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婚锁

  • 定价: ¥56
  • ISBN:978754724765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吉林文史
  • 页数:316页
  • 作者:六点
  • 立即节省:
  • 2018-04-01 第1版
  • 2018-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六点著的《婚锁》这部小说催人泪下,讲述了一对夫妻的爱情及生活故事。妻子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女人,她每天上班,并且相夫教子,丈夫就是个老爷身份,而她从无怨言。她认为女人就该管好家里的一切,不能让丈夫劳神。故事结尾,丈夫在妻子、孩子都离去之后,才真正悟出家庭的温暖、妻子的包容,时常暗自神伤。最后带着负罪感敲开妻子家的门,百般忏悔,求得妻子原谅,从此,他也的确做到了模范丈夫的标准。
    本书语言流畅,情节构思严谨。具有一定的可读性。

内容提要

  

    六点著的《婚锁》这部小说催人泪下,讲述了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如何虐待妻子,而妻子始终忠贞不渝的故事。妻子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女人,即使丈夫背叛,她也不肯舍弃家庭。她每天上班,并且相夫教子;丈夫就是个老爷身份,而她从无怨言。她认为女人就该管好家里的一切,不能让丈夫劳神。两人经历了多次分分合合之后,故事结尾,丈夫终于浪子回头,生活又将继续。
      
    故事警醒所有人,选择结婚对象首先要看人品、德行,不要被物质、地位所诱惑。对方人品的好坏决定你一生的幸福。

作者简介

  六点,女,苗族。1963年生于黑龙江省。从事教育事业数十年,现已退休。从小喜欢写作,希望本书能给读者带去惊喜,也希望读者通过本书讲述的故事,心有所得,在以后的生活中少走弯路。

