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牧鹤女孩

  • 定价: ¥28
  • ISBN:978753469753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少儿
  • 页数:231页
  • 作者:曹文芳
  • 立即节省:
  • 2019-01-01 第1版
  • 2019-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著名作家曹文芳女士以环保烈士徐秀娟为原型创作的儿童长篇小说,是儿童文学在题材上的创新和拓展。
    《牧鹤女孩》以详实的资料为基础,构建起小说的恢弘结构,通过细腻生动的描写和真实感人的情节,将女孩娟草短暂的一生细致呈现,文字优雅唯美,兼顾童趣。
    作家以极大的热情讴歌了自然之美、生命之灵,将对人与自然的哲学思考贯穿书中,肯定和赞美了环保工作者为守望人类绿色梦想所做的巨大贡献,对当下孩子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

内容提要

  

    《牧鹤女孩》是著名作家曹文芳女士全新原创的儿童长篇小说。
    初夏的清晨,女孩娟草意外地得到了一只出生才几天的鹤娃。她对鹤娃精心照料,驯养陪伴,终于赶在野生丹顶鹤迁徙飞行的最后一刻,将鹤娃放飞。
    为了有效保护丹顶鹤,扎龙湿地成立了自然保护区。娟草陪伴爸爸入驻鹤场。时光流转间,娟草将一批批丹顶鹤送走、迎来,丹顶鹤成了她生命里最重要的羁绊。
    在扎龙湿地成功建立起不迁徙的丹顶鹤种群后,娟草去大学里继续学习保护丹顶鹤的知识。学成归来后,她收到来自江苏盐城湿地保护区的邀请。娟草告别了年迈的爸爸和深深牵挂的黑水晶,又一次踏上了艰苦的征程……
    本书以新中国第一位环保烈士徐秀娟为原型,真切地讲述了早期动物保护工作者艰苦、执着而纯粹的生活。全书如一首唯美而哀伤的田园诗,悠扬婉转,扣人心弦。

作者简介

    曹文芳,1966年6月生于江苏盐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香蒲草》《丫丫的四季》《天空的天》《云朵的夏天》《荷叶水》《风铃》《石榴灯》;短篇小说集《栀子花香》;“喜鹊班的故事”系列小说《“大头葱”的花》《口哨里的菊花地》《一个叫王子的男孩》《把天空藏起来》《穿靴子的“女魔头”》《会飞的大房子》《多多的红围巾》《跟着节节回家》《最后一只喜鹊》;散文集《肩上的童年》;绘本《肩上的电影》《甜药罐子》等。作品曾获冰心图书奖,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厂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

目录

第一章  鹤娃
第二章  湿地风光
第三章  黑水晶
第四章  小小鹤
第五章  野狗
第六章  四只幼鹤
第七章  黑豆和白羽
第八章  雪地鹤鸣
第九章  牧鹤女孩
第十章  青芦苇
第十一章  鹤仙子
后记

后记

  

