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辩护大师

  • 定价: ¥35
  • ISBN:978751621071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民主法制
  • 页数:229页
  • 作者:赖继
  • 立即节省:
  • 2018-02-01 第1版
  • 2018-0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余罪》作者常书欣评价赖继著的《辩护大师》:法理为本,推理为表,情理为核,这个故事圆润而有趣,我对它的评价是堪比《白夜行》 !
    当所有证据都指向看似无辜的嫌疑人时,正义的小律师又将如何辩护,找寻真相?
    什么是道义?什么是信仰?罪与责,情与法,我站在它们面前,该往左还是向右?
    一名小律师意外的介入了一桩贩毒案,为看似冤屈的嫌疑人进行辩护。检方主控官恰为他的同班同学,上学期间是学霸,并且“抢”了他心中的“女神”。为争“一口气”,他深入调查,发现了案件背后不为人知的复杂关系。辨方还是控方赢了?在这个事件中没有赢家,结局出乎意料。

内容提要

  

    《辩护大师》由赖继著。
    一名小律师意外地介入了一桩贩毒案,为看似冤屈的嫌疑人进行辩护。检方主控官恰为他的同班同学,上学期间是学霸,并且“抢”了他心中的“女神”。为争“一口气”,他深入调查,发现了案件背后不为人知的复杂关系,正当所有线索都指向真正的罪犯时,案件重新变得扑朔迷离。而原本只是想“打败”同学的小律师,为了心中的“道义”和对法律的信仰,面对凶狠的罪犯和团伙,他又将作出怎样的选择?
    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最终是辨方还是控方赢了?在这个事件中没有赢家,结局出乎意料……

媒体推荐

    法理为本,推理为表,情理为核,这个故事圆润而有趣,我对它的评价是堪比《白夜行》 !
    ——《余罪》作者  常书欣

作者简介

    赖继,男,1986年生,推理小说家,编剧,犯罪学与密码学学者,西南政法大学刑事侦查学院研究生实务导师,法学博士后。已经创作电影剧本《邪不胜正》《国家荣誉》,出版长篇小说《暗战》《破晓》等。