目录

一、相亲
二、诚实的祸根
三、狰狞嘴脸
四、家具
五、结婚
六、吝啬鬼
七、死灰复燃
八、没完没了
九、怀孕
十、如此关心
十一、好心引灾难
十二、离婚
十三、离婚后的两人
十四、祈盼与热恋
十五、波动的心
十六、暴徒
十七、车站鹊桥会
十八、无情
十九、煎熬
二十、小城八天
二十一、月子里
二十二、脚印
二十三、再次怀孕
二十四、自杀
二十五、悲伤
二十六、疑心病
二十七、苦不堪言
二十八、二次离婚
二十九、生成骨头长旧的肉
三十、捉奸
三十一、一念之差
三十二、好心恶报
三十三、惊涛骇浪的新年
三十四、悲喜交加
三十五、虫子惹的祸
三十六、魔难之年
三十七、阴谋
三十八、进城
三十九、朴玉的出现
四十、折磨
四十一、品质的差异
四十二、盛情的家长
四十三、本性难移
四十四、网恋
四十五、第三次复婚
四十六、玩火的下场
四十七、彷徨的日子
四十八、人却清廉
四十九、积劳成疾
五十、第四次离婚、复婚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相亲
    经人介绍,何平认识了萧建平。第一次见面,何平感到那是介绍人对她的轻视,这人俨然有四五十岁,活像个爹。要是和这样的人生活一辈子,真是悲哀。他满脸皱纹酷似搓衣板,并且戴个列宁似的前进帽,更像一个老工人师傅,唯独身高还可以,有一米七八的个儿。何平没谈过恋爱,都不敢正眼去扫视他,’但还是要极力去看几眼。介绍人给他俩介绍完,就找借口躲出去了。
    还是萧建平主动:“你们学校几个老师,学生多吗?”
    何平忐忑不安,眼睛不敢瞧他,心怦怦跳个不停,不知是什么滋味,她回答道:“六个老师,学生也不多。”她哪晓得这个乡村小学校有多少学生,可能有百十来个。
    萧建平不说话还好,一张嘴两腮泛起层层涟漪。何平看在眼里,心中很不爽——也太老了。可介绍人说他只有二十六岁,比自己大一岁。自己左挑右选就没有一个可心的,并且一个不如一个。那时候,二十五岁的大姑娘也不多了,弟弟都结婚了。找不到对象父母着急,自己也上火。
    “听说你喜欢写作,我很羡慕。”建平一副景仰之情。
    “瞎写呗,谈不上写作,喜欢而已。”
    “那你一定看很多书了?”
    “不多。”
    “我也喜欢看书,要么也不会有今天的工作。”
    “书是好,可没时间看,整天批作业、备课。”
    “工作不用那么认真……”萧建平是镇里的中学老师,自学成才的。
    他们谈了挺长时间,都是萧建平在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地讲,他本来就像个老者嘛。临走,萧建平约何平下周六来镇里,好带她参观参观他的班级,何平顺嘴一应,心里想:我可不来了,我怎么能和这么老的人生活一辈子,太伤自尊啦!介绍人也不知怎么想的,他根本也不和自己般配呀!就因为他们家有人做官?
    回到家,何平把相亲的事儿向母亲叙述了一遍,母亲说:“既然没看中,就拉倒吧。这是一辈子的事儿。”其实母亲很着急她的婚事。母亲生了他们兄弟姐妹十个孩子,前年弟弟都结婚了,就剩她与妹妹没结了。
    母亲为什么生了那么多孩子?母亲说他们那时没有计划生育,到怀她小妹妹时好像才有了打胎方法,可母亲步行去了县城三趟,不是没电就是星期天。母亲没文化,一天书没念过,家距县城三十多里路,为了能打掉孩子,她不辞劳苦。母亲常说,大姑娘、二姑娘都有孩子了,那时自己有了后面几个孩子,都感觉没脸见姑爷了。可后来往县城也走累了,心想:有也是最后一个了,所以才生了小妹妹。
    何平与母亲关系不是太融洽,从记事起就是四姐每天照顾她的起居。上中学时,四姐已嫁到公社(那时乡政府叫公社)去了,她每天中午到四姐家吃饭,可第二年四姐家就搬到了另一个边远的小县城去了。那时学校距家十里路,每天她都是步行往返;而弟弟在一个距家五里路的大队读初中,母亲让弟弟骑自行车,她心里很是不平衡。母亲没文化,对自己的孩子也有好恶之分。她记得五姐上中学时,母亲常常给五姐悄悄地往书包里塞面包、蛋糕,而自己上中学后,母亲一次也没给她塞过好吃的。她感到从小到大母亲都不喜欢她——可能自己不是母亲亲生的。
    当她要上高中时,母亲甚至不准她上学。其实那几年初中,何平每天都是早晨自己用废纸包一个大饼子(玉米饼),再拿几根咸菜条,就是一顿中午饭了。一年也拿不上两次馒头,吃一次馒头就像过大年一样,别提心里有多快乐了。那时中学也有食堂,可母亲不让拿粮食。刚上高一那年,就是三块六角钱的书费,母亲也死活不给,她不知被班主任催了多少次,最后母亲才给。后来入了冬,母亲不给她做棉裤,她就自己做;没棉鞋,她就到仓房里翻出哥哥们不穿的胶皮鞋,这鞋鞋面上破了个洞,穿在脚上大许多;头上戴着姐姐们不戴的破破烂烂的围脖,围在头上两条,耳朵年年被冻得像个水铃铛。不只耳朵,手脚年年都冻得化脓。人家孩子都有手闷子(一种自己用棉花做的只有一个大手指头的手套)戴,而她没有,每天都是把两手插进袖口里。
    记得一次学校要浇滑冰场,班主任说不管是当地的还是乡下的,都要从家里拿一个水桶。寒冬腊月,又没手套,水桶又是铁的,何平胳膊挎着水桶,两手插袖与同学说话,一不小心,一个四仰八叉,摔得她半天爬不起来。那时家里有一个棉猴(一种女式棉大衣),也让母亲给弟弟穿了。后来实在上不下去了,第二年过了正月十五她就去了四姐家,四姐、四姐夫对她都很好。
    这五六年中,母亲他们又搬到了一个边境地区,也就是大姐家住的地方。去年大姐把她从四姐那儿弄回了父母身边教书。
    转眼一周过去了,又到了周一的晚上,一个中学生到何平家,给何平捎来了萧老师的一封信。何平感到很突然,她想,这人真有意思,不就见了一面吗,怎么还写信来。她打开信一看,原来他询问她为何上周六没有去镇里与他见面。那天她只是敷衍而已,总不能说“我不来了,你太老,我没看上你”吧!他还当真了。他写他的信,何平也没给他回信,其实态度很明确——人家没看上你,所以就没去。傻子都明白。
    又过了一个星期,那个介绍人捎来信,让何平周六去她家一趟。无奈,周六吃过午饭,她去了镇里。真是无巧不成书,一进镇里就遇到了介绍人。她匆匆与介绍人说了自己没看中对方,然后就去了大姐家。刚到大姐家介绍人又来了。其实介绍人刚通知萧建平去她家,就立即来找何平——她与大姐是好姐妹。
    何平离开大姐家,推着自行车与介绍人再三说不行,可介绍人死活不让她走,说:“没看上不要紧,你们先处几天,处几天不行再拉倒也行。”因为人已去她家了,她怕不好交代。
    何平说:“我真的谢谢你,他太老了,我实在没看上。”
    介绍人说:“男人岁数大疼老婆,我保证他以后什么都能听你的。他这人很有才,成人高考,全县他考第一。他亲表哥是镇党委书记,这也是他表嫂托我介绍的。这人老实,没毛病,又是正式老师。”
    ……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