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妈妈小时候/荆棘奶酪

  • 定价: ¥29.8
  • ISBN:978751065979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现代教育
  • 页数:196页
  • 作者:王晓燕
  • 立即节省: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妈妈小时候》是怀旧主题,描绘了作者王晓燕小时候的故事,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那些泛黄的童年老照片,那些遥远的童年味道,那些清晰的童年梦想,那些残存的记忆片段,那些宝贵的成长瞬间,是含着泪花的父母讲给孩子的一个个温情故事,这里面有温暖,有纯真,有童趣,也有哲思;有亲情,有友情,有梦想,也有社会大爱。

内容提要

  

    《妈妈小时候》讲述了作者王晓燕小时候的亲身经历的一些童年趣事,通过作者细腻的描述,小朋友可以了解妈妈小时候的一些经历。本文文笔流畅,感情描写细腻,全文以一个爱字贯穿,通过一个个感人的小故事,可以给孩子心灵以美的启迪。

作者简介

    王晓燕,女,1980年出生于甘肃。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和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育社会学”联合培养博士生。现就职于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从事儿童教育、教育基本理论研究。喜好文学创作,读书期间曾担任过文学社团主编,著有《伤痕》《走向教育家》等书,有多篇论文在《教育研究》《新华文摘》等刊物发表及转载。

目录

当我还很小的时候
  风吹大的孩子
  雪地上的大脚印
  唱诗的日子
  寻找“太阳岛”
  疯狂的鸡蛋
  会长大的疙瘩
  电视移民
  王麻子和我
  另一只狗
  野
  怕  
  一只猫
  只有树知道
  妈妈的缝纫机
  长大了  
十岁那年
  月亮的味道
  秘密
  无边的海
  礼物
  大哥进藏了
  二哥的变化
那些花儿
  云姨
  门牙  
  二哥

前言

  

    以书为马,踏歌而行
    ——写在前面的话
    童年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没有之一。
    小时候的天总是很蓝,日子总是过得很慢,总是有玩不够的游戏,总是有想吃的东西,尽管小时候可能是人生中哭啼最多的阶段,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泪水似乎不成,空气好像都充满着甜味,仿佛时光永远会停留在快乐中。
    书籍在儿童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好书对儿童百利而无一害。儿时读过的书,犹如种子无声无息地播撒在我们善良纯真的心灵之上,随时都可能在人生的任何阶段萌芽生长。书中记录的那些人和事,滋养了儿童柔弱纤细的心,使他们感受到了人世间的真善美,使他们有一个温暖干净的童年环境。书中描绘的那些天方夜谭、奇思妙想、童话传说,带领孩子们进入一个梦幻的世界,为他们带来无限的欢乐,为孩子们的梦想插上了翅膀,刚上九霄云天,又下五洋深处。正因为有了好的书籍,才让儿时涂满了色彩,增添了温度,体会了感动,拥有了梦想。童年充满了人一生不断回味的片片回忆,成为了人走累了、走痛了能够回头找寻温暖和感动的精神故地。至今,我仍能清楚地记起第一次读到郑渊洁老师的《皮皮鲁传》和《舒克和贝塔》时的那份感觉,就好像是夏天在大汗淋淋之后喝了一杯凉茶,又好像是心里有个地方感觉很痒,突然被精准地挠了好几下。之后随着年龄不断增长,读的书越来越多,这种感觉似乎难以再有。
    习总书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作为出版人,为人们提供优秀的出版作品满足大众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就是我们的职责。今天,由于社会发展水平的提高和人口结构的变化,中国父母对孩子的重视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程度。把自己儿时的阅读经验转化为优质的儿童文学作品,让孩子们拥有比我们小时候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温暖,让他们更好地感知真善美,拥有更丰富的知识,形成更健全的人格,就是一个出版人的初心。因此,我们策划出版了这套儿童文学丛书。这套丛书汇集了诸多当代儿童文学有影响力的作家,他们的作品有广度、有深度、有温度,充满生活气息和童趣童真,给人以深刻而丰富的情感体验、审美享受和思想启迪,读这样的故事,是一段愉悦的心灵之旅,是一次美妙的精神享受,使孩子们在不知不觉中成长、进步。
    窗外天高云淡,清风徐徐;屋内有书为马,踏歌而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风吹大的孩子
    我的童年是在打拉池度过的。那是大西北偏北,很少人知道的一个地方。它横躺在黄土沟壑与祁连山余脉之间,正处于甘肃与宁夏回族自治区的边境。很久之前,这里曾是一座用黄土打垒起来的城池,充当着历代兵家防御敌寇的要塞和黄河的重要渡口,至今仍留有昔日古城的残垣。你若是从未涉足过这片土地,一听说又是古城又是黄河渡口,而且名字里又带有一个“池”字,一定会以为它是一个地势险峻又水草肥美的地方。
    其实不是的。我的村庄虽然被冠以渡口要塞的美名,但是与黄河还有一定的距离。那道蜿蜒的母亲河在流过甘肃的最后一段时偏偏就绕过它,巧妙地导入到了宁夏,没有留给它一丝恩泽。旱季几乎终年覆盖着它的容颜,无边的黄土是它永恒的底色。每年的夏天还没过完,大地的绿色就突然褪去了,秋风挟带着严寒会不动声色地靠近山峦、羊群和村庄,漫长的冬天缓缓拉开帷幕。
    故乡的冬天极其懒惰。严寒袭击村庄的时候,大地就封锁了毛孔,陷入沉睡。低矮的土房开始在西北风里打盹,头顶的烟囱一口一口无聊地喘着粗气。在裸露的黄土地与灰色天空的背景里,你会一次比一次更深刻地认识到,这座土城,这个村庄,其实就是风在地上吹成的一个痕迹,是无形的风借助黄土在大地的显形。漫天的沙尘从远处的山峦一路袭来,卷挟着砂砾、羊粪蛋儿、甚至被连根拔起的地表的植被,狂啸着从地面往上卷起,又从上空倾泻到地面,来回翻卷折腾着干枯的大地。村庄默默忍受,像一头不作言语的孤兽,或是一副石雕,刮风时似乎它也在奔跑,等风经过村庄后,其实它还在原地。任性的风沙就是这样一年一年地肆虐着,用坚硬而又笨拙的刀刃,雕刻了故乡全部的形状。
    当我还很小的时候,就习惯了活在这样的冬天,习惯了呼吸和消磨这样的风暴,任它像小刀子一样雕琢出它期待给我的容颜。风刮进人的眼睛,就像风在唤醒人前世的记忆,将一种浑浊而又执着的色彩沉入眼底,烙为印记。风修饰着人的皮肤,让它的每一条纹路,每一个皱褶,甚至每一个雀斑,都变成黄土地那样的沟壑与表皮,确保人与脚下的土地及万物融为一体。风钻进每一家人的烟囱,悄悄地听他们在炉火边,在炕头讲封存的心事,也让蜷缩度冬的人们听到风从远处带来的大大小小的消息……我就是在无数个这样有风的夜晚悄然入睡,听着几十年前爷爷的一头骡子被风卷走的事情,那是农业社分配给他的驴骡,又瘸又瞎,脾气又倔,白天拼命地跟着爷爷在荒山上耕地,晚上回来时就被风吹走了。它在白天把浑身的劲儿全都使光了,风来了,它没有一丝力气。我还听说过风把东家的孩子吹到西家炕头的事情,风知道全村人的情况,它大概是觉得生孩子的哪家太穷,也太苦了,于是它在夜里偷偷地做了好事,救了那孩子到另一个能够养活的地方……
    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