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白孔雀(文学经典新译本)(精)/D.H.劳伦斯系列

  • 定价: ¥56
  • ISBN:9787511375742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页数:461页
  • 作者:(英)D.H.劳伦斯|...
  • 立即节省:
  • 2018-04-01 第1版
  • 2018-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D.H.劳伦斯著的《白孔雀(文学经典新译本)(精)/D.H.劳伦斯系列》属于“劳伦斯经典系列”,是他的长篇处女作,讲述了不同阶层青年男女间的爱情纠葛,揭示自然与现代文明、田园生活与工业时代的对立。它具有自传色彩,贯穿劳伦斯文学作品的主题——爱情、婚姻及父母失和对子女的影响等均在本书中有了明确而具体的表现。

内容提要

  

    D.H.劳伦斯著的《白孔雀(文学经典新译本)(精)/D.H.劳伦斯系列》讲述了拉蒂深受佃农之子乔治的吸引,却嫁给了煤矿公司继承人来思力;失望的乔治与酒馆老板梅格结合,双双陷入不幸的婚姻。乔治在家庭和社会里无法找到自己的定位,沉湎于酒精,未到中年已成为行尸走肉。这篇天才长篇处女作呈现了劳伦斯鲜明的个人风格——丰富的隐喻、大段几近于意识流的心理描写和对于工业文明与自然生态之间冲突的反思,是解读其后续作品的钥匙。

媒体推荐

    他是我辈最富想象力的作家。
    ——E.M.福斯特(E.M.Forster)
    他是一个天才,居于英国文学的中心,在世界文学中也有他稳定的位置。
    ——多丽丝·莱辛(Doris Lessing)
    劳伦斯那种清晰流畅、从容不迫、强劲有力的笔调,一语中的随即适可而止,表明他心智不凡、洞幽烛微。
    ——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
    对抽象知识和纯粹心智的厌恶导致他成为某种神秘物质主义者。
    ——阿尔都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
    劳伦斯始终还是一个积极厌世的虚无主义者,这色彩原在他的无论哪一部小说里,都可以看得出来。
    ——郁达夫

目录

Volume One
  Chapter One 湖畔居民
  Chapter Two 心猿意马
  Chapter Three 镜花水月
  Chapter Four 父亲离世
  Chapter Five 血腥滋味
  Chapter Six 乔治受教
  Chapter Seven 芳心初定
  Chapter Eight 圣诞嚣乱
  Chapter Nine 拉蒂成人
Volume Two
  Chapter One 异花初绽
  Chapter Two 春之阴霾
  Chapter Three 生命无常
  Chapter Four 悲伤泪吻
  Chapter Five 无可抗拒
  Chapter Six 情潮翻涌
  Chapter Seven 禁果迷神
  Chapter Eight 朋友情深
  Chapter Nine 牧歌牡丹
Volume Three
  Chapter One 新的起点
  Chapter Two 扬帆远航
  Chapter Three 恋曲新篇
  Chapter Four 酒馆日常
  Chapter Five 苦难由头
  Chapter Six 毗迦一瞥
  Chapter Seven 悬崖之边
  Chapter Eight 神付忘川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Chapter Two  春之阴霾
    随着春天的来临,麻烦也接踵而至。塞克斯顿家对人说他们的房子都要被兔子啃光了。孩子他爹有一阵深感绝望,毫无预兆地买了把枪。他知道地主老爷视兔子为天赐的食物,不会容许他射杀;可他在天气转凉的第一天早上,还是顶着晨光冲出了家门。起初,他不过是吓唬一下这些小畜生,结果把安那贝尔引来了;后来,使用武器激起了他的血性,他开始肆意射杀这些长毛畜生,打到了八九对带回家。
    乔治对父亲此举完全赞同,甚至还觉得挺有趣;不过,他倒是完全没有自己动手的意思,也并没有鼓动他父亲。他说搞不好会有麻烦,他们可能会失去农场。这让他有点忧心忡忡的,毕竟到时候他们一家还得四处找住的地方。但是,他刻意地不去想真有这么一天会怎样,还是顺其自然好了。
    就这么着磨坊和安那贝尔之间结了仇。后者可是很心疼自己的兔子:
    “说它们是害虫?!”他道:“我可只知道一种害虫,就是能说话的那种!”于是他开始主动阻挠、袭击那些猎兔子的人。
    差不多就是这段时间,我开始和他渐渐熟识起来。所有人都讨厌他,在附近几个村子的人看来,他就像个林间恶魔。有些被他抓去蹲班房的矿工还发誓要找他报仇。但是我却觉得他这个人特别有意思,他强烈的气势、无穷的活力,以及黝黑、阴郁的面庞都深深地吸引着我。
    他这人有个观点:所有的文明都是粉饰过的烂蘑菇。他厌恶一切文明的痕迹。至于我为什么能赢得他的尊重,全是因为有天下午我跑到林子里,被他看了个正着;那时我正在观察一堆蛆虫在一只死兔子身上忙活。由此引发了我俩关于生命的讨论。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唯物论者,他蔑视宗教和所有的神秘主义学说。他的日常就是睡觉、做些精巧的陷阱防备黄鼠狼和人类、组装猎枪、或者不太熟练地养护养护林子、砍树、劈成木材或供给府里使用、以及种些小树。他但凡思考,就总会想到人类的堕落——变成如今这样的愚蠢、懦弱、腐败的德性。“学会做好动物,正视你的动物本能。”是他的座右铭。因为这些想法,他的内心深处很不快乐——然后,他让我也变得很悲催。我觉得他有种天赋,能让人感受到他的不快,所以我才会对他亲近起来。他对我的态度就好像一个慈爱的父亲对着自己纤弱的儿子。我注意到我俩交谈时他总会习惯性地把手放在我的肩膀或膝盖上。但与此同时,他也会问我问题,会把自己的想法攒起来说给我听,而且会如同任何守护者一般信任我的见解。
    四月初的一个黄昏,我爬到采石场的林子里,想找安那贝尔。结果在林子里没有看到他的人影。所以我出了林子,顺着厨房花园那老旧的红墙,走过主道,一直走到路边高高耸立在河岸之上、已经破败不堪的教堂。浓密的树木形成了一条阴森的通道,走在其间,能让趁着正午赶路的人都心生惧意。就在这一段,河岸边高大的树木突兀地笼住了其下蜿蜒小路上的一切;阴影遮蔽下,府里这座朽烂的教堂黑暗、阴郁地压在旅人瑟缩的头顶。(P21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