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军 事 > 军 事 > 各国军事

浩瀚大洋是赌场(精)

  • 定价: ¥98
  • ISBN:9787556120734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人民
  • 页数:558页
  • 作者:俞天任
  • 立即节省:
  • 2019-03-01 第1版
  • 2019-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俞天任著的《浩瀚大洋是赌场(精)》以时间为轴,将日本帝国海军兴衰的历史过程穿插在历史事件中,呈现了大量历史细节,将这些看似碎片化的历史片段以时间为线串联起来,将日本海军从兴到衰过程中与之紧密相关的历史事件都呈现其中,全方位展现了这样一支充满赌徒性质的海军兴衰的动态过程。

内容提要

  

    俞天任著的《浩瀚大洋是赌场(精)》主要根据旧日本海军当事人回忆录中的资料来介绍旧日本海军从建立到消失的历史。日本海军力量从建立初期的唯诺到令全世界瞩目不过用了四十年时间,之后又经过近四十年,便彻底从地球上消失了。这是一支充满赌徒性质,不按套路出牌的军队,它能够无视一切既存的政治经济军事规则和定论而孤注一掷,从而创下了不少“首次”作战的方式。同时,这又是一支极为保守、固步自封、思维方式滞后于时代达数十年之久的军队。两种极为矛盾的性质相互依存,恰好正是日本民族的性格所在。

作者简介

    俞天任,网上行走时叫“冰冷雨天”,自称“老冰”。生于上海,在江西长大。当过农民、工人、代课老师,托“拨乱反正”的福,考上大学,还进了研究生院,毕业后在上海高校工作,20世纪90年代到日本。喜欢侃大山,到日本后因为没了侃大山的氛围,于是转而上网发帖聊天,一发而不可收。

目录

引言
第一章  从无到有:找个地方试身手
  01 来了些洋船黑乎乎
  02 海军兵学校
  03 军令部的由来
  04 日本走向世界的块跳板
  05 半岛上的中日角逐
  06 山本权兵卫给大家上了一课
  07 谁开了炮?
  08 啊,大东沟
  09 龙旗在黄海上后一次飘扬
  10 北洋水师的末日
第二章  牛刀小试:和俄国佬也来玩一把
  01 和俄国人也来玩一把?
  02 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
  03 再出老千,确保制海权
  04 上帝抛弃了俄国人?
  05 “浦盐舰队”和“露探”
  06 远东舰队的覆灭
  07 疯狗舰队往东来
  08 艰难的历程
  09 船往对马来?
  10 对马成了俄国海军的坟场
  11 朴茨茅斯和谈
第三章  八八舰队:当梦想照进现实
  01 找个美国做假想敌
  02 败后面的东西
  03 天上掉下个元宝叫“一战”
  04 八八舰队不要了
  05 风向军国吹
  06 有好舰长却没有好军舰
  07 空军不是光靠飞出来的
第四章  如日中天:狠敲了美国佬一闷棍
  01 只能再赌一把
  02 后的天佑
  03 珍珠港的天空和海面
  04 爪哇凯歌中的阴影
  05 接下来去哪?
  06 中途岛真的仅仅是偶然?
  07 中途岛的前面还有个珊瑚海
第五章  进退两难:瓜岛上玩起了拉锯战
  01山本五十六算错了
  02 一航舰完蛋了
  03 噩耗传来以后
  04 海运才是海权的真正体现
  05 其实海权的决定并不在海面上
  06 陆战一师上了瓜岛
  07 三川司令官只管打军舰
  08 菜鸟初会狼人
  09 第二师团还是没成事
  10 围绕着瓜岛的海上拉锯战
  11 强的驱逐舰队来搞运输
  12 大姑娘上轿,“皇军”下岛
  13 瓜岛到底告诉了人们什么?
  14 山本面对的难局
  15 山本五十六
第六章  日暮途穷:赔了战舰又损兵
  01 新长官的作战方法是“玉碎”
  02 “皇军”们被打成了鼹鼠
  03 这次是真的反攻
  04 特鲁克被炸
  05 联合舰队的长官又不见了
  06 丰田副武被当上了司令长官
  07 帝国海军航空兵在马里亚纳进化成了火鸡
  08 要想活,杀了东条再来说
  09 搞改革,进行特攻
  10 来了“公牛”哈尔西
  11 莫把信息当情报
  12 可以“国破山河在”,但不能“国破军舰在”
  13 海上的死亡行军
第七章  日落西山:国家跟着海军一起沉沦
  01 联合舰队不再有航母了
  02 栗田后撒手了
  03 不沉航母沉得快
  04 大家都得死?
  05 菊花凋零在太平洋的水面上
  06 输光赌本后赌徒的选择
写在后面的话
参考书目

