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练习告别

  • 定价: ¥49.8
  • ISBN:978712231358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化学工业
  • 页数:207页
  • 作者:沫沫
  • 立即节省:
  • 2018-04-01 第1版
  • 2018-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沫沫著的《练习告别》讲述的是十一个在路上相逢又离别的故事。故事发生在中国、泰国、澳洲、欧洲、斯里兰卡等地方。
    我们的一生,会遇见很多人,爱上一些人,最后离开。
    有的人一直在身边,有的人终究要告别。
    它们或许和你的故事相似,或许在读完后,你会念及你记忆中的回忆。
    不管怎样,我们终究温暖地活着,并且都会活得很好。

内容提要

  

    沫沫著的《练习告别》一本关于离别的书,十一个故事,十一种人生,十一次相遇,十一次离别。每一个故事都发生在作者旅行、旅居的时光里。它们或许和你的故事相似,或许在你读完后,会念及你记忆中的人和事。人生就是这样,有的人一直在身边,有的人终究要告别。不管怎样,我们始终温暖地活着,并且都会活得很好。

作者简介

    沫沫,一个行走在文字世界,喜欢思考,致力于心理学研究与分享的写作者。
    情怀与理性兼具,二十五岁前穷游了大半个欧洲,如今是重度民谣控、手账控,也是资深的微表情爱好者,文笔犀利有度,不圆谎,善戳穿,亦可鸡汤。

目录

CHAPTER 1·北京·等待戈多咖啡馆
CHAPTER 2·枣庄·鹏生,后会无期
CHAPTER 3·滇藏公路·老张
CHAPTER 4·济州岛·涉地花儿开
CHAPTER 5·上海·莫干山路那个山羊胡的小男孩
CHAPTER 6·本迪戈·卡罗尔的英式下午茶
CHAPTER 7·法国·走,·去墓地追星去
CHAPTER 8·斯里兰卡·加勒的火车
CHAPTER 9·泰国·布和凯
CHAPTER 10·印尼、菲律宾海·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叫秦欢
CHAPTER 11·塔斯马尼亚岛·晚安,乔一
后记

前言

  

    上小学的第一天,我的父亲曾认真严肃地要求我:
    每天上学都要和爸爸妈妈说再见。
    于是,  “我去上学啦,拜拜——”
    就是我最早的关于告别的记忆。
    十岁那年,我的外公去世了。
    追悼会上长辈们把我拉到棺木前,说:“去,和你外公道个别。”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这一别,原来叫“永别”。
    成长的过程中,我开始慢慢经历离家、远行、失恋。
    1997年,我的父亲去美国工作,一走便是五年。
    2006年,我的好友因抑郁症在北京离世,一晃十多年。
    2013年,离开家去澳洲。
    2014年,在拉萨做“拉漂”。
    2016年,旅居泰国教书……
    我一直在努力地去学习如何告别。在高原,我们每送走一个伙伴都会前往布达拉宫走一圈;在北京,我总会去自己喜欢的咖啡馆喝一杯;在路上,我们会看一场日落,再聊一宿悲喜。可有的时候,生命里走过的那些人,坐上一班地铁,走过某个街角,就消失不见了。
    在火车过道里,对着车外的天空,有一个孩子教过我怎样看天上的星星;在西贡的海边,有一个姑娘和我说过希腊斯皮纳龙格岛那些关于麻风病的故事。记忆被时间改头换面,我不再记得当时那些人的模样,留下来的只有星辰、灿烂,还有故事。
    这是一本关于离别的书,十一个故事,都发生在我旅行、旅居的时光里。
    南半球,北半球,春夏秋冬,贯穿在行走的每一步中。
    书里你会遇见一个嫌疑犯模样的光头大叔,他在八月飞雪的滇藏公路抽烟,他爱鲁朗林海,我们一起去唐古拉山脉找牦牛。他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他却孤身一人上路,他想念他的女儿,却也念念不忘他的情人。他什么也没有,我把他留在了丽江的庭院里。
    然后你会遇见一个背负着奇怪宿命的韩国女孩,她在济州岛的樱花大道上开了一家只向女性开放的客栈,她嗜花如命,却不愿多情。
    你还会遇见一对有趣的夫妻,女生是被锂元素吸引而从埃及来到泰北的童星歌手,在小镇和她的丈夫相识相爱,并一起盖房子开酒店种田耕地养狗,他们是农夫也是商人。有情,亦无情。
    还有澳洲小镇的老太太,和丈夫漂洋过海从非洲来到本迪戈,过着童话故事里的生活。
    漫步巴黎中心的地下墓穴,长达两公里的缺氧世界里,无数的头骨脚骨被整齐排放的地方,有一个女孩邀约共赴寻找法国歌姬的墓碑。
    一个世纪以来,让人闻风丧胆的亚瑟港监狱,在它的背景下,铺开令人心痛的少年的故事……
    我们的一生,会遇见很多人,爱上一些人,最后离开。
    有的人一直在身边,有的人终究要告别。
    它们或许和你的故事相似,或许在读完后,你会念及你记忆中的回忆。
    不管怎样,我们终究温暖地活着,并且都会活得很好。