    我写过家乡的水,家乡的田野,家乡的村庄,但这一次写的是家乡的丹顶鹤和外乡来的牧鹤女孩的故事。
    其实,这个故事盘亘在我心里已经很多年了,但我一直没有勇气动笔书写这样的故事。除了这个题材很难驾驭之外,更多的是这个故事给我带来的震撼与影响非同寻常,不知道如何去描述那个曾经见过的、名字叫徐秀娟的牧鹤女孩。
    当年,我师范毕业被分配到荒凉的盐碱地上做了乡村女教师,心情很不好,眼前一片茫然。
    我所在的乡村师范学校与徐秀娟孵化丹顶鹤所在的海边湿地保护区同在一片盐碱地上。初秋的早晨,我们几个女教师相约去海边湿地看丹顶鹤。那海边湿地是片芦苇滩涂,其间只有废弃的哨所。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了牧鹤女孩徐秀娟,我清楚地记得她饱经海风烈日吹晒的有些黝黑的面庞,亮着一对明亮的眼睛和一脸灿烂明明的笑容。
    徐秀娟从丹顶鹤的第一故乡黑龙江扎龙湿地来到盐城才五个多月。她从扎龙湿地带来了三枚鹤蛋,在海边湿地进行了人生孵化丹顶鹤的试验。在低纬度孵化丹顶鹤,是世界性的课题,她试验成功了。她很自豪地告诉我们这些,并把三只孵化的丹顶鹤领到我们面前,一脸欣喜地对我们说:  “鹤蛋孵化成功,说明在南方的低纬度也是可以人工孵化丹顶鹤的。丹顶鹤是濒危物种,我不仅要在这里大量人工孵化丹顶鹤,还要建立一个不迁徙的丹顶鹤群,使得丹顶鹤更多地繁衍,让这个物种走出濒危的境地。”
    随后。徐秀娟带我们走进哨所。
    哨所上下两层,十多平方米。原是空军部队的嘹望塔,因飞机改变了航线,哨所就被废弃了。徐秀娟来湿地孵化丹顶鹤,就住在这个哨所里。一楼搁张床,二楼支着望远镜,陡峭的楼梯贴着墙壁。
    我们透过窗口的望远镜看天空飞翔的鸟儿,我们透过望远镜看到的是无边的荒凉。
    那天,我们想多陪陪徐秀娟。
    夕阳西下,我们不得不与徐秀娟告别。徐秀娟邀请我们冬天再来,那时,丹顶鹤都到这儿来越冬了,场景会比较壮观。
    回走的路上,我们默然无语。徐秀娟与我们是同龄人。离家那么遥远,独自来到茫茫海边湿地,心里装着神圣的梦想,快乐地生活着。想想自己,自从来到这片盐碱地,感到无边的孤独和寂寞,整个人被悬置着,惴惴不安,时刻想着离开。与牧鹤女孩徐秀娟相比,我有什么理由说孤独和寂寞呢?
    冬天,我如约而至。这次是随团干部培训班来的,徐秀娟在浩浩荡荡的人群里一眼认出了我,与我亲切交流。当看完成群的丹项鹤迁徙过来的场景后,徐秀娟如上次一样在哨所前目送我们。从此,那一幕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里。
    没想到,翌年初秋,徐秀娟为了寻找丢失的白天鹅,被淹没在了复堆河里。当这个消息传到乡村师范时,我潸然泪下,内心受到了很大的震撼。牧鹤女孩为了理想付出了自己的青春,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这个凄美感人的故事很快流传开来。 几年后,一首歌《一个真实的故事》红遍大江南北,让牧鹤女孩徐秀娟家喻户晓。 一晃许多年过去了,我成了一个给孩子们写书的人。我一直想写这个动人的故事,觉得它应该是一部回归自然、充满大美、散文诗般的作品,但总是感到有着遥不可及的高度,迟迟不敢动笔。可心中又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一定要让牧鹤女孩徐秀娟的故事以文学的形式流传下来。终于在一天晚上,我静静地写下了题目:牧鹤女孩。 当我真正动笔写作时,才知道自己对牧鹤女孩的了解少之又少,便坐下来认真查阅资料,尽可能多地了解她,了解她的家乡,了解湿地自然保护区,了解丹顶鹤的生活习性…… 原来,在徐秀娟的家庭中,她并不是唯一一个全身心投入拯救濒危丹顶鹤事业的人。她的父亲徐铁林是中国第一代牧鹤人,是他对丹项鹤的热爱影响了徐秀娟。徐秀娟在盐城复堆河罹难后,弟弟徐建峰放弃城里的工作,回到扎龙湿地驯养丹顶鹤。为了救护正在繁育的雏鹤,徐建峰在前往鹤巢的途中不幸遭遇交通事故身亡。而如今,徐建峰的女儿、徐秀娟的侄女徐卓大学毕业后回到扎龙湿地,继续驯养丹顶鹤。 