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行走的快板(精)

  • 定价: ¥58
  • ISBN:9787560441702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西北大学
  • 页数:453页
  • 作者:郝小奇
  • 立即节省:
  • 2018-05-01 第1版
  • 2018-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郝小奇著的《行走的快板(精)》是作者沉淀多年而成的散文集,收入散文一百多篇,分为九编,有童年记忆,有旅行见闻,有市井杂说,有人生百态,作者以其丰富的人生阅历、饱满的感情、洗练的文字,为读者展开一幅内容丰富的人生画卷,字里行间,处处可见作者对人生艺术不懈的追求。

内容提要

  

    郝小奇著的《行走的快板(精)》精选郝小奇先生散文36篇,有童年记忆,有旅行见闻,有市井杂说,有人生百态。在这本书里郝小奇先生以人生过来人的姿态,为每一个读者提供生命的启示和前行的力量。

目录

(一)
  雍村记忆
  雍村记忆
  挂坡儿
  牙膏皮
  火药枪
  学蒸馍
  又闻槐花香
  打核桃
  我的小麻鸭
  走失的小兔
(二)
  青葱往事
  候河往事
  跑车
  夜逛上海滩
  惹祸的胶棉鞋
  学唱样板戏
  捉鱼儿
  老罗儿
  红八班小记
  两个馍一碗汤
  买橘记
  电热杯
  逮刺猬
(三)
  乡愁别离
  赶牲灵
  故乡的记忆
  含笑
  陕北枣
  白云谛
  家乡的味道
  波罗堡
  吴儿堡
  会峰寨三绝
  春到墨雨河
  再见候河
(四)
  南甜北咸
  婺源春
  西递居
  宽窄巷子
  白洋淀
  边城雨
  茯茶酽
  千岛湖之吻”
  醉美城
  淮安的味道
  焕古茶歌
  龙头村问茶
  难忘一碗尖火的葫芦头
  皇菊茶
  香榧树与西施眼
  坐席南梦溪
(五)
  行走山川
  观音叶
  皇相府
  涞滩记
  苗寨情
  王莽岭
  姊妹峰
  花湖观鸟云水间
  宏村泉
  凤堰梯田
  九进院
  马嵬坡遐想
  麦积山的微笑
  问禅智者寺
  永泰龟城
  黄河林
  边陲小镇的繁荣
(六)
  附庸风雅
  瞿昙寺
  坎布拉
  六月会
  普者黑
  哈尼田
  江郎山
  十九峰
  老树新枝
  搜尽奇峰打草稿
  文西的背影
  归去来兮
  聆拍老腔
  秦岭觅猴
  天鹅湖
(七)
  百岁人生
  永远的阎周
  一帧照片忆大师
  瞎鸟遇上个好谷穗
  怀念忠实
  翟姥姥的百岁人生
  饱蘸浓墨书鸿篇
  品读琴画
  克敬
  平凹
  读易写经也快活
  尽显风流入画卷
  我所认识的孑L保尔
  浩然
  尚信
  剑铭
  清风人幽径山月随我归
(八)
  市井杂说
  乘车偶遇
  说贼
  逐梦
  听雪
  微运动
  走过太阳庙门的日子
  拔牙记
  饕餮之忧
  悲情绝唱与执着坚守
  困惑与无辜的田小娥
  英雄流泪与芳华逝去
  给宝宝一点时间
  渭河岸崖上的沙燕
(九)
  雪白海蓝
  跑马山
  藏家婚礼
  客瓦村的卓玛
  巴尔曲德寺的藏香
  冲康庄园
  高原反应
  贡朗寺
  老船木

后记

  