前言

  

    这个世界上存在过而又消失了的东西很多,舰队当然也不例外。其中最有名的可能就是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了。但无敌舰队的消失并不意味着西班牙海军的消失,虽然西班牙海军就此成了一支几乎不为人所知的海军,但仅仅是不为人所“知”而已,存在还是存在的。
    还有一支消失了的舰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消失在太平洋战场上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这支舰队的消失标志着日本海军的强大成为过去时。
    1941年12月8日凌晨,珍珠港袭击出发前夕,日本海军飞行员们在赤城号甲板上围成了一个圈,渊田美津雄中佐站在最中间,大家踩着踏步高唱着一首军歌。这首军歌的歌名是《决死队》,说的是日俄战争中77名勇士分乘5艘军舰前去堵塞旅顺港的事,在当时的日本,这是一首家喻户晓的军歌:“2D00人中选出的77名勇士,5艘军舰冲向死地,送行的人和出发的人无言地握手,深夜的桅杆顶上颗颗寒星。”
    桅杆上马上就要飘起那面有名的“Z字旗”了。人人都知道这面旗的旗语:“皇国兴废在此一战,全体奋发努力。”
    接着,日本海军第一航空舰队司令长官南云忠一中将对这些年轻的飞行员们发表训词:“在此决定皇国命运兴废的时候,你们成了光荣的尖兵!”可是他没有向飞行员们说明这里的所谓“皇国命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以及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当然,率领着6艘航空母舰和360架作战飞机的南云中将也许在某一瞬间确实认为“大日本帝国武运长久”。但至多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因为就在几分钟前,看到兴奋的飞行员们,南云中将还在不自觉地嘀咕:“年轻真好,能够那么简单就相信胜利。”
    其实南云并没有必胜的信心,有的只是走向赌场的赌徒的心情。南云在用豪言壮语掩盖着内心的恐慌,为一无所知的年轻炮灰飞行员们打气。一
    公开场合下不敢流露出来的恐慌,却有人在私下赤裸裸地表露了出来。几乎与此同时,在马来亚沿海,看着护航的第三舰队司令官小泽治三郎少将打过来的“祈武运长久”的灯光信号,正准备在泰马边界的宋卡登陆的第25军参谋过政信中佐用颤抖的手很努力地握着铅笔,在日记上写道:“百年皇国命运在此一举。”
    和过去的东乡平八郎以及现在的南云忠一不同的是,辻政信在“皇国命运”前面加上了“百年”这个定语,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认识得非常清楚:这是一场豪赌,而日本在这场豪赌中押上去的赌注是,“百年国运”。
    豪赌的结果,是日本输掉了“百年国运”。当年他们不宣而战地去轰炸的那支目标舰队的军舰,现在可以不需日本政府许可,自由进出所有日本港口;而今走在日本民间庙会游行队伍最前面的,始终是高举“驻日美军管弦乐队”招牌的兴高采烈的美军军乐手们:除了这些乐手们之外,日本政府必须支付驻日美军的全部费用,同时,在这几十年里,日本还得为美军在世界各地展开的所有军事行动买单。
    就因为日本人打了一场不该打的仗,他们赌输了。他们的胃口太大,将手伸向了原本不属于他们,而且也不会属于他们的东西。
    近代日本的崛起,首先是日本海军的崛起。先后在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中战胜了大清北洋水师和俄国远东舰队以及波罗的海舰队以后,日本海军就为世界所瞩目,成了一支一流的海军,而日本也跟着跻身于列强之林。
    有趣的是,这支被击垮的海军几平是从一开始就宿命地和那支击垮它的海军息息相关:日本近代海军诞生的直接原因是美国海军的兵临城下:日本海军的发展思想也深受美国海军军人马汉的“海权”理论的影响;日本海军的扩张也时时处处和美国海军攀比,最大的假想敌也是美国海军;甚至,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日本海军曾经很有可能在和北洋水师交手以前就和美国海军掐上一架;当然,日本海军最辉煌的胜利也是打击美国海军;然而,也是美国海军给了日本海军沉重一击。
    仔细翻阅这支消失了的海军的历史,可以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这是一支几乎可以用“疯狂”这个词来形容的具有赌徒性质的军队。它能够无视一切既存的经济政治军事规则和定论而孤注一掷,从而创立了不少“首次”的作战方式。同时,这又是一支极为保守、固步自封、思维方式滞后于时代达数十年的军队。
    两种极为矛盾的性质在同一支军队中居然如此鲜明紧密地同时存在且互为衬托,预示着它除了悲剧性的下场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结局,所以现在这支海军的残骸只是躺在了大洋深处,那片与其说是它们的战场还不如说是赌场的地方。
    军舰成了残骸,但是日本海军的软件遗产却几乎原封不动地被保留了下来。如果仔细观察日本社会,就能够发现来自旧日本陆军的影响确实是不大,甚至可以说几乎消失殆尽,而旧日本海军的影响则很可观。很多被人们认为是日本社会所特有的现象或行为方式,其实其历史远不像人们尤其是外人想象的那么长久,里面不少是日本海军的遗产,仅仅只有几十上百年的历史而已。那是一笔有正有负的遗产,日本战后的复苏有不少地方要归功于那笔遗产,后来日本经济的停滞和徘徊,似乎也能从日本海军的遗产中发现端倪。
    就让我们从那支海军出现、发展、膨胀、疯狂和衰败的历史中,来看看它曾驶过的航程是一条怎样的轨迹。

