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你肩膀借我

  • 定价: ¥38
  • ISBN:978755701771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东旅游
  • 页数:330页
  • 作者:鹿灵
  • 立即节省:
  • 2019-04-01 第1版
  • 2019-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为找灵感去蹭课,旁听一次误终身。
    面对美色,她文思泉涌,却被他沉声点名:“这位同学,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戏精言情作家套路清冷心理学教授!
    “你肩膀借我靠一下?”
    “一下不行,一辈子吧。”
    她替1012学号去上课,谁料阴差阳错间被抽到检查,自此开始了与陆教授的“补课之旅”。在补课中两人情愫暗生,触发了许多啼笑皆非又浪漫可爱的事件,陆延白后来也发现她并不是自己的学生,打破自己心中阻隔,与她相恋。

内容提要

  

    徐叶羽有个怪癖,奇怪的声音可以激发她的写作灵感。陆延白初次见她,她抢先买下仅剩的养乐多一瓶瓶戳开听响声,陆延白成功被她吸引:这是什么奇怪的行为艺术?
    为了积累新书素材,徐叶羽借了学生身份去L大听陆延白的课。再度碰面,发现她的当下,他将刚买的养乐多藏入讲台里。
    徐叶羽不解:我长得像偷养乐多的贼?
    两人阴差阳错开启甜蜜的“补课”之旅,徐叶羽沉迷于陆延白的美色和才识,发誓要征服这座高峰!
    后来,醉酒的徐叶羽环着陆延白的脖子,在他的耳边细声叮咛:和我在一起,我偷养乐多养你。
    喜欢是及时止损.爱是奋不顾身。

作者简介

    鹿灵,取自“霜落熊升树,林空鹿饮溪。”
    精分少女,偶尔文艺,一个移动的甜饼制造机。
    自己能从文字中得到治愈与力量,愿你也一样。
    代表作:《小泪痣》、《以后少吃鱼》
    微博:@鹿灵Lorine

目录

借一下  养乐多强盗
借两下  特殊的联络技巧
借三下  单方面宣布结婚
借四下  小鳕鱼之歌
借五下  再靠近一点
借六下  温柔流淌
借七下  为折桃花
借八下  追追追
借九下  夜色轮渡
借十下  每一秒初吻
借十一下  温室荆棘
借一辈子吧  我的暗号,我的城堡
番外一  儿童节福利
番外二  拖家带口的同学聚会
番外三  怀孕这件小事
后记  在破晓时分

后记

  

