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焦渴

  • 定价: ¥49
  • ISBN:978754049105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499页
  • 作者:(挪威)尤·奈斯博...
  • 立即节省:
  • 2019-06-01 第1版
  • 2019-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卷土重来的嗜血杀手;重出江湖的明星警探。
    这是一个从交友软件开始的血腥故事,宛如在斯蒂芬·金和爱伦·坡笔下的场景里挣扎求生……风靡世界的挪威作家尤·奈斯博挑战惊悚极限,带你涉及黑暗与疯狂。
    他的焦渴就像火,如果不浇熄,就会吞没一切!
    荣登《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洛杉矶时报》《今日美国》等畅销榜!

内容提要

  

    奥斯陆出现了嗜血的连环杀手!两名女性接连在家遇害,喉咙遭利器刺穿,流血至死。令人骇异的是,现场发现的血量远少于死者身上所流失的血,凶手甚至在第二名死者家里打了一杯血果昔。警方发现,受害者都是同一交友软件的重度用户,而凶器疑似铁制牙齿,除此之外毫无线索。人心惶惶之中,有心理医生宣称凶手是吸血鬼症患者。
    警察署长知道这桩凶案只有一个人能侦破,那就是哈利·霍勒,但是哈利不再是警队的一员。他向他所爱的女人和自己许下诺言,永远不会回警队,因为他接的上一个案子将他最亲密的人置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但凶案中的一个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其他调查者绝不会留心的细节。哈利似乎听见了他想忘却的某个男人的声音。尽管要违背诺言、赌上一切,哈利还是决心去追捕他的死敌,追捕那曾经逃脱的禽兽……

媒体推荐

    在北欧犯罪小说的世界里,奈斯博君临天下……这是一本够分量、色彩鲜明的史诗作品:由慢板开场,结尾逐渐加快,与他的早期作品相比,这次近距离的角色心理刻画很突出。
    ——英国《卫报》
    对于变态连环杀手,奈斯博确实握有神奇的魔力……错综复杂的情节,推动着故事不断前进。奈斯博是精通这类叙事的大师,如果你承受得住血淋淋的细节,以及在转折处被吊足胃口,就能享受这一切的美妙。
    ——《纽约时报》
    故事发生在一个名叫妒火的酒吧,从一个引爆公众事件的约会开始,之后以冰雪峡湾上的死亡收场。过程之中充满恐怖的谋杀场景,大量的细节让你毛骨悚然……你必定会紧抓着故事不肯放手。
    ——《华盛顿邮报》
    一部史诗般的小说,《焦渴》是奈斯博的*之作,其中的次要角色也刻画得很精彩。你无法放下这本紧凑刺激的作品,直到读完惊人的结局为止。
    ——英国《每日快报》
    带我们涉入黑暗与疯狂之境……一部尖锐、深入内心的作品。奈斯博精于故事结构、风格,每个情节都毫不浪费……在哈利系列中,这部作品堪称高峰之作。
    ——Paste Quarterly杂志
    一段极度可怕、探访人性黑暗深处的旅程,奈斯博的书迷必会满意。
    ——英国《镜报》

目录

序章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尾声

前言

  