后记

  

    1945年12月1日,“大日本帝国陆海军”正式解体,海军省改名为“第二复员省”,负责海军舰船和军人的复员工作。这个第二复员省和由陆军省改名的第一复员省在1946年6月15日合并成为日本内阁直属的“复员厅”,一个是第一复员局,一个是第二复员局。1947年10月15日,复员厅废止,第一复员局划归厚生省,第二复员局则成为总理府直属机构。
    第一复员省和第二复员省这种不同处理的由来,是因为在日本战败之后,海军的组织机构还在运作活动。要把分散在从中国大陆到南太平洋的那些放下武器老老实实当了俘虏的几百万陆军运回国内复员,就只能使用海军的舰船和人员,要扫除那些密布于日本沿海的水雷也只能使用海军的舰船和人员,所以除了“大日本帝国海军”这个名字不再被使用之外,海军基本上还是照原样运转。
    所以海军还能有组织地组织人马,从事为有战犯嫌疑的海军高级军人打掩护的工作,最后的成果是,在东京国际军事法庭上没有一个海军军人被送上绞架。1948年第二复员局的复员业务划归到了厚生省,但其他运输和扫雷业务所需要的舰船和人员则被划到了运输省,特别是和扫雷任务有关的,全部划到新成立的“海上保安厅”,当时作为运输省的一个部门,负责海岸警卫和沿海扫雷,并作为水上警察执行取缔走私的活动。
    这就是日本人常说的“海军横着就滑到了海上自卫队”这句话的意思,陆军是确实被解了体,当然后来又再次在一定程度上聚集到了一起,但那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也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而海军则是整个组织就这样几乎原封不动地保留了下来,甚至连军令部作战部作战课都从一开始就作为第二复员省的资料整理部被保留了下来,研究如何进行重建日本海军的课题。
    这个机会来了。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旧日本海军人员立即向美国占领军当局以及美国远东海军当局提出了重建一支小规模日本海军的建议。
    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历史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不在本书的讨论范围内。反正日本人的提议挺合美国人的胃口。1951年10月,联合国军司令李奇微将军提议租借给日本政府50艘护卫舰和登陆舰,日本政府组织了一个被称为“Y委员会”的组织来接收这批船只,从旧海军军人中召集人才,最后在1952年正式成立了“海上警备队”,一直到1954年,随着防卫厅的成立而改名为海上自卫队。
    日美之间的很多事情是很古怪的,李梅将军在战后鼎力相助日本人发展空军和防空力量,后来被日本人授予“勋一等旭日大绶章”。同样,帮助日本人重建海军力量的也是一个当年的仇人,他就是当时的美国远东舰队副参谋长阿利·艾伯特·伯克少将。伯克在太平洋战争的所罗门战斗时是第十二驱逐舰中队的中校司令官,手下6艘驱逐舰,是他创造了一系列战术,使当时还是海上菜鸟的美国舰队在舰队作战上战胜了日本海军,伯克在战后曾经担任已经升任大西洋舰队司令的米切尔上将的参谋长,最后官至上将,成为担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时间最长的人。