    在破晓时分
    其实看书的这几年来,我有一个小怪癖,比起精彩纷呈的正文,我更喜欢看作者洋洋洒洒的“后记”。对我来说,“后记”包含着作者的创作契机和创作过程,以及各种各样的感慨,那种文字是真实又诚挚的,我向来容易为这种情感所打动,也最能感同身受。
    每个作者都会在书里藏一点自己的私心,拥有讲这个故事的缘由,即使没有,也总能在故事结束后收获一些未曾发现的自己的灵魂碎片。习习是,我也是。
    习习的私心藏在《遇光》里,我的私心藏在《你肩膀借我》里。我也希望《你肩膀借我》这本书和《遇光》一样,除了故事,也能带给你们新鲜的感动。
    一开始我想探讨的其实是抑郁症,又不忍心写得太过压抑,一条线明明暗暗地拉着,好在终是把自己想要写的表达了出来。而我没有预料到也是创作中最自然的是,除了一开始的动机之外,我的主角也操控着我,描绘出了一些我想表达却没想到可以表达的东西。
    写到徐叶羽不顾争议毅然决然做新尝试的时候,我与她同频共振,心中感慨万千,只能在心里暗暗感叹一句:真是天意。
    写过几本书,尝过各种题材的味道之后,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路人不会去在意一颗种子在怎样极端的环境中发芽生长,他们只在意它最终开得是否足够漂亮。
    即使这样,我仍旧相信,有些成长过程,愿意欣赏的人才知晓它的珍贵。如果那朵花是努力开放过的,你曾目睹它义无反顾想要在峭壁上挣扎的决心,也许就会原谅它的不完美。
    能遇到一个愿意陪伴着成长,读懂自己每个看似荒谬的决定的人,很难得。所幸习习遇到了教授,江宙遇到了救赎,我遇到了你们。
    缘分和幸运对半分,我感激尤甚。
    以后的路,也请一起走吧。
    鹿灵
    2018.08.16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借一下  养乐多强盗
    此刻是下午两点十五分,距离徐叶羽坐上这把椅子,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小时。
    她背部紧绷,手肘关节抵在桌沿,手用力搭在机械键盘上,手背掌骨浮现,浅棕色瞳仁正一动不动紧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如猛虎蓄力即将冲破牢笼逃出生天,她极其专注。
    五分钟后,她骤然泄下一口气,背部一松,整个人垮塌下来,就连刘海儿都软趴趴地垂在上眼睑上。徐叶羽吹了吹轻飘飘的发丝,认命地将头枕在手臂上:“写不出。”
    一周前,正在惬意午睡的徐叶羽接到编辑的电话,电话里,编辑句句泣血,孤立无援地喊着她真名求助:“叶总,我这期一个稿子都没收到!救救孩子吧,给我写稿好吗?!”
    徐叶羽还未来得及开口回,编辑就继续暗示:“你都好几个月没写短篇,两年没写长篇了!你知道多少读者日日夜夜地想你吗?你还不搞点精神食粮让他们爽一下,你还是人吗?”
    她打开电脑,看着回收站里一堆废旧文档,囫囵答道:“什么时候截稿?”
    “两周后!”编辑兴奋不已,“我就当你答应了啊!两周后见,爱您,爱光辉伟大的您!”
    想到这里,徐叶羽看了一眼文档里光辉伟大的字数——零。
    跟空白文档面面相觑了几分钟,徐叶羽拿起手机给室友向微打了个电话:“我卡文了,现在出去一趟找找灵感,你什么时候回来,带钥匙了吗?”
    “我七点回去,带钥匙了。”向微回道,又狐疑地补了一句,“你去哪儿找灵感,不会又去掰饼干吧?”
    遥想上次徐叶羽没有灵感,去超市买了一堆饼干回公寓掰,上午也掰下午也掰,睡前掰吃饭也掰,嘎吱嘎吱,差点把向微掰得神经衰弱。
    徐叶羽有自己的癖好,某些奇怪的声音可以激发她的写作灵感。
    徐叶羽:“不掰饼干了,我找点别的。”
    挂断电话后,徐叶羽带上笔记本电脑出了门。步行了十多分钟,她拐进了方圆几里仅有的一家便利店。
    她正在便利店里搜寻目标的时候,身旁走过一个拿着养乐多的小男生。男生的吸管戳破养乐多锡纸,“咚”的一声轻响掠过徐叶羽耳畔,简洁、舒爽,宛如天籁。
    仿佛任督二脉唰地一下被打通——就是它了。眼底闪过一丝光亮,徐叶羽加快脚步,奔向冰柜。
    就在她走向冰柜的时候,便利店内又走进两个人。
    走在前面的男人身材比例极好,长腿窄腰,掩在衬衣中的上身呈标准的倒三角形状若隐若现。他五官清隽,鼻梁挺直,薄唇抿成一条线,虽有双桃花眼,却并不轻佻,倒多了分冷然与沉稳。
    他身后跟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看到喝养乐多喝得起劲的男生,吞了吞口水,抬手扯了扯男人的袖子:“哥,我也想喝。”
    陆延白低头看了看她,声音低沉清越,似幽谷里乍响的泠冷水声:“喝了这个,等下就不能吃冰激凌了。”小姑娘垂了垂嘴角,陆延白继续道,“空调风大,凉的吃多了闹肚子。”
    “好吧。”她抱紧手里的书,妥协道,“我选养乐多。”
    男人长得实在好看,气质清冷矜贵,跟广告里的一线小生比起来都毫不逊色,一进来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窃窃私语的女生和店员都竖着耳朵听他讲话,此刻听说他妹妹要喝养乐多,更是主动跑到他身边:“养乐多在前面冰柜里,直走就到了。”
    像是受多了这样的“热情款待”,陆延白并不意外地颔了颔首,礼貌地道了声谢,虽温和,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和疏离。带着小姑娘走到冰柜前,陆延白看她高兴的眉眼,弯了弯唇,正准备伸出手,面前突然出现一只纤细的手,手指纤长,到了指尖处弧度微向内收,弯出一个下弦月般漂亮的轮廓。食指骨节处还套了两只配套的骨节戒,碎钻在冰柜的灯光下灵动又明亮。
    他顿了一下,礼貌地等她先拿。下一秒,徐叶羽伸手,干脆利落地拿走了仅剩的两排养乐多。
    陆延白拢了拢眉,陷入沉默。
    徐叶羽浑然不知身后有人,愉悦地哼着歌走向收银台。
    看着妹妹皱了眉,陆延白征求她的意见:“明天再喝?”
    小姑娘心情郁结:“可我现在就想喝。那个姐姐买那么多干什么呀,肯定喝不完的,要不我们找她卖我们一瓶?”
    沉默半晌,陆延白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声,道:“喝完养乐多,你回去要好好写卷子。”
    “知道!”
    找前台要了吸管,徐叶羽带着战利品在店外找了个阴凉位置坐下来,打开电脑,空空如也的文档浮亮。她双手合十放在面前,开始祷告自己听完十个养乐多开瓶声,能够获得灵感。
    陆延白甫一出来,就看到她摆着手势,庄重肃穆地端坐在椅子上,仿佛要举行一场盛大的仪式。他没有上前打扰,就静静地等她祷告完毕。等她放下手,他才走出去两步,便看到她拆开养乐多在面前排成一排,然后,十根管子迅速而有节奏地嗒嗒嗒地逐一开瓶。
    无一幸免,全数阵亡。
    徐叶羽哪知道有人想要她的养乐多,只是看着面前一排插好管子的饮料,一股奇妙之感油然而生。
    她拍了张照片发给向微:像不像管弦乐器?
    向微:你又在干啥啊?
    徐叶羽:我活得好悲伤,我在雨中吹肖邦。
    向微:???
    听完了十声开瓶乐,徐叶羽只觉有一股气流自体内涌起,直直冲向脑神经中枢,那股气流冲击得她不自觉地抬起手来,想要做些什么。她慷慨激昂地在文档里敲下文名——《暂时不知道叫什么,但是先这样吧》,潇洒地打完这行字,她惊奇而又并不意外地再次卡文了。(P1-3)