后记

  

    别意与之谁短长?
    放下书的时候,
    如果你有什么地方特别想去,山好水好,赶紧去吧!
    如果你有什么朋友多年不联系,也许可以试试看,发个微信,打个电话。
    然后,在今天的最后时刻,
    和正在看电视玩手机的父母、爱人道一声:
    “晚安,好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CHAPTER 1 等待戈多咖啡馆·北京·
    “你是不能不飘荡的风,我是芒草走不动,春里来时倾倒你怀中,秋去仰首望长空。”
    《秋之芒草》响起,擦干眼泪只剩一声叹息。都说彼岸有花开,有时候,花可能就开在现世。
    我有一位美如花、命如草的女朋友。
    十年前的平安夜离开了我。割腕自杀。
    至今忘不了。
    这是我每年去北京的理由。
    口袋里塞一包爱喜(ESSE),不抽;
    总会买一束花,并不送给谁;
    我站在车水马龙边上,听着城市的号角,再到地坛里坐坐,花开,叶落,融在各个季节的脚步声中;
    抬头看京城的天空,没有一颗星星,穿过空气感受一丝沉默如谜的呼吸;
    后海的风,愚公移山酒吧的鼓声,四合院里的鸟叫,天安门广场降旗的画面……
    北京,是个心念着,却永远不愿留下来的地方。
    我曾有一位美如花、命如草的好朋友。她弹着《加州旅馆》渐行渐远,会吐好看的烟圈。
    那年我二十岁,她二十三岁。
    至今忘不了。
    2009年,我背着官司,过上海,到河南,最后上北京。
    一个人在湖广会馆的大戏台前发呆,琉璃厂的路风情万种,循着笔墨之香,误入小胡同,冬天很快就要来,我给自己买了一碗温热的茶汤。
    北京城写满了悲凉。
    我没有去看那位好朋友。过了三年,我的小小心念突然没有了勇气去冰冰凉的墓园。
    秋天,我喜欢去交道口一家名叫等待戈多的咖啡馆。咖啡馆的墙壁上贴满了老旧的电影海报,金属硬朗的设计风格,留声机还播放着黑胶唱片。
    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叫L的姑娘。
    175cm+的高个子。穿一件单薄的风衣。她端着满满啤酒来和我拼桌,烛光下的脸上有淡淡的雀斑。
    她和我说话,故事很悲惨,男欢女爱,携手进围城,一年后男人出轨,留下她,连个借口都懒得编。L姑娘不甘心,把双眼皮哭成了单眼皮,去学她男人喜欢的架子鼓,去看她男人喜欢的英超意甲,去听她男人喜欢的金属摇滚……
    一个理工科技术宅女孩儿,不算漂亮,边说边哭,然后她醉了。我打车送她回去什刹海鸦儿胡同的家,她是地道北京人,家里特好。这故事帮我度过了一夜。
    第一次在北京城,终于可以暂时忘记那位美如花、命如草的女朋友的一夜。
    后来,我成了L姑娘的垃圾桶,整夜整夜陪她哭泣陪她聊天,之后我离开了北京,她又继续通过网络和我倾诉。我听一次,躲一次;听两次,消失一周;听三次,忙一个月。
    就这样,她开始有了欢乐,少了抱怨,而我们,也成了那一段时间彼此的好友。
    再去北京,L姑娘来机场接我。还是秋末,冬天快要来了。
    她穿着风衣,笑眼迎接我。我们去夜晚的大排档吃烧烤喝啤酒,在望京的小社区散步吹风,看一场接一场的汽车电影,下雪的早晨还跑到院子里玩耍。
    她陪我去今日美术馆看画展,载我看南北池子两旁的树,我们到地坛看银杏黄了一天一地,迎着朝露披着余晖,北京变得快乐了,像一座充满生命力的城,写着好多新奇华丽的梦想。
    回到深圳以后。
    L姑娘又开启了倒垃圾模式,原因是前夫又来忏悔,希望复合,她内心矛盾。我没有问她诸如“你还爱他吗”的问题。静观其变吧。
    不多久,L姑娘飞到我的城市,她要逃避前夫的问题。我说,好,我陪你玩。
    然后我带着她去海边看浪花,去码头看集装箱,去听小型室内音乐会,到动物园听海豚唱歌……可惜她不领情。终日倒垃圾。
    我知道她难,她痛,她烦心。
    深夜送她去机场,晚机离去。
    从此我删掉了她的QQ、微博、微信。偶尔,还会在堆满了广告单子的信箱里翻出她旅行时写给我的明信片,我都收好放起来。
    我们这一生,总会因为这样那样的机遇结识或丢掉一些朋友。
    我丢掉了L姑娘。(P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