    阿利·伯克在战时是最讨厌日本人的人,理由很简单,阿利·伯克进入美国海军服役的第一艘军舰是亚利桑那号战列舰,而这艘战列舰现在和1177名阿利·伯克的战友一起长眠在珍珠港的海底,阿利·伯克怎么能不仇十艮满腔?伯克中校在所罗门前线的战绩是击沉日本巡洋舰1艘、驱逐舰9艘、潜水艇1艘,击落飞机30架,杀了多少日本人已经无法统计,反正已经升任上校的伯克说过他这辈子不准备再和日本人打交道了。 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1950年阿利·伯克少将又来到了日本,这次是作为朝鲜战争停战谈判代表团的美国海军代表,往返于朝鲜和日本之间。阿利·伯克在东京住在帝国大酒店,不少酒店服务员的家人都死于南太平洋前线,阿利·伯克问那些服务员,说你们的家人可能是我杀死的,你们怎么看这个问题。服务员们的回答是,那只是一个军人的应尽职责,如果您在杀死我们的家人时不是军人的话,那您可能就已经死了,有罪的是战争而不是作为军人的您。 阿利·伯克对日本产生了兴趣,美国远东空军司令部的艾迪·皮尔斯上校向阿利·伯克介绍了日美谈判时的日本大使野村吉三郎海军大将,可能是海军军人的共同语言,阿利·伯克和野村大将成了朋友,旧日本海军抓住这个机会和这位将来要领导美国海军的少将接触,所有海军中将以上的军官几乎都和阿利·伯克有过接触,不少成了好朋友,关系最深的是草鹿任一海军中将。 就这样,在日本政府准备接受李奇微租借方案的时候,美国联邦政府实际上还没有下定决心让日本重建海军,太平洋战争的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也太可怕了。是阿利·伯克说服美国政府同意了日本海军的重建方案,后来在他出任海军作战部长期间,更是不遗余力地支持日本海上自卫队,甚至用美国的国防预算建造舰只租借给日本海上自卫队,将16架最新式的P2V反潜机在装备美国海军之前就交给了日本海上自卫队。 现在的海上自卫队有46000人,拥有16艘常规潜艇,包括6艘宙斯盾在内的大约50艘作战舰只,包括直升机、反潜机和电子预警机在内的200架飞机,分为潜水舰队、航空集团和护卫舰队等部分。 很难判定这支舰队的实力到底怎样,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并不是光由它的硬件构成就能够决定的,军队的战斗力除了所装备的武器硬件之外,还有官兵们对这些武器的运用水平,更加重要的是这支军队的战略思想和传统。尤其是海军,没有过战争经验的海军是不能被称作海军的,没有过胜利的海军也不能被称作强大的海军,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即使是在苏联最强盛的时候,也没有人认为苏联海军是一支什么了不起的海军。 但是日本海军不同,虽然现在的日本宪法并不承认日本国拥有军队,但由于旧日本海军和现在的日本海上自卫队有这种组织上的血缘关系,所以日本海上自卫队有着比它所拥有的现代化武器装备更为可怕的威慑力量,那就是它有过在甲午、日俄和太平洋战争初期这三次辉煌的表演。 有这么一种说法,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人类掌握能源的历史,特别是进入近代以后,这种趋势更加明显。为了掌握更多的能源,人类的活动范围越出了原有的居住地,向深山和大海进军。在现在人类技术还不足以向宇宙空间索取能源的时候,目光集中在占地球表面积70%的海洋上是很自然的。人类的历史已经很长了,但每一代人的时间又很短,从这个很短的时间意义上来看,海洋几乎可以向人类提供无穷的几乎所有种类的能量和能源。 谁控制了海洋,谁就能控制陆地,起码能向陆地施加强烈的影响,美国人马汉的结论已经被美国世界霸权的形成和德意志、日本等帝国的覆灭所证实,虽然因为时代的变迁,有些东西需要做一些修正,但基本上还是通用的。 向海洋进军,绝不是一件像看上去那么简单易行的事情,光有船是不行的。浩瀚的大海一刻也不会平静,所谓海洋精神就是柔软的思维方式和随机应变的应对能力,死抱着某些教条或者原则是征服不了大海的,无论曾经拥有过怎样的船只。