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遍地青麻

  • 定价: ¥38
  • ISBN:978753966374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安徽文艺
  • 页数:346页
  • 作者:安庆
  • 立即节省:
  • 2018-10-01 第1版
  • 2018-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遍地青麻》为一部中短篇小说集,共收录作者安庆近年来发表的优秀中短篇小说8部,展示出作家丰富的视角和文学表达能力。书稿中所收小说多以基层百姓生活为观察点,细腻摹写出普通人生活的酸甜苦辣和质朴的情感生活,生动感人,贴近生活。内容包括《在瓦塘呼吸》《穿过雨季的前方》《林晓菲的格子铺》等。

内容提要

  

    《遍地青麻》是作者安庆近年创作发表的中篇小说集,包括《在瓦塘呼吸》《穿过雨季的前方》《林晓菲的格子铺》等近十个中篇。小说中有反映个人成长过程中的感情和纠葛、主人公情感陷落中的忏悔和觉悟、生活困境中的挣扎与担当、人性中的祈望和善良等。小说流淌着平淡、日常的心绪,蕴含着疼痛与关爱。

作者简介

    安庆,本名司玉亮。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文学院签约作家,河南“中原小说八金刚”之一。在全国多大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六十多篇,十余篇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等转载;多篇作品收入《中国年度短篇小说》《21世纪年度小说选》《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必读》等多种选本。有作品获得第三届河南省文学奖、第二届杜甫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

目录

在瓦塘呼吸
遍地青麻
父子花
林晓菲的格子铺
贵人的罂粟
挑花生
穿过雨季的前方
我们和一头驴的生活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在瓦塘呼吸
    一
    第一次住在瓦塘镇,穆三丹就有一种逆反情绪。
    穆三丹不喜欢瓦塘镇的夜晚,不相信自己要在瓦塘镇扎根,在瓦塘镇生活了。穆三丹骨子里承认的只有柿子岭和文城的夜晚。柿子岭的夜晚已经在她心里扎根抓土了,那种太纯或者太粗的夜色里飘荡着野鸡、野鸟的叫声,回响着爹娘站在崖口呼喊三丹的余音,是那种挪一步就能踩住一片树叶,一根石缝里的细草也能拴住一条羊腿的夜晚。然后就是文城,是文城芦苇街的夜晚,文城的夜色里暗含着对一个山里姑娘的诱惑,弥漫着一种油炸的香味,有城市男女身上的一种脂香。
    穆三丹在瓦塘镇的夜色里闻到的是一种庄稼的青涩,以及和这种青涩杂糅成一体的腥气。这种夜气让她感觉到有点不伦不类。她站在瓦塘的大街上,瓦塘镇单调得只剩下漆黑的夜和劣质的橙色的灯光,她一眼就在混沌的夜色中望到了瓦塘大街的尽头。就在这一站中,穆三丹对瓦塘镇的夜晚有了一种发自心底的抵触。她想起柿子岭的姐妹们往平原出嫁时的那种激动,那时候她就觉得平原没有什么可羡慕的,它不过就是一种没有突起的地方,她抚摸着自己的胸,平原的乡村就像一个女人没有长成的胸脯。
    但是,穆三丹真正的生活就要从瓦塘镇开始了。
    穆三丹到瓦塘镇的这一年已经二十五岁。在乡村,二十五岁已经不是做闺女的年龄,通常的情形是她们的屁股后头拖着一个流着鼻涕、哭着鼻子的娃娃,也是拖在屁股后的孩子改变了一个女孩到女人的称谓。问题是穆三丹十九岁就已经到城里住了,她住在城里的哥哥家,她的哥哥在盐业局上班,他们住在这个小城的芦苇街,站在楼房的窗前看到的是围绕着楼房的一湖芦苇,芦苇的葱茏和雪白的苇缨,以及飞在苇湖里的小鸟。六年是一截不短的时光,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尤其是一个女孩子。哪怕是文城这样的小城市对一个女人也有一种洗心革面、脱胎换骨的功能。
    只有穆三丹知道,她还在时时地想念那个叫柿子岭的村庄,骨头和肌肉夹缝里的东西是洗不掉也革不净的,那里还住着她的爹妈,有她喜欢的曲曲弯弯的山路,拐过几条山道就能找着她的家。那个老院子可能已经有几百年了,墙体是山里的老石头和沉重的蓝砖,地面是条石板和鹅蛋形的卵石;房顶的瓦缝里苔藓一层压着一层,苔藓上滑过小鸟的翅膀,濡湿着鸟儿的歌声。据说他们居住的那些老房经考证为某个朝代的建筑,文城旅游局正申请给予重点保护。
    可还是要在瓦塘镇生活了。穆三丹小西瓜一样滚圆的臀部开始在瓦塘镇镇政府的院子里,在瓦塘镇的大街上扭动;一双长臂配合着她的臀部和一双长腿。瓦塘镇的草木她要一眼一眼地瞅了,她要接受的不仅是瓦塘的夜晚,还有瓦塘的白天。穆三丹的情绪慢慢地稳定了,她不得不强迫自己稳定,让她稳定的还有从身体的深处涌到胸部的一种优越感:她从柿子岭到文城,再从文城到瓦塘镇,她不是来做农民的,她是来做瓦塘镇的公家人的。从今以后,这个叫瓦塘镇的政府机关里有她的一份工资。
    在这一点上,她感激刘心伍,刘心伍来瓦塘镇当镇长两个月,穆三丹后脚就跟了过来。
    她在某些地方有点出类拔萃。穆三丹有一副很耐瞧的身材,一米七二的个子,臀部滚圆,头发无论是挽起来还是披散着,都在越过臀部的地方扇出一片风情,仿佛淌过峡谷的一挂瀑布。这让办公室的打字员介小丽有些眼热,有些嫉妒。介小丽面相秀气,肤色白皙,额头和鼻子般配得恰到好处,她的胸部和臀部鼓得很有分寸,属于秀色可餐的那种。可穆三丹把她比得有些矮了,不仅是身材上的矮,还有气质上的矮,某种说不出来的地方矮,单穆三丹的两条长腿就让她心生嫉妒,这是女人之间普遍的病症。男人比财气、比潇洒,而女人往往在心里较量的是外在的身架和藏在骨缝又挤在身上的魅力。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