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每天萌他千万遍

  • 定价: ¥35.8
  • ISBN:978755932778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黑龙江美术
  • 页数:279页
  • 作者:森木岛屿
  • 立即节省:
  • 2018-06-01 第1版
  • 2018-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锦鲤大大在上,保佑我追到男神吧!
    四年前向他告白,她吐了他一身
    四年后再次告白,她又晕倒了。
    明明是好运爆棚,为什么每次在他面前丢了脸?
    森木岛屿著的《每天萌他千万遍》讲述了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东西,让你愿意用一生的好运去交替,且不论结局。

内容提要

  

    艾若:召唤锦鲤大大,请让顾乘至三分钟之内出现!于是,玻璃门有轻微的响动,顾乘至高大的身影出现,他单手握着电话,另一只手扶着把手推门而入。
    艾若:锦鲤大大,我要和顾承至同居!于是,艾若对门搬进来一位新邻居。刚好,这位邻居叫做顾乘至。
    ……
    森木岛屿著的《每天萌他千万遍》讲述了此时的艾若并不知道,她的男神顾乘至,其实是她的人形好运屏蔽仪。

作者简介

    森木岛屿,小花阅读签约作者。
    文艺敏感的双鱼女,慢热性子但内心渴望朋友。
    喜欢阅读,视书如命,属于半吊子文青。
    不说年岁,梦想永远十八岁,理想就是一生与文字为伍,不离不弃。
    新书上市:《南风向晚》《命中注定属于你》

目录

Chapter 1
  我转发的锦鲤大大啊,你们都被拿去炖汤了吗?
Chapter 2
  从今天开始买彩票
Chapter 3
  你是戏精学院毕业的吧
Chapter 4
  顾乘至,你个王八蛋怎么还不喜欢我啊
Chapter 5
  要脸干嘛!要你就够了。
Chapter 6
  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
Chapter 7
  齐澈,你有没有听说过学姐夫这种存在?
Chapter 8
  我凭本事中的五百万,为什么要我还回去!
Chapter 9
  其实我不相信喜欢一个人可以喜欢一辈子
Chapter 10
  顾乘至,不客气啊,我也很喜欢你!
Chapter 11
  你做好成为女英雄的男人的准备了吗?
番外一
  好运失灵的原因!
番外二
  套路多了必遭反噬!

前言

  

