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对岸的她

  • 定价: ¥42
  • ISBN:978720815449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人民
  • 页数:267页
  • 作者:(日)角田光代|译...
  • 立即节省:
  • 2019-01-01 第1版
  • 2019-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对岸的她》——渡边淳一盛赞;黑木瞳、小泉今日子激赏!
    《空中庭园》《第八日的蝉》作者角田光代,第132届直木奖获奖作品!
    感动无数人的女性友情小说。对岸的她,是憧憬的理想,是难以企及的美好——或者,是自己可以成为的模样。
    关于一段刻骨铭心又无疾而终的少女时代友谊;一起轰动日本的女中学生离家出走和携手跳楼事件;三位不同成长经历的女性间隐秘的生命联系与情感召唤。这是一部充满痛感和光感的女性成长小说。成长是外壳的一片片剥落,而女人只能从裂缝中正视自己。

内容提要

  

    角田光代著的《对岸的她》的故事是关于三位女性的。
    小夜子本是全职主妇,天性笨拙的她养育着一个同样笨拙内向的孩子,因害怕孤独和封闭,她决定重踏职场。在找工作的过程中她遇到了独立自信的葵,成为其所经营的旅游清扫公司的一员,并强烈憧憬仰慕起葵的生活方式与生活态度。然而,看起来开朗独立的葵也曾有过无法选择的绝望青春。
    中学时代,葵倾慕的好友鱼子的洒脱性格与不羁作风,曾在鱼子的一句“我不想回去啊”的鼓动下,将原本单纯的暑期旅行变成久滞不归的携手离家出走,一路走过伊豆、热海、小田原……住廉价情人酒店,在酒吧混吃,还抢过同学的钱。走投无路之际,两个已经偏离原本“正常”生活轨道太远的女孩子在迷惘中,在想要寻找更好的去处的渴望中,手牵手从公寓顶楼一跃而下……成了轰动日本的新闻,也导致了这段友情的无疾而终。
    身为人母的小夜子的对岸,是独身的实干家葵;对生活充满问号的葵的对岸,是满不在乎、无所畏惧的鱼子。她们渴望、羡慕乃至想象着对方的生活,都认为那是自己不可企及的对岸。但也正是那个对岸,给了她们面对世界的勇气。

