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田湖的孩子(精)

  • 定价: ¥36
  • ISBN:9787553512068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化
  • 页数:219页
  • 作者:阎连科
  • 立即节省:
  • 2018-08-01 第1版
  • 2018-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世上的浪漫,莫过于某种童年的记忆;记忆中结实的存在,就是那叫故乡的地方。
    卡夫卡文学奖得主、当代著名作家阎连科新力作,非虚构自传作品;
    沉淀五十载的少年故乡记忆,追究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查找岁月中的痕迹和落尘;
    关于乡土故园和成长的情感实录,回望供给他几十年文学养料和情感依托的家乡故土。
    一个少年经历的时代大历史和个人小情感,那些曾经重要而真实的存在或经历,在作家深沉的情感浸润下,被追忆、被珍藏,成为少年成长的见证。
    如此“浪漫而结实”情感,一个乡村少年,站在自家门前,一如《小王子》中的小王子,站在自己的星球上,望着星系的天宇般,为不知该怎样向世界宣布,并使世人相信他的那个村庄就是世界的中心而苦恼。
    庄重与诙谐并具,现实与记忆交织,在举重若轻的叙述中饱含着重大的关切和深沉的情感。
    《田湖的孩子(精)》由当代著名作家阎连科创作。

内容提要

  

    《田湖的孩子(精)》由当代著名作家阎连科创作。本书讲述了作者的童年生活,既有田湖寨的历史变迁故事,也有作者少年时代懵懂的感情,还从一个少年的视角察看着那个时代的社会生活。阎连科说"世上的浪漫,莫过于某种童年的记忆;记忆中最结实的存在,就是那叫故乡的地方。甚至那些记忆,未免做作,可却随着岁月的老化,它反而越发的醒目和年嫩"。全文庄重与诙谐并具,情感与记忆交织,从童年记忆中汲取养分,把童年时的心灵感受诉诸笔端,是既适合少年儿童阅读,也适合成人阅读的文学读本。

作者简介

    阎连科,1958年出生于河南嵩县,1978年应征入伍,1985年毕业于河南大学政教系,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79年开始写作,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日光流年》《坚硬如水》《受活》《风雅颂》《炸裂志》,中篇小说《年月日》《黄金洞》《耙耧天歌》《朝着东南走》,短篇小说《黑猪毛自猪毛》,散文《我与父辈》《711号园》等作品。先后获第一、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第三届老舍文学奖和其他国内外文学奖项二十余次。入围2012年度法国费米那文学奖短名单、2013年度英国曼布克奖短名单,并获得第十二届马来西亚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奖、2014年度弗兰茨·卡夫卡文学奖。作品被译为日、韩、越、法、英、德、意、荷、挪威、以色列、西班牙、塞尔维亚等二十多种语言,在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版。现供职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为教授、驻校作家。

目录

回家
第一章
田湖寨
寨墙

宋家大宅
第二章
年月雨
革命那些事
忆苦与批斗
还是革命那些事
一个梦
第三章
见娜姑娘
富裕人家
芒果
桃园
急促的结局
第四章
亲邻的事
发生了什么呢
两棵树
还有一点儿事
第五苹
出走
找李白去
从田湖出发
龙门
第六章
尾声
尾一变
尾二一个村庄的中国与文学
尾三一个没有母校的人

前言

  