制造了罗盘和海图的意大利人,发现了美洲大陆、证实了地球是圆形的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在捕鲸技术和造船技术上领导过全球的荷兰人,建造了“日不落帝国”的英国人和把太平洋变成了“美国湖”的美国人,不管他们是出于天赋还是运气,无不如此。海洋精神绝不单单意味着冒险和赌博,它还意味着一种跨越国界,洞察历史的思维方式。 缺乏了洞察力,尤其是对历史变化的洞察力,将无法走向海洋。 日本人在不到40年的时间内拼出了一支让全世界瞩目的强大海军,然而一支强大的海军也张开了一根强大的吸管,吸干了一个并不富强的国家的一切,最后这支海军在三年多一点的时间内就灰飞烟灭。 一支强大的海军不像一支强大的陆军那样能够在短时间内建成,夸张的说法是百年海军,因为海军需要大量的装备、设施和人员,要耗费大量的金钱。没有国力无法承担一支强大的海军,20世纪中海军力量构图上发生的巨大变化,大英帝国皇家海军的衰落和日本海军的消亡都深刻地证明了这一点。 日本人曾经用事实证明了所谓“百年海军”只是一个传说,日本海军从初建到进入世界强军之列仅花了40年不到的时间,但日本人没有能够用事实去证明“只有强大的国力才能拥有强大的海军”。 从这一点看来,日本民族并没有具备成为海洋民族的所需条件。他们没有掌握跨越国界、洞察历史的思维方法,他们喜欢顽固地坚持一些自己创造出来禁锢自己的教条和信条,他们是一些很好很优秀的技术员,所以虽然他们一再地改变了海战的概念,创造了数不清的第一,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说仅仅意识到了他们愿意意识到的那部分。 日本人的失误,在于他们错误地解读了历史,无论是政治、社会或是军事技术。进入20世纪以后,国际政治的行为准则中已经排除了用武力扩张领土来实行殖民主义的行为,而日本人自身之所以能够从一个荒岛崛起本身就已经说明了旧式殖民主义行为规范已经过时了,但是日本人在从这种历史趋势中受益的同时,却没有认识到这个历史趋势。 日本人在战胜了北洋水师和沙俄的太平洋舰队、波罗的海舰队以后跻身于世界海军强国之列。但他们始终没有注意到一个很重要的事实,那就是他们所战胜的只是传统意义上的陆地国家的水面舰队,而且除去政治社会诸要素之外,所谓“天佑神助”所占比例甚大。但是预料之外的巨大胜利使他们从一开始为了面子不愿意承认这点,到后来甚至自己都荒唐地迷信什么“大日本帝国武运长久”,迷信靠刺刀和大炮能够取得胜利。更具有历史幽默感的是他们居然真的迷恋物理意义上的“刺刀和大炮”,虽然是他们首先揭开了海军航空兵的帷幕,但他们还是一直到最后愚蠢地押上了国运,去和真正的海上强国为敌,以至于把他们引以为豪的帝国整个地葬入了海底。 所有的历史都是为现代人服务的历史,我们研究历史绝不仅仅是为了简单的好奇,而是为了服务于现在,中国这30年来的经济发展使其利益已经远远跨出了国境,跨出了岛链,伸展到了一万多海里以外的地方,如何维护中国的海上权益已经成为一个重大的问题,中国需要一支强大的、能够确保其海上通道的海军。这就需要研究世界各国海军发展、强大和失败的经验。 本书中,笔者更加注意的是大日本帝国海军为什么消失和消失的原因,而不是在讽刺或者嘲弄已经消失了的日本帝国海军。历史的发展比人们意识到的会更快,当人们还在为了中国的崛起而研究“大国崛起”的时候,中国事实上已经完成了崛起的进程。现在对于中国更加重要的使命是,研究大国的失败,研究大国失败的原因和过程,学习他们的经验,吸取他们的教训,在这一点上,文化传统和思维方式都与中国相近的日本的经验教训就更加值得中国学习,特别是明治维新仅50年后,日本就位列世界五强之一,又30年后,只三年半时间就陷入衰败境地的事实,更值得我们重视。 这是笔者写这些文字的用意。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东学党之变”在韩国和朝鲜被称作“甲午农民战争”。1894年2月份,全罗道就发生了反抗郡守赵秉甲的暴动,首领叫全璋准,是个东学党人。