目录

第一章  五百克海洛因
第二章  律师徐正义
第三章  深夜来客
第四章  地藏行动
第五章  不可能打赢的官司
第六章  明星检察官
第七章  真心和勇气
第八章  疑点
第九章  宿敌
第十章  甲卡西酮
第十一章  银沙集团
第十二章  硬仗前夕
第十三章  绝命毒师
第十四章  再度重逢
第十五章  小人物
第十六章  魔鬼训练
第十七章  突破体能
第十八章  全天下最帅的男人
第十九章  开庭
第二十章  交锋
第二十一章  跟踪余孟山
第二十二章  闯祸
第二十三章  代号A先生
第二十四章  栽赃
第二十五章  正义
第二十六章  另一个真相
第二十七章  线人
第二十八章  疑云
第二十九章  黑律师
第三十章  福利院的秘密
第三十一章  决战之前
第三十二章  暴露
第三十三章  魔波旬
第三十四章  真相之重
尾声  但有岁月可回头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五百克海洛因
    从318国道往回走,途经一个藏族同胞聚集部落,五颜六色的经幡随风飘舞,经幡之下是一排排佛塔,山坳后是一片红黄错落的枫叶林,天气已经入冬。
    这样的景色,最为美丽。将冬未冬,秋意已深,枫叶林一半已经发黄,一半却还红艳,夹杂着各种高原树木的茂密深绿,呈现出奇异的景色,被当地人们称为“彩林”。
    “风景真是漂亮!”伍涛驾驶着他的Jeep牧马人越野车,正行驶在公路上,他一手搭在车窗外,一手扶着方向盘。他旁边是漂亮的女朋友杜思敏。这杜思敏是伍涛的同学,俏丽任性,还是跆拳道黑带,身材火辣,身手也好,很有些野蛮女友的感觉。
    高原的风轻轻吹过,伍涛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他体格健朗,根本没有高原反应,就算前日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冰川里游玩,也一样健步如飞。在女友杜思敏的眼里,伍涛除了长相俊朗,还有一股子阳刚之气,他仿佛就属于这辽阔而幽静的旷野,他生性跳脱、思维敏捷,人还特别善良。昨日发生的事情,让杜思敏对伍涛更加刮目相看。
    昨日,杜思敏和伍涛去拉古冰川游玩,冰川终年积雪,只能乘坐索道上山。去过高原地区的人都知道,从海拔低的位置到海拔高的位置,最好是缓慢进入,让身体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可是拉古冰川的索道,却是直接从海拔两千多米升到四千多米,因此在山上的索道口,设置了专门让游客适应一阵子的休息室。饶是如此,还是有些游客不顾缺氧危险的提示,一下缆车,就直奔休息室外,在白茫茫的冰川中撒欢。伍涛就是这样的游客,他一上到山上,就像脱缰的野马,跑了出去。杜思敏就不行了,她到了山上,只觉头晕目眩,正要坐下休息,拿出热水,只听砰的一声,她随身携带的零食因为海拔骤升,气压不平衡,导致包装袋胀破,就像枪响一样。
    杜思敏远远看着伍涛像个孩子似的在雪地里欢快地跑来跑去,心中直骂:“你个野骡子,一点也不关心我!”
    她心中正骂,缆车又送上来一批游客,游客中有一个老人,忽地急发高原反应,立马晕厥。老人的亲属慌乱起来,递水的递水、掐人中的掐人中,其中一位老人的子女,拿起便携氧气瓶,将碗状瓶口,重重压在老人口鼻处,用力压住氧气阀不放,瓶口发出咝咝的声音。片刻过去,老人不见好转,面色反而更加发青。
    伍涛一见,知他们抢救方法不对,老人随时就要翘辫子,他立马跑了过去:“让一让!”
    老人的家属一愣,伍涛已经抓起便携氧气瓶,隔开老人口鼻一指距离,随着老人一呼一吸,一松一紧地按压氧气阀,将氧气缓缓送入。不多时,老人面色好转,他的家属长舒一口气。可是还不待老人家属表达感谢之词,伍涛已经拉着杜思敏,兴高采烈地跑到了雪地深处。阳光照下,天色蓝透,冰川更见壮观。
    “为什么那样就不能救人呢?”杜思敏好奇地问。
    伍涛说道:“那老人已经呼吸困难,如果紧贴口鼻按压氧气阀不放,快速冲击的氧气,产生瞬间气压,老人根本没有办法吸入。”
    伍涛可真是个学霸,他是中州药剂大学的硕士研究生,而且他可不是一般的药剂系研究生,他有着“未来炼金术师”的称号,他的天赋让他的导师惊叹不已,业内传言他将引领中国药剂领域研究的一场革命。伍涛马上就要毕业,国外常春藤的高校和研究机构的邀请,已经像雪片一样飞了过来。
    这样的人,说他是天之骄子,真的毫不为过。杜思敏当时就在想,这样善良、阳光、博学的伍涛,哪里还能找出一点儿毛病,上帝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他们二人的车辆离开了高原地带,很快就要驰入中州市地界。中州有一个知名的药剂学院,也有自己的文化传承,此处思想荟萃,人文灿烂。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地方,佛教教众甚多。
    可是,由于地处边境,中州也是毒品泛滥的地方。毒品各式各样,迷惑着人的心智,就像佛经中的魔王魔波旬一样,代表着大诱惑,将年轻人拉进阿鼻地狱。
    汽车广播里播放着劝导年轻人远离毒品的宣传语,主持人的声音知性、端庄,十分有感染力。伍涛给杜思敏开玩笑:“这些毒贩在想什么呢,毒品有什么好稀奇的,怎么就成为暴利了,我们在实验室就能用试剂提炼出这些东西。”
    杜思敏赶紧捂住他的嘴巴,紧张地向外面张望:“这种话,可胡说不得。”
    中州毒品泛滥,已经成为大问题。为了治理这种局面,中州警方于几年前开展了代号为“地藏行动”的缉毒活动,广布眼线。伍涛的前途一片光明,可不能因为一些胡说,引得误会,谁知道这旁边有没有朝阳群众盯着你呢!
    前面是一片梧桐树林,穿过这片梧桐树林,再经过一个警察检查站,就能返回了。这趟毕业旅行,真是愉快。
    忽地,树林里飞出一只乌鸦,此刻天色近晚,气氛一下子就阴沉下来。
    杜思敏不知怎么的,心脏跳得十分不规律:“伍涛,我感觉不舒服。”
    伍涛说道:“没事,你可能是刚从高原下来,很正常,你呀,就是被你父亲惯坏了,经不起折腾。”
    杜思敏敲了他额头一个爆栗:“不准说我父亲的坏话,小心我告诉他。”
    伍涛伸了伸舌头:“哎呀,千万别,我毕业的事儿还悬在杜教授那里呢!我要是毕不了业,你可就要陪着我在学校留级啦。”
    杜思敏道:“少贫,我父亲带了这么多届研究生,就你最有天赋,他对你严格点,也是为你好。”伍涛的研究生导师,正是杜思敏的父亲。
    伍涛笑道:“现在严格点儿没问题,以后可不要太严格就好。”
    杜思敏一开始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嗯了一声,忽然反应过来:“啊?好你个伍涛,现在就调侃起我父亲来了,我家风就是如此严格,有种你以后别进我杜家的大门。”
    两人又是一阵嬉笑打闹。
    P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