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岛(异托邦)(精)

  • 定价: ¥49.8
  • ISBN:9787545537949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地
  • 页数:410页
  • 作者:(英)阿道司·赫胥...
  • 立即节省:
  • 2018-07-01 第1版
  • 2018-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比过《美丽新世界》,“永不过时的作家”阿道司·赫胥黎生前的一部遗作。
    《岛(异托邦)(精)》讲述远在太平洋的一座帕拉(Pala)岛蓬勃发展了100多年的理想社会,已然成为一场现代社会文明的实验。居民生活在这个由西方科学与东方哲学创造的人间天堂,岛上的幸福引来了外界的嫉妒与敌意。为了占领岛上的资源,记者法兰比伪装成落难者潜入岛屿,但他很快爱上了这座岛上的生活方式。是捍卫岛屿的理想社会,还是继续完成任务?然而不管他做出怎样的选择,这个人间天堂的小岛都将无法避免这场精心谋划的灾难。

内容提要

  

    《岛(异托邦)(精)》是阿道司·赫胥黎所著的一部外国文学作品。
    在一个遥远且神秘的世外桃源式的太平洋岛国,一个理想的社会已繁荣120年,如今,幸福的岛国招致了周围世界的嫉妒与敌意。一个阴谋正在酝酿,侵入者们要以开采石油为名夺取这个小岛。然而,其中一个阴谋家,报社记者法兰比,却在他故意接近岛上人群的过程中,因岛民的生活方式而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价值观。是什么样的生活改变了他?而他又该如何与岛民一起守护家园?

媒体推荐

    一部真正伟大的哲理小说。
    ——《泰晤士报》
    《岛》以天马行空而又逻辑连贯的方式,描绘了一幅关于社会不是什么但可能是什么的宏大图景,堪称自柏拉图《理想国》之后广受欢迎且独具价值的著作之一。
    ——《纽约时报》
    迄今为止,《岛》都是一部重要且异常令人愉悦的作品。
    ——《华盛顿邮报》
    在整个世界文学史中,没有一个作家比阿道司·赫胥黎更有资格创造真实或虚假的乌托邦世界。甚至当他被讽刺虚假,真实却又能在他的作品中隐现。我们不能否认小岛的辉煌,它的理念与真实正试图回答人类的重大问题。
    ——安东尼·伯吉斯

作者简介

    阿道司·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1894—1963),英格兰作家,属于著名的赫胥黎家族。祖父是著名生物学家、演化论支持者托马斯·亨利·赫胥黎。
    他下半生在美国生活,1937年移居洛杉矶,在那里生活到1963年去世。他以小说和大量散文作品闻名于世,也出版短篇小说、游记、电影故事和剧本。通过他的小说和散文,赫胥黎充当了社会道德、标准和理想的拷问人,有时候也是批评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美丽新世界》。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注意!”一个声音响起来,好像一只双簧管突然发了声。“注意,”它用同样高亢、单调、浓重的鼻音重复道,“注意!”
    他躺在那里,如一具死尸躺在枯叶中间,头发蓬乱打结,满脸漆黑的瘀青,衣服破烂不堪,沾满泥巴,样子十分奇怪。威尔从梦中惊醒。莫莉刚刚喊了他的名字。该起床了,该穿衣服了,上班一定不能迟到。
    “谢谢,亲爱的。”他说着坐了起来,但突然感到右膝盖强烈的刺痛,后背、胳膊和前额也莫名的难受得要命。
    “注意!”那个声音仍旧在耳边响起,音调上丝毫没有改变。威尔用一只手肘撑着身体,困惑地环顾四周,但眼前所见的并不是伦敦家中卧室里熟悉的灰色墙纸和黄色窗帘,而是一片林间空地,清晨的阳光在森林里投下长长的影子和缕缕斜射的光线。
    “注意”?
    它为什么说“注意”呢?
    “注意——注意——”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多么奇怪,多么空洞!
    “莫莉?”他询问道,“是你吗,莫莉?”
    这个名字似乎使他眼前一亮,但是突然,他内心深处涌起了熟悉的罪恶感。他嗅到了福尔马林的气味,看到护士脚步轻快地,沿着绿色走廊急匆匆地从他身边走过,他似乎听到她浆洗好的制服吱吱嘎嘎的响声。“55号。”她说着,然后停住了,打开了一扇白色的门。他走了进去,在那,高高的白色床上躺着的竟然是莫莉。莫莉的半边脸都缠着绷带,嘴大张着躺在那里。“莫莉!”他喊道,“莫莉……”他的声音在颤抖。他此刻在呼喊,似在乞求:“亲爱的!”没有回应。从张大的嘴巴中传出的是一阵阵急促又虚弱的呼吸声。“亲爱的,亲爱的……”突然他握着的手动了一动,但随即又感觉不到了。
    “是我啊,”他说,“威尔。”
    她的手指再一次动了一下,显然是费了好大劲。她的手慢慢地抓住了他的手,握了一会儿,又松开了,而后再次陷入无知觉的状态。
    “注意。”那个机械的声音又喊道。
    这是一场意外,他急忙如此安慰自己。路面很湿,车子滑过了白线,这样的事再寻常不过了。报纸上整天报道,他自己就曾报道过几十次。“母亲和三个孩子死于迎面相撞的车祸……”可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当莫莉问自己“我们是否就这样结束了”的时候,他回答说是的。最后这一次绝情的见面后,她离开了,走入雨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躺在了救护车中,奄奄一息。
    她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他连看都没看她。他是不敢再看她一眼。她那苍白痛苦的脸是他无法忍受的。她从椅子上起身,慢慢穿过房间,慢慢地走出了他的生活。他难道不该叫她回来,乞求她的原谅,告诉她,告诉她自己仍旧爱她吗?他爱过她吗?
    双簧管的声音再次引起他的注意。
    是的,他曾经真正爱过她吗?
    “再见了,威尔,”他仍记得她转身走出门槛时的低语,那时的她,从内心深处,还在低语,“我仍然爱你,威尔,不论如何。”
    一会儿,几乎悄无声息地,她关上了公寓的门。门上弹簧锁冷冰冰地干响了一声。她走了。
    他跳起来,跑到门口,打开门,听到她远去的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尽头,就如黎明前的鬼魂一样,留在空气中淡淡的熟悉的香水味也慢慢消散了。他再次关上门,走进灰黄色调的卧室,向窗外望去。很快,他看到她穿过人行道,走进车里。他听到汽车发动机刺耳的轰鸣声。一次、两次,然后传来马达的嗡鸣声。他应该打开窗户吗?“等等!莫莉,等等!”他似乎听到自己这样喊着。但是,窗户仍然紧闭着。车子已经开始移动,拐了弯,街道上已空无一人。太迟了。太迟了,谢天谢地!一个令人厌恶的声音嘲弄地说道。是的,谢天谢地,但是罪恶感仍旧停在他内心深处。罪恶感,令人痛苦的内疚感——但是从内疚中他感到了一种可怕的喜悦。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