    时光如梭,转眼已过花甲之年。在行走的路程中迎接了无数的日夜交替、风风雨雨,就如穿上了红舞鞋,不停歇地旋转跳跃。现在终于可以放慢脚步,从容地面对夕阳。
    事情还要倒回五年前,我因过劳而病魔附体,不得不离开心爱的工作岗位,心境极度地灰暗彷徨、悲伤忧郁。随着六次住院、三次手术、两年汤药与静养、一年多习练微运动,尤其是李骊明老兄及众多故旧亲朋的开导和夫人的精心呵护,逐渐康复。为不至于大脑过早老化,打发闲散无聊、混吃等死的日子,开始走出家门,或入山寻野趣,或临水观风景,或云游问禅道,或行走写生拍照,偶尔参与调研咨询和公益活动,记录些文字,有的居然还变成报刊的铅字,获得朋友圈的点赞与好友的鼓励。清点一下,不曾想竞有百余篇了,于是自感还有些才情及用处,起码还没变成废物点心。
    在热心的崔煜、高文、孔保尔、尤凌波、王宝成、贺平安、刘洪、张小军、牛秋娥、梁静敏、李明和市委办公厅综合处的兄弟姊妹的一再鼓动下,终于有勇气翻出一些旧作加入其中,来印这本小册子了。
    杨绛老人百岁感言: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我以为有深刻的寓意,固然我们都不能以自我为中心,但都必须以个体的“我”观察认知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要以自身的想法面对社会,直到告别这个美好和充满诱惑、神秘,甚至困苦的世界。尽管我们不仅仅是为自己活着,但不论他人如何评价,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地球照样转动。但须如杨先生那样洗净尘世“沾染的污秽回家”。
    其实每个人都有过梦想,而梦想与现实又有难以企及的距离,也许越苛求越难以达到彼岸,而又有许多事情却在不经意时获得。这就是天道,即看不见的手,物质与精神的世界按其规律运动,不可执拗,应顺其自然。比如,中学时路过护城河边堆满圆木的料场,怎能想若干年后成了这家企业的木工;自小就种下一棵文学的种子,当工人后立志写篇描写工厂生活的小说却一直未果;在市二轻系统做宣传干事时几个同道改行当了记者、编辑异常羡慕,没想多年后自己却成了管他们的老大;上电大学日语总止于第二册难以过关,弟弟却跑到东瀛去“洋插队”。所以命运捉弄人,造化也能成人,我有这方面从懵懂少年至耳顺老汉的积累与体会:无论身处何时何地,得意失意,顺程逆境,都应保持平常之心。拥有一颗善良、真诚、热忱、求知、执着和自由、豁达、慈爱之心并坚守如初,就可得到内心的安宁与满足。
    当然,生命的历程即使你有一颗纯净的心灵也不可避免地会被落上尘埃。有时你会出自无奈做许多违心、或因不可抗力而不能如意的事,也有许多无效的工作,付诸东流的努力,遭人厌烦甚至憎恶的糗事、坏事、错事,或好心办了坏事抑或事与愿违的事,那也不必懊恼。只要学会自省、忏悔、改过、弥补,多做一些好事和多行些善举也能得到宽容和原谅,将犯错当作成长的经历,将一些人与事放下,一样会超脱,一样会得到内心的平静与放松。 伟大的古希腊哲人赫拉克利特有句名言:“人不能两次走进同一条河流”。一切都在变化发展,大阳每天都是新的,我们不能重复过去,回不到以往,也挽回不了逝去的芳华,唯有珍惜当下,活好今天,憧憬明天,怀揣希望,才能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让自己过得丰富多彩,活得有滋有味。我有两位很好的兄长,他们都多才多艺,其中一位曾教导我在繁忙的工作中要学会休息,找到或培养适合自己的一些情趣,也是他在我最困惑时摒弃一些流言蜚语,力排众议将我拉扯至以文辅政的队伍。另一位视我为工作上的左膀右臂,他教会我许多文案写作和服务于高层次决策的方法,给我提供了更高层次的工作平台。