    世上的浪漫,莫过于某种童年的记忆;记忆中最结实的存在,就是那叫故乡的地方。甚至那些记忆,未免做作,可却随着岁月的老化,它反而越发地醒目和年嫩。
    很少有人能让故乡从记忆中消散或遗失,就像没有人能把空气打碎样。就连那本无故乡的人,也总是要在头脑中虚实勾勒他故乡的村瓦、草街、店铺和他少儿的苦甜。可见故乡——一旦被称为故乡,其实就是人的情感、记忆的车间。用回忆去生产对故乡的情感,是关于故乡存在的最根本的工艺。所以乡愁,不仅是一种情愫,还是人类不朽的诗品和艺品。而乡愁之家,又多是建筑在存怀故乡的人的记忆之中。比如我,说到底,也都是少儿记忆的那些零七碎八:醋是酸的;盐都结成了硬块;瓦檐上的草,会开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花儿来;一天外出,路上碰到了说不清的奇事与异物。
    如此而已,还有什么呢?
    还能有什么呢?
    也就这些。
    当然,倘是没了这些烦恼的琐碎,几乎童年与故乡,就没有存在的依托,如记忆之舟,没有河湖供它怅然地漂荡。原来,对于许多的常人,童年就是成长的碎屑;故乡,就是盛装那碎屑的破箩旧筐。我就是这样。因为俗常的经历,从来没有太多体会过乡愁的怅然,更不会从故乡中提炼出乡愁的诗来。说起故乡,无非是一件穿过而不舍扔弃的旧衣,是一双陪我行走很远却仍然合脚的鞋子。童年、少儿,除了零杂的记忆,和一些尘物杂事,再也没有别的闪光的物华。
    这让我沮丧,如同找到了宝库的钥匙,打开锁来,推开封门,库里除了封尘的宁静,就是绝世的冷清与空无一物。这实在让人寒心和气馁。不是那库宝已被人盗走或拿去,而是那库内本就空空荡荡,荒凉和冷清,只有一座也叫建筑的老房竖在那儿。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就在那落尘中寻寻觅觅吧。也许能找出一些不舍扔弃的东西呢。
    找着和找着,也就找着和找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不知道我们村为什么叫田湖。
    似乎没人说起过,文字中也没有记载过。
    横竖下来,自古至今,它就叫了田湖了。
    田湖有几样四邻八村都没有的货。我觉得那货没有什么了不得。可田湖以外的人,论起那些来,啧啧赞赞,像外省人谈论北京和上海,中国人论谈纽约、巴黎和伦敦,哪儿跟哪儿,如意大利的罗马城,西班牙的托雷多,古老、时尚,还繁华。
    寨墙——城邦的见证,是用夯板夯打起来的土围,一丈多厚,一丈多高,黏土红黄,日日都散着不同凡俗的神秘和桀气。有了这寨墙,土匪想入田湖寨,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敌人——那时主要是指八路军和解放军——想来也没那么容易了。寨门楼,是八斤重的古砖砌就的,而寨门的厚——我从没有见过那么厚的木板子;门上的大铁钉,圆圆鼓鼓凸起来,美如孩童的拳头般,以至于使我在二十几岁第一次到北京,第一次见到故宫紫禁城天安门城楼和那红门大铁钉,都没有丝毫的惊讶和愕然。
    我家也有嘛。
    那时候,村里的穷富不是以住房、穿衣的好坏来衡定,而是以富人家做饭多烧煤,穷人家做饭都烧柴禾进行丈量和衡定。制作煤饼的煤泥要用黏土做“煤土”。煤、水、土,三者搅和混成黑煤泥,团成饼状糊在火口上,下次烧饭那煤泥就成煤饼了,捣成块状就可下炉燃火了。
    村里的富人们,几乎家家都去寨墙上取土做煤土。一次取一点,一锨半箩筐,这取着取着,时间就显了它的狠,那呈出夯板层印的完美寨墙就被时间挖出了一个坑。东一个,西一个;南也有,北也有。土坑与土洞,蜂窝在寨墙内侧里,一下雨,连阴雨,那寨墙在村人的不觉问,它就轰轰塌方了。
    也就塌万了。
    挖煤土的不用费力了,到那塌处一铲就走了。
    垫猪圈、牛圈、羊圈的,也不用到寨墙外面很远的地方挖土了,到那塌土下一担一担挑着就走了。
    挖着和塌着,塌着和挖着,寨墙就终于被塌挖出一个豁口来,从寨内可以看见寨外的田野庄稼了。太阳从那豁口照进来,像鲜味的金水银汤流了进来样。就都领悟感觉到,天下人谁厉害都没时间厉害呢,一锨煤土一锨煤土地挖,可以把寨墙挖出一个豁口来。土匪、敌人和盗贼,都未曾攻破的寨围子,我们自己一锨一锨的煤土就把寨墙挖穿了。
    还是时间厉害呢。
    推翻清王朝的不一定就是孙中山,而是时间呢。权朝更替,固然需要刀枪和血迹,可最终那胜的和败的,都是因着时间胜着和败着。日本人,是时间把他们从中国赶走的;中华民国和国民党,是时间把他们驱到台湾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时间把它送到天下诞生的。
    时间就是两个洞,墓穴洞和子宫洞,从那个洞里进去就是死,从这个洞里出来就是生。P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