使的调停情况怎样?请速告知。”六月二十七日,汪凤藻回复李鸿章:“据悉俄国公使已于昨日面见日本外务大臣,建言撤兵之后再议善后之策。”六月三十日又禀告李鸿章:“据俄公使所言,已两次向日本外务大臣建言,可每次对方都以某种借口搪塞,未承诺撤兵,只是表示日本不会主动挑起战斗。另外,昨晚接到来自俄国首府的电报,令其再次劝说日本政府,故今日当再与日本外务大臣会晤,详情容后禀报。”(显然,俄公使希特罗渥已将六月二十五日与余会谈的内容告知了汪凤藻。)七月四日,汪凤藻在电报中建言:“据俄国公使派遣该馆馆员送来的通告说,在竭力劝说日本政府之后,昨日已有回复,称应在商讨善后之策后再议撤兵,故已将其意电告俄国政府,等待指示。由此看来,日本若不多多少少获取利益,绝不会善罢甘休,故一味指靠俄国恐不会有特别的效果。”(这也无疑是俄公使将七月二日余送交俄国公使的H本政府的复函内容密报了汪凤藻。)可见此时的李鸿章是何等期望通过俄国及其他方面的调停来解决此问题啊。而就李鸿章军事上的谋略,即增派军队一事而言,汪凤藻于六月二十六日电告李鸿章称:“据报日本现尚未增兵,且他们并无精锐部队,虽人数众多却不足为患。”七月十五日,又电告称:“据侦探来报,前些日大鸟电告称,朝鲜政府已完全接受日本的要求,可否立即撤兵?伊藤、川上表示既然我方目的已经达到,理应速速撤兵,而陆奥、井上等却坚持自由党的观点,认为朝鲜只是表面顺从而已,此时撤兵并非上策。伊藤不好争辩,遂中止了上述争议。”(汪凤藻曾经电告本国政府,称当初日本政府因在野党的阻挠无法向外派兵,现又推测因某政党的原因政府不能够撤兵,其观点前后矛盾。总之,依汪凤藻的身份地位,要探知驻在国政府的真实意图,实在是难上加难之事,故不足责难此等荒唐无稽的臆测。)翌日即七月十六日,又有来电告称:“据侦探报告,日本因清国动作迟缓,其意日渐嚣张,最近又胁迫朝鲜,要其宣布与清国非邦属关系,就此若不迅速增兵恐难了结时局。”到了二十二日,又有报告称:“日本听闻清国增兵,内心甚为沮丧。”这里有一笑谈,此间的汪凤藻遵照本国政府的指令,热心地斡旋日清两国如何从朝鲜撤兵一事,也时常请求与余会晤。不仅如此,他还亲自到伊藤总理官邸进行同样的谈判。然伊藤总理总是倾听来者意见,对其意见大抵显示出宽容之态度。而余出于职守,有责任不能让对方误解我政府之意图,因此,对其提议中与我政府决策相悖之处逐一加以指出,丝毫不留情面,所以对方似揣测余与伊藤总理之间意见宽严不一,于七月十七日给李鸿章发去电文,称“日本的意图是保留军队再议善后之策,经我极力反对之后,伊藤总理终表示无特别异议,而外务大臣则斥责我方提议为迂腐之见,显示出不予接受之态度。由此可见,日本见清国频频提议撤兵似已胆怯,图谋乘机取而代之,我清国在此关头须大力集中兵力,显现整装待发之态,以挫败日本之计谋,待朝鲜内乱全部平息,再提撤兵,其事可成”。其电文的前半部分乃痴人说梦而已,后半部分说日本视清国急于撤兵为胆怯,劝增派大军以挫败日本图谋。综观他们的电文往来,他们对增加兵力,虚张声势,又不致发生流血冲突来解决困局仍存有一线期望。尔后,当俄、英两国的调停半途而废,平壤、黄海海陆战斗爆发,他们的计谋又多有龃龉,最终在外交和军事上均遭到空前失败,其原因就是自始未确立自己的立足之地,而只是一味仰仗他人援助,寄希望于侥幸所致。然这是清国政府平常惯用的策略,事到如今,将此归咎于李鸿章一人未免过于苛刻,且遭遇此多事之秋,最终李鸿章也难免陷入意外的困境。
    P5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