    他凝视白茫茫的一片空无。
    近三年来,他总是重复这相同的动作。
    没人看得见他,他也看不见任何人。只有在每次门被打开、有足够多蒸汽从他眼前往外逸出时,他才能瞥见某个裸身男子,随即门又被关上,一切又被白雾吞没。
    浴场即将打烊,只剩他孤身一人。
    他将身上的毛巾布浴袍裹紧了些,从木质长椅上起身出门,穿过空荡无人的游泳池,走进更衣室。
    没有淋浴间滴淌的水声,没有操着土耳其语的交谈声,也没有赤足踏过瓷砖地面时发出的踢踏声。他望着镜中的自己,伸出手指抚摸上次手术留下的疤痕。疤痕依然明显。他花了点时间才适应自己这副新面孔。他的手指往下移动,经过喉咙,掠过胸膛,在一幅刺青的起始处停住。
    他打开置物柜上的挂锁,穿上裤子,将外套穿在依然潮湿的浴袍外,系上鞋带。确认周遭确实无人后,他朝另一个置物柜走去。那个置物柜上扣着一个挂锁,挂锁上有一个用蓝漆涂的圆点。他转动挂锁的拨轮圈,直到数字显示0999,才把锁取下,打开柜门。他花了点时间,欣赏柜中躺着的那把硕大又美丽的左轮手枪,接着他握住枪柄,把枪放进外套口袋,然后拿起信封,打开。信封内有一把钥匙、一个地址,还有一些详细数据。
    置物柜里还有另外一样东西。
    那东西以黑漆涂覆,以铁制成。
    他一手高高举起那样东西,对着光线,赞叹精巧细致的铁匠做工。
    那东西还需清洁刷洗一番,但一想到可以使用它,他就兴奋不已。
    三年了,他在白茫空无中度过了三年之久的虚无时日。
    如今时候到了,他终于可以再一次饮用生命之井的甘露。
    回归的时候到了。
    哈利从睡梦中惊醒,凝视着光线暗淡的卧室。又是他,他回来了,他来到了这里。
    “亲爱的,又做噩梦了?”他身旁传来温暖又抚慰人心的低语声。
    哈利朝她望去,只见她的褐色眼眸正注视着自己,噩梦中的幽灵随即消散无踪。
    “我在这里。”萝凯说。
    “我也在这里。”哈利说。
    “这次梦到了谁?”
    “没梦到谁,”他没说实话,轻抚她的面颊,“继续睡吧。”
    哈利闭上双眼,等到确定萝凯已闭上眼睛后才又把眼睛睁开,凝视她的脸庞。这次哈利是在树林里见到他的,那是一片荒地,四周缭绕着白茫茫的雾气。那人扬起手,指向哈利。哈利依稀见到那人袒露胸部,露出恶魔般的刺青面孔。雾气越来越浓,那人消失不见了。再度消失不见。
    “我也在这里。”哈利·霍勒轻声说。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星期三晚上
    妒火酒吧里没几个客人,即便如此,空气仍令人窒息。穆罕默德·卡拉克看着站在吧台前的一男一女,将葡萄酒倒人他们的杯子里。店里只有四名客人。第三名客人是个男子,独自坐在桌前啜饮啤酒。第四名客人只从雅座里露出一双牛仔靴,手机屏幕偶尔在黑暗中亮起。现在是九月的一个晚上十一点半,基努拉卡区高级酒吧区的酒吧里只有四名客人,这只能以“惨”字来形容,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有时穆罕默德会扪心自问,为何要辞去市区时髦饭店的吧台经理一职,独自出来闯天下,顶下这家只有劣质客群的衰败酒馆?可能是因为他以为只要抬高价格,就能淘汰原本的客人,换来大家梦寐以求的优质客群,也就是住在附近、生活优渥、无忧无虑的年轻族群;可能是因为他跟女友分手后,需要有个能让自己做到死的事业;可能是因为银行拒绝他的申请之后,放高利贷的达尼亚尔·班克斯看起来比较顺眼;也可能是因为在妒火酒吧里,他可以自己挑选音乐播放,不像那该死的饭店经理耳中只听得见一种声音:收款机发出的铿锵声。甩掉旧客群很简单,后来他们都转移阵地到了三条街外的廉价酒馆,然而吸引新客群却困难得多。也许他该考虑一下整体的经营理念。也许只是放上一台播放土耳其足球赛事的大屏幕电视,并不足以让人认同这是一家“运动酒吧”。也许他该更换音乐,换上比较可靠的流行经典,比如说,为男性客人播放U2乐队和布鲁斯·斯普林斯汀,为女性客人播放酷玩乐队。
    “我用Tinder约见面的次数不是很多,”盖尔说,将手中那杯白葡萄酒放回吧台上,“但我知道外头怪人很多。”
    “是吗?”女子说,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她留着一头金色短发,身材苗条。穆罕默德心想,这女子大约三十五岁,举手投足显得有点焦虑,眼神疲惫,工作太卖力,并且希望借由去健身房获得她从未拥有过的优势。穆罕默德看着盖尔用三根手指捏住杯脚,拿起酒杯,跟女子拿酒杯的姿势一模一样。盖尔用交友软件Tinder约见过无数女子,每次都跟女伴点相同的饮料,无论是威士忌还是绿茶,急于表示他们连喝东西的口味都很契合。
    盖尔轻咳一声。女子走进酒馆后已经过去了六分钟,穆罕默德知道盖尔即将采取行动。。
    “埃莉斯,你本人比你的资料照片还要漂亮。”盖尔说。
    “你已经说过了,但还是谢谢你。”
    穆罕默德擦拭着酒杯,假装没听见。
    “告诉我,埃莉斯,你人生中想要的是什么?”
    她露出听天由命的微笑。“一个不会以貌取人的男人。”
    “这我非常同意,埃莉斯,内在才是最重要的。”
    “刚刚那是玩笑话。我的资料照片比我本人好看,还有,老实说,你也是,盖尔。”
    “哈哈,”盖尔笑了笑,望着手中的葡萄酒杯,看起来有点泄气,“我想大部分人都会挑选比本人好看的照片放上去。所以说,你想找男人,想找什么样的男人呢?”
    “一个愿意跟三个小孩一起待在家里的男人。”她看了看时间。
    “哈哈。”汗水不仅从盖尔的额头上冒出,还从他剃光的脑袋上渗出。再过不久,他身上那件黑色窄版修身衬衫的腋下也会冒出两圈汗渍。他选择穿这件衬衫其实有点怪,因为他的身材既不窄,也不修长。盖尔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你的幽默感真是太合我胃口了,埃莉斯,目前对我来说家里有只狗就够了。你喜欢动物吗?”
    穆罕默德心想,天哪,他怎么还不放弃?
    “如果我遇见对的人,我的这里……和这里就会感觉得到,”盖尔咧嘴一笑,压低声音,朝自己的胯间指了指,“不过你可能得自己去发现我说得对不对,你说呢,埃莉斯?”
    穆罕默德抖了一下。看来盖尔是豁出去了,而他的自尊心将再度受到打击。
    埃莉斯把酒杯推到一旁,身体稍向前倾,穆罕默德得拉长耳朵才听得见她在说什么。“盖尔,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当然可以。”盖尔的声音和眼神都跟小狗一样热切。
    “待会儿我离开以后,你可以不要再跟我联络吗?”
    穆罕默德不得不佩服盖尔竟然还挤得出一抹微笑。“当然可以。”
    埃莉斯抽回身子。“盖尔,你看起来不像跟踪狂,但我以前有过一些不好的经历,有个家伙会跟踪我,还威胁到我身边的人。希望你能理解,我只是比较谨慎而已。”
    “我理解,”盖尔拿起酒杯,喝完最后一口酒,“我刚刚说过了,外头有很多怪人,但你放心,你很安全,就数据来说,男性遭到谋杀的概率是女性的四倍。”
    “谢谢你的葡萄酒,盖尔。”
    “如果我们三人之中……”
    穆罕默德在盖尔伸手指向他时赶紧望向别处。
    “……今天晚上有人会被谋杀,是你的可能性为八分之一。不对,等一等,要除的话……”
    埃莉斯站起身来。“希望你能算出来,祝你有个美好人生。”
    P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