    这个故事写得很慢。
    为了换种风格,我简直用尽了洪荒之力。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平时很容易紧张.只有在吃东西的时候会完全放松,然后,写这篇文的时候,我窝在床上偷偷吃了很多零食,刷了很多搞笑的雷剧……
    然而,子非鱼和海殊都以为我在房间认认真真地码字,哈哈哈!
    来长沙半年多,我长了十斤肉。[允悲.jpg]
    希望我的脑洞能比肉肉长得快一点,才能对得起我每天多吃的那几碗饭好吗?好的。
    说说这个故事吧。
    刚开始拿到这个题材的时候,其实很忐忑,担心情节不够出彩,担心基调不够轻松,担心感情不够到位……
    好吧,我是一个没有小男神又没有幽默细胞的人。[可怜巴巴.jpg]
    为了找那种小姑娘喜欢小男神的感觉,我死皮赖脸拉着好多小伙伴采访,一度被当成神经病,但是,我还是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很多小故事。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呢?
    艾若会控制不住自己去关注顾乘至的动态,会眼巴巴地期盼着和他一起吃顿饭,会反复斟酌和揣测他的心思和想法……
    也是顾乘至会忍不住关心小姑娘的状况,会担心她生病,会在意她的目光,会拿她没有办法,会一再打破自己的底线和原则……
    好吧,这个故事到后边就有点甜了,不知道其他人看的时候会不会有感觉,反正我自己有点被苏到,也有可能是亲妈自带滤镜,哈哈哈!
    其实之前我原本觉得,“幸运”和“男神”只能二选一的话,当然是要选择“幸运”,谁会去选另一个啊?
    但是,当我问到很多小伙伴的时候,我……被华丽丽地打脸了。
    CC说,别说幸运了,就算拿老娘这条命去换,都是要选小男神的啊!
    行动派的L没说话,他也就……守了他的小姑娘二十多年吧,嗯,姑娘今年二十三岁。
    吃货H咬着吸管冲我龇牙咧嘴:“‘幸运算什么’,我连牛肉干、麻辣烫、小龙虾、小丸子、炸鸡排、盐酥鸡、剁椒鱼头、可乐鸡翅都愿意交出去,你还缺女主吗?能和男神你侬我依的那种!”
    嗯,我大概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小男神了。[微笑jpg]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情,写“幸运少女”这个梗的时候,我仿佛被洪荒之力反噬了,艾若是幸运了,但是副作用全赖在了我头上。
    先是上班摔了一跤扭了脚,然后下班又摔了个屁股蹲儿,三番五次偏头痛,早上出门电梯故障,下午回来另一部电梯也坏掉?我手机放着音乐还会灵异地自动变换音量,时高时低的那种!而我在楼下便利店买小浣熊干脆面……都没有“再来一包”了!
    这仿佛是在逗我?!
    多的是,说不完的倒霉事!
    好在,新的一年要来了,过往就此翻篇,2018年我还是一条好汉!
    许个不要脸的愿望吧——希望这一年,我们家大侠能从北京回来,实现我们的同居愿望啊,哈哈哈!
    虽然,暂时不太现实。
    不管了,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何巫婆本名何舞,新闻部主任,因为为人苛刻性格泼辣,私下里被大家戏称为“何巫婆”。偏偏她对自家小侄女宠爱有加,何筱则仗着主任姑姑的关系,翘班偷懒玩得不亦乐乎,更是有无数新人抢着帮何筱干活儿。
    艾若最开始也反感得要命,但是作为一名实习记者,眼看着实习期剩下最后一个月,她拿得出手的新闻又少得可怜。面临着失业的危险,为了努力刷些好感度,她不得已也揽下了许多琐事去处理,何筱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一再将工作推给她。
    艾若恨恨地盯着对话框,何筱那个粉色的小仙女头像,看上去就欠揍得很,她冲着屏幕挥了挥拳头。
    陈洱舒刚从门口进来,就看到艾若一副气鼓鼓想打人的模样。她两三步溜过去“啪”地一巴掌拍在艾若的脑门儿上:“嘿,艾大蠢,又怎么啦?”
    艾若被吓得差点儿把手机给丢出去,回过头白了她一眼。
    “还不是何大祖宗,”她往后一靠,瘫在椅子里,“天天生病怎么不干脆辞职回去泡药罐子里呢!每次留下一大堆破事要我帮她擦屁股!”
    陈洱舒也是个暴脾气,盯了一眼邮箱就要开始打电话:“我刚刚在外边还看到她约了一帮好姐妹去做美甲呢?生什么病啊?得了灰指甲吧她!”
    艾若抢先一步过去夺走陈洱舒的手机,挂断电话,气势顿时弱了几分:“你知不知道你这一个电话打过去,我的实习生涯可能会就此结束了?”
    “艾若你是不是傻?”陈洱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自己掰着手指头数数,已经多少天没休息了?哪次不是因为何筱,再这样下去你早晚得猝死,我跟你说……”
    “等着猝死吧你!”钟越抱着一沓资料过来,只听到最后一句便随口附和,还不忘在艾若头上拍一把,“何筱人呢?”
    “何大祖宗啊,有小艾子擦屁股,早就下班喽!”陈洱舒嘲讽地看了眼艾若。
    “哦。”钟越嘴角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陈洱舒白了他一眼:“你吃错药了?今天就这反应?”
    钟越不理她,看了看艾若,笑得一脸猥琐:“小艾子听旨!”
    艾若敲着键盘开始码稿子,实在懒得搭理他。
    “这周四台里安排了顾乘至的人物专访,本来是由何筱负责的,但是既然她不在,那就由小艾子跟进吧!”
    钟越轻飘飘地将手里的资料放在桌子上。
    艾若愣了下,第一反应是——钟越骗人。
    “不可能,顾乘至现在根本不在z城……”
    手机“嗡”地振了下,艾若随手拎过来瞟了一眼,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顾乘至:刚下飞机。】
    啊啊啊,顾乘至真的要回来了!艾若冲过去给了陈洱舒和钟越每人一个超大的熊抱,激动得就差横叉竖叉原地360度旋转了!
    陈洱舒笑着拍她的脑袋:“小艾若,你也就这么点出息!”
    艾若不再说话了,手脚并用地将人往外推:“快走吧快走吧,别打扰我工作,回头请你们吃饭啊!”
    等到他们两个人都走了,艾若才默拜了一分钟她的好运锦鲤,又借工作的事情给顾乘至发了几条微信,然后喜滋滋地抱起一沓专访需要用到的资料,开始下苦功夫准备。
    其实也算不得重大采访。
    近些时日,受人工智能风潮影响,大众对生命科学相关话题极为敏感,台里为博话题热度,便想要做一期专访报道。
    在此领域内有知名度的人不少,但顾乘至这种丢在娱乐圈里,靠刷脸也能火遍半边天的人可不多。
    要想承包话题热度,顾乘至自然是不二人选,凑巧台里得知他有意折返z大出任客座教授,便与他取得联系,定下了专访的事情。
    艾若因为有顾乘至的采访做动力,一整天工作效率都高了不少。
    02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何筱风风火火地折回来,抬手就将一袋子零食放在艾若的桌上,声音都柔了几度:“艾若,我听说你接了阿乘的专访?”
    艾若继续敲着键盘没作声,心里默默翻了个大白眼,嗲兮兮的一句“阿乘”,是想恶心死我好少一个竞争对手吧?
    见艾若没说话,何筱继续道:“我姑姑说了,这个专访本来是由我来负责的,但是因为我生病请假,才交到你手上。”
    姑娘明眸皓齿,扑闪着的长睫毛能夹死小飞虫,黑色蕾丝连衣裙下露出笔直纤细的大长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富二代的优越气息。
    “所以,我现在回来了,这个专访还我了啊?”
    “不行!”艾若拒绝得干脆。她挺了挺胸,从椅子中站起身来,直直地看着何筱。
    何筱愣了下,说白了,她送零食过来也不过是给艾若面子,通知艾若一声,完全没料到艾若竟然会这么坚决地拒绝。
    不过她很快注意到艾若的举动,看透艾若的心思,了然一笑。
    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倾身上前,斜倚在桌边,这么近的距离,有淡淡的香水味道在鼻尖散开。
    ——这是女人之间以“魅力”为主题的无声战争。(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