    如何应付起义军成了朝鲜政府最大的难题,当时政府已经没有镇压起义军的能力了,可能的选择就是和起义军谈判或者向清廷借兵镇压。
    从东学党动乱一开始,日本就一直密切注视着事态的发展,因为北洋水师的平远舰帮朝鲜运过兵,所以日本人知道大清不会置身事外,所不知道的只是清廷的出兵兵力和时机。驻朝公使馆临时代理公使、书记官杉村溶在得知朝鲜国王决定向大清借兵以后,还特地派了书记生郑永邦去袁世凯处向其转达“我政府必无他意”的口讯。
    可是;一清军一开始行动,日本人就变脸了。
    日本驻北京临时代理公使小村寿太郎照会总理衙门,声明根据《天津条约》,“因朝鲜国现有变乱重大事件,我国派兵为要,政府拟派一队兵”。这时袁世凯也致电李鸿章表示从杉村溶得来的消息是,日本政府派兵的目的只是“调护使馆,无他意”。
    李鸿章和袁世凯没有多想,但后来当他们得知日本派兵的数量时吓了一跳。日本派出来的绝不是“调护使馆”的数百人,而是一个混成旅团,7000人!
    这一下袁世凯傻了,李鸿章呆了。
    自“金玉均事件”以后就以“休假”的名义一直在日本国内的驻朝公使大鸟圭介,就是在大本营成立的6月5日乘坐八重山号,在200名海军陆战队员护送下前往朝鲜归任,与此同时,日本海军的5艘军舰也慢慢从釜山开往仁川。同一天,第九旅团旅团长大岛义昌少将也率领刚刚从第五师团编成的第一混成旅团先头部队在海军舰艇的护卫下从广岛宇品港出发。
    9日,八重山号到达仁川港。在此之前日本常备舰队司令海军中将伊东祜亨率松岛号、千代田号、高雄号三舰从福建马祖岛急驶釜山,然后直行仁川。整个混成旅团8000人的仁川登陆完毕是6月27日,这时日军在汉城方面已经全部展开,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这样一来,朝鲜政府和李鸿章、袁世凯都傻了。一开始就没想到日本会派兵,而且会派重兵,到此时李鸿章居然还没有认真地想过日本是不是有向中国开战的可能。李鸿章能想到的,仅仅是日本出兵朝鲜妨碍了他进一步直接控制朝鲜,在日本大军登陆的时候还在做着中日联合撤军的美梦。
    其实傻眼的还有大鸟圭介:东学党动乱居然平息了。
    原来朝鲜朝廷上下和东学党一看日清两国大兵压阵,一副要在朝鲜国土上开战的架势,阶级矛盾立即就让位于民族矛盾。政府和东学党谈判成功,签订了《全州和约》,东学党义军退出了全州,动乱结束了。
    东学党动乱既已平息,外国军队就没有任何继续在朝鲜半岛上羁留的理由。如果李鸿章、袁世凯能够看到这一点,主动从朝鲜单方面撤军的话,还能抓住这最后一个机会全身而退。并不是说日本会因清廷撤军而打消其对朝鲜进而对中国的侵略野心,而是因为当时的日本确实只是一个小国,想干什么坏事也必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如果大清撤兵,则日本由于其外交上的孤立,只能撤出朝鲜等待以后的机会。所以大鸟当时的全部精力就是防止大清从朝鲜撤军,为了把水搅浑,大鸟干脆提出了“清日共同促进朝鲜内政改革”这么一个明知道大清根本没有可能接受的提案来争取时间。
    话说回来,就算是李鸿章当时撤了兵也没有什么用处,大清不会励志图强,而日本却在图谋崛起,再过几年日本照样找得到机会,大清也照样败。
    P3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