作者简介

    角田光代,日本当代著名女作家,畅销小说家。与吉本芭娜娜、江国香织同被誉为当今日本文坛三大重要女作家。
    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1文学部,毕业后凭借出道作《寻找幸福的游戏》获海燕新人文学奖。此后,三次入围芥川奖。1996年,《假寐夜晚的UFO》获得野间文艺新人奖。90年代后期,角田光代创作了一些儿童文学。1998年,《我是你哥哥》获得坪田让治文学奖;1999年,《我被爸爸绑架了》获得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并于2000年再获路旁之石文学奖。
    儿童文学的创作给角田光代的写作事业带来新的转机。2002年,《空中庭园》获日本大众文学最高奖项直木奖提名;2005年,《对岸的她》获直木奖;2007年,《第八天的蝉》获得第2届中央公论文艺奖,并于2008年再获日本书店大奖。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变现在的状态呢?
    小夜子发现自己在愣愣地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时,不禁苦笑起来。从孩童时候起小夜子就执着于追寻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现在都没变过。小时候的她常常想:“我要是别的什么人会怎么样呢?比如说大家都喜欢的洋子啦、成绩优秀的新田啦,我的生活会有什么不一样呢?”
    小夜子坐在浓荫里的一张长凳上,看向正在沙坑里玩耍的小女儿明里。公园里还有一些孩子,都在结伴玩耍。可明里还是孤零零一个人在沙坑角落里挖着沙子。等女儿再稍微长大一点,她是不是也会思考相同的问题呢?“我如果不是我,而是别的什么人”之类的,小夜子暗自想道。她叹了口气,取出手机看了看,还是没有新信息。又打了一下自家电话查看是否有电话录音,但也没有新内容。她一直等待的电话还没有打过来。
    明里是三年前的二月里出生的。生下明里快半年时,小夜子熟读了一本面向婴幼儿母亲的杂志,于是在杂志推荐的时间段里,按照杂志上描述的装扮齐整,去了离居住的公寓最近的一个公园。在公园里,小夜子与几个和自己有着差不多大孩子的妈妈聊过几回天,又和她们相约去过医院给孩子做健康检查和打预防针。可是渐渐地,小夜子发觉公园妈妈们中存有微妙的“派别”意识,还有领头人物。对于其中有的妈妈,她们嘴上不明说讨厌的话,却不露声色地加以疏远。年过三十的小夜子比大多数妈妈都年长,所以也能理解在“妈妈派别”里自己被认为是“有些特殊的人”。在她们看来,小夜子不是什么坏人,可是因为年长话不投机,也无法融洽相处。小夜子也理解她们的这些想法。
    这么一来,去公园聚会带来沉重的心理负担,于是小夜子有一段时间不再去了。可待在家里越久就越有一种负罪感,她觉得如果不去公园创造女儿和其他孩子接触的机会,就无法培养她的社交能力。
    接下来的两年间小夜子转遍了徒步范围内的所有公园。去了一段时间 A 公园,看清了那里妈妈们的关系网后,再转战 B 公园。幸运的是,小夜子家附近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公园。
    小夜子知道她们这样的母女被称作“公园吉卜赛人”。“我并不是喜欢到处游荡,只是在寻找适宜的公园而已。”每回带明里出门前,小夜子都这样小声地为自己的“公园巡礼”辩解一番。
    从公寓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可至的这家公园占地开阔,没有小公园特有的那种“妈妈组织”。公园里有爸爸带着孩子在散步,也有祖父母和孙子孙女在玩耍。妈妈们的年龄和装扮各不相同,大家都颇有礼貌地保持一定距离,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彼此不会走得很近。小夜子很喜欢这样的氛围,近半年来都是来这家公园。
    即便家长们不交流,孩子们还是会自然而然地玩到一起。在游乐设施集中的区域,爸爸妈妈们都各自读着自己的书,或是摆弄摆弄相机,孩子们却渐渐缩短了距离,原本互不相识的也一起玩耍起来。偶尔也会有孩子因争抢玩具哭闹起来,可家长们都尽量不插手,这似乎是公园的默认规则。
    明里停下手中的塑料小铲,愣愣地看着附近两个正在玩“过家家”游戏的女孩儿。沙坑正中央有两个和明里差不多大的女孩儿,一个穿着红色 T 恤,另一个穿着向日葵图案连衣裙,正在摆弄颜色鲜艳的塑料碗碟,不时发出清脆爽朗的笑声。从远处摇摇晃晃地走来一个小男孩,不知不觉中也加入了女孩们的游戏。女孩们时不时地看看他,穿连衣裙的那个俨然一副“妈妈”做派,递给小男孩一把叉子。
    小夜子装出淡然的样子,其实一直用眼角余光留意着沙坑中间玩耍的孩子和在角落里独自拨动沙子的明里。明里抬头看了一眼那群孩子,目光很快又落回沙坑里。看着明里的这些举动,小夜子有时会惊叹女儿与自己何其相似:就算想和谁玩,也无法大大方方主动和对方交朋友,只会在角落里畏畏缩缩等着对方召唤自己。可一般来说很少有孩子会注意到这点,等到自己抬起头来才发现其他孩子都不知跑到哪儿去了。本来是想象着明里的心情,却不知何时变成了自己的,那个无法融入“公园妈妈”群体的自己不也正是如此吗?每当意识到这点时,小夜子都会对明里抱有歉意,心想要是自己能够轻松自如地和人搭话,能够做出一副不在意什么派别的样子,是个有主见、开朗活跃的妈妈,那么明里大概也能成为那样的孩子吧。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