他们虽然也已退出领导岗位,但依然笔耕不辍,吟诗著书,讲学修史,硕果累累,也给了我开始写点东西的莫大鞭策与鼓励。 还有一位兄长,一天在长安他家幽静的小院当着我和另外一个兄弟的面说,过去咱们是为社会拼着、为工作忙着、为家人活着,现在该为自己了。过去是职责所系不得轻松,也不能懈怠,也没有了自我。退下来有了闲暇,该找点自己感兴趣的事,也让自己干些自由自在、快乐高兴的事。我以为极是。 适逢邢小俊先生快递他的新著《居山·活法》,又是一番天地大境界。隐者回归自然、寻找自我,也契合我意。回想自己一路走来,行色匆匆,无论求学、工作都是忙忙碌碌,像拧紧的发条,又像身后有条无形的鞭子吆喝着不能停歇。近几年行走的步伐与尝试写作的快乐,这也许是我的、“道场”和“修行”的开始。 我要感谢长安这座伟大的城市给予我的文化滋养,感谢雍村大院这块小天地给予我的童年快乐,感谢锦华木器厂的师傅与工友给予我的磨砺成长,感谢南院门与太阳庙门给予我的文字训练与观察社会的眼光,特别要感谢刘文西带我采风感受黄土地的神奇与深厚,也使我懂得了如何对人生、艺术执着追求。 2018.1.12作者于海南金湾·清水湾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再往南有锅炉房和一个较大的院落及另外几座小院,向西隔条马路和红叶李树丛,为已离休的霍士廉、舒同、肖纯、严克伦几位省委书记与赋闲的老红军李赤然将军他们带地板的院落。几所院子中间有块偌大的草地,靠西花墙内有一排间杂的蟠桃、石榴树与夹竹桃花丛,可居高临下一览省委花房、车队、行政处与坑底下的小树林、圆门等建筑。
    不久,父母下放,带弟弟妹妹到汉中,建国全家去了安康,水利家不知去了哪里,整个雍村没剩下几户人家。那阵子还闹过一段打家劫舍的“五湖四海”,我独自守家,白天还好,晚上真有点害怕。陪伴我的只有家人留下的一只小麻鸭与后来的一只小黄鸡。
    大约是1970年春天,有挑竹笸箩卖鸭娃的南方人来雍村,六毛一只,保证母的,只要看看户口本,来年验证后再给钱。看那毛茸茸、全身黄黄、尾巴黑黑、眼睛圆圆的小鸭实在可爱,我央求大人留了三只。于是用纸盒当窝,铺些棉絮,将菜叶剁碎拌上苞谷面或小米喂它们,用搪瓷脸盆放水让它们游泳。看着它们伸屈着脖子,张开扁扁的长嘴,撅着屁股吃食喝水,扭动小小蹼掌一下下划水的动作,我有说不出的高兴。还专门在苹果树旁挖了池子灌水,捉来蚯蚓或到城河用纱布网捞鱼苗让它们享用。但修筑的水池不成功,不长时间水就渗完了。
    家人去汉中时,它们不停地叫,像是悲凄告别。不知何时院中左边的那棵沙果树就枯了,两只小鸭也莫名其妙地死了。单单活下来的那一只,我管它叫“丫丫”。找来砖头在院西北角屋檐下能见阳光的墙根垒了个新窝,垫上麦秸稻草与干树叶,格外怜惜照顾,上学前放出来喂食,放学后天黑前送它进窝,没几天它就学会自己回窝了。开始从小翅膀与屁股上长出硬硬的羽毛,能从台阶上慢慢翻滚下来,忽扇尖尖双翅蹿上来。为了让它在我上学后不寂寞,我还给它找了个伴,一只比它大一丁点的小母鸡,唤作“花花”。
    没想到它俩倒是亲近,一起在泥土里觅食,一块在小院中散步,这个叽叽地叫,那个呀呀地应。花花一般在前左顾右盼引路,丫丫摇晃着身躯迈着八字步在后紧紧跟随。每天早上丫丫会叫醒我,让给它俩放风,晚上会呼叫伙伴回窝,叫声从“哑哑”到“嘎嘎”,花花的叫声也从“叽叽”变成了“咕咕”。秋日两个吃饱喝足,会立在阳坡里梳理羽毛。到冬天在雪地中能留下足迹时,丑小鸭出落为俏姑娘,只是花花的毛色由白渐黄,丫丫的毛色由黄变为绿黑相间了。
    又一年梨花满天时节,花花红着脸“咯咯大”地下蛋了。我满心欢喜捧起白里透粉温温的鸡蛋,好多天也舍不得吃,而丫丫像个无事的胖傻妞,一点反应也没有。
    P2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