一家三代人对丹顶鹤的热爱,让我对自然、环境、动物的保护有了新的认识,也让我一次次感受生命的厚重与博大,更加坚定了我要把这个故事写出来的信念。 《牧鹤女孩》前后写了整整三年。我一次次地修改,一次次地靠近内心想要表达的感动,要让当下的孩子、将来的孩子都知道这个凄美动人的故事,让更多的人记住牧鹤女孩徐秀娟,从而热爱自然,热爱动物,共同守望大自然的绿色梦想。 这部作品对我来说影响重大,在某种意义上讲,已不仅仅是为文学而创作。 最后,需要感谢的是何敏静老师的支持,感谢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的编辑朋友和我的家人,给了我许多鼓励与修改意见,才有了今天的长篇小说《牧鹤女孩》。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河流密布,深深浅浅,蜿蜒着,环绕着,流经芦苇丛,流经绿草地,流经沼泽地。水的丰沛滋润着这片东北的土地,处处草青芦苇绿。
    早晨,爸爸划着木船在芦荡里打鱼,忽见岸边的芦苇微微颤动,里面莫不是一条大鱼?爸爸轻轻地把木船划过去,小心翼翼地扒开芦苇,看到的竟然是一只鹤娃。
    鹤娃一身黄褐色的羽毛,肩头点缀着深褐色的色斑,尖尖嘴,细长腿,黑漆圆溜的眼睛像两粒闪亮的水晶,不安地张望着。
    爸爸把鹤娃带到了船上。
    这是一只两头尖尖的小木船,鹤娃独立船头,爸爸坐在船尾划桨。
    木船把水犁开,分流在船两侧的水波被船撵着跑,一波撵着一波,一直撵到河两岸,推着青绿的芦苇向岸边倾覆。芦叶碰撞,发出“沙沙”声。船走过,水波渐渐平静,河岸边的芦苇又“唰唰”直立起来。
    鹤娃看着两侧倾倒的芦苇,听着河水在船底流动的“叮咚叮咚”声,惶恐了,显得惊魂未定。
    小木船行了半天,停靠在一座石码头旁。爸爸对着河岸的茅屋喊:“娟草,爸爸给你逮回一只鹤娃。”
    听到爸爸的喊声,娟草从茅屋里蹦出来,撒腿跑向了码头。
    站在船头的鹤娃呆呆地看着童花头的娟草。
    娟草笑眯眯地朝鹤娃伸出双手,把它从船头抱下来,一脸欣喜地问:“爸爸,你是从哪里捡来的鹤娃?”
    “我在芦苇丛里捡到的,它是一只出生没几天的小丹顶鹤。”爸爸边说边弯腰搬鱼篓。
    娟草嘀咕道:“鹤娃这么小,不能没有妈妈,我要把它送回去。”
    “它走丢了,你往哪儿送?”
    “你在哪片芦苇丛里捡到的,我就把它送回哪片芦苇丛去。”
    爸爸放下手里的鱼篓,直起身,朝西指去:“顺着这条河岸朝西走,约莫走三里地……”没等爸爸说完,娟草就抱着鹤娃跑了。
    娟草是个没有妈妈的孩子,她出生后不久,妈妈生病悄然而去。娟草记忆里没有妈妈,但心里一直藏着妈妈。娟草怜爱地看着手里的鹤娃,对自己说:“一定要帮鹤娃找到妈妈。”
    初夏的阳光很是灿烂,明亮的光线洒落在河面,点点光斑随波荡漾,一闪一闪,满河璀璨;洒落在河岸边的芦苇上,片片光彩点缀得芦叶油亮耀眼。
    娟草沿着洒满阳光的河岸走,大约走了两里地,鹤娃突然仰头,尖尖嘴朝着天空“叽叽”叫。娟草抬头看到远处的蓝天下飘着两个白点,一颤一颤,晃动着,越晃越近,越晃越大,晃出两只丹顶鹤的身影。
    “叽叽——叽叽叽叽!”鹤娃叫得很欢快。
    “嘎——哇——”“嘎——哇——”空中的两只丹顶鹤跟着鸣叫起来,声音荡漾在寂静的天地间,十分嘹亮。随后,两只丹顶鹤直窜而下,在蓝天里画下两条白线,一直画到娟草的头顶,遮住了娟草的视线。
    丹顶鹤扇动翅膀,扇出一股劲风,吹起娟草遮在脑门前的一抹刘海。娟草急忙蹲下身躲避丹顶鹤的翅膀。而手里的鹤娃在娟草手里扑腾着,急切地想扑到两只丹顶鹤的身边。头顶上这对丹顶鹤难道就是鹤娃的爸爸妈妈?娟草估摸着松手放下了鹤娃。鹤娃兴奋得朝空中的两只丹顶鹤发出一阵阵呜叫:“叽叽——叽叽叽叽!”两只丹顶鹤没有落下,也没有飞走,它们盘旋在鹤娃的头顶,双翅平展在空中,一上一下扇动着,不时地对鸣着,好似在询问鹤娃是不是它们的孩子。鹤娃尽力抖开翅膀朝天空飞,可翅膀太软,飞不起来,急得一蹦一跳,那样子笨拙得可笑。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