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沙岸风云(精)

  • 定价: ¥48
  • ISBN:9787521200683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作家
  • 页数:317页
  • 作者:(法)朱利安·格拉...
  • 立即节省:
  • 2018-11-01 第1版
  • 2018-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沙岸风云》是龚古尔文学奖获奖作品,“超现实主义第二浪潮”的主要旗手朱利安·格拉克的长篇小说代表作品,一部闪烁着超现实主义与象征主义精神的瑰丽而深沉的小说,一个回溯历史与影射现实的天方夜谭式的离奇故事。
    格拉克的文字温婉流畅,同时吸取了超现实主义代表人物布勒东的意识的无指向性和瞬间变幻的迷离飘忽的现代艺术风格,使他的小说感情充沛、意境飘渺,寓意深远。

内容提要

  

    《沙岸风云》是一部闪烁着超现实主义与象征主义精神的瑰丽而深沉的小说,作者虚构了一个天方夜谭式的离奇故事,用以回溯历史与影射现实。小说描叙阿尔多青年时代的一段离奇经历。当时奥尔塞纳城市共和国这位上层贵族子弟在一次痛苦的失恋后,要求并被批准调往西尔特沙岸,任海军指挥所的“观察员”。与西尔特省隔海相望的法尔盖斯坦共和国,在三百年前曾与奥尔塞纳发生过一场战争,此后双方一直处于不战不和状态。阿尔多的到来使平静的海面掀起了轩然大波。他在坠入豪门之女瓦内莎的情网之后,登上了海域边界线上的一座小岛,继而在海军指挥所大兴土木,整修要塞,后来驾舰越过海界,驶向对岸,遭到法尔盖斯坦炮击,从而使这两个国家面临重燃战火的严重危险。
    《沙岸风云》是朱利安·格拉克的代表作,曾获法国文学最高奖——龚古尔文学奖,发表后成为轰动性作品。小说构思独特,文字深沉,其用意虽在讽刺二次大战初期法德之间那场“滑稽战争”,但作者声称他无意构思一部历史小说,他所追求的与其说是讲述一个“永恒的故事”,不如说是在提炼一种“历史的精神”。

作者简介

    朱利安·格拉克(Julien Gracq,1910-2007),法国当代著名小说家、诗人、剧作家和评论家。1910年生于法国曼恩-卢瓦尔省。1938年走上文学创作之路。主要作品有小说《阿尔戈古堡》《林中阳台》《流沙海岸》《阴郁的美男子》,散文诗集《巨大的自由》,随笔集《首字花饰》等。
    格拉克的小说受到夏多布里昂、奈瓦尔、诺瓦利斯和歌德等浪漫主义作家的影响,同时吸取超现实主义代表人物布勒东的意识的无指向性和瞬间变幻的迷离飘忽的现代艺术风格,形成了格拉克小说感情充沛、意境飘渺,寓意深远的独特品格。强烈的散文化和诗化的小说风格,让他在法国当代文学史上有着“诗情小说家”的美誉。

目录

第一章  赴任
第二章  海图室
第三章  一次交谈
第四章  萨格拉废墟
第五章  一次拜访
第六章  沙岸热浪
第七章  维扎诺岛
第八章  圣诞节
第九章  巡航
第十章  来使
第十一章  最后巡查
第十二章  秘密传召
后记
附录:格拉克写给本书译者之一王静的信

后记

  

    朱利安·格拉克一直被法国文坛誉为最为隐秘的作家之一。2017)7年12月22日,97岁高龄的格拉克去世,留下了充满诗意而又玄妙无穷的文字和作品。作家出版社此次推出格拉克的四部完整的叙事体小说,《阿尔戈古堡》《阴郁的美男子》《沙岸风云》和《林中阳台》无疑对推动格拉克作品在中国的接受有着积极的作用。但是《沙岸风云》的重译却让众多译者驻足。格拉克的语言和写作风格晦涩隐秘,的确给翻译带来很大的挑战。之所以说是重译,是因为早在1992年8月,长江文艺出版社就出版了《沙岸风云》的中译本。该版本由武汉大学张泽乾老师负责翻译,其中邀请了1990级中法合作博士预备班学员一起参与,我有幸也是其中的一员,而当时我的论文研究方向正好就是这本小说,因此,此书的翻译于我是最大的受益者,翻译的过程、校对和审阅都是严谨认真的。那时,每个月都会有法国专家来做短期讲学,张泽乾老师与法国专家一起给我们分析和讨论小说中的各个片段,帮助我们理解小说的内涵,一次又一次地修改译稿,最后的定稿是经过张泽乾老师和外教的多次讨论和润色才得以确定。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翻译得到了格拉克本人的鼓励。他曾于1990年12月15日给我们来信,信中指出,“《沙岸风云》也许不会让众多的中国读者感兴趣。但经过你们的翻译,会引起一部分学者和研究者的关注。”而25年后的今天,当我再重拾这本译著,仍然感受到格拉克文字的温婉与流畅,隐晦与意在言外的回味,这正是格拉克的语言风格。我们也希望这本译著的再版如格拉克本人所希望的,能够得到更多的中国学者和研究人员青睐和关注。
    本译著的版权仍然归于张泽乾老师及带领的翻译团队,再版事宜由王静全权负责。
    王静
    2018年9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二章  海图室
    为市政议会服务的毫不足取的间谍政策早已没有必要,在海军指挥所对此要比在其他任何地方更易觉察。从信号塔上观察“西尔特基地”,其无可救药的衰败景象一览无余。要塞对面,有座行将坍塌的海堤,上面杂草丛生,它把小小的港口堵得严严实实,低潮时,港湾深处形成一片巨大的淤泥潭。在防波堤宽阔的一端耸立着一个金字塔形的煤堆,因为绝少有人挖取,一些荒草甚至小灌木早已侵占这片地盘,形成独特景观,看上去就像奇形怪状的废矿山矸石堆所形成的山岗一般。两艘小吨位的护卫舰陈旧不堪,早就在防波堤边搁浅了,三四只带马达的平底渔船退潮时便在泥潭里缓缓摇晃。小港口深处有一条斜坡,顺着斜坡可以将平底船抬起,一直通向修理船壳的库棚。一条航道沿着灰色的泥潭在大片长满灯芯草的地段间蜿蜒折行,汇人环礁湖的箭形出口,从峡口通往大海。港口以酣然沉睡的面貌出现:封港季节来临前,秋日的白昼依然很热,正值下午,一股热浪使得荒无人烟的防波堤的枯草发出阵阵颤动。长长的码头甚至听不到海浪击岸声;很难看到预示着出海巡逻的青烟从威武号巡航舰的烟囱中升起。在海军指挥所喜欢冷嘲热讽的人声称那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信号——在西尔特海这是异乎寻常的,一向处世平和的马里诺指挥官对此并不介意。一小部分船员驻扎在陆地上掩护要塞侧翼的一些建筑物中。在这片荒漠地带,军事与劳务需要越来越少,多余的人员通常被派往西尔特迄今尚存、为数不多的农场,他们在那里饲养几乎野生的羊群。奥尔塞纳当局对这些与战事毫不相干的活动长期以来一直不闻不问,这种副业生产毕竟能给这片菲薄的土地带来收益,因此它对奥尔塞纳颇具吸引力。正是由于这种原因,人们经常看到马里诺长官不再待在威武号的驾驶台上,而是穿起长靴,上好马刺,一大早就出发,穿过茫茫草原,去找那些俗不可耐的农场主,就安顿食宿、支付佣金等棘手的问题和他们讨价还价。那时候,与其说他是一位老水兵,还不如说是一位从事垦殖的农场主。凡与经费预算、财务开支有关的问题,在海军指挥所的日常事务中无不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西尔特基地奇迹般地变成了一个有利可图的企业,在上级有关机构面前,它更多的是因经济收益而非显赫战功而洋洋自得。账目管理的优劣、劳力安排是否合理逐渐成为衡量当地军官才干的试金石。久而久之,奥尔塞纳的那些重商主义者便成功地把军队规范引向有利于其自身发展的方向,而本质上,此事本应遭到强烈反对。与此同时,哪怕是在小小的观察哨所,人们也能观察到在这股向往冒险生活的浪潮中,在这块面积有限、安居乐业的土地上升起的沉闷呼唤中,令人不安的麻木愈来愈甚。一个风平浪静的早晨——这也是西尔特秋日的美丽之处,我坐在要塞堡的雉堞上,一面观察空旷的大海和仿佛在阳光下被如患麻风病的淤泥啃啮着的荒凉港口,一面看着马里诺带领一支农场雇佣来的牧羊人小分队在乡间骑行。我用手摸了摸经历过枪林弹雨的沉重、炙人的石块,不禁感到愁绪满怀,仿佛觉得这位瞎眼巨人由于被人出卖正在痛苦地走向第二次死亡。
    P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