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苍穹浩瀚(Ⅰ利维坦觉醒)

  • 定价: ¥45
  • ISBN:978754553619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地
  • 页数:525页
  • 作者:(美)詹姆斯·S.A....
  • 立即节省:
  • 2019-01-01 第1版
  • 2019-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詹姆斯·S.A.科里著的《利维坦觉醒》为《苍穹浩瀚》系列之一,是一部曾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榜的科幻小说。该书讲述了200多年后人类殖民于太阳系,却陷于内战,通过一名警探、一名飞船船长以及一名失踪女孩儿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揭示人类历史上最大阴谋的故事。该书荣获2012年雨果奖,具有一定的出版价值。

内容提要

  

    詹姆斯·S.A.科里著的《苍穹浩瀚(Ⅰ利维坦觉醒)》讲述:太空采冰船偶遇被废弃的飞船斯科普里号,副船长霍顿前往查看,却突然遇袭。警探米勒奉命寻找失踪的富家女孩真央,却发现真央最终登上了斯科普里号。在谷神星的叛乱中,霍顿和米勒相遇了。他们必须携起手来,在地球、火星、外行星联盟等势力的夹缝中周旋,找到解开谜团的关键——真央。
    太阳系中的战争一触即发,霍顿和米勒能否改变宇宙的命运?

媒体推荐

    星际冒险小说就应该这么写。
    ——乔治·R.R.马丁《冰与火之歌》作者
    一部汉密尔顿式的太空歌剧闪亮登场。
    ——查尔斯·斯特罗斯英国科幻作家、雨果奖得主
    读这部小说,就跟欣赏好莱坞大片一样。
    ——美国科幻评论网站i09.com

目录

正文

前言

  

    朋友们跟我们说别写这本书。他们说读科幻小说的人不多,读者群太小,写这种书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如果我们想写书,最好写别的题材。但我们还是写了,不仅在英语国家卖得很不错,拿了些奖,还将拍成电视剧,在全世界很多地方也都赢得了读者。朋友们错了,但想想他们为什么错也不失为一件有趣的事。耍弄清楚错的原因,关键是如何理解我们所说的科幻小说。
    20世纪20年代,英语科幻小说兴起,雨果·根斯巴克将“科幻小说”定义为讲述与科学和发现有关的情节、角色和环境的故事,故事内容可以合情合理,也可以天马行空。数十年间,科幻小说这一文学流派被作家和评论家嗤之以鼻,认为它地位不高,内容拙劣,而且缺乏深度。尽管很多人有这样的看法,但这类故事依然有不少拥趸。因为大文化圈对这类故事的嘲笑,科幻爱好者组成了自己的文化圈。1939年,第一届世界科幻大会召开(虽然“世界”一词用得有些夸张)。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英语科幻小说的出版量很少,导致科幻小说文化圈内容单一,语境几乎同质化。圈里的所有人都读过圈里出的所有书,以及很多同类型短篇。针对科幻小说的辩论和议论都源自这些读者共同的认识和体验。写书是为了回答之前出版的书中提出的问题。那时的科幻小说,可以说是一种错综复杂、充满激情,又令人愉悦的对话。但这个圈子越来越大。
    然后时间来到1977年。
    1976年,《星球大战》成了美国流行文化的分水岭,位居首批“好莱坞大片”之列。随着该片的成功,科幻小说出版开始蓬勃发展,数量之多,就连最狂热的粉丝也无法全部读完。作为科幻小说粉丝文化和文化圈基础的共同语境被其自身的发展破坏了。因此,虽然科幻小说在大流行文化圈中越来越普及,但最早拥护这一流派的人群却面临着身份危机,其表现之一便是缩小“科幻小说”的定义范围。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里,随着科幻小说对流行文化的影响与日俱增,在最初的粉丝群中,科幻小说的定义变得越来越狭窄,以至于弗兰克·赫伯特的《沙丘》、厄休拉.勒奎恩的《黑暗的左手》,还有菲利普·迪克的系列小说被排除在“真正的”科幻小说之外。
    随着科幻小说内涵的缩小,科幻小说也越来越不注重吸引新读者。从20世纪80年代到2007年约翰·斯卡尔齐的《垂暮之战》,流行文化的大趋势是,所有媒介上的科幻都越来越贴近初次接触科幻的受众群体的欣赏水平和理解能力。而科幻小说却与这种潮流背道而驰,变得愈发孤立、狭隘、复杂、严苛,越来越不受休闲类读者的欢迎。
    这样的书自然没有多少读者。所以,我们打算写《利维坦觉醒》时,出版界的普遍共识是:科幻小说不好卖。
    “苍穹浩瀚”系列是这种语境下的产物,也是对产生该系列语境的回应。曾有一种理念认为,科幻小说应当吸引从未接触过这类故事的读者,以及只通过电影、电视和游戏接触过科幻的读者——本系列就是对这一理念的回归。20世纪70年代,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读过基于这种理念创作的科幻,长大后仍记忆犹新。“苍穹浩瀚”系列是对这种科幻的继承和致敬。我们的作品在科幻小说圈和大文化圈都受到赞誉,一方面反映出大家对文本本身的认可;另一方面也表明大家对我们讲述的这类小说的渴望。我们也是因为自身对这类小说的渴望而创作了这个故事。
    我们希望这个故事会吸引你们,让你们乐在其中,让你们觉得满意,让你们时而紧张,时而惆怅,时而满怀希望。我们期望能像阿尔弗雷德.贝斯特和阿瑟·克拉克这些作家一样,为你们写出优秀的作品。
    感谢大家给了我们这个尝试的机会。
    詹姆斯·S.A.科里
    (丹尼尔·亚伯拉罕、泰.弗兰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霍顿
    一百五十年前,在地球和火星之间因为宗教纷争而导致的战争一触即发时,小行星带还是遥不可及的区域,那里有丰富的矿藏,几乎不可能被开采,当时最大胆的企业都未曾想过开采外行星的矿产。后来所罗门·爱普斯坦造出了微型化改进型聚变引擎,把这种引擎装上一艘三人小艇,然后出发了。用一台不错的望远镜,现在还能看到这艘飞船在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向前方虚无的宇宙进发。这可谓是人类历史上最棒也是为时最长的葬礼。还好,所罗门·爱普斯坦在家中的电脑上留下了设计图。于是,爱普斯坦引擎虽然未能让人类飞出太阳系,却可以使之前往太阳系内的行星。
    坎特伯雷号被改造成运冰船前是一艘殖民船。这艘船长七千五百米,宽两千五百米,这比例和消防栓差不多,里面大部分都是空的。这艘船曾经满载旅客、补给、设计图、机械、环境空泡以及人们的希望。因为这艘船,现在土星的几颗卫星上住了将近两千万人。坎特伯雷号陆续往这些卫星上运送了将近一百万人,慢慢地,它们发展到了今天的规模。木星的几颗卫星上有四千五百万居民,天王星的一颗卫星上则住有五千居民,这里曾长期是人类文明最遥远的前哨。后来,摩门教徒打破了这个纪录,他们建造出世代飞船,向着系外行星进发,去追求生育自由的权利。
    然后还有小行星带。
    如果你在外行星联盟的招募官喝醉的时候去问小行星带的人口,他们会说那儿有一亿居民;如果你去问内行星的人口调查员,他会说那儿人口有将近五千万。无论哪一个统计数字更准确,这么庞大的人口都需要大量的水。所以,普恩科林水资源公司旗下的坎特伯雷号和它的几十艘姐妹舰在美丽的土星环和小行星带之间不断往返。估计直到飞船变成废铁,或者人类历史进程再次改变,这些船才会被淘汰。
    吉姆·霍顿觉得运冰船队呈现出一种独特的美感。
    有人在后面喊:“霍顿?”
    霍顿转头看着机库甲板,发现总工程师内奥米·长田高高地站在那儿。她足有六点五英尺高,蓬松卷曲的头发被束成了脑后的一条黑色发辫,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是愉快的,但有点儿愠怒。她抬抬双手,而不是耸耸双肩,这是小行星带人特有的习惯。
    “霍顿,你在听我说话吗?”
    霍顿说:“在听啊。你刚才是说,你遇到了一个问题,但因为你真的很棒,就算资金或者设备不够,你也能把问题搞定。”
    内奥米笑了,说:“你刚才没在听我说话。”
    “我走神了。”
    “好吧,反正基本情况你了解了。骑士号的起落架在大气层里不好用,要换掉密封圈。这没问题吧?”
    霍顿说:“我问问老头子。不过我们很久没在大气层里用过穿梭机了吧。”
    “从来没用过,不过按照规定,我们至少需要一艘可以在大气层内飞的穿梭机。”
    内奥米在地球出生的助手阿莫斯·伯顿在空港那头喊道:“嘿,老大!”他朝着他们大致的方向挥舞着一只大手。他口中的老大指的是内奥米。虽然阿莫斯在麦道维尔船长的船上工作,而霍顿是副船长,但在他眼中,只有内奥米是他的老大。
    内奥米大声回应道:“什么事?”
    “电缆坏了,我去拿零件的时候,你能拿住这个鬼东西吗?”
    内奥米看着霍顿,眼神里是“这事不用我继续说”的意思。她嘲讽般地打了个哈哈,哼了一声,边走边摇头,油腻的工作服下是她高瘦的轮廓。
    在地球太空军服役七年,在太空和平民共事五年,她从来都没有习惯小行星带人又高又瘦、看上去缺乏真实感的骨骼结构。在有重力的环境中度过的童年永远地改变了她看待事物的方式。
    在中央电梯那里,霍顿的手指在导航面板的按钮上停了片刻,脑子里想的是爱德·图昆波的模样,她的微笑、她的声音,还有她头发上广麝香和香草混合的味道,然后他还是按下了医务室的按钮。工作第一,享乐第二。
    医疗技师谢德·嘉维猫在实验台那儿,正在为卡梅隆·帕吉左臂的残余部分清创,这时霍顿走了进来。一个月之前,帕吉的手肘被一块秒速五毫米、重达三十吨的冰块压断。对于在零重力环境中切割移动冰块工作的人来说,这样的伤并不罕见,而作为这类工作的专业人员,帕吉命中注定是要受伤的。霍顿把头探过谢德的肩膀,看着这位医疗技师将一只医疗用蛆从已经坏死的人体组织上扯下来。
    霍顿问:“情况如何?”
    帕吉说:“看起来很不错,长官,我还剩下一些神经,谢德一直在跟我说人工假肢